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31章◆ 朱元璋(倚天卷番外)


第431章◆ 朱元璋

  張超群微皺眉頭,高聲道:「什麼人在放屁!有種走到本教主面前來!」

  千軍萬馬之中坦然不懼,面不改色,這需要何等膽色,縱使是敵對一方的明教軍士,也忍不住暗暗敬佩。

  一瘦高漢子從人群中走出,來到張超群的面前,朗聲道:「就是你冒充我們明教教主麼?原來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

  這漢子約莫有三十六、七歲,面容清矍,生得雍容英偉,一派大家氣度,身穿一件華麗的金邊青袍,氣度不凡。張超群皺眉道:「你是誰?」

  那英偉漢子笑道:「我就是朱元璋!」

  張超群不禁愣住,這就是朱元璋?後世許多史書上都有朱元璋形象的描繪,都是說朱元璋是歷朝歷代最醜陋的皇帝,肥耳朵,顴骨凸起,長大的下巴,相貌奇醜,更因為曾患過天花,留下了一張麻子臉。可是眼前這自稱朱元璋的人,雖然算不上英俊,但卻也算是清秀,尤其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充滿雍容之氣,這樣的中年男人,是最有魅力的。這和張超群所想出入頗大,張超群忽然失笑,是了,滿清統治中國期間,為了政治需要,安排文人篡改歷史,從文字上醜化前朝,歌頌大清萬年江山。朱元璋做為前朝的開國皇帝,自然逃不出「修飾」範圍的。更何況元末明初期間,在濠州起事的王財主郭子興把義女馬秀英下嫁給當時要錢沒錢、要權沒權的朱元璋,若是朱元璋連長相都那麼難看的話,這又怎麼可能?更何況,朱元璋生有朱標、朱棣等二十幾個兒子,這麼多「龍種」當中為什麼沒有一個人肥耳、大下巴,與他長得相似?

  看來,後世之人所知的明朝歷史全都經過了惡意的篡改,明史,成為最不可信的歷史。張超群心中哀歎,連歷史都要篡改,這不跟最不要臉的棒子國和膏藥國一樣了麼?

  「朱元璋,看來你是打定主意謀奪教主之位了?」

  張超群直呼明朝開國皇帝的名字,總有點彆扭。

  朱元璋哈哈笑道:「閣下說錯了,不是謀奪,而是為了我們明教的興盛,繼任教主之位。」

  張超群冷笑道:「難道你懂得乾坤大挪移?你縱是為明教立下過功勞,卻沒有資格當教主。」

  朱元璋朗聲道:「當年陽教主失蹤十餘年,明教四分五裂,險些在六大派的圍攻下覆亡,這皆因沒有人來振臂一呼,統率本教群豪之故。後來張教主力挽狂瀾,終於開創本教新局面,明教上下誰不感佩?但張教主三年來也未露面,不知所蹤。現在又和當時不同了,我們明教教徒如今遍佈天下,為了咱們漢人的江山和韃子拚死作戰,若一直群龍無首,難免不妥,為了明教的大業,為了天底下千千萬萬的百姓,我們決定重新選一位教主。」

  他嘴角浮起一抹微笑來,道:「冷先生已發出英雄帖,邀請天下英雄來光明頂聚會,參加本教選任第三十五代教主的盛典。」

  自己派人派發英雄帖的事,這廝竟然已經知悉,並搶著也發出英雄帖,事情果然有些麻煩。

  滅絕師太喝道:「賊子,明教第三十四代教主張超群便在這裡,你們選什麼新教主了!」

  朱元璋哈哈笑道:「原來是滅絕師太駕到,失敬失敬,師太莫要給這小子蒙蔽了,他是否張教主,難道我們這麼多本教教眾都不認得?此子冒充本教教主,用心險惡,更鼓動本教巨木、銳金兩旗教眾反叛,冷先生下令讓我來斬殺此人,師太你是要幫我們麼?」

  張超群怒道:「朱元璋,你要犯上作亂!」

  朱元璋哈哈笑道:「這怎麼稱得上是犯上作亂?我朱元璋犯了誰了?犯了你這假冒的教主麼?」

  眾軍士跟著他一齊哄笑起來。

  張超群冷笑一聲,道:「是了,我太蠢了,你明明是企圖篡奪教主之位,我還問什麼了!朱元璋,受死吧!」

  足尖一點,影同鬼魅般躥了出去,他距離朱元璋尚遠,就當張超群衝向他時,朱元璋已快速退後,並不與他正面交鋒,只是一聲喝令,無數軍士湧了上前,將朱元璋擋住,張超群一聲怒吼,揮棍掃去,勁風呼嘯,數名軍士承受不住這股巨力,刀劍脫手,慘呼著倒地。

  「鏘」的一聲,倚天長劍出鞘,滅絕師太清嘯一聲,月光下,倚天劍發出亮閃奪目的寒芒,滅絕師太縱身上前,和張超群並肩攻敵,這倚天劍果然不愧為天下第一神兵,凜冽的劍芒如欲透出劍身,無論是刀是槍,碰著即斷,滅絕師太劍法造詣又高,這幾年來更是修煉正宗的九陽神功而內力大進,此時,真如虎入羊群,勢不可擋,斷手斷足挾帶著漫天的血光拋飛。明教教眾哪裡抵擋得住,張超群武功強過滅絕師太極多,但卻還不如她威猛,兩人一左一右,所向披靡,頃刻間殺了數十人。

