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7章◆ 五行旗內訌(倚天卷番外)


第427章◆ 五行旗內訌

  張超群施展出輕功,在路人瞠目結舌中往光明頂奔去,他的輕功,在真氣化元之後,愈發的快如疾風,即便是青翼蝠王韋一笑來了,也只能是望塵莫及、瞠乎其後。更何況是普通人,眼神不好的,幾乎就只能看到他影子,一晃就過去了。良石鎮距離光明頂不過二百里的路程,以張超群的速度,一個時辰多一點,就差不多能趕到,就在他在瘋狂趕路之際,他忽然體會到為人父母的辛苦,沒想到自己竟然一不小心就當了爸爸。在曉芙為他生下樂兒的時候,自己卻不在她身邊,這也讓他感到內疚。

  沿途時而遇到明教義軍集結,時而遇到運輸隊伍,也有許多武林人物,但張超群卻未停下來,一直行了百里,長時間的奔行,即便是以他的內力等級也是不適宜的,張超群剛想要停下休息片刻,忽然看到一支隊伍與自己相同方向,也是往光明頂而去,打的旗號正是明教五行旗的巨木旗!張超群忽然心中一動,既然周圍的郎中都應召入軍,他們軍中或許有隨軍郎中!心中振奮,湧起希望,朝著巨木旗隊伍快速行去。

  這支隊伍的行進速度不慢,行動快速,當張超群的身形顯露的剎那,已被他們察覺,巨木旗軍士立刻大聲示警,後隊變前隊,立刻分散開來,彎弓引箭對準了張超群,一人大聲喝道:「閣下是誰!」

  張超群見他們嚴陣以待,略感訝異,崑崙山光明頂一帶,難道不是明教的勢力範圍麼?為何他們如臨大敵?難道巨木旗軍紀嚴明至此?

  張超群並未多想,朗聲道:「巨木旗掌旗使聞蒼松何在?」

  一人大聲問道:「聞掌旗使不在軍中,風副掌旗使在。閣下請報上姓名!」

  張超群躊躇了一下,不知該不該亮出身份,但隨即便否決了,畢竟自己現在形貌改變甚多,一時間也說不清楚,便道:「在下張樂兒,和聞掌旗使有舊。把弓箭收起罷。」

  那人遲疑了一下,回頭下令,那些軍士立刻收起弓箭,秩序井然的退開,一人走前幾步,向張超群抱拳道:「張少俠請少待,在下已命人去請風副掌旗使。」

  張超群哪裡還管他什麼正掌旗使和副掌旗使了,問道:「也不必勞煩風副掌旗使了,我找他也沒事,你們軍中可有郎中?」

  那人微感奇怪,道:「有兩個軍醫,張少俠,可是那孩子抱恙?」

  張超群微笑一聲,道:「那可好了,請幫我叫軍醫來看一下,這是我女兒,她有些發熱。」

  那人立刻回頭吩咐下去,不多時便有一個背著藥箱的軍醫過來,這時,這支隊伍的大隊人馬已經行得遠了,只留下十幾個人,張超群也渾然不在意,只顧瞧著那軍醫給樂兒診脈,不一刻,取了紙筆,寫了一張藥方,又從藥箱中拿了一枚黑色的藥丸出來,說是可以祛熱退燒,用水泡散了服下即可。張超群沒想到自己運氣這麼好,連連稱謝。

  與這一干人辭別之後,迫不及待的便往回返,先在一個小村裡尋了一家人要了一碗溫水,將藥丸衝開,給樂兒服下。過不多時,樂兒的前額竟沒那麼燙了張超群方才放下心來,略作休息,張超群再看樂兒,竟是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咿咿呀呀的自言自語,張超群快慰異常,逗著這可愛的小傢伙鬧了一陣,對這小妞兒愈發的喜歡。

  在這家農人家中吃了些稀粥,尋思著這個時候回頭去找滅絕師太和紀曉芙,說不定會錯過,見到樂兒精神很好,暗暗讚歎那軍醫了得,乾脆打定主意去光明頂再說,反正這一帶都是明教的勢力範圍,滅絕師太和紀曉芙武功不弱,尤其是滅絕師太,早已達到一流高手的地步,誰也不懼了。張超群給了那農戶人家些銀子,但農人純樸,怎也不肯收。張超群也並不勉強,道謝之後,抱著樂兒翩然而去。

  想到即將見到陳芝茵和楊逍、范遙、白眉鷹王他們,張超群甚是開懷,尤其是他知道芝茵也早已經跟自己生了一個孩子,卻不知是男是女,想到開心處,走得愈發快了。

  就在快要抵達光明頂山下之時,忽聽前方喊殺聲震天,張超群大奇,當初他跟隨六大派前來光明頂時,知道前方正是鷹嘴峽,是明教總壇對抗外敵的第一道關卡。卻不曾想,還有人會在此交戰,他聽出這等聲勢,交戰雙方決不下於數千人。

  光明頂山下竟然發生這樣的戰鬥,張超群心驚肉跳,他低頭看了看正在吮手指的樂兒,略一遲疑,帶著小樂兒,實在不方便,可要就此不理會,卻也做不到。張超群輕輕捏了捏樂兒的小臉蛋,笑道:「樂兒,我先帶你去找芝茵阿姨,你乖乖的聽話。」

