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7章◆ 浴火


第417章◆ 浴火

  小龍女驚愕的瞧著他們倆,不敢置信自己所見到的,張超群反應迅速,立刻恢復了平靜,笑道:「龍兒你這麼大驚小怪做什麼?這裡太黑,郭伯母一時沒看清腳底下,差點摔倒,我扶郭伯母一下,你以為什麼?」

  小龍女心思純淨無瑕,被他這麼一解釋,有些將信將疑,道:「可是,你們好像……」

  話未說完,張超群已笑著轉向黃蓉,道:「郭伯母,你沒事吧?」

  黃蓉是何等樣人,機智過人,世間罕有,在這短暫的時刻,已然恢復鎮定,笑道:「沒事了,大概是先前和韃子拚鬥,耗力甚多,有點腳軟。」

  張超群含笑點頭,回轉來向小龍女道:「龍兒,他們選好了人麼?人多不多?」

  那表情,比私塾裡的老夫子還要正派。

  不像啊,攙扶的話,有必要攙得那樣麼?小龍女雖然還是有些懷疑,但又想到,這個郭伯母是超群的未來岳母,心中才釋然,道:「已經選了五十多人了。」

  「哦?五十多人?怎麼這麼少?」

  張超群一邊說話,一邊掉頭行去。

  活死人墓中,聚集著一千多人,卻僅僅只有五十多人熟悉水性,這個人數比例很出張超群的意料之外,北方人不善泳,在此體現得淋漓盡致。本來還想從中挑選好手,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他和趙志敬商量,到時候聽到動靜就打開古墓的開關,從墓中殺出,並把開啟墓門的方法告訴給他知道,緊接著,帶黃蓉和小龍女等五十名道士往存棺處而去。

  從秘道中出來泅水上岸,遠比從小河中去尋找路徑要快捷得多,畢竟只須跟著張超群往前游就行了,所幸眾人都安全出來,在河灘上休息,直到天黑,才向重陽宮方向行去,他們對地形十分熟悉,繞過了暗哨,從重陽宮的較為隱秘的另一側潛上山去,不多時,就見重陽宮中燈火通明,從主院到別院,皆是有人搜查,那叫一個明火執仗,活像是現代世界的警察搗毀黑社會巢穴一般。張超群等人並不靠近,而是往後山活死人墓悄然行去。

  到了後山時,張超群等人又驚又喜,原來,玄機衙門的人抽調了大量的人手在重陽宮尋找九陰真經,古墓前雖然如臨大敵的戒備著,但人卻不算多,張超群不願耽擱,悄聲向小龍女和黃蓉道:「一會兒我來引開他們的視線,你們率人先解決那些鐵車和強弓手,然後向趙志敬發信號,讓他出來接應。」

  小龍女道:「我和你一起去。」

  張超群笑道:「不用了,以我的輕功,誰能奈何我了?」

  他悄悄的捏了捏小龍女的玉手,道:「小心行事,若事不可為,立刻離開,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們還能捲土重來。」

  小龍女見他堅決,也對他的武功極為相信,便不再堅持。張超群又向黃蓉點一點頭,道:「郭伯母,勞煩你照看一下龍兒,無論如何,我不許你們有事。」

  黃蓉嘴唇一動,道:「小心。」

  張超群再吩咐了眾道士一番,便向迴繞圈,夜風吹來,忽然嗅到一股似有似無的臭味,他沒有多想,只道這是自己白天時斬殺的韃子屍體發出來的。他來到另一側時,突然殺出,玄機武士們猝不及防下,被他闖入人群之中,不知殺了多少,驚呼聲中,武士們高聲大叫張超群的名字,抱頭鼠竄,遠處的巨箭鐵車哪裡來得及調整方向,就被他一個人闖到了面前,張超群頗感意外,沒想到自己的名頭這麼響亮,他們一認出自己,只喊叫了一陣,立刻就潰不成軍了,早知如此,何必那麼麻煩,直接帶他們一起殺出來就好了,他精神一振,奪了一把刀在手,高高躍起,勢如破竹的朝一輛巨箭鐵車當頭斬下,那些箭桿在他猛劈下來,立刻斷了大片,廢了這輛車之後,張超群又向另一車奔去,這時候,黃蓉和小龍女也率眾殺出,向張超群會合。

