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1章◆ 滅絕師太在洗澡(倚天卷番外)


倚天卷番外~第421章◆ 滅絕師太在洗澡

  光芒之中,柔和而溫暖,張超群背上、肩上的箭創在這一刻竟是奇跡般痊癒。全身就好像浸泡在溫水之中,說不出的舒服,張超群知道自己這是再次穿越的跡象,他也算是第三次穿越的資深人士了,絲毫沒有感到驚慌,不,他不驚慌,卻恐懼,在他身旁的,只有黃蓉和小龍女,上一次的穿越眾女全都在身邊,這一次……難道從此和凝兮,和敏敏、芷若她們分隔於兩個世界麼?

  張超群緊咬著牙,心中企盼著,他不能接受這個結果,他希望的不是這樣啊,凝兮已經帶了水晶球來到神雕世界尋找自己,在終南山時,他已經想好了,待滅掉玄機衙門,就帶所有的老婆們回現代去,可是,現在……

  黑暗之中,隱隱的投來一絲光線,張超群知道這是穿越成功的跡象,心中微歎一氣,別人穿越我也穿越,哪個穿越有我這樣牛叉的?一穿就穿了幾個時空了。

  身體猛的一輕,他感覺到自己在飛翔似的,飛快的往下墜落,張超群嚇了一跳,怎會是這樣?這是……張超群駭得心跳欲止,該不會那麼巧,穿越到什麼高山懸崖上……上吧?豈不是一穿過來就……就一命嗚呼了?

  還沒等他迸發出絕望的「美好」念頭,就聽得「彭」的一聲,像是瓦片撞碎的聲音,緊接著,身體下墜之勢稍稍減緩,那一霎,張超群大放其心,是房子!不是懸崖!

  只聽得一聲女子的驚呼聲傳來,他趕忙睜眼,在這一瞬,他僅僅來得及看到有一個渾身赤露的女子站在浴桶之中,驚駭的瞧著自己,強烈的震盪便令他渾身猶如骨折一般,他來不及去欣賞浴桶中的風光,「卡嚓嚓」一張好端端的香床,被他壓得四分五裂,最後一頭栽進柔軟的被褥中……

  我的媽丫!這穿越,可真是太刺激了,竟然直接穿到人家的家裡來了,鼻中嗅到房中淡淡的香氣,想到剛才霎那間見到的一個站在浴桶裡的光溜溜的女子,不由得苦笑,這是老天爺在開我玩笑還是怎麼的?幹嘛不乾脆一點,讓本大爺穿越到女子浴室?那不是看得更爽?

  掙扎了一下,張超群感覺自己身上疼得好像是被人把骨頭一根根拆下來,又一根根的裝回去,也不知道是否安裝錯誤,渾身像是要裂開。

  「大膽淫賊!竟敢闖入本尊房間無禮!」

  一聲大喝,只聽衣袂飄拂之聲響起,剛剛翻過身來的張超群眼前一花,一個裹著袍子的女子已出現在面前,劍聲一嘯,已對準了他脖子。

  張超群抬頭一瞧,登時傻眼,驚叫道:「師太!怎會是你!」

  原來,這個被超群哥看到身子的女子,竟是滅絕師太!張超群腦子有些轉不過來,他自然是知道自己穿越了的,但卻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是回到了倚天世界!不過,他自己已經改變了容貌,至多有三分以前的輪廓,滅絕師太如何認得出他來?劍尖依然對著他咽喉,冷聲道:「小淫賊,既然知道是本尊,還敢闖進來!找死麼!」

  張超群忙道:「師太,是我啊,張超群,我是超群!」

  滅絕師太面色一動,但一瞬間便恢復了正常,喝道:「你竟敢胡說八道!」

  作勢欲刺,張超群慌忙道:「等一下!等一下,師太,你認不出我我不怪你,你真要殺我,也等我說完話。」

  滅絕師太秀眉一蹙,冷笑一聲,劍花一閃,已歸入鞘中,冷聲道:「諒你也逃不出我掌心,看你如何狡辯!」

  又見他躺在自己床上,心中不忿,手臂一長,已抓了張超群起來,往地上一摜。

  張超群疼得齜牙咧嘴,想要罵人,但對方是滅絕師太,雖然自己以前在倚天世界跟她相處融洽,她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當外人,但現下不同,她認不出自己,別惹惱了她,被她一劍殺了,那可就太冤枉了。

  張超群忍著疼,掙扎著靠在床沿,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師太,我真的是張超群,我這是……是練功,把原來的形貌潛移默化發生了變化,師太認不出我也正常,不過,我要證明自己所說屬實,也非常簡單。」

  滅絕師太喝道:「淫賊,別在本尊面前耍花樣,你說能證實,那麼我問你,在少室山你曾經交給我一樣東西,你若能說出是何物,我便信你。」

  張超群嘿的一笑,道:「不就是九陽神功第一卷麼?師太,你現下信了吧?」

  滅絕師太神色一動,驚喜道:「真的是你!」

  「可不就是了,要不然,師太你借我倆膽子,我也不敢偷看你洗澡啊!」

  滅絕師太面色微紅,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幾年不見你,你還是這麼油嘴滑舌,連我都敢調侃了,不成,你還必須背誦一段九陽神功中的經文,我才真信了。」

