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6章◆ 樂兒(倚天卷番外)


第426章◆ 樂兒

  在武功尚未全部恢復之前,張超群並不想太過招搖,讓滅絕師太和紀曉芙封鎖消息,並就此在滅絕師太的住處暫住。不過,他面貌改變甚多,就算是張超群此刻站在峨嵋派弟子們的面前,也決計不可能有人認出他來。

  原本說好第二日陪紀曉芙去見什麼人,但紀曉芙要他先驅除了蜂毒再去,張超群也同意了,到了下午快至傍晚時,黑線已退到了肘部關節處,二女連日運功,乏累異常,但見到他中的毒已經大有起色,均是振奮。到了這個地步,張超群終於可以運用真氣自己療毒,當晚,二女各自去休息,讓張超群自己一個人自行運功,翌日清晨,二女聽到一聲長嘯,宛如龍吟虎嘯,聲震九霄,均是大喜,各自起身,剛走出院子,就見張超群神采奕奕站在門口,笑吟吟的瞧著她們。

  滅絕師太笑道:「是否毒素已全部清除?」

  張超群得意洋洋,道:「那是當然,現在我內功全復了。」

  紀曉芙笑意盈盈,道:「那我就去煮早點,超群,我們吃過之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滅絕師太卻是不知此事,問道:「曉芙,你帶超群去何處?」

  紀曉芙躊躇片刻,似有隱憂,但她遲疑了一會兒之後,眼神堅定起來,道:「師父請隨我來。」

  張超群見她神神秘秘的,笑道:「怎麼了?怎麼弄得這麼神秘。」

  紀曉芙衝他一笑,道:「反正你去了就知道了。」

  她和滅絕師太走到遠處說著什麼,滅絕師太臉上變色,驚聲問著什麼,紀曉芙只是點頭,回頭看一看張超群,又說了些什麼,滅絕師太臉上綻放出笑容來,二女手掌相握,返身回來。

  張超群早已是一頭霧水,也不知道她們倆說什麼,但看滅絕師太起先是驚訝,後來又笑,想來不是什麼壞事,反正到時候就知道了,張超群也沒去問,過了一會兒,紀曉芙做了早餐,三人吃過之後,收拾行裝,並交待了貝錦儀一番,隨同張超群下了山去。

  滅絕師太和紀曉芙都是武功卓絕,輕功造詣也甚是了得,三人施展輕功,很快便來到峨眉山山腳下的一個村莊,看到紀曉芙在前輕車熟路的領路,正是往這小村走去,張超群也是愈發的好奇,問滅絕師太,她卻露出詭異的微笑,就是什麼也不肯說。

  這小村裡的人都認得滅絕師太和紀曉芙,很是客氣的打著招呼,紀曉芙微笑著一一回應,滅絕師太卻是板著臉孔,一言不發,天性使然,也是無法。不多時,紀曉芙來到一個院子之前,這院子和其他的茅草房不同,蓋的是磚瓦房,牆壁上刷成白色,黑色瓦片,路上也鋪了青磚,顯得甚是整齊,在這小小的村中,儼然是鶴立雞群。

  紀曉芙在門外叫了一聲:「貞嫂!貞嫂!」

  內中一婦人的聲音應了聲,打開了門來,是個五十多歲的婦人,見到紀曉芙,滿臉堆笑,道:「小姐你來啦!」

  紀曉芙笑了笑。這婦人又向滅絕師太和張超群瞧了一眼,視線停留在滅絕師太身上,恭敬施了一禮,不卑不亢的道:「原來是峨嵋派掌門滅絕師太大駕光臨,失敬失敬。」

  她口中說著失敬,面上卻是露出些許敵意,同時向紀曉芙投去一個徵詢的眼神。

  這時,院子裡傳來衣袂飄拂之聲,四、五個老者,有的手持柴刀,有的拿著木棍,一副如臨大敵的陣仗。張超群大奇,這些老頭老太太,竟是人人都會武功,雖然這個級數的武功在張超群眼中不值一哂,但一個小小的村子,突然湧現出這麼多武林中人,也算是個新聞了。

