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3章◆ 滅絕師太之欲壑(倚天卷番外)


第423章◆ 滅絕師太之欲壑

  以張超群這熟知攻女戰略三千招的強悍人才,自然知道這個時候若是再遲疑不定、扭扭捏捏的話,滅絕師太一定會「甦醒」過來,逃之夭夭。既然溫香軟玉抱滿懷,就無謂再畏縮,打鐵就要趁熱。張超群往前探去,嘴唇略帶粗魯的親上了她的紅唇。

  滅絕師太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但卻從未有過這樣的經歷,被他這樣抱住,早已是整個人都軟了,本來,滅絕師太就好像鬼使神差一樣的喜歡這個既英俊,嘴巴又乖巧的少年,她一直未曾嫁人,更是一生醉心武學,對男女之情可謂是一竅不通,但就連她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當張超群是子侄一輩那樣,還是另有玄機。被他抱住的一霎那,滅絕師太感覺自己的身體發酥發軟,半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又羞又喜又是生氣,想要推開他,卻是做不到,就當張超群捏住她香臀的時候,滅絕師太感受到一種奇異的感覺,一絲電流般的快感直達四肢百骸,竟是從心底升騰起一股熱流,在週身上下快速而頑皮的徘徊,不住刺激著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膚。

  她竭力使自己平靜,竭力保持自己的清醒,但在這一刻,她感覺到自己平時的強悍果敢被他無情的摧毀,女人的柔弱,終於迸發出來,她想要推開,但身體卻自動做出配合的舉動,男人的氣息,是一件強有力的武器,滅絕師太頭暈目眩,尤其是他的舌頭頂住她嬌軟的香唇時,幾乎是略作抵抗便潰不成軍,他的舌頭放肆的在她口中游動,時而和她香舌糾纏,時而沿著光潔的牙齒輕掃。

  原來,被男子親吻的感覺竟是這般美妙,滅絕師太覺得自己有些輕飄飄的,像是飛了起來。

  張超群舌頭捲起,將她香舌勾出,吮吸著她的香津,迷醉在熱吻中的滅絕師太芳心迷醉,咿唔連連,那個在人前威嚴的峨嵋派掌門,此時已經變成了張超群懷中的柔弱小女人。

  兩人舌尖纏綿,身體更是愈發的炙熱,他的舌頭侵略著滅絕師太的小嘴,手卻是撫摸著她身體的每一處,從玉背到香臀,再從香肩到胸前,每一次都掠過那對顫抖著的酥峰,帶著不輕不重的力度,輕揉平滑光潔的小腹,指尖在她茂盛的毛髮見輕輕畫圈,帶著一絲狡猾,又奔向她隆起的香臀,每一次都放過她最敏感的部位,撩撥得滅絕師太嬌軀愈發的焦躁飢渴,卻又不知應該如何索取,更不會去主動引導,這種唇舌間的交纏和身體上的強烈接觸,就好像一劑藥效強大的興奮劑,把滅絕師太埋藏在心底幾十年的慾望給激發了出來,那種全身赤露,一絲不掛的羞恥感,夾雜著被張超群輕薄得來的快感,夾雜在一起,此時的滅絕師太已是媚眼如絲、春心萌動,雙手也反過來摟住了張超群的腰背,香舌無師自通的開始回應……

  這一可喜的變化,令超群哥驚喜交集,在最初來到倚天世界的時候,滅絕師太雖然武功並不算太高,但卻令他有種難以逾越的感覺,正是那種高高在上到執拗固執的她,令他偶爾也會想,這個美貌尼姑會否有她柔弱的一面?只是,超群哥妻妾成群,而她又是丁敏君、紀曉芙的師父,超群哥也只是心中偶爾的一想,卻無更多的想法,直到此時,這個素來展現的都是威嚴一面的滅絕師太,終於在自己高超的技巧下,呈現出女人的柔弱。

  晶瑩雪白的嬌軀,香肩柔滑圓潤,雪肌豐盈,光潔如玉,那件撕裂的外袍早已落在腳邊,露出修長而優雅的線條,這個身高達到一米七二的古代女子,身材勻稱,骨肉均勻,說胖不胖,說瘦不瘦,一切都是那麼恰到好處,尤其是那一對美妙的玉女峰,飽滿圓美,堅挺聳立,隨著急促的呼吸而顫抖,兩粒紅色中略帶紫紅的葡萄,早已因為她心底無法抑制的渴望而鼓脹起來,雙 峰之間,乳 溝呈現出完美的曲線,這等美景,令超群哥口乾舌燥。

  感受到面前的少年貪婪的目光,滅絕師太心中羞喜交加,卻又不敢抬頭去看他,渾身燥熱異常,桃源深處,透明粘稠的花蜜源源流出,順著玉腿悄然的滑下,滅絕師太羞得不知如何是好,發燙的嫣紅臉頰貼在他的耳邊,紅唇輕咬,怎麼都不肯去看他。

