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18章◆ 危局


第418章◆ 危局

  黑暗,無邊無際,張超群數不清自己背上中了多少箭,只知道全身都沒有了知覺,尤其是在落地的一瞬,痛得全身都痙攣顫抖,很快,連意識也失去……

  「超群!」

  黃蓉和小龍女同聲尖叫,二女如入冰窖,心沉海底。此刻的張超群,背上中了四箭,左右手臂各中一箭,肩頭一箭,插得猶如一隻刺蝟,褲腿上火苗捲起,黃蓉落地的一瞬,立即手掌拍打,將他身上燃燒的地方一一撲滅,但見他昏厥過去,再也顧不得什麼男女授受不親和避嫌,立刻將他背起,小龍女趕到,驚駭得面無人色,急得哭了出來。

  這時,墓中的趙志敬聽到慘叫聲響徹雲霄,雖然沒有聽到起先商議好的信號,但他擔心外面發生變故,毅然打開了墓門,率眾而出。

  火場之中果然是用火油澆過,起先張超群聞到的臭味,其實是玄機武士為了遮掩火油的氣味而故意佈置的。不過,他們本來是想對付古墓中的全真教道士,猜測到他們在古墓中食物一定是個問題,定會趁著夜晚突然殺出,所以布下陷阱,哪知道歪打正著,反而是將張超群射傷。

  黃蓉心頭噗通亂跳,幸好火場燃燒正旺,煙火遮掩下,另一處的敵人看不到這邊的情形,否則,萬箭齊發,神仙也跑不掉,黃蓉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深吸一口氣,用力一扯小龍女,道:「我在前面開路,你跟在我後面保護超群,我們走!」

  小龍女正彷徨焦急,哪還有主見,聽黃蓉說,也只能照做,拭淚點頭。

  二女目標較小,加上全真教眾道士衝殺出來,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她們竟未受到多少阻擊,遇到有阻截的敵人,小龍女便立刻用玉蜂針擊殺,決不拖泥帶水,不多時,按照小龍女的指點,她們終於突破重圍,往偏僻的山嶺奔去,來到一個密林中,眼見再無人追來,方才鬆了口氣,在一條小溪邊停下來,黃蓉道:「龍姑娘,你幫他剪開衣服!」

  小龍女忙應了,見張超群血流如注,整個背後的衣衫全都紅了,觸目驚心,不由得珠淚落下,拔出靴中短刀,將他衣裳割破。

  「郭伯母,超群他……他不會有事吧?」

  黃蓉雙目清澈,無比的鎮定,搖頭道:「放心,超群內力深厚,況且我有無常丹和九花玉露丸,想要他死,倒也不易。」

  這時,小龍女因說話分心,玉手一顫,張超群在昏暈中劇痛哼出聲來,這一聲,竟像是在黃蓉心底深處剜了一刀似的,心頭竟也跟著疼了一下。

  黃蓉從懷中取出一隻碧綠瑩瑩的小瓷瓶,將裙擺撕開,鋪在地下,然後又取了一隻頗大的白色瓷瓶出來,旋開木塞,倒出一粒鵪鶉蛋大小的血色丹藥,走出兩步,在溪中取水,將血色丹藥浸泡至軟,以手壓成藥餅狀。回到張超群身旁,指著張超群肩頭,沉聲道:「龍姑娘,我數到三,你拔這支箭!」

  小龍女一點頭,鎮定心神,蜷腿坐下。

  「一!二!三!」

  小龍女玉手飛快的一拔,隨著張超群的悶聲慘叫,黃蓉出手如電,將藥餅緊緊的壓在他肩頭箭創處。張超群竟疼得醒了,身體掙扎,黃蓉飛快的在他背後連點幾處穴道,張超群這才安靜了下來。

  「等我一下!」

  黃蓉依樣再取一丹藥,浸泡得軟如稀泥,回轉身時,小龍女驚喜道:「郭伯母,他……他的傷口止血了!」

  黃蓉微笑道:「這是我爹配製的無常丹,治療外傷效果極佳。你給他服三顆九花玉露丸。」

  小龍女問道:「是不是綠色瓶子裡的?」

  黃蓉點頭。

  隨後,二女相互配合,將張超群身上的箭一支支取下,那無常丹果然靈效無比,登時止血,好在這箭刺入身體不深,加上張超群身體強健,竟是咬緊了牙關硬撐下來,只不過,中間疼得昏死了幾次,又疼醒了幾次,委實是地獄般的「享受」黃蓉和小龍女用溪水幫他擦去身上的汗水,看到他昏沉睡去,二女繃緊的心也終於放鬆下來,兩人都是驚喜萬分,尋常人受了這麼重的傷,早已一命嗚呼,偏偏他竟然能活下來,他們卻是不知,張超群不光是靠著前世特工生涯鍛煉出來的強健體魄,也不僅僅是靠著深厚的內力,內力再強,箭矢入體,也是抵擋不住的,他實是靠著乾坤大挪移中的卸力之法,當箭矢入體的剎那,體內真氣自主護體,硬是將箭力阻隔了幾分,這才沒有受到致命的創傷,否則的話,別說是無常丹和九花玉露丸救不回來,就算是送去現代的醫院也要一命嗚呼。

