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30章◆ 並肩迎敵(倚天卷番外)


第430章◆ 並肩迎敵

  辛然臉上神色不定,被王哲之言駁得啞口無言,竟也有些生疑。張超群冷笑道:「牙尖嘴利,看來朱元璋手下的人才不少。懂得乾坤大挪移的確不足以證明我就是張超群,但光明頂禁地卻有個秘道,當年我就是從秘道進入禁地的,並且學會了乾坤大挪移,想必這條秘道你們也不知道吧?」

  王哲笑道:「尊駕既然這麼有信心,不如明日赴約便是。」

  張超群眉頭一皺,喝道:「王哲,本教主也沒打算要你信,你做朱元璋的使者,想必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是否許諾了今後若得天下,封你一個宰相或者大將軍來做?哼,我是不是教主,不需要他朱元璋來信。你回去告訴他,叫他洗乾淨脖子等本教主取他人頭!」

  「快滾!」

  辛然大聲喝道。

  王哲遲疑了一下,欲言又止,走出十幾步遠時,回頭道:「各位掌旗使,冷先生和朱大哥說了,只要你們不要再受此人的蒙蔽和欺騙,回到光明頂來,冷先生和主朱大哥會既往不咎,將來仍是要重用你們的。」

  辛然大罵道:「滾你奶奶!顛倒黑白,一派胡言!」

  王哲以前是辛然的副手,現在卻在這裡盛氣凌人,並且連他的部屬烈火旗也都接收了去,辛然忍不下這口氣,大步奔上前去,就要動手,張超群喝道:「辛副掌旗使!等一下!」

  辛然停步,氣憤不平道:「教主,讓我教訓這個忘恩負義的渾蛋!」

  張超群朗聲道:「有些話,我要當著大家所有人的面說,朱元璋這廝頗有詭計,利用本教主容貌改變這件事來針對我,其實,我若不說個清楚明白,只怕大家心中都會有隔閡和猜疑。」

  吳勁草和唐洋異口同聲道:「我們不會猜疑教主。」

  張超群微笑一聲,道:「我知道,不過事情總要說清楚才行。當年我當上明教教主之位,其實也是出於大家的愛戴,和本教主懂得乾坤大挪移,並修煉到第五層。後來,我繼續修煉,目下已成功修煉至第六層。剛才王哲質疑說,只要懂得乾坤大挪移這門神功的人,都可以冒充本教主。哼,乾坤大挪移是那麼好練的?那你也太小覷本教鎮教的神功了。而且,乾坤大挪移雖然源自波斯,但是波斯總教在很多年前已經失傳,他們現在懂得的乾坤大挪移,其實只是殘存的幾句口訣而已,所以說,當今天下,只有本教主一人練到第六層,朱元璋想在這上面來質疑我,那簡直就是荒謬。別說本教主真的是張超群,就算不是,按照明教的規矩,也是天經地義的教主了!」

  五行旗眾掌旗使紛紛附和。

  王哲卻道:「尊駕此言頗有強詞奪理之嫌,就算尊駕真的是教主,我想請問,這三年來,你又去了哪裡?當年你當上教主之後,沒有多久便失蹤了,這三年來,我們五行旗的兄弟出生入死,當年的老兄弟不知死了多少,鮮血成河,屍骸遍地,終於開創了這大好局面,你那時又在何處?好了,等現在我們明教奪回漢人半壁江山,大局初定,你卻出現了,撿現成的,也沒那麼容易吧?尊駕臉皮之厚,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竟也好意思在此大言不慚,胡吹大氣,別說你不是教主,就算是,我王哲也不服你。」

  所謂兔死狐悲,五行旗各掌旗使哪一個不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元朝的韃子雖然遠不及鐵木真、忽必烈那時代的勇悍,但依然是舉世無雙的精兵,明教和蒙古軍隊爭奪天下,損傷不重也不可能,當年各旗之中留下來的老兄弟,當真是不算多了,再加上王哲此言直指張超群不該來掠奪勝利果實,言之鑿鑿,就連張超群也隱隱覺得自己有些不是。場面變得有些被動,張超群哈哈大笑,依然是端坐不動,道:「王哲你口才不錯,本教主也很是欣賞,只不過,你不覺得羞愧麼?倘若朱元璋行事光明磊落,不使用卑鄙手段剷除異己,為自己將來登基為帝鋪路的話,我張超群也會支持他,教中的兄弟也會支持他,像他這種人品低劣,手段卑鄙的人,若是將來當了皇帝,幫他打天下的兄弟,有哪一個能保得住命?鳥盡弓藏的道理,難道你不明白?王哲,他做出這等事情來,你竟視為應當,你若沒得到好處,我是不信的。再說了,本教主非但對明教教主之位沒有興趣,那皇帝的寶座,我也一樣沒興趣。你也別先得意,本教主雖然沒興趣,卻絕不容許一個手段骯髒,心狠手辣的人來當皇帝,天下英雄多不勝數,有資格的人難道還少了?」

