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4章◆ 你徒弟也是我女人(倚天卷番外)


第424章◆ 你徒弟也是我女人

  「師父,我是小芙,您是不是身體不適?怎麼沒去用飯?」

  柔和的聲音自門外傳來,竟是紀曉芙!

  張超群登時便是熱血往上湧去,小芙,這個固執的小女人,張超群想起當年在青牛谷的時候,被她給逆推了,心中充滿溫暖感和一絲遐思。不過,此時可不是遐思的時候,身上還光光的,若被小芙看到自己跟她師父滅絕師太這幅光景,那可就糟之大糕了。

  滅絕師太在愛徒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呆住了,饒是她武功卓絕,在這種時刻,卻是懵了,她身體僵硬,身無寸縷,就連那件扯破的衣衫都遠遠的丟在一邊,哪裡還來得及去穿?這對剛才歡樂忘形的男女,只顧著享受男女情事的歡娛,卻忘了正是用晚飯的時候,紀曉芙身為滅絕師太重點培養的掌門接班人,等了師父許久也不見她來,擔心她發生練功走火入魔的事故,急忙來問。

  本來,若是滅絕師太沉著一點,只須要開口讓紀曉芙不要進來,紀曉芙自然要謹遵師命,但滅絕師太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緊急情況,整個人都傻掉了,驚慌失措的低聲問張超群怎麼辦,卻忘了回應紀曉芙。紀曉芙在門外聽不到師父的回答,生恐師父遇到什麼不可預知的危險,急忙推門……

  就在她推開房門前的一霎,張超群已經抱著滅絕師太往屋內的一個屏風後躲避,紀曉芙推開門來,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那張被壓壞的床,破碎的瓦片投射進夕陽的光輝,紀曉芙秀眉蹙起,驚呼道:「師父,師父你在哪裡?」

  滅絕師太哪裡敢應答她,和張超群兩個藏在屏風之後,透過木欄縫隙,緊張的瞧向外面,好在天色漸暗,不然,薄薄的屏風一眼便能看到人影,紀曉芙叫了幾聲,見沒有人回應,拔出劍來,輕步向床榻走去,來到床邊,抬頭瞧向房頂,暗暗心驚。本來,超群哥撞破房頂從天而降的那動靜應該是很大的,但滅絕師太素來喜歡清淨,她的住處遠離弟子們的房舍,紀曉芙從飯廳走到這裡來,都需要五分鐘以上,自然是聽不到。

  紀曉芙瞧了一會兒,覺得屋內的狀況有異,她知道師父是在沐浴,可是那件破了的袍子卻在地上,而擺在一張梨木圓凳上的褻衣褻褲卻是好端端的,紀曉芙愈發的驚訝,連貼身衣物都在這裡沒來得及穿,人卻不見了,難道是赤著身子出去了?紀曉芙越想越是疑心,走到一邊的衣櫥衣櫃檢查。

  張超群心焦如火焚,看她這樣子,應該是不會罷休了,遲早會找到屏風這邊來,正想對策時,忽然一眼看見自己的衣衫脫在浴桶旁,不由得全身冰涼,拍了拍滅絕師太的手,指了指那堆衣衫,滅絕師太面色驚駭,身子縮在張超群的背後。剛才紀曉芙進屋時,那些衣服被浴桶擋住視線,以她此刻所站的位置,若是轉身的話,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衣裳了,滅絕師太房中有男人的衣服,就算是自己能當場遁地逃了,也是說不清楚了,張超群歎了口氣,摟了摟滅絕師太,道:「算了,小華,我出去吧。」

  他並未壓低聲音,將滅絕師太驚得面無人色。

  紀曉芙聽到說話聲,立刻挺劍衝來,大聲喝道:「是誰!」

  人影一晃而出,朝著另一邊逃去。紀曉芙武功雖算不得一流,但卻也是佼佼者,要不然滅絕師太也不會選她當接班人,更何況紀曉芙天資聰穎,悟性甚高,這兩三年,修習九陽神功,更是內力大進,而張超群卻因為無法使用真氣,片刻便被追上。紀曉芙一劍刺來,卻見這個男子竟然全身一絲不掛,驚駭異常,高聲喝問:「哪裡來的無恥賊徒!留下罷!」

  劍尖直指張超群後心,張超群跑不過她,索性不跑,笑嘻嘻的轉過身來。

  紀曉芙見他轉身,嚇了一跳,急忙伸手擋住眼睛,怒喝道:「無恥小賊!」

  張超群忙給滅絕師太打了個手勢,滅絕師太會意,悄然從另一邊繞了上來,一掌拍到,紀曉芙本欲出手制住張超群,誰知聽到身後風聲響動,面色大變,滅絕師太武功何等了得,這一出掌,聲勢威猛,張超群大急,叫道:「師太,不要傷她!」

  滅絕師太這一出手,快如閃電,就是力爭一擊必勝,將紀曉芙擊倒,聽得張超群求情,不禁一怔,出手緩了一緩,這時,紀曉芙已轉過身來,一眼便見到向自己出手的,竟然是自己的師父,而且……而且還沒有穿衣服!紀曉芙見滅絕師太身無寸縷,並和身後那個吟賊交談,哪裡還不知是師父和此人有關聯了,她從未想到過,在她眼中嚴謹得一絲不苟的師父,竟然也有這一面,驚訝得險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彭」的一聲,滅絕師太一掌拍到紀曉芙的肩頭,就在紀曉芙被她掌力震得踉蹌退後之際,滅絕師太腳下不停,追著連出數指,封住紀曉芙身上的穴道,令她立時暈迷,往後便倒,張超群眼疾手快,伸臂將她抱住。滅絕師太這一手融合了掌法、點穴手法和輕功在內,端的是精彩巧妙之極,張超群瞧得賞心悅目,脫口讚道:「好!師太的武功精妙無比!」

