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0章◆ 神雕卷大結局(下)


第420章◆ 神雕卷大結局(下)

  枝籐雖盛,但二女下墜的速度太快,手掌抓破,撞得遍體鱗傷,但終於先後止住了下落的勢頭,二女滿身是血,黃蓉更是因為先前就斷了一臂,下墜的速度更快,不知落下多少,二女先後撞上一棵依山而生的小樹,緊接著落在一塊凸出於山壁的平滑岩石上,登時昏死過去。

  天色漸漸的亮了,陽光照射下來,卻穿不透山崖之間的氤氳霧氣。山中無日月,不知過了多久,小龍女先行醒過來,猛然睜眼,只覺全身疼痛,略一動彈,右腿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原來一條腿已斷折,她想起墜崖前,黃蓉也和自己一起,心中一跳,扭頭張望,只見黃蓉躺在距離自己兩丈之外,一動不動,不知是生是死,忙叫道:「蓉姐姐,你怎麼樣?」

  黃蓉不答,小龍女不知她是否還活著,但想來自己也沒死,她武功不弱於自己,多半只是昏暈過去,遲些便會醒來,心中一寬,這才醒覺自己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雙手更是血肉模糊,已然結痂,小龍女猜測自己昏迷了只怕不止一天,更是擔心張超群,她們在跳崖之際,猛聽得張超群的叫聲,驚喜之下萌生求生意志,終於大難不死。

  小龍女仔細察看自己的身體,雖然右腳折了,身上尤其是手上火辣辣的疼,但真氣卻仍運轉自如,心中稍覺安慰,過得半晌,忽聽黃蓉呻。吟了一聲,小龍女驚喜叫道:「蓉姐姐!」

  黃蓉應了一聲,聲音虛弱:「嗯……超群呢?」

  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張超群,小龍女心中微覺酸意,忽聽黃蓉驚呼了一聲,聲音之大,嚇了她一跳,只道她發生了什麼意外,轉頭時,忽見巖壁之上,一個熟悉的身影宛如壁虎一般往下攀爬,抓著佈滿山壁的籐蔓,艱難的往下張望。

  那……不是張超群還是誰來?

  黃蓉的這一聲驚呼,張超群手一抖,險些沒跌下來,又驚又喜,發出一聲沙啞的叫聲,卻是說不出話來,緊緊的抓著籐蔓,身體發顫,竟是精神一振,手腳飛快的往下爬來。

  黃蓉和小龍女眼中頃刻間被淚水模糊了,二女哽咽著,任憑眼淚流下來,在生死的邊緣走了一遭,那種感覺變得微妙起來,狂喜之下,竟是連死亡也不再畏懼,若是她們能站起來,早已撲了上去。

  當張超群跳在這塊凸出一截的石台上時,腳早已軟了,他已經順著這個山崖峭壁爬了整整一天了,飢餓,加上箭傷尚未痊癒,腳底一踏實地,立刻便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三人躺在地上,相距不過一兩丈的距離,互相瞧著,笑中帶淚,一會兒哭,一會兒笑,恍若隔世。

  這石台的長度約有五丈,寬度也僅有兩丈多,實在不算大,說起來也真算是幸運,雖然小龍女和黃蓉都摔得腿骨折了,但若不是石台之上的一棵大樹阻擋了一下,若不是這個石台,沒準已經香消玉殞了。張超群休息片刻,爬起身來,見二女全身上下都是擦傷,心疼不已,道:「郭伯母,你給我的傷藥很是靈驗,還有沒有?我給你們上藥。」

  黃蓉道:「有,在我身上,還有兩瓶多……」

  忽然想到,當著小龍女的面,讓他從自己懷中取藥,未免尷尬,蒼白的俏臉之上,泛出一絲紅暈來,但張超群已經彎著腰,手腳並用來到身邊,也只得裝作無事,誰知,張超群一隻手伸進衣服裡,正碰到她酥峰,黃蓉嬌軀一顫,直如觸電一般,他大手在衣內摸了片刻,溫香軟玉,又怎會沒有感覺?雖然滿身是傷,筋疲力盡,但仍是心猿意馬,只是小龍女還在後面瞧著,溫存片刻,戀戀不捨的取出幾個瓶子來。