  就在張超群廢掉第二輛巨箭鐵車之後,忽然發覺不對,自己跟前的敵人越來越少,而且他們逃走的路線非常清晰,一股不祥的預感傳來,就見地面泥土鬆動,忽然有人從地底下躍出,前後左右,足有七八人之多,張超群雙眉一揚,土遁?怎麼有些像是日本忍者的招數?難道玄機衙門連日本小矮子也招收了進來?

  這幾個人一出來,張超群反倒不慌了,一聲冷笑,刀鋒直指對面一人,喝道:「來吧!本大爺生平最愛殺鬼子!鬼子的頸脖有韌性,砍起來,更有手感!」

  當先一個黑衣人發出一聲鳥語,手中露出一根不知道為何物的東西,與其他黑衣人遙相呼應,兩三人同一方向交叉奔行,其餘人卻從另一個方向撲來,每個人手裡頭都不是武士刀,而是從所未見的古怪短棍,張超群屹然不懼,雙目牢牢盯著身前的敵人,待他們奔到近處時,忽然身形一閃,拉開距離,卻是向左側的一個日本武士衝去,真氣挾裹鋼刀,發出凌厲的嘯聲,手起刀落,一刀便將那日本武士懶腰砍斷。

  這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擊,十足的視覺衝擊,其餘六個小鬼子登時膽寒,張口大叫大喊,張超群也不知道他們在鬼叫什麼,長嘯一聲,身形如風,刀鋒如雪,霎那間,已然衝到另一日本武士的面前,不過第二招,已將那人腦袋一刀拍飛,數招之間,眾日本武士全被他斬殺,就在他衝向最後一人時,忽然那人手中的奇特短棍忽然放出一團白茫茫的物事,那物猛地彈開,張超群只覺掌心一軟,如陷軟泥,竟是一張怪異的網,整個兒被這網纏住。

  乍逢突變,張超群又驚又怒,真氣瞬間佈滿全身,以期掙脫,然而這網竟不知是何等材料所製,柔韌度極高,張超群連連運勁,居然無濟於事,反而越收越緊。

  小龍女和黃蓉雖在遠處,卻是一直留意著張超群這邊,見他被困,均是花容失色,齊聲嬌呼,不顧玄機武士的阻擋,兩人聯手向這邊殺來。與此同時,四下裡喊聲大起,數百名武士直奔過來。

  那日本武士怪聲大笑,拔刀上前,刀尖直刺,哪知張超群人雖被纏住,手指卻是靈活的,待他近前,使出彈指神通的功夫,「噗」的一聲,小鬼子腿上穴道被破,登時慘叫倒地,再也爬不起來。彈指神通雖然是隔空傷敵,但若是純以真氣傷人,距離有限,只能在敵人接近自身五步之內有效,而且耗力甚巨。張超群這一手含恨攻擊,真氣激盪,不單單只是隔空點中那小鬼子的穴道,更將他腿骨擊斷,那條腿廢了,再想玩什麼土遁,只怕土遁就變成土葬了。

  張超群知道中了埋伏,心中掛著小龍女和黃蓉二人,疾速後退,向她們靠攏,同時大聲叫道:「退往墓門!全部退往墓門!接應趙師兄出來!」

  他真氣充沛,喊聲如雷,全真教眾道士本已慌亂,聽到他下令,鼓勇衝殺,這些道士當中多有武功高強者,雖是被張超群和二女光芒掩蓋,但對付玄機衙門的尋常武士倒也並不遜色什麼,衝殺間,張超群忽然發現敵人有個奇特之處,這所有的敵人,全都蒙著臉,只露出一對眼睛來。但張超群沒有多想,只是向他們會合。