  滅絕師太沒好氣的橫了他一眼,道:「你武功比我高明,你為什麼不出手?」

  轉身便走,來到圓凳旁,將衣衫一件一件穿起。

  張超群苦笑道:「我的真氣出了點岔子,怎麼出手?」

  滅絕師太背轉著身,一邊穿衣,一邊道:「現在被曉芙她看到,那怎麼辦?」

  張超群眼珠兒一轉,道:「師太,你不用擔心,曉芙絕不會說出去的。」

  滅絕師太奇道:「你說什麼?」

  忽然想到剛才自己出掌時,他那急切的模樣,還叫了一聲,心中一動,驚道:「你該不是和曉芙也……」

  張超群尷尬笑道:「那是一次意外,誰也不想的,師太你別多心。」

  滅絕師太瞧了瞧他,又瞧了瞧紀曉芙,歎了口氣,道:「你早已妻妾成群,誰又不知了?既然曉芙跟你也有這層關係,那也倒好辦了。」

  說到這裡時,向張超群斜睨一眼,喝道:「你還不穿上衣服?光著屁股很好看麼?」

  忽然一眼瞥見他胯間那根巨物,心中一陣酥麻,臉上微紅。

  張超群哈哈笑著,將紀曉芙輕輕的放在地上,往浴桶走去。

  「現下怎麼辦?曉芙已經撞破了我們的事,總不能殺她滅口吧?」

  滅絕師太已穿好衣衫,瞧著躺在地上的紀曉芙,為難的道。

  張超群搖頭道:「那怎麼可以,曉芙也是我的女人,你們倆,明面上是師徒,實際上卻是姐妹了,她怎麼也不會張揚出去的。」

  滅絕師太本就喜歡這個弟子,當然不會真的出手傷她,但見到張超群說自己跟曉芙是姐妹的時候,又羞又惱,道:「你這無恥下流的小子,騙了徒弟騙師父,天下間的好處都被你佔了。」

  張超群嘿嘿笑道:「這其實就是男女間的緣分,有的男女緣分到了,擋也擋不住,更何況你相公我還是從天而降的緣分。」

  滅絕師太聽他自稱相公,心神迷醉,柔情翻湧,張超群走到她面前,見她美目流轉,瓊鼻微翹,忍不住伸手在她鼻子上一捏,笑道:「小華你年輕的時候一定是武林第一美女。」

  伸臂將她摟住,二人四目以對,柔情無限。滅絕師太剛才被她捏一捏鼻子,說不出的歡喜,只覺心神皆醉,身子軟軟的倒在他懷中,說道:「你可說錯了,當年武林第一美女可不是我,而是你們明教的紫衫龍王黛綺絲。」

  提到黛綺絲,張超群不禁黯然,笑道:「其實你和黛綺絲各有千秋,她的相貌更趨近波斯胡人多些,小華你是中原女子,兩者是不同的,其實你們應該是並稱當年武林第一美女才對。」

  滅絕師太初為人婦,心態發生了頗大的改變,整個心中,都充斥著這個男子,這種奇特的感覺,令她覺得,哪怕是和他在一起說說話,互相看著,也是喜樂無窮,不論周圍發生什麼事,也不重要了,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張超群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滅絕師太笑道:「我們只顧著說話,都忘了吃飯。」

  張超群在她光潔的前額輕輕一吻,道:「能摟著你說話說一輩子也行,忘了吃飯算不得什麼。」

  滅絕師太心間鮮甜如蜜,笑道:「可是餓壞了你,我會心疼的。」

  她推開張超群,道:「這個時辰,飯菜早已冷了,我去廚房做幾樣小菜給你吃,你跟曉芙溝通一下,你知道的。」

  張超群奇道:「沒想到鼎鼎大名的峨嵋派掌門竟然還會下廚?」

  滅絕師太笑道:「我只為你下廚。」

  說罷,走到紀曉芙身旁,伸手在她身上一拂而過,紀曉芙輕吟一聲,悠悠醒轉,滅絕師太已翩然出了門去。

  紀曉芙身上閉了許久的穴道,血流不暢,過了一會兒才醒來,一睜眼,見到面前一個美少年正笑瞇瞇的瞧著自己,雙眉蹙起,喝問道:「你是誰?」

  忽然想到剛才所見,面露驚色,環顧四周,沒有見到師父。她站了起來,退後兩步,疑惑的瞧著他,道:「你究竟是什麼人,和我師父是什麼關係?」

  張超群微笑道:「曉芙,你不認識我了吧,我是張超群。」

  紀曉芙愈發疑惑,道:「少說廢話,你到底是誰?是我師父告訴你我的名字麼?」

  張超群笑道:「就知道你不信。」

  他將起先跟滅絕師太說過的那一套說辭說了一遍,見紀曉芙仍是半信半疑,笑道:「曉芙你記不記得青牛谷?記不記得大都城外的客棧?」

  這兩處,正是紀曉芙當年和張超群發生那種事的地方,紀曉芙心驚道:「你……你真的是超群?」

  「十足真金,如假包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