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2章◆ 師太,將錯就錯吧(倚天卷番外)


第422章◆ 師太,將錯就錯吧

  滅絕師太驚道:「超群,你說……說什麼話?」

  「真的很香,師太你是不是用了什麼花瓣浴了?」

  張超群此時的語調全然不同,雖然仍是在稱讚,但味道卻是變得和拉家常一樣。

  「我用的是峨眉山的一種香花,峨眉弟子,每一個都是用這種香花洗澡,怎麼?堂堂的明教教主不會也喜歡香浴吧?」

  滅絕師太見他語氣平緩,並非自己所想那般,放下心來,但又隱隱有些失落,她心中一驚,暗忖: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

  「呵呵,誰規定明教教主就不能用花洗浴了?」

  張超群笑著在一張椅子上坐了,週身疼痛,沒想到,不能使用真氣之後,連抵抗力也像是恢復到常人的地步了,這要是在以前,運用真氣也能減少痛楚,又何至於讓人扶著走路。

  「對了,師太,我離開有幾年了?」

  張超群問道。

  「有兩年半了,嗯?你離開多久你自己不知麼?」

  「哈哈,我剛才摔那一下,有點摔糊塗了,沒想到我這一走就是兩年多,我還以為是兩天呢!」

  滅絕師太奇道:「兩天?」

  「是啊,我走的時候,師太是這般容貌,我回來,師太還是一樣,青春不改,一點也沒有老,所以我才以為我只離開了兩天呢!」

  滅絕師太眉開眼笑,道:「你這孩子,就會哄人,嘴巴抹了蜜了,跟我老人家還開這種玩笑。」

  超群哥正色道:「怎是玩笑?我可是說認真的,其實吧,師太不單是沒有老,反而愈發顯得年輕了。」

  滅絕師太這次沒有再謙遜,點頭道:「這應該是九陽神功的奧妙之處了,我們峨嵋派挑選了四十多個天賦較高的弟子修煉九陽功,不但內功造詣提升極快,似乎氣色也都好了很多,我想,九陽神功不單是一部修煉內功的寶典,內中更是暗合養生之道。」

  張超群笑道:「有用便好。對了,現下我們明教怎樣了?是誰暫代教主?」

  滅絕師太道:「哼,還能有誰,當然是楊逍那廝。」

  滅絕師太顯然不願多談此人,轉移話題道:「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們峨嵋派跟明教絕不會有什麼來往。不過,說起來,姓楊的人品雖然不好,但指揮打仗卻是有一手,在南北各地和韃子硬是打了幾場大仗,韃子還能蹦躂多久,實在難說得很,對了,超群,你這次回來,有什麼打算?」

  張超群不解其意,道:「打算?什麼打算?」

  又不是他想來的,完全是個意外,能有什麼打算了。

  滅絕師太道:「如今天下戰火紛飛,抗元義軍越來越多,但唯一有能力正面和元軍抗衡、並有資格奪取韃子江山的,除了明教還能有誰?到時候黃袍加身,猶如陳橋宋太祖一般……」

  張超群瞪圓了兩眼,道:「不是吧,當皇帝?師太你饒了我吧,我可沒興趣,當皇帝有什麼意思?」

  「當皇帝不好麼?金口一開,天下莫敢不從,何等的威風!」

  滅絕師太雙目炯炯,如劍鋒般銳利。「九鼎至尊,天下之主,自古以來,不知多少英雄豪傑為之犧牲性命也甘之如飴,你難道不想?」

  「我可不想當皇帝,是,當皇帝可以想砍誰腦袋就砍誰,每個人都要頂禮膜拜,不過,皇帝不好當,要懂得帝王之術,權衡之道,打理江山,勞心勞力,還不如仗劍逍遙,快意江湖來得痛快。師太,你愛當你當去,說不定就成了歷史上第二個女皇了!」

  「你又拿我開心是吧?你不知道麼?當皇帝可以擁有後宮佳麗三千,嬪妃無窮盡,選天下美女供你玩樂,這不正是每一個男人的夢想麼?你難道例外?」

  張超群壯志昂揚:「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滅絕師太不屑道:「一瓢?何止一瓢,十幾瓢了吧?」

  明明都快三十瓢了……

  「哈哈,師太,做人要厚道,揭短可不是好人該干的,哈哈哈……啊喲!」

  張超群笑得太大聲,牽動身上的傷口,疼得咧嘴叫喚。

  滅絕師太沒好氣的瞧了他一眼,道:「好了,別笑了,我扶你去廂房,天也快黑了,你要吃些什麼,我讓弟子們去準備。」

  張超群點頭道:「也好,我也餓了,隨便吃些就好,勞煩師太了。」

  滅絕師太道:「跟我這麼客氣?」

  斜睨他一眼,眼神卻像是情人間的打情罵俏,「你送給我們的九陽神功,幫了我們峨嵋太多了。扶著我肩!」

  滅絕師太伸出手去,張超群身體一輕,應聲而起,走出幾步,張超群忽然看到滅絕師太衣襟敞開,露出深深的乳溝,一對跳躍著圓球,驚艷一瞥,張超群登時心中狂跳,面紅耳赤。

  滅絕師太身材甚高,甚至比近一米七的丁敏君還高出一些,和張超群幾乎一樣,架著張超群自然是沒有任何的問題,但她起先便沒穿好衣服,見到張超群之後,心中歡喜,說了這麼久,竟是疏忽了,直到張超群的手臂搭上她肩頭,就覺得有異,猛然醒悟過來,自己只穿著一件外袍,根本連褻衣也沒有穿,滅絕師太面上微紅,可是已經將他扶起,又不好開口去換衣服,只好將錯就錯,打算先行送他到廂房再說。