  紀曉芙笑道:「貞嫂,各位叔叔,我們是來看孩子的,師父並不怪我,你們放心就是。」

  貞嫂狐疑著瞧了瞧滅絕師太,終於還是退了開去。

  從始至終,滅絕師太都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淡淡的瞧著。紀曉芙向她告了個罪,請了滅絕師太進門。張超群淪為配角,有些鬱悶的跟了進去,他不知道紀曉芙在搞什麼,但也充滿了好奇心,這個院子,黑瓦白牆,房舍七八間,和周圍的簡陋茅草屋相比,顯得格格不入,這裡面的男男女女,顯然都是武林中人,聽那貞嫂稱呼紀曉芙作「小姐」這些人恐怕都是曉芙的娘家人了,他們在峨眉山下定居下來,算是什麼意思了?

  帶著滿肚子的疑問,張超群走了進去,忽聽一聲嬰兒啼哭傳來,從一間房中走出一個抱著小孩的婦人來。

  聽到這聲啼哭,張超群身體像是中了孫悟空的定身法,整個人都愣住了。兩眼定定的瞧著那個嬰孩,這……難道竟是芝茵給我生的孩子?這是我的孩子?張超群熱血上湧,激動的瞧著紀曉芙,道:「曉芙,這個孩子是不是我的?你告訴我是不是?」

  紀曉芙又是歡喜又是驚訝,道:「你怎麼猜到這是你的孩子的?」

  張超群放聲大笑,道:「你神神秘秘的帶我來這裡,若不是我的孩子那才叫奇怪了,哈哈哈……」

  他快步來到那婦人的身前,心中歡喜得無法形容,他以前也想像過,當自己有了後代會是什麼樣子,但絕對沒想到自己會這麼開心,粉嘟嘟的臉蛋,粉紅的皮膚,一雙晶瑩澄澈的眼珠烏溜溜的瞧著他,小嘴兒紅艷艷的,見到張超群時,揮起一隻肉嘟嘟的小手來,「咯咯」的笑出聲,聲音又嬌又嫩,說不出的可愛,張超群一見之下,發自心底的喜悅無限,手舞足蹈的道:「曉芙,他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叫什麼名字?我能抱他麼?」

  紀曉芙見他歡喜得手足無措,燦爛的笑著,道:「寶寶的小名叫樂兒,是個女孩兒。」

  她拉著滅絕師太的手,眼淚撲簌而落,道:「師父,我很快活,樂兒終於見到她的爹爹了。」

  滅絕師太那向來都不苟言笑的臉上,在此刻也是露出由衷的笑容來,微笑點頭,道:「為師的也想去看看樂兒。」

  張超群笨手笨腳的接過孩子,撅著嘴衝她扮怪相,那孩子被他逗得「咯咯」的笑個不停。

  「叫聲爹來聽聽,樂兒,乖乖的樂兒。」

  紀曉芙和滅絕師太都是走了上來,二女眼中慈愛,這粉妝玉琢的小孩子,實是可愛得緊,饒是滅絕師太這樣性情冷淡的人,也禁不住喜歡上了,三人逗弄著樂兒,那貞嫂一直都繃著的臉終於放鬆下來,向院子裡的其他人打了手勢,各自去做事。

  「她才剛剛兩歲,怎麼會說話呢?你呀,真是傻。」

  紀曉芙嗔道。

  張超群笑道:「這是我張超群的寶貝女兒,一定比別人聰明,怎麼不會叫了?來,樂兒,叫一聲爹來聽,你叫了的話,爹以後教你最厲害的武功,讓你成為天下第一女俠。」

  他想到,南方人和北方人結合生下來的孩子都要聰明一些,如果是地域相距更遠的外國人,那就是混血兒,一般來說,混血兒的長相會更漂亮,智商也會更高一點,更何況是他這個來自八、九百年後的穿越客,孩子聰明一點的話,根本就不算什麼。