  「你們……你們手都傷了,要不我給你們敷藥?」

  二女臉上一齊通紅,她們遍體鱗傷,倘若敷藥,豈不是身上哪裡都要被他看光摸光了?若只是自己一人,倒也無妨,二女對視一眼,皆是不語,但這麼點大的地方,一邊是懸崖峭壁,一邊就是萬丈深淵,若是敷藥的話,藏也沒處藏去,但若是不立刻搽藥治療的話,身上定會留下傷疤,尤其是臂骨腿骨,若不及時矯正,以後就殘廢了。

  見她們猶豫不決,張超群道:「你們還考慮什麼?難道想以後變成瘸子麼?還是想傷口潰爛送了性命?」

  黃蓉眼中閃過堅定的神情,抬頭道:「你先給龍姑娘上藥。」……

  褪去衣衫的小龍女羞不可仰,晶瑩潔白的身軀上,大大小小的傷痕觸目驚心,尤其是那雙手,為了抓住枝籐,已是滿手血痂,白皙的皮膚上,傷痕纍纍,望著她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玉背輕顫,張超群一陣心疼,咬牙道:「我發誓,等我上去之後,定要將玄機衙門連根拔除,一個不留!」

  黃蓉道:「你的內力有沒有恢復?」

  張超群一黯,搖頭道:「還沒有,只要一運真氣,便立刻有如針刺一般,生不如死。」

  小龍女知道黃蓉說話是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免太過尷尬,心中感激。

  黃蓉又道:「我猜想,是不是因為蜂毒和九花玉露丸或者無常丹的藥性發生了衝突?」

  小龍女道:「若是藥性起衝突,應該不至於影響到內力才對,難道藥性侵入奇經八脈了麼?」

  黃蓉道:「這也不無可能。」

  二女互相交談,小龍女也似乎忘了在黃蓉面前赤身露體的尷尬,不多時,張超群替她處理好背後的傷,轉到前頭去了,小龍女起先沒看張超群的時候,倒也不覺什麼,等到張超群去她跟前,酥峰袒露於他面前,這才驚覺,下意識的就想用手遮擋,誰知觸動手上的傷,疼得呻。吟一聲,冷汗迸出。張超群輕聲呵責道:「我們都老夫老妻了,還這麼害羞做什麼?蓉兒也不是外人,不需要這麼見外。」

  小龍女哼了一聲,道:「我們什麼便宜都被你佔了去,你好得意吧?」

  張超群向黃蓉瞧了一眼,意味深長的道:「人生自古最得意事,莫過於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其實,我覺得,能和你們同生死,共患難,已經是最得意之事了。」

  小龍女嗔道:「油嘴滑舌,只怕你心裡在想,若是凝兮姐、小昭姑娘、周姑娘她們全都在的話,那就更得意吧?」

  張超群沒好氣的道:「你跟莫愁學得牙尖嘴利了,以後恐怕連蓉兒也說不過你了。」

  伸手頑皮的在她右邊酥峰上一捏,小龍女全身一顫,登時又酥又麻,驚叫一聲,這一叫,立時想到黃蓉還在一旁,臉上羞得紅布似的,嬌嗔道:「蓉姐姐,超群欺負我!」

  黃蓉哪能見不到?只是心神蕩漾,想到和他們遠離人前,倘若尋一山野峽谷,世外桃源,從此不問世事,倒是一樁樂事,黃蓉道:「超群,龍妹,等我們傷好之後,何不尋覓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男耕女織?」

  小龍女聽了大為贊同,連聲稱是。張超群笑道:「這個主意不錯,江湖中的是是非非,國家大事,我也沒有興趣,哈哈,我最希望過的生活,其實就是田園之樂,和心愛的人養花弄草,逍遙過一生。」二女不禁悠然神往。