  還未走到門口,便感覺衣襟之中有些涼,像是有風灌入,滅絕師太心中一驚,下意識的低頭,就見自己胸前衣襟大開,春光畢露,滅絕師太登時心慌,腳下踏錯一步,正好絆到張超群的左腳,滅絕師太失去重心,加上心慌意亂,往前撲去,慌亂中,張超群竟是踩中她的袍子,只聽得「哧啦」一聲……

  這件外袍竟是從中斷開,春光暴露!飽滿的雙乳,好像含羞草般微微顫抖,纖弱的腰肢,如楊柳搖擺,雪膚之上泛著健康的色澤,尤其是在桃源幽深之處,更是一覽無餘,錯愕!兩人都是呆了!就那麼看著,愣住了!滅絕師太的臉,紅得好像煮熟的蝦,心跳無法抑制。

  而這個時候,張超群比她更緊張,滅絕師太啊!雖然一直以來她對自己都很和善,但這也只是對他一人而已,峨嵋派的弟子們,有哪個不畏懼她的?武林之中,有誰不敬她?但此時,自己竟然一腳踩住她衣服,把人家全身上下都看光了!

  氣氛凝固了!

  咦,她那裡的毛髮真是濃密,尋常女人,毛髮最多長到小腹的中下位置,可是滅絕師太竟然汗毛旺盛,有一條拇指寬的毛髮竟生長到小腹的中間,蓬勃如斯,實在罕見,一般來說,那處毛髮旺盛的女子,性慾也較常人更多……汗,都想到哪裡去了!

  感受到他的眼神放肆的在身上巡梭,滅絕師太心中實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下意識的便以雙臂掩住自己的胸前,但她手臂纖細,又如何遮擋春光?羞急之下,哪裡還保持得住作為一個長輩的風範,急道:「你還不轉身!還沒看夠麼?」

  張超群虛火上升,尤其是看到她那處的美景,更是心猿意馬,欲血沸騰。

  彷彿鬼上身一般,張超群沙啞著聲音道:「師太,你身材真好!」

  滅絕師太驚愕的瞧著他,失聲道:「你……你說什麼?你……我是你的長輩,你怎麼可以如此無禮!」

  張超群醒過神來,對自己口不擇言很是後悔,但見到她幾乎是全身赤露的站在自己面前,以她的脾氣,竟然沒有立刻一掌拍死自己滅口,心中忽然明白了什麼,登時噗通噗通的心兒亂跳,難道她……

  「師太,你怎麼會是我的長輩?我又不是峨嵋派的弟子,而且,我是張真人的入室弟子,算起來,我的輩分反而比你大……」

  滅絕師太心神一蕩,道:「你是什麼意思?」

  呼吸之間,一對健美的乳房宛如頑皮的桃子,在遮擋的玉臂之後抖顫跳躍。

  「師太……」

  張超群緩緩的向她走去,一邊說道:「男未婚,女未嫁,這有什麼難為情?難道師太對超群一點想法也沒有麼?師太若是對超群沒有那種意思,超群立刻扭頭就走。」

  滅絕師太羞怒,咬牙道:「沒有,我沒有那種意思,你快走!」

  張超群可不會真個兒就走,繼續道:「可是超群已經看到師太的身體,若就此離開,也是有損師太清名,既然錯已鑄成,何不將錯就錯?」

  他越走越近,滅絕師太感受到強烈的震撼,呼吸愈發急促,俏美的臉上也愈發的紅艷,隨著他邁出的每一步,她都是心間一顫,她命令自己不可以聽,命令自己逃開,卻是忘了,只要出手點中他穴道,他如何能再走過來?在這種尷尬的場面之下,居然只懂得退後。

  看到滅絕師太的反應,張超群同樣是心中振顫,沒想到滅絕師太竟然對自己是有男女間的情愫的,他一直以為她對自己的是母子型的感情,長輩疼愛晚輩,今日一試,原來還有另一層……人前威勢凜凜、強悍的滅絕師太,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竟是那麼纖弱。赤露的身體,又是那麼充滿誘惑,肩上還掛著破碎的衣衫,遮不住她美好的嬌軀,下擺只擋住一半的玉腿,桃源深處,美妙的弧形,濃密的毛髮,充滿旺盛的生機,女人的美妙身體,直接刺激著他的眼球,這一刻,哪裡還有什麼長輩和晚輩?有的只是男人和女人……

  腳步稍快一步,張超群已搶上前去,一下便將滅絕師太摟住,在那一霎,滅絕師太的眼中出現了迷茫、恐懼、興奮、刺激和無數種難以辨明的神色。

  「原來師太不穿衣服的時候,更美……」

  手臂稍一用力,便將滅絕師太摟得貼緊自身,她的身體帶著炙熱的溫度,手掌在她玉背輕輕滑動,四十多歲女人的皮膚,竟是那麼滑膩,一滑到底,兩手一抓,便將她兩瓣玉股捏在手心,一股非常充分的彈力在手指間進行著抗爭,滅絕師太整個人便如泥一般軟了,靠在超群哥寬闊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