  那孩子「咿咿呀呀」的張嘴叫著什麼,一雙大大的眼睛像是蘊含著笑,精靈靈動,忽然奶聲奶氣的道:「爹……爹……」

  這孩子口齒不清,叫得像是「貼」三人都是又驚又喜,紀曉芙歡喜叫道:「她……她竟然真的叫了爹!她叫了,師父你聽到沒有?」

  小孩子在兩歲的時候會說簡單的話,這在現代實在算不上什麼,甚至很多小孩一歲多就能開口了,但在古代,剛滿兩歲就能咿呀學語,這是很少見的,以黃蓉那樣聰明的女子,也是兩歲半的時候才懂得說話的,一般的小孩都是三歲才可以叫得出人的。

  三人逗弄了一陣孩子,張超群忽然想起一直都沒有看到芝茵,問道:「怎麼沒見到九真的媽媽?她不在這裡麼?」

  紀曉芙奇道:「九真?雪嶺雙姝朱九真的媽媽?她怎會在這裡?超群,你怎麼忽然想起問她了?」

  張超群驚奇道:「怎麼她會不在?那誰把樂兒帶大的?」

  紀曉芙愈發不解,道:「我們的孩子是由貞嫂帶大的,怎麼?」

  直到此刻,張超群才猛然醒悟過來!樂兒……並不是芝茵跟自己的孩子,而是曉芙跟自己的孩子!老天,居然鬧了個這樣的大烏龍。

  超群哥忙解釋道:「哦,呵呵,是,朱夫人曾說要幫我帶孩子,我以為樂兒是她帶大的,是以有此一問,哈哈,沒事了。」

  他這話實在破綻百出,紀曉芙為張超群生下這個孩子,連滅絕師太都瞞住了,只是私下從娘家帶了人趕赴峨眉山腳下,陳芝茵又怎麼可能知道?紀曉芙和滅絕師太是何等樣人,一聽之下便覺得有問題,二女狐疑的審視著他。

  超群哥忙轉移話題,東扯西扯的,好容易才矇混過關。當天,他們在這宅院住下,一直呆了三天,張超群和她們商量,要一起去明教光明頂,滅絕師太和紀曉芙和他如膠似漆,自然也是捨不得才相聚幾日就分開,滅絕師太更是早在幾年前就萌生退隱之意,想要將全部的精力投入到研習武功上,自然是毫不在意,當下便寫了一封信,令貝錦儀擔任新掌門,掌管峨嵋派,然後瀟灑的跟紀曉芙陪著張超群往光明頂行去。

  三人帶著樂兒來到臨近的市鎮,租了一輛騾車,支付了不少車資,那車伕本來是不願去那麼遠的地方,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超群哥給了那麼多錢,自然是沒得話說,一路上將他們伺候得舒坦,他們沿途並不急著趕路,慢慢的往前行,往往遇到大市鎮便留下來玩耍兩日,更有許多地方已經是各路義軍的地盤,漢人擦拳磨掌,眼見著元朝的末世氣象到來,張超群所到之處,所見的,不知道有多少抗元義軍積極備戰,一派勃勃生機,這一路,他們走走看看,竟是一直走了兩個多月,一直到了元朝的勢力範圍之後,方才小心了許多。

  這個年代的元朝蒙古人,其軍事力量依然強大,但相比元朝建立之初的縱橫天下的蒙古軍隊卻是差了太多。尤其是處處起義,元末的蒙古人已經不再跟元初時的蒙古人那樣囂張了,很多城市中,竟是顯露出沉滯的末世之景象。

  這日,他們終於進入崑崙山山區,距離明教總部光明頂愈加的近了,不時都能看到明教教眾的身影,張超群並未暴露自己的身份,來到良石鎮時,樂兒竟是水土不服,有些發熱症狀,張超群、滅絕師太和紀曉芙三人急得手足無措,在良石鎮找郎中,哪知道一問才知,附近一帶的郎中都被義軍徵召入伍,方圓百里之內,都只有極少數的一些學徒,甚至連草藥都認不齊,張超群心急如焚,他想到光明頂一定會有郎中醫師,只得和滅絕師太和紀曉芙商量,由他先行帶樂兒前往光明頂,她們則慢慢跟來。愛女生病,張超群顧不得遮掩身形,施展出絕頂輕功,往光明頂方向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