  「啊!」

  趁著小龍女分心之際,張超群將她腿骨矯正位置,疼得她慘叫起來,赤露的嬌軀撲進超群哥懷中。超群哥當然不會客氣,大大方方的猛吃豆腐。……

  這回輪到黃蓉寬衣解帶了,黃蓉自忖能夠比小龍女鎮定,誰知卻還是抵受不住張超群那極富侵略性的眼神,俏美的臉上紅霞升起,低聲嬌喝道:「看夠了沒?」

  超群哥笑嘻嘻的道:「怎麼看得夠呢?蓉兒你這麼美,看一輩子也看不夠呢。」

  黃蓉做賊心虛的扭頭瞧向小龍女,見她正穿著衣衫,似乎沒有看向自己這邊,心中一寬,風情萬種地瞪了這壞蛋一眼。他那雙敷藥的手,如有魔力似的,在身上撫弄著,心頭像是螞蟻爬過,癢癢的,說不出的舒服,竟是連疼痛都給忘了。當張超群轉到她前面時,見她微閉雙目,宛若女神,對著這嬌美婀娜的大美人兒,實在是很難保持平靜。不過,最可惜的就是她傷來傷去,超群哥最喜歡「治療」的地方卻是不傷……

  「蓉兒。」

  黃蓉睜開美眸,心中一跳,剛才被他在背上腰上撫摸得下邊有了反應,那處竟然在這種情勢下也濕透了,沾得褻褲之上濕漉漉的,乍一睜眼,不由得心慌意亂,做賊心虛。

  「嗯?」

  黃蓉的臉上愈發的紅了。

  張超群輕聲道:「你真美,我真想現在就……吃了你……」

  黃蓉芳心鹿撞,嗔道:「胡說什麼……」

  往小龍女那邊瞧去,見她仰面躺著,身上的衣衫已然穿好,而自己卻是赤露著上身,羞臊不安,輕聲道:「你動作可以再快一點的。」

  忽然看到他右臂上的黑線,黃蓉道:「超群,你幫我把頸上的那塊玉解下來。」

  張超群認得這塊玉,月牙形狀,瑩瑩光潤,煞是漂亮,張超群探身上前,伸手到她頸脖之後,嘴唇幾乎碰到黃蓉的香唇,黃蓉登時心跳加快,喘息沉滯,美眸之中閃露出迷醉之色,張超群嗅到她吐氣如蘭的香氣,忍不住在她唇上印下一吻,手指已解下那塊玉墜子,笑嘻嘻的伸到她面前,笑道:「解下來了。」

  黃蓉沒好氣的道:「玉能解毒,你中了蜂毒,你戴著,或許會有好處。」

  張超群笑道:「這是你的東西,我怎麼能要?」

  黃蓉不悅道:「什麼你的我的?你要和我分得這麼清楚麼?」

  張超群連忙道:「不是不是,那我先帶著,等蜂毒消褪了,我再還你。」

  張超群笑著將帶著黃蓉體香的玉墜懸於頸中。衣衫將這玉墜遮住,不多時,被他體溫燙暖,發出星星點點的白光,仿如微塵般的光點,氤氳而出,圍繞著張超群頸脖處縈繞,冉冉升起……

  就在這塊玉墜突然發出光亮之際,在千里之外的襄陽,顧凝兮的水晶球在同一時間閃耀出相同的亮光……

  張超群只覺一股暖洋洋的氣團將自己包圍,全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忽然間,那淡淡的光芒猛地一亮,黃蓉眼前登時被強光刺了一下,下意識的閉上雙眼,就只在這一瞬間,光芒迅速消失的同時,他們三人已經消失在原處……

  石台上,只留下幾個空了的白瓷瓶……

  襄陽,張府花園中。

  正饒有興致的看著趙敏、周芷若、李莫愁、紀嫣然她們相互較藝的顧凝兮,忽然感覺到緊貼著存放的水晶球有些發燙,坐在她對面的楊不悔睜大了兩眼,指著顧凝兮的腰間驚聲叫道:「凝兮姐姐,你……你身上在發光……」

  眾女都停了下來,向顧凝兮瞧來,顧凝兮自己也被嚇了一跳,從懷中取出水晶球來,細微的小光點籠罩著水晶球,不住的向上升起,眾女正驚訝間,水晶球的光芒陡然增強,眾女驚呼聲起,花園中,衣衫不整的黃蓉和小龍女跌了出來……

  然而,卻不見張超群的影子,誰也不知,此時的張超群,卻是在另一個空間,即將開始一段新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