  途中雖有阻攔者,但卻無一人能擋得住他來無蹤去無影的彈指神通,就在他和小龍女、黃蓉碰面時,情勢再變,眾武士已經形成了一個大圈,將他和道士們團團圍住,而這時,卻還距離古墓有近百米遠。

  這些武士已經不再糾纏,只是在遠處圍困,並用弓箭射住陣腳,不讓全真教人接近,情勢愈發古怪,張超群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忙向身旁的黃蓉和小龍女道:「快!替我割開身上的網!」

  二女依言照做,黃蓉蹙眉道:「超群,有些不對勁,不知韃子要耍什麼花樣!」

  張超群肅然點頭,道:「一會兒若有什麼異常,你們倆分頭走,不用理我!」

  小龍女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種話?我們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張超群笑道:「什麼叫作要生一起生?龍兒你要生什麼?生孩子麼?那倒是非得我們一起生不可了,沒有我,你想一個人生也生不出孩子來。」

  黃蓉低聲喝道:「現在還有心情開玩笑!」

  張超群道:「難道愁眉苦臉,你們看著我,我看著你們?」

  黃蓉白了他一眼,懶得再和這渾人說話,刀鋒到處,那怪網一一斷裂,就在這時,眾玄機武士齊聲呼喝,將手中火把如流星般投擲了出來……

  在這一瞬,張超群幾乎呼吸停滯,那種不祥的感覺愈發的清晰!

  臭味!不就是自己起先嗅到的臭味麼!張超群心臟幾乎要跳出口腔,身體左右一晃,撞開黃蓉和小龍女,仰天長嘯,真氣爆發到頂點,起先已被二女割開了不少的怪網登時在身上發出「咯吱」聲,猛地爆裂開來,張超群一脫開束縛,返身便將二女摟住……

  火把……落地!

  只聽得「轟」的一聲悶響,地面如同被投擲了燃燒彈,火焰猛然擴散開來,頃刻間就蔓延到那五十名道士的身旁,那猛烈的火焰如同沖天的煙花,將道士們全部葬身於火中。

  張超群大喝一聲:「起!」

  長身而起,火焰升騰,熾烈的溫度在腳下衝起。

  要帶著兩個人在半空中施展輕功,縱使是以張超群之能,也是極為吃力,而且,這麼大的範圍,使出梯雲縱,也決計難以脫離,張超群心念急轉,就在他身處半空之中時,他右掌用力往小龍女身上一推,將她推出了火場……

  「郭伯母,閉眼!」

  在這電光火石間,張超群雖然選擇把小龍女送到安全之地,但那純粹是下意識的選擇。

  他用了這一掌,小龍女雖然逃出生天,但他卻是更加疾速的往下墜去,眼看就要葬身火海,腳下的溫度,越來越高,他感覺到自己的褲子已經著火,在這一瞬之間,他把黃蓉整個兒摟在懷中,「哧」的一聲,衣衫扯破,兜頭就把黃蓉的頭臉蒙住,身體落下時,身形一轉,背部落地,衣衫和頭髮一起燒焦……

  張超群背心落地的一霎,為了減緩落地的重力,迅速往一邊滾去,雙手卻是緊緊的摀住黃蓉,翻身起來,縱躍而起,就聽四周破空之聲,無數箭矢攢射過來,張超群一咬牙,左臂將黃蓉抱緊,右手卻是一抄,抓住一支箭,擋下數箭,身體仍是沖躍而出。

  「噗……噗……」

  張超群背心巨震,身形一窒,往下落去,他的聽力在這一瞬變得失聰,嘈雜一片,恍惚間,他看到小龍女猛地衝向敵人,落地之時,意識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