  二女心弦放鬆,也都疲憊不堪,一左一右在張超群身旁躺下,卻不敢睡,至於全真教的事,她們倆實在是沒有多少興趣了,只要張超群活著,全真教就算是覆沒了,她們也不願理會。然則黃蓉卻比小龍女更加內疚,如果不是因為要營救郭靖,不能張揚,只須召集丐幫弟子前來作戰,這些玄機衙門的韃子,又怎能傷得到他?更何況,在他們點燃火油的剎那,若非張超群拚命相救,最後又怎會受這麼重的傷?黃蓉躺在他身旁,鼻中嗅到他身上的味道,不由得癡了。

  一個男子肯拿自己的命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這就不是一般的情分了。黃蓉仰首望向夜空,繁茂枝葉擋住視線,卻仍在空隙間看到亮閃閃的漫天星子,在那火起的一瞬間,他的臂彎強壯有力,他的胸膛寬闊如海,他的心跳,直如與己融合。

  原來,在身邊,一直還有一個男子肯用生命來保護自己。黃蓉心間迷茫,時而想起少年時的郭靖,時而又想起烈火中的超群,不知不覺中,二者合而為一,竟難分辨。

  「郭伯母,我們要不要回去看看?」

  不知什麼時候,小龍女忽然問道。

  黃蓉飄揚的思緒一下被拉了回來,只聽到小龍女說話,卻不知說了些什麼,問道:「龍姑娘,你剛才說什麼?」

  小龍女重複了一遍。黃蓉微笑道:「超群身負重傷,是你能離開,還是我能離開?全真教如何,也是顧不得了!」

  小龍女道:「全真教之事,本就不關我們的事,我是怕超群醒來責怪,不過郭伯母說得有理……那超群會否怪我們沒有盡力呢?」

  黃蓉道:「總算他福大命大,受這麼重的傷,竟還化險為夷。」

  小龍女見她答非所問,想到先前張超群連命也不要的保護她,忽然心中一動,更加聯想到在古墓之中看到他們摟在一起,兩相結合,小龍女愈發的疑惑,脫口問道:「郭伯母,你和超群……你是不是跟超群……你們……」

  小龍女不知道怎麼開口,說了半天也沒說得流暢些,但內中意思卻是再清楚不過。

  黃蓉笑道:「龍姑娘是否想問,超群他捨命救我是別有意圖?」

  小龍女道:「難道不是?」

  黃蓉本想斷然否認,但不知為何,卻是說不出口,他連命都可以不顧,難道我連承認的勇氣也沒有麼?黃蓉熱血往上湧,道:「有些事,說得太明白反而不好。」

  小龍女驚而坐起,道:「郭伯母,你……」

  黃蓉淡淡的瞧著夜空,微笑道:「怎麼?你害怕麼?」

  小龍女掩口驚呼:「郭伯母你不會是說真的吧?你……你是有夫之婦,怎麼可以?」

  黃蓉心中一酸,竟有種說不出的酸楚,自己已近中年,卻和人家小姑娘爭風吃醋,她臉上神情不變,笑道:「沒想到龍姑娘年輕貌美,竟怕我會搶走他麼?呵呵……」

  忽然眉頭一皺,霍然坐起,低聲道:「有人走過來!」

  地面傳來輕微的沙沙聲。

  二女同時拔劍。

  「是高手!」

  從對方的腳步聲,黃蓉可以聽得出來。

  小龍女點頭,道:「五個人以上。」

  「六個人!」

  黃蓉玉牙咬住下唇,胸中湧起滔天戰意。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在這裡了!」

  果然是六人,當六個人快步而來時,黃蓉一聲驚呼,不敢置信的望著前方的一人,那人身穿藍袍,正是郭靖。

  黃蓉只覺腦中「嗡」的一聲,眼中露出茫然的神色。

  「靖哥!」

  仿似呻 吟,黃蓉芳心震顫,在這種情況下遇到,是她決計沒有想到的。

  小龍女沒見過郭靖,奇道:「你認識他?」

  黃蓉點頭道:「這是我丈夫。」

  小龍女愕然道:「他……他怎會和蒙古人一起?」

  黃蓉痛苦道:「他被蒙古人下藥,控制了心神,龍姑娘,你快帶超群走,這裡我來擋著!」

  小龍女略一遲疑,中年文士和郭靖、四大高手已然到了近前,中年文士瞧了二女一眼,笑道:「原來是丐幫黃幫主,真是太巧了,你可認得這位大俠是誰麼?」

  手指向郭靖,笑得下賤無比。

  四大高手分散四處,將他們圍住,小龍女回轉身來,道:「走不掉啦!」

  黃蓉朗聲道:「閣下也非無名之輩,怎麼做此卑鄙之事?有本事,放了我丈夫,我們明刀明槍打上一場!」

  「啪啪啪」那中年文士拍掌道:「果然是巾幗英雄,英姿颯爽,黃幫主,你當我們都是無知小孩麼?不過,我很欣賞尊夫,別說老夫不給條路給你們夫婦走,只要交出張超群,我不殺你們。」

  小龍女嬌喝道:「你休想!」

  黃蓉秀眉微蹙,此種情況下,實是危急萬分,僅郭靖一人,自己就萬難應對,最緊要的是,自己無法向丈夫下殺手,但他卻不同,就算是自己能暫時抵擋住他,還有五名高手在場,又如何走得脫?黃蓉慘然笑道:「龍姑娘,戴上超群,殺出去!」

  小龍女再不遲疑,將張超群背在身上,他身材高大,小龍女不得不兩隻手托住,空不出手來拿劍,只得將劍丟棄。

  中年文士怒喝道:「冥頑不靈!郭靖,攔住黃蓉,其他人,生擒張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