  他將樂兒綁在背上,輕輕一拍她小屁股,向鷹嘴峽方向疾行而去。

  鷹嘴峽戰場,兩方人馬互相交戰,巨大的竹排豎起擋在必經之途,而攻擊的一方,竟是五行旗中的銳金旗和巨木旗!張超群瞧得大為吃驚,那防守的一方,則是厚土旗、烈火旗和洪水旗,五行旗竟然全部到齊,而且還是互為攻守的敵對方,張超群又驚又怒,自己走了三年,明教日益強大,並隱然有著爭奪天下的趨勢,可現在竟然內鬥,而且還是明教之中的老班底五行旗!張超群來到戰場邊沿,已有人見到他,喝斥著要他離開,張超群被人攔住去路,鷹嘴峽是去光明頂的必經之路,此時正在大戰,想要過去並不容易,張超群擔心會嚇著樂兒,將她解下,撕下兩團棉花,塞入她耳朵裡。這時,有兩個身穿黃衣的銳金旗教眾疾速到來,一人大聲喝道:「哪裡來的小娃兒,沒見到這裡在打架殺人麼?不想死的快離開!」

  張超群恍若未聞,不緊不慢的將樂兒再次縛在背後,兩個銳金旗教徒已經到了近前。

  「你是什麼人!為何在此!」

  一人手持鋼刀,厲聲喝道。

  張超群轉身瞧了瞧這兩人,淡淡的道:「銳金旗的?」

  那人驚疑道:「閣下是誰?」

  張超群道:「你們的掌旗使吳勁草呢?叫他來見我!」

  兩人互望一眼,一人問道:「閣下報上姓名來!」

  張超群道:「我是明教教主張超群,五行旗為何在此爭鬥,明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倆教徒嚇了一跳,仔細看他,忽然都是放聲大笑起來,其中一個罵道:「小子,你竟敢冒充我們張教主,哼,是否活得膩味了!」

  張超群道:「你見過我麼?」

  「張教主失蹤三年,我沒福見過,但教中誰不知道張教主英明神武,英雄氣概,怎會是你這小白臉了!你再不滾開,休怪我們不客氣!」

  另一人不耐道:「跟他廢話什麼!一刀殺了便是。」

  張超群冷哼一聲,出手如電,頃刻間身影一晃,那兩人已是被點中穴道,軟坐在地,鋼刀往地上落去,張超群手指連彈兩下,「叮叮」兩聲,雙刀被彈飛,劃過一道弧線,遠遠的飛出,交叉著插於土泥之中。

  「就憑你們兩個也想殺我?本教主修煉奇異武功,改變外貌,你們不認得本教主,我不怪你們,我來問你們,怎麼五行旗會內訌?」

  張超群負手而立,走到其中一人的跟前。

  那兩人何曾見過如此快速的輕功身法,更見他手指一動,兩把刀一齊飛出,根本都沒有見到他用了什麼暗器,二人面色灰白如土,一人顫聲道:「閣下武功高強,究竟是哪家名門大派之後,何必非要冒充我們張教主?你若要殺便殺,想要我們屈從,那是休想。」

  張超群見他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不由得好笑,道:「別跟老子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來,我都說了,本教主是練功所致,改變了樣貌,你們信不信的,我無所謂了,不過你必須告訴我,五行旗因為什麼事內訌!」

  那人遲疑著,似乎在考慮究竟要不要相信他,張超群沒好氣的道:「我若要殺你,一根小手指就夠了,何必花這麼多工夫來騙你?要騙也去騙楊逍范遙了,快說罷。」

  那人搖頭,道:「我不能說!如果閣下真的是本教教主,你去問楊左使和范右使。」

  張超群連翻白眼,頭也不回的朝戰場走去,丟下一句話來:「半個時辰後,穴道自會解開。」

  攻守兩方雖然人數相差不多,各有千多人,但銳金旗卻向來都是五行旗中的精銳主力,箭弩犀利,巨木旗雖是較弱,戰鬥力卻也不遜多少,他們扛著巨大的木排將鷹嘴峽外的戰場上攔阻道路,以便延遲對方的攻擊,充分發揮銳金旗的兇猛攻勢。壓制得洪水、烈火、厚土三旗一時間攻不出來,正自僵持。

  忽然戰場中傳來一聲大喝:「五行旗聽令!銳金旗掌旗使吳勁草、厚土旗掌旗使顏垣、烈火旗掌旗使辛然、巨木旗掌旗使聞蒼松、洪水旗掌旗使唐洋聽著,本教主命令你們立刻停止爭鬥,各自退後五里,五位掌旗使全部來見本教主,如若不聽本教主號令,全部以叛教之罪論處!」

  兩方數千人交戰,聲勢何等之大,但這聲大喝卻完全壓過了一切,這要何等的內力修為才能辦到!五行旗教眾盡皆駭然,更是聽到那人自稱教主,驚駭茫然,議論紛紛,幾個掌旗使見軍無戰意,更加不敢違逆教主的命令,只是不知那人是否真是教主,只得下令退後,兩方教眾往後潮水般退卻,訓練有素,不片刻,便空出了戰場,銳金旗吳勁草和巨木旗聞蒼松見到一個背著嬰孩的少年昂然走向戰場中間,均是疑惑,吳勁草和聞蒼松面面相覷,一齊搖頭。

  「吳掌旗使,聞掌旗使,不認得本教主了吧?」

  張超群微微一笑,向他二人點一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