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5章◆ 驅毒(倚天卷番外)


第425章◆ 驅毒

  紀曉芙顫聲道:「你怎會和我師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你這幾年去哪裡了?一直都沒有你的消息,我們以為你是被韃子捉去了。」

  張超群笑道:「我哪會那麼遜啊,韃子焉能抓得住我?我和敏君她們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因為路途遙遠,來往不便,所以一直都無法回來,這不,我現在回來了。」

  紀曉芙道:「你只回答了我第一個問題,卻沒有回答我第一個問題。」

  張超群尷尬一笑,道:「其實,這是個意外來的,曉芙你不會介意吧?」

  紀曉芙歎息一聲,苦笑道:「我又不是你什麼人,我有什麼資格介意呢?你這個問題不應該問我,應該問芷若,問敏君她們。」

  張超群一怔,道:「你怎麼不是我什麼人?曉芙你是怪我麼?」

  紀曉芙道:「我怎會怪你,我又不是貌美如花,又不是冰清玉潔,哪有這個資格?你放心,她是我師父,我不會說出去的。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紀曉芙轉身便走。

  張超群急忙追上去,將她攔住,道:「曉芙,我知道你怪我沒有帶你一起走,但是那不是我能控制的,真的,你相信我。」

  紀曉芙搖頭一笑,道:「我怎麼會怪你?我這樣不潔的女子,有什麼資格怪責別人。」

  張超群正色道:「你怎會不潔?你這麼說自己做什麼?你知道的,我從來都沒有介意過你的過去,我對你如何,你難道心裡沒有數麼?我對天發誓,那一次真的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假如我說假話,就讓老天懲罰我,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紀曉芙見他神情莊重,眼中慢慢的軟了,幽幽的道:「好,我信你就是,也用不著發誓這麼嚴重。其實師父已經多次催促過我,要我擔任本派新掌門,但我一直都沒有答允。本派掌門,歷來都是由出家人擔任,我若是……若是……當了掌門,就要削髮為尼,終生不能再嫁……」

  張超群一把將她摟住,微笑道:「曉芙,你是在等我!我知道的,你不肯當掌門,是因為我對不對?」

  當年張超群突然「離開」從此渺無音訊,紀曉芙傷心欲絕,一度頹喪消沉,敏君、芷若,以及當時都在少室山上的眾女都和他一起「離開」可是唯獨沒有叫自己,紀曉芙怎不傷心難過?在青牛谷時,因為王難姑向她下毒,紀曉芙迷糊心智,和張超群發生了一夜情,那時候,紀曉芙對張超群並無感情,直到後來六大派圍攻光明頂,張超群當著所有人的面向丁敏君吐露愛的宣言,紀曉芙也因此被打動芳心,在大都城外營救囚禁於萬安寺的六大派群雄時,紀曉芙方始對他產生了情意。紀曉芙這近三年來,一直沒能忘了他,期盼有一天他會回來找自己,今天終於見到,雖然裝作無事,但心中實是情難自禁。

  「你沒良心,走了這麼久才回來,你難道不知道我會等你、會想你的麼?」

  被張超群摟住的紀曉芙終於忍不住說出自己的心裡話來,伏在他胸膛,淚水早已無聲的滾落下來。

  張超群輕拍她玉背,輕聲道:「這些年,可苦了你了。」

  他卻想到,自己此趟的突然穿越,老婆們卻又留在了神雕世界,也許這跟蓉兒送給自己的那塊玉珮有關,在穿越的時候,他感覺到胸口的溫度,正是來自這塊玉珮,是否能再穿越回去,張超群實是沒有把握,不過,不論如何,他都不想再留下遺憾,這次既然重新回到倚天世界,就一定要把九真的媽媽也找來,帶曉芙和滅絕師太一起,這塊玉珮既然能將自己送來這裡,也一定能把自己帶回去,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不知道玉珮什麼時候發動,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去接九真的媽媽——陳芝茵。張超群忽然想到,在少室山穿越到神雕世界之前,九真告訴過他,她媽媽有了身孕,以時間推算,不就是自己的後代麼?張超群心中一跳,自己竟然多了一個子女了。可是,現在有點亂了,九真該怎麼稱呼呢?

  「超群,你還會離開我麼?」

  紀曉芙仰起頭來,認真的望著他,眼中晶瑩閃亮。

  張超群柔聲道:「傻瓜,我怎麼會離開你呢?以後我們秤不離砣,公不離婆。」

  紀曉芙飛快的嗯了一聲,展開雙臂,將他摟住,她摟得很是用力,像是怕張超群會突然飛走似的,張超群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抱住她,心中均是喜悅,過得片刻,紀曉芙忽然道:「超群,明日你陪我下山,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張超群問道:「見一個人?是誰?」

  紀曉芙嫣然笑道:「你見了便知,現在卻不告訴你。」

  張超群在她鼻子上捏了一把,笑道:「還保密麼?行,那明天我們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聖,值得我張超群勞動玉趾。」

