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29章◆ 廣發英雄帖(倚天卷番外)


第429章◆ 廣發英雄帖

  前排圓盾,後排鐵槍面向前方,三旗教眾齊聲呼喝,向前踏出一步。

  三個掌旗使錯愕的瞧著面前的景象,直疑身在夢中。辛然脾氣最為火爆,大聲喝道:「猴崽子們,你們在幹什麼!」

  沒有人回答他,洪水旗首當其衝,向前踏步,其餘兩旗則快步掩殺過來,吶喊聲響徹雲霄。

  張超群眉頭大皺,大聲道:「本座是明教教主,烈火旗、洪水旗、厚土旗三旗副掌旗使何在?」

  情形變化得太快,張超群心中如煎如熬,腦中升起不祥的預感,假如這是個早已布好的局,究竟是誰,具有這樣大的影響力,居然能讓整整三個互不統屬的陣營整合在一起發動叛變?

  人群中有人高喊:「此人假冒教主,欲對我明教不利,掌旗使串通合謀,格殺勿論!」

  眾軍士大聲回應:「殺!殺!殺!」

  張超群不願在此時拚命,面前的這些人都是自己的部屬,而且壞中還抱著樂兒。他轉身向辛然、唐洋和顏垣瞪了一眼,道:「還不快走?等著被他們亂刀砍死麼?」

  張超群領他們三人掉頭往鷹嘴峽退去,這三旗教眾是明教精銳,不但人人會武,且訓練有素,決不遜色於正規軍,行進速度也是飛快,險些將他們包了餃子。快到鷹嘴峽時,近兩千教眾在後追殺而來,自然不可能落腳,而銳金旗和巨木旗此時還未到達此地佈防,失去了先機和地利。只得一直向外遁去。所幸的是,他們似乎得到命令,只堅守鷹嘴峽,而不出來繼續追擊。

  遠遠的瞧著他們在鷹嘴峽停下來,三位掌旗使失魂落魄,竟是回不過神來,委實是太過突然,三旗教眾竟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達成了一致,並追殺自己的掌旗使,這件事太過不可思議,太過戲劇化。

  從另一個方向,銳金旗和巨木旗此時也開過來了,張超群他們不知道這兩旗是否也叛變,四人站成一排,兩人面向鷹嘴峽,兩人面前巨木和銳金開來的方向,張超群忽然道「你們的副掌旗使分別是誰?」

  三人都是一愣,辛然道:「烈火旗是王哲。」

  顏垣道:「厚土旗是龔勇!」

  唐洋道:「洪水旗是朱元璋!」

  聽到朱元璋這個名字,張超群心中一跳,道:「此人是唐掌旗使的副手?」

  唐洋見教主問到,點頭道:「是的,教主,他是常遇春常將軍推薦來的人,很有智謀,我見他很能幫忙,去年提拔他當了副掌旗使,教主,可是此人有何不妥?」

  張超群道:「你們的部屬叛變,此人很有可能是主謀。只不過半個時辰就能磨合洪水、烈火和厚土三旗,判定我是假冒教主,並將矛頭指向你們叛變,偏偏三旗教眾還深信不疑,這人的領袖能力不可小覷。當然,我只是揣測,對於朱元璋此人,你們接觸得應該比我更多。」

  唐洋發怒跺腳,道:「朱元璋武功不高,智謀卻深,我教和韃子打仗,他出力極多,在軍中也甚有影響力,教主說是他,果然,除他之外,再無他人了!」

  辛然道:「他為何要指鹿為馬,難道他想謀奪教主之位?」

  顏垣道:「他雖然功勳卓著,但在我們明教之中,資歷卻淺,他有什麼資格爭奪教主之位!」

  張超群道:「你們小看了朱元璋,他心智深沉,深謀遠慮,他沒資格的話,那麼誰有?楊逍?范遙?鷹王?還是蝠王?比他有資格的人,不是失蹤就是出外,他的面前,一無障礙,在義軍中豎立的威信,便是資格!」

  唐、顏等聽得遍體生寒,假如這些所說屬實,那這個人就太可怕了,不動聲色中,竟是已爬到了這個位置,教中有資格充當教主的人,全被他不聲不響的除去。

  張超群繼續道:「如今明教比三年前六大派圍攻光明頂時更危險。當年雖然陽教主雖然不在,但教中的兄弟不會手足相殘,可是現在呢?」

  唐洋等面露慚色。這時,銳金旗和巨木旗一千多人已到了近前,張超群朗聲說道:「吳掌旗使,聞掌旗使,你們下令隊伍留在原處。」

  這個教主當得,當真是憋屈了,連自己的部屬也得提防。

  吳、聞二人遵命,約束住部下之後,來到張超群等人跟前,張超群見他們神色無異,心知他們並無異心,便將洪水、烈火、厚土三旗副掌旗使叛變之事說了出來,吳勁草和聞蒼松破口大罵,眾人議論一陣,決定先行退去二十里外的瓦罐村駐紮。

  張超群也隨他們一起退後,不多時,眾人已至。在途中張超群已經想好,這種關鍵時刻,朱元璋是斷然不會容許自己的出現破壞了他的計劃的,五行旗的幾個掌旗使雖然有聲望,但畢竟不可能來搶奪教主之位,張超群失蹤近三年,此時突然出現,對朱元璋來說,絕對是個最大的隱患。已張超群對此人從歷史資料中得來的瞭解,他是絕對會出手的。