  「師太,喜歡麼?」

  滅絕師太還沉浸在無邊的慾海當中,享受著他的愛撫,忽聽他在耳邊問了這麼一句,嬌軀一陣輕顫,卻是說不出話來。

  「女人都需要憐愛,師太,你也需要……」

  張超群彷彿夢囈,雙手緊抓住她的兩瓣臀肉,身下高漲之物抵住她兩腿的中間,輕輕的磨蹭著。滅絕師太何曾經歷過這般強烈的刺激?芳心震顫,一雙纖長的腿兒站也站不穩了,更是感受到那處滑滑膩膩,瘙癢難忍,忍不住張口嬌吟了一聲,神魂顛倒的轉過臉去,主動的送上香吻,香舌笨拙的在超群哥的嘴唇上拂掃,弄得超群哥欲 火狂升,那處更是鼓脹,她那處的溫濕度,超群哥自然清楚,她已經水流涔涔,只等著自己徹底直搗黃龍了。

  渴望,無限渴望,兩人的體溫不斷的攀升,瘋狂的向對方索取著各自的需要,狂吻不休,本是摔得受傷、且需要人來攙扶的超群哥,這一刻就好像偉哥靈魂附體似的,無比的……堅強,呃,是堅硬。

  不知不覺中,張超群身上也已全部褪了個乾淨,那滾燙博大之物,猙獰的頂在了滅絕師太的密處,頂得滅絕師太嬌軀癢得難受,急促的呼吸,瘋狂的接吻,令她幾乎窒息,兩人赤膊相對,互相貪婪的索取著,以期通過愛撫和親吻來緩解愈發熾熱的渴望。

  「超群……我……我是不是在做一件錯事?」

  滅絕師太喃喃的說道,酥峰被他握在手中揉捏把玩,令她歡喜、迷茫、羞怯,那種感覺是她從未體驗過的,以至於她芳心戰慄,那處不可遏制的濃漿汩汩。

  「怎會是錯事?男歡女愛,天經地義,師太千萬不要覺得這是不好的事情,只須好好的享受就好,難道你不喜歡我摸你的感覺麼?」

  在情到濃時,兩人已經靠在了牆上,滅絕師太被他頂著那處,嬌軀酥軟,哪裡還能反駁?只覺那裡面癢得難受,恨不得有個什麼東西能放進去止癢,至於是不是張超群的那根火燙火燙的巨物,她也不知道,因為她根本就不敢去看。

  「喜歡麼?」

  張超群發現自己喜歡上挑弄這位峨嵋派掌門,中原六大派之一的峨嵋派掌門,在武林中的地位何等的尊崇,除去傳統的名門正派少林派和赫赫有名的武當派,就屬峨嵋派地位尊崇了,能將一個這樣地位的掌門,還是四十多歲的大美人征服,張超群極有成就感,用那東西不停的在她分開著的兩腿之間磨磨蹭蹭,以至於龍頭之上濕滑柔膩,愈發的慾火上升。

  「嗯。」

  滅絕師太終於抵受不了他的攻勢,如夢如幻的應了一聲,整個身體都貼在了牆壁上,健美的膚色泛出淡淡的粉紅,那是被情慾刺激下形成的色澤,她雖然一直到四十多歲都是守身如玉,但隱隱的,也知道會發生什麼,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渴望,這種被撫愛的感覺,早已讓她渾然忘我,飄然如飛……

  終於,他們慢慢的移到了一張桌子前,羞澀難當的滅絕師太被超群哥放在了桌上,嬌美的身體,雖然不是太白皙,卻是充滿了健康的小麥之色,因為從小練功的緣故,顯得很是緊繃,即便是四十歲,也決不會像普通女人那樣鬆弛下來,慢慢的被超群哥放平,一對酥峰依然挺立高 聳,她緊閉雙眼,不敢去看面前這個貪婪的男子,只知道,自己的身心將會整個的交給他,期待,她很期待這種美好的感覺能夠一直持續下去,被他撫摸的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兩腿被他溫柔的分開,滅絕師太緊張得雙掌握緊了桌面,整個嬌軀一覽無餘的平躺著,妙不可言的呈現在他的眼前,那處的汁水早已沾濕了茂盛的幽草,順著玉腿流淌下來。這讓超群哥驚喜不已,難道這是幾十年的積存?都說女人年紀越大,那處就越是乾涸,可是滅絕師太卻完全推翻了這個現象。

  當超群哥的手指碰到她那水汪汪的幽深之處時,滅絕師太全身一顫,身子弓了起來,雙腿像是驚慌的小鹿,猛的夾緊了,卻把超群哥的手夾了住,超群哥見她玉牙咬住下唇,雙手抓緊桌面,好像在受刑似的,忍俊不禁,笑道:「放鬆一點,沒事的,放鬆就行了,我馬上就給你快活……」