  張超群笑道:「這有何難?動靜之機,在於陰陽,總歸神聚。神聚則一氣鼓蕩,煉氣歸神。氣勢騰挪,精神貫注。開合有致,虛實清楚。左虛則右實,右虛則左實。虛非全然無力,氣勢要有騰挪……」

  沒等他繼續念下去,滅絕師太已是滿面歡容,笑道:「小子,真的是你!你怎麼突然砸穿了我的房頂,從天而降?你這些年又去了哪裡?芷若呢?她們都跟你在一起麼?」

  張超群苦笑道:「師太,你這麼多問題,我應該先回答你哪一條呢?你看我現在還躺在地上,是不是應該先叫個峨嵋派的小姑娘來幫我按摩一下啊?」

  滅絕師太一直以來,都對張超群有種說不清道不楚的感覺,有時候,當他是自己的兒子一樣,有時候,又有種奇特的情愫在內,就連她自己也無法分辨得清,自從在青牛谷認識他以來,滅絕師太的性情大為改變,原本執拗倔強的她,竟是變得溫婉了許多,她對誰都是不苟言笑,唯獨對張超群例外,如同姐姐,又如母親,當年,滅絕師太身邊的弟子們,對此都是驚奇萬分。

  「小淫賊,討打吧!幾年都不見,你小子一點長進也沒有,都不知道你是怎麼當明教教主的。」

  滅絕師太蹲下身來,察看著他身上的傷勢,秀眉微蹙,道:「怎麼傷得這麼重!」

  張超群笑道:「沒事,我身子骨結實,摔這一下還能受得住。」

  若非在穿越之時,那股奇異的白光將他背上和肩上的箭創治癒,現在他能好端端的坐在這裡?

  說話間,滅絕師太伸手搭上他脈搏,見他脈象平和沉穩,放下心來,道:「你一走幾年,我們都以為你已經……已經被汝陽王捉了去。」

  張超群搖頭道:「那倒沒有,對了,師太,我們離開之後,你們擊退了元朝的韃子麼?」

  滅絕師太笑道:「那倒沒有,當時汝陽王莫名其妙的退了兵,我們以為是你和趙敏她們被捉了,或者是和他們達成了協議,所以他們才退兵。」

  張超群感慨道:「看來汝陽王也不算太壞,嘿嘿……沒有出爾反爾。」

  滅絕師太見他坐在地上,遲疑了一下,道:「超群,地上涼,坐久了不好,我扶你先到隔壁休息。」

  張超群笑道:「有勞師太。」

  滅絕師太微微彎腰,將他扶起,口中卻是責備道:「你送給我們峨嵋派九陽神功,這等恩德我也沒跟你客氣,所以你不需見外,在少室山我就已經跟你說過,你今後就把峨嵋派當作自己家就行了。」

  張超群聞到滅絕師太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心中不禁一蕩,剛剛沐浴完,體香更是完全激發出來,成熟女人的體香尤其濃郁,張超群不由得心猿意馬,更加上攙扶他的滅絕師太身體距離得極近,一邊酥峰在他身上做著擠壓運動,每走出一步,便施展出其驚人的彈力,超群哥是何等樣人,花叢老手,僅僅憑藉著這偶爾的身體接觸,便能清楚的掌握到一些數據了,很……大,滅絕師太的酥峰絕對不會比紀嫣然的小多少,說不定差不多。這種又香又艷的旖旎刺激,令張超群忍不住心跳加快。先前張超群從天而降時,滅絕師太身無寸縷,只匆忙地披了一件外袍,內中光溜溜的,什麼也沒穿,此時近身攙扶,肌膚相觸,立時感到她身上滑膩異常,張超群遐想聯翩,同時更是吃驚,當初滅絕師太已經超過四十歲了,而現在又過了幾年,怎麼也應該越來越老才對,可她哪裡有半點老態?相反,張超群似乎覺得,她越來越年輕的感覺,尤其是那種彈力十足的觸感……

  想到這裡,張超群控制不住自己似的,腳下略一遲緩,手臂在她彈力強大的一邊酥峰碰了一下,立時,張超群便敏感的感覺到,滅絕師太身體顫抖了一下,雖然不太明顯,但在自己手臂和她酥峰擠壓的一瞬間,他有種奇怪的感覺,像是心臟跳漏了一拍。

  氣氛,登時便曖昧起來,若換作是以前,張超群不會對滅絕師太有什麼想法,儘管滅絕師太容貌出眾,即便是四十歲的姿容,也決不下於紀曉芙,而且,修煉內家真氣的習武人士,總是會顯得年輕些,但張超群當時妻妾成群,加上滅絕師太對他甚好,甚至有種母子的感覺,張超群當然不會胡思亂想,但現在,在墜下房頂的剎那,驚鴻一瞥的旖旎,加上這直接的肉體接觸,張超群立時心猿意馬,心跳加速。

  「師太,你身上真香。」

  張超群忍不住出聲讚道,話一出口,立刻便被自己的冒失嚇了一跳。

  滅絕師太登時身體一僵,這才回過神來,剛才的身體接觸,同樣也令她一陣從未有過的心神失守,但被他說出這種幾近調戲的話語來,忍不住心慌意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