  紀曉芙斜睨他一眼,風情萬種。

  張超群又問起現在明教和元朝的情況,這兩三年來,滅絕師太專心習武,峨嵋派的大小事務都交給了紀曉芙和貝錦儀去打理,是以,紀曉芙所知比滅絕師太多得多。原來,自張超群統領明教和中原各派化干戈為玉帛之後,愈發的壯大,其時中原大地各舉義旗抗元,不知道多少壯烈之士聞風來投,在楊逍范遙這兩位光明左右使的掌管之下,抗元的義軍迅速壯大,隱然已能和元朝蒙古人抗衡,教中更湧現出無數軍政人材,徐達、朱元璋、常遇春、沐英、李文忠、韓山童、湯和、鄧愈等將才,更加上明教的五行旗班底,轉戰各地,秋毫無犯,不斷的收復國土和民心,此時,正是戰火入荼之際,就連武林各門各派也均是出人出力,投入明教的義軍之中,和韃子作戰。

  聽到朱元璋這個名字,張超群不禁大奇,當初自己已經讓趙霓仙去殺此人,趙霓仙也親手帶來朱元璋的首級,怎麼又來了個朱元璋?難道趙霓仙當年殺錯了人麼!張超群忙問,紀曉芙對此人並不太清楚,只知道楊逍和范遙對此人甚為器重,此時的朱元璋,在明教之中職位不低,並且手握重兵,很是為義軍打了幾場漂亮的硬仗。

  張超群驚歎著,這個明朝的開國皇帝,正是以明教為班底,最後創下了萬世基業,此人能夠在逃脫趙霓仙的刺殺,並在明教之中以極低的地位脫穎而出,手握重兵,擊敗各路義軍和元朝的蒙古軍隊,得到天下,這要多麼了不起的手段才能辦到,張超群不知道他是怎麼逃脫的,但想來多半是李代桃僵了,此人該不會真有什麼真龍天子的命,不會死吧!張超群暗自不忿,此人就算長了三頭六臂,也總不是自己敵手。他下令嚴禁明教,將教中曾立大功的兄弟盡加殺戮,以鞏固他的中央集權制度,將所有的權力都牢牢抓在手裡。

  韓信曾說過:「狡兔死,走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說的是劉邦在建立漢朝之後剪除異姓諸侯王,大殺功臣的事,給漢高祖劉邦勾畫出一副疑神疑鬼寡恩刻薄的嘴臉。儘管劉邦有不得已的苦衷,但還是遭致後人無窮的非議。如果把他與朱元璋相比,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劉邦不過是在異姓諸侯王反叛的咄咄逼人形勢下的一場武裝反擊,朱元璋則是在並無反叛跡象時精心策劃一場又一場大屠殺,為了顯示殺戮的正確,把被殺的人一概加上「胡黨」、「藍黨」的帽子。

  他雖然在統一漢人的江山方面做出了極大的貢獻,但這等大肆屠戮開國功臣的行徑,也令張超群不齒。不過,儘管如此,現在殺他是否合適?歷史的天平會否因此而偏向蒙古人的一方呢?

  沒多一會兒,滅絕師太已是親自提著食盒返回,她和紀曉芙名為師徒,此時已是姐妹,這種關係要去適應,的確不是一時三刻就能融洽的,張超群便施展巧舌神功,周旋在二女之間,漸漸的,二女也相談甚歡。

  席間,滅絕師太問到他真氣的問題,張超群無奈苦笑,說實話,他覺得黃蓉猜測的最有可能,龍兒的玉蜂蜂毒,和桃花島治傷靈藥九花玉露丸或者無常丹的藥性起了衝突,才會導致這種結果,雖然聽上去有些不可思議,可事實卻是如此。滅絕師太雖然一生醉心於武學,對此卻也束手無策,二女提出了種種方案,但又一一推翻,最後滅絕師太卻是提到了當年在萬安寺的佛塔中,蒙古人給他們下的十香軟筋散,也是抑制了人的內力,兩者雖是不同,但道理相近,非常有可能是因為兩種不同的藥性產生了變異,形成了一種類似十香軟筋散的毒藥。

  提到毒藥,張超群猛然想到手臂上的那條極淡的黑線,他解開衣裳,露出手臂來,在燈燭之下,這條黑線竟比原來在倚天世界的時候更淡了一些。二女研究了一陣,提議由她們來嘗試一下以內力來把這黑線之毒逼出來,張超群也不想就這樣變成一個普通人,失去了武功在武俠的世界裡,實是一件再危險不過的事,尤其是他是明教教主,倘若被蒙古韃子得知他的情況,很有可能會不惜一切代價擒拿了他去威脅明教。張超群接受了這個提議,二女立刻便開始嘗試為他驅毒。卻沒想到,半個時辰過去,那條黑線果然又淡了一些,原本一直從手腕處蔓延到心房位置的黑線,竟然退到了鎖骨,這一驚人的變化,令三人都是精神大振,知道此法有效後,二女繼續替他驅毒,直到她們都堅持不住時,停止下來,那條黑線褪到了右肩之上,一下子驅除了這麼多,張超群歡喜無限,既然這麼開心,當然不會錯過如此良辰美景,超群哥便提議聯床共話,滅絕師太和紀曉芙,一個是剛剛嘗到男女之事的歡娛,食髓知味,一個是久旱之田,渴望灌溉,自然是半推半就的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