  滅絕師太哪裡敢應他,呼吸急促,雙 峰起伏,慢慢的,手上鬆了勁。

  張超群溫柔的將她雙腿分開,雙手托住她香臀,先用龜頭在她沾滿了蜜汁的穴口來回的摩擦著,直到龜頭上塗滿了清澈粘滑的蜜汁,才一點點的往裡送去……

  「啊……嗯……好深……你……」

  滅絕師太身子繃得緊緊的,因為緊張,私處夾得很緊,張超群竟然被她夾住送不進去,張超群也不猴急,只是緩緩的、一點一點的往裡面頂,手指卻是在她的陰蒂上撥弄著,她的陰蒂和常人略有不同,很小一粒,幾乎看不到,但又非常敏感,張超群手指一碰,她身體便像是痙攣了一樣,連帶著整個身子都抽搐,像是觸電似的。滅絕師太不堪這種強烈的刺激,嬌喘著,嘴裡無意識的呻吟起來,私處更湧出大量的愛液來,隨著她無意識的呻吟,漸漸放鬆,張超群得以繼續前進,在一層薄薄的阻礙之前,輕輕的一顫,滅絕師太突然張大了小口,雙目睜開,帶著從所未有的幽怨,哀懇的瞧著張超群。

  「別怕,是會疼的,疼了這一下,你就真正的成為我張超群的女人了。」

  「你的女人……」

  滅絕師太雙目迷離,宛如夢囈,「你比我小這麼多,我怎麼能……能嫁給你?我們怎麼可能?」

  忽然,她感到張超群越來越往裡進入,幾乎已經到了最深的地方,她驚訝的張開著小口,驚呼道:「超群……超群你要做什麼?」

  一陣戰慄酥麻,滅絕師太感覺到,當他完全進入自己體內的一霎,一股強烈而妙不可言的快美感從她花心深處一直蔓延到全身各處。

  「喔……」

  滅絕師太芳心酥醉,極為舒暢的一聲呻吟,一雙優美修長的腿竟是纏上了超群哥的腰部……

  時而輕憐蜜愛,時而肆意撻伐,時而九淺一深,時而左旋右轉,將從未體驗過男女之事的滅絕師太玩弄得芳心失守,嬌喘連連,竟是數次達到慾望的巔峰,圓桌之上,香汗淋漓,春光無限。

  「不行了……不行了,我快要受不了啦,超群……好超群,你饒了我,不能再弄了,我又要去了……喔……啊……我去了……」

  滅絕師太身心暢快,放浪呻吟,全然忘卻身在何處,如一灘泥般躺在桌上……

  「抱緊我!」

  滅絕師太嬌喘著坐起,伏在超群哥寬闊的胸膛,柔聲道。她那赤露的身體上,猶如被水洗過一般。兩人互相擁抱著,冰涼的香汗混合著兩人體液的氣味,充斥著整個房間。

  「超群,我真的能做你的妻子麼?」

  滅絕師太喃喃的說道。

  張超群在她光潔的玉背之上溫柔的撫摩著,柔聲道:「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了,還要問麼?」

  滅絕師太忽然湧出淚水,道:「我從來都沒想過,我會嫁人,而且還是嫁給比我小二十多歲的男人,我這是在做夢麼?」

  張超群呵呵笑道:「傻瓜,怎麼是做夢?」

  右手手掌輕輕的拍打著她的光滑背脊。

  貼在超群哥胸膛的滅絕師太露出滿足的笑容,雙臂將張超群抱得更緊,道:「那你以後別再叫我師太了,你叫我小華。」

  張超群道:「你的名字叫小華麼?」

  滅絕師太道:「我俗家姓方,以後在只有我們兩個相處的時候,你叫我小華。」

  「好,方華,是好名字,剎那芳華,芳華正茂。小華。」

  滅絕師太道:「嗯?」

  「小華,你喜不喜歡我這麼對你?」

  滅絕師太羞道:「還說?你的臉皮真厚。」

  「這可不是什麼羞人之事,武功招式我們可以探討,男女之事,我們一樣也可以探討研究,例如你最喜歡我用什麼姿勢弄你,是喜歡我快,還是慢,喜歡我粗魯一點,還是喜歡我溫柔一點……啊喲……」

  超群哥誇張的鬼叫起來,原來,滅絕師太羞不可仰,用力的掐他腰間軟肉。

  正在這時,滅絕師太忽聽得遠處傳來細碎的腳步聲,驚慌道:「不好,有人走過來。」……

  (此處摘自倚天屠龍記——殷素素問道:「那方評是峨嵋派的麼?」

  俞蓮舟道:「不是。滅絕師太俗家姓方,那方老英雄是滅絕師太的親哥哥。」——根據原著,滅絕師太是方評的妹妹。滅絕師太俗家姓方,因為原名無從考證,筆者擅自改為方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