  唐洋等人也說,此人武功平庸,但工於心計,所以,自己武功再強,他也不可能傻到跟自己明爭,最有可能的就是使用陰謀。張超群本想立刻就潛入鷹嘴峽,將朱元璋殺了,但帶著樂兒,無法成行,若是將樂兒交給五行旗掌旗使,他又不是很放心。

  他一邊派出人手佈置暗哨,一邊派人去接隨後趕來的滅絕師太和紀曉芙。直到快到傍晚時分,滅絕師太和紀曉芙終於到來,二女見到樂兒痊癒,均是歡喜,張超群將明教的變故說了出來,二女都是皺起眉頭來。

  當晚,經過商量,張超群聽從了滅絕師太的建議,派人廣發英雄帖,邀請少林、武當、崆峒、華山、崑崙、峨眉派前來此地會面。峨眉自然是不用英雄帖了,現任峨嵋派掌門和下一任將會接替掌門之位的紀曉芙都在此地了,滅絕師太發出書信即可。另外,丐幫、神拳門、海沙派等許多大江南北的大小幫派也都發了請帖。

  張超群此舉是為了製造聲勢,邀集武林中最具聲望的六大派、丐幫,以及能稍稍排的上號的全都邀請。三、四年前是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現今是全天下武林幫派聚首,有這麼肥壯的聲勢,就算朱元璋想耍什麼花樣,也不可能公然與天下武林為敵,他朱元璋玩陰的,超群哥就來堂堂正正的。更何況張超群本就是明教的教主,名正言順,到時候,大家一齊往光明頂去,誰敢阻攔,什麼陰謀放在陽光之下也是不值一提的。

  其實,張超群不光是這一個目的,之所以大量散發人手派發英雄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要轟傳武林,無論白眉鷹王殷天正、青翼蝠王韋一笑,或者光明右使范遙,都不可能聽不到這個消息,他們是明教的元老,尤其是白眉鷹王,明教之中很多教眾都是原來的天鷹教歸順來的,他若一到,光是往那兒一站,很多人就不敢動手。

  一直忙到深夜,簡易的營帳已經搭建完畢,除去派出散發英雄帖的人手,在瓦罐村的外圍,還有六百多人,人雖不多,卻揀其精銳,實力不容小覷。再加上瓦罐村一帶地勢廣闊,足以容納千軍萬馬,更何況是這幾百人。視野的開闊,使得敵方增加了偷襲的難度。除非他們強攻,否則的話,很難摸到這裡來。

  休息了一夜,翌日清晨,銳金旗和巨木旗分工合作,砍伐樹木,建造了一個面對光明頂的簡易工事,增加防禦能力。瓦罐村中的村民得知張超群是明教教主,前來送飯食等物,張超群不願擾民,便叫幾個掌旗使支付銀錢。到了晚上,崑崙派掌門何太沖偕一百多名弟子趕到。

  崑崙派本就離得最近,接到署名為張超群的英雄帖,感念當初萬安寺張超群出手相救,立刻便率了人來。張超群剛剛接待了沒一會兒,有人來報,說是鷹嘴峽那邊派來使者。張超群請滅絕師太應酬何太沖,告了個罪,前去會面。

  黑暗中看到,對方並未派來很多人,只有七、八個人而已。張超群在露天的一張太師椅上坐下,那幾個人在銳金旗幾名教徒的喝罵聲中到了跟前,張超群打量了這些人一眼,見他們只是向自己施了個平常的禮節,他也不在意,淡然道:「你們是明教的人?」

  一個灰白長袍的青年走了出來,抱拳道:「我是明教烈火旗副掌旗使王哲,今日來此,是奉了冷先生的號令,這是冷先生的書函。」

  這個王哲,相貌俊偉,體格魁梧,頗有美男子的氣概,呈上一封書信後,退在一旁,卻是暗暗打量張超群。

  張超群不接唐洋遞過來的書信,道:「唐掌旗使,你念出來。」

  唐洋應了一聲,抽出信來。信中邀請張超群明日在光明頂赴會。讀到這裡時,幾個掌旗使都是破口大罵:「草你爺爺,姓冷的算什麼東西,他不來拜會教主,反而要教主紆尊去拜會他?」

  張超群冷笑道:「是冷謙約我還是朱元璋約我?」

  王哲臉上表情一僵,道:「是冷先生!」

  張超群不屑的道:「言不由衷,朱元璋有膽反叛本教主,沒膽站到前面來麼?你去跟他說,讓他來見我,別躲在後頭當縮頭烏龜,敢作敢當才算條漢子。」

  王哲道:「你真是教主麼!當年六大派圍攻光明頂時,我也跟隨辛掌旗使見過教主了,尊駕是不是教主難道我認不出來麼?」

  身旁站著的辛然早已不耐,怒喝道:「王哲,此乃本教教主,我們難道還會認錯了麼?教主因為練功改變了形貌,但我們明教的乾坤大挪移卻是變不了的,你還不肯認麼?」

  王哲道:「辛掌旗使,假若有人偷了這心法,並且練成,那豈不是人人都能來冒充教主?更何況,乾坤大挪移源自波斯總教,倘若波斯總教人人均會,是否波斯胡人也能來自稱練功導致形貌變化,當我們的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