  王哲聽得張超群說不願當皇帝,臉上已微現驚喜之色,張超群瞧得眉頭一皺,此時正式確定,這王哲和朱元璋確是一路。

  「朱元璋這幾年立下不少顯赫戰功,本教主也有所耳聞。但是一個人有野心是好的,但野心太大卻不是好事,若為了滿足自己的一己私慾去打天下,為了九五之尊的皇帝寶座而揭竿,這樣的人,即便成功,也不會是一個好皇帝,作為一個皇帝,雄才偉略,寬厚仁慈,愛民如子,方才能創立鼎盛基業,踩著兄弟的屍骨往上爬,哼,本教主不屑。好了,你可以走了,叫朱元璋別太過份,要不然,別說他當不成皇帝,本教主廢了他也不算太難!接下來應當怎麼做,他是聰明人,不用我教。」

  張超群站了起來,高聲喝道:「送客!」

  他運用內力的這一聲吼,震得周圍地面上的砂粒亂滾,五名掌旗使均是面露痛苦之色,急忙運氣抵擋。那王哲更是張超群的主要目標,這股聲浪正是衝他而去,登時面色大變,運功擋了片刻,五臟六腑皆被震傷,口中噴出血來,急忙掉頭便逃竄而去。他這一傷,沒有一兩個月也痊癒不了,就當是給朱元璋一個警告了。

  王哲一去,張超群立刻召集五位掌旗使,屏退了其他人,道:「今晚朱元璋很有可能派兵來襲擊,吳掌旗使,你派人看緊一點。我晚上肯定是不能留在這裡了。待會兒這裡就交給你們,我要去探路,若他們真敢來,我也不會客氣。」

  商量了一下細節,張超群先去見了何太沖,婉言說出明教目前的危機,並請何太沖幫忙照顧一下紀曉芙、樂兒母女。何太沖欣然答允。畢竟何太沖欠了他一個人情,正當張超群再去找滅絕師太和紀曉芙時,忽聽營中敲響了銅鑼,那是示警的信號,張超群急忙出來,心道:該不會這麼快就來吧!難道是早有準備?王哲先來探路,實際上早有準備了?

  顧不得多想,張超群到達簡易營寨前,五掌旗使已是到齊,吳勁草和聞蒼松各自指揮著部屬,做著迎敵準備,黑暗中,斥候一個個的回到工事來,張超群囑咐了滅絕師太和紀曉芙一聲,立刻找了一根鐵棒,一個助跑,手中鐵棒在地面一戳,身體騰空而起,在半空中猶如凌波微步般瀟灑自如,頃刻間,遠遠的躍出營寨,足不沾塵,消失無蹤。

  銳金旗和巨木旗教眾見了他這等輕功,都是大聲喝采起來。滅絕師太見張超群去遠,回頭道:「曉芙,你照顧樂兒,我去助他。」

  旋即低聲道:「倘若這裡抵擋不住,你帶樂兒先行離開,千萬別魯莽。」

  紀曉芙遲疑了一下,點頭道:「我知道,師父你也小心些。」

  滅絕師太微笑道:「為師的武功你還不知道麼?更何況我有倚天劍在手,就算白眉鷹王和青翼蝠王這樣的對手,為師又有何懼?」

  滅絕師太自從和張超群好上之後,性情早已變得溫婉了許多,但此刻仗劍昂立,衣袂飄飄,一派宗師的風範盡顯無遺,她清喝一聲,疾步來到營前,腳尖點地,身如飛燕,騰身而起,轉瞬間便消失在夜幕之中,引得又是一陣轟動。

  行出七、八里路,迎面一名身穿銳金旗服飾的斥候急速奔回,見了張超群,停步行禮,張超群道:「你先回去,這裡交給我便是。」

  那斥候應命返回,張超群見遠處火把密集整齊,心中又是驕傲,又是憂心,明教如今發展壯大,教眾遍佈天下,手中掌控著大江南北的義軍,在歷史上,元末期間朱元璋手中的力量最強,兵強馬壯,僅僅在光明頂的兵力,便全是精銳之師,此人若不除去,實是危險。不,應該是自己這個明教教主目前成為了朱元璋最大的障礙,就算自己不去找他麻煩,也必定會被他算計。

  就算是自己宣佈不做教主,承諾不當皇帝,恐怕也會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張超群忽然覺得好笑,為何自己還沒與他交鋒就想到失敗?難道自己這個從未來世界穿越來的金牌特工,連一個古人都鬥不過?

  張超群胸中湧起豪情來,朱元璋,就算你是真命天子,老子也要鬥上一鬥!

  火把迅速的靠近,張超群昂然立於路中間,不疾不徐的迎著他們去,不多一刻,浩浩蕩蕩的明教教眾出現在視野之內。當先有人身穿著烈火旗的服飾,燦爛如火,見了有人攔住去路,驚疑不定。有人高聲喝令,這些教眾立刻分開兩旁,從張超群身邊越過,張超群坦然不動,忽然大喝道:「明教張超群在此,朱元璋上前來見我!」

  回聲振蕩不休。忽從後方又傳來一聲大喝:「峨嵋派滅絕師太在此!」

  一人大袖飄飄,疾步奔來,如風塵捲過,倏然如魅影,在張超群身側站定。

  「師太你怎麼也來了?」

  滅絕師太笑道:「你我並肩作戰!」

  張超群一笑。

  號角聲響起,教眾如潮水般分行而過,將張超群包圍在中心,更多的人湧來,一人高聲道:「哪裡來的賊子,竟敢假冒我明教張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