  陣勢一變,張超群和滅絕師太眼前一空,忽然失去朱元璋的蹤影,忽然身穿黃衣的厚土旗教眾如潮水般向兩旁退去,露出大隊的頭裹黑巾、身穿青衣的洪水旗教眾,人人手中持著陶質噴筒,背後背負長方形鐵桶,張超群一驚,大聲喝道:「師太,是腐蝕毒水!」

  他識得這些毒水的厲害,乃是從硫磺、硝石等類藥物中提煉製成,水箭射中人身,立時便要皮破肉爛,變成骷髏,任你武功多高,也是無可倖免,張超群縱身拉住滅絕師太的手,轉身便走。

  他輕功何等高明,轉眼間便衝到包圍圈旁,和滅絕師太聯手殺敵,突入人群中,那些洪水旗教眾顧忌本方兄弟的安危,無奈作罷。

  張超群知道他們厲害,和滅絕師太左衝右突,不讓他們有機會施展自己所長,不多片刻,已是斬殺百多人,明教教眾被他們殺得膽寒,士氣受沮,雖無人退後,但卻也決計奈何他和滅絕師太不得。

  鬥到酣處,張超群忽然開聲喊道:「洪水、烈火、厚土三旗聽令,朱元璋意圖奪位,此是私人恩怨,與你們無關,請大家退後,本教主不追究你們的過失。」

  眾人見他武功極高,忍不住畏懼退後,張超群見狀暗喜,高聲道:「朱元璋,你說本教主是假冒,可以叫楊左使來試試本教主的乾坤大挪移是否也是假冒,你敢陰謀奪權,不敢和本教主對質麼!」

  一人叫道:「你明知楊左使正在閉關修行,故意說出這話來,卑鄙無恥!」

  另有一人嚷道:「你何不叫陽教主來跟你對質?」

  張超群目光如電,瞧見其中一個說話的,正是烈火旗的副掌旗使王哲,重重的哼了一聲,道:「即便是陽教主死而復生來跟我對質,我又有什麼好怕的?楊左使本已將乾坤大挪移練至第二層,之後我將這門神功傳授於他,本就打算在明教度過難關之後,便將教主之位傳給楊左使。此事,五散人哪個不知?」

  眾人見他說起舊事時,侃侃而談,不由得將信將疑,更加不肯動手了。

  張超群心知有門,又道:「本教主閉關修煉三載,卻因一門內功心法太過玄奧,以至於變化了形貌。說起這門神功,可以追溯到北宋年間,我們明教的一個仇人,此人叫作黃裳,當年朝廷派黃裳帶兵剿滅我們明教,殺死當時的光明右使,後來我教找他尋仇,黃裳不敵逃去,從此隱居修煉,四十年後,他重出江湖尋找當年的仇家報仇,哪知道,四十年過去了,當年的仇家均已死去,唯一一個當年的妙齡少女,此時也已年邁,黃裳終於大徹大悟,將畢生所學寫成一本絕世神功。」

  四下裡一片靜悄悄的,兩千多明教教眾鴉雀無聲的聽他「瞎掰」這些武林中人,哪一個不覬覦絕世神功的?就連王哲等朱元璋的死忠也不說話了。

  「這本絕世神功創成之後,黃裳不久便過世,後來金國吞滅大宋北地,這本神功秘籍終於被人找到,江湖群雄為了爭奪此秘籍,引發一場腥風血雨。之後,這本秘籍被郭靖大俠所得,成為天下第一高手。但因為蒙古韃子攻破襄陽,郭大俠殉城而死,臨死前,他將這門神功秘籍收藏起來,多少年來也無人知悉下落。」

  張超群說到這裡時,忽然心中一顫,那段歷史已經因為自己的出現而改變,襄陽並未被攻破,難道大宋最終仍是逃不出國破家亡的命運麼?

  深吸一口氣,又道:「我在一個偶然的機遇下,得到這門神功,因此隱居修煉,如今終於成功,但這門神功之中,包括了易筋鍛骨心法、療傷之法、點穴之法、各種神奇的武功,也包括了返老還童,改變形貌的方法。所以大家看到的,正是我改換形容之後的樣子。這三年來,我學會了全真劍法、玉女劍法、彈指神通、旋風落葉腿、落英神劍掌、蘭花拂穴手、玉簫劍法,更學會了打狗棒法。」

  眾人聽得目眩神迷,心癢難熬,他們當中有見識廣博些的,都是聽過這些武功的名字,隨便學得一樣,都是了不起了,至於丐幫的打狗棒法,想來是因為郭靖郭大俠的夫人黃蓉所錄,此時的丐幫,降龍十八掌已然失傳了幾掌,打狗棒法更是不全,而他竟然全都學會。眾人無不心蕩神搖,忍不住出口相詢。

  張超群笑道:「這些武功,日後便會成為我明教的鎮教之寶,將來也會在本教的弟子當中傳授,大家不必心急。」

  一陣歡騰之聲傳來,張超群趁熱打鐵道:「可是我出關之後,卻見到有人要陰謀奪取教主之位,楊左使是否閉關還未可知,范右使、鷹王、蝠王離教,不知所蹤,五行旗自相殘殺,就連前方正和韃子打仗的將領也無緣無故被處死,昔日並肩作戰的兄弟,竟向本教主刀劍相向,這一切,究竟是拜誰所賜?」

  鷹視狼顧,雙目迸射出精光,忽地大聲喝道:「朱元璋,你做了縮頭烏龜麼?還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