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32章◆ 天地風雷(倚天卷番外)


第432章◆ 天地風雷

  張超群連問數聲,無人應答,忽有人喊道:「朱副掌旗使走啦!」

  眾人哄然,又有人道:「王副掌旗使也不在!」

  「龔副掌旗使也不見啦!」

  眾人失去主心骨,一時間惶然不知所措。張超群暗喜,朱元璋這廝居然在這種關鍵時刻退縮,這不是自己找死麼?什麼大明開國皇帝,就只這麼兩把刷子麼!

  「朱元璋畏罪潛逃,大家不必驚慌。」

  張超群朗聲道。他聲音傳出甚遠,「大家整好隊伍。」

  張超群回頭向滅絕師太瞧了一眼,道:「師太,勞煩你回去叫唐洋、辛然和顏垣三位掌旗使過來。」

  滅絕師太面露喜色,她當然也知道,此時五行旗教眾群龍無首,正是接收回來的好機會,當下點頭,將倚天劍交給張超群,道:「你孤身一人在這裡,帶著倚天劍防身。」

  張超群本來想婉拒不要,但想到那朱元璋神出鬼沒,詭計多端,心中還是有些忌憚,便接了過來,叮囑了一聲,目送滅絕師太離開,回轉身來,繼續施展如簧之舌,鼓動拉攏。

  說得口也干了,終於這三旗軍士穩定下來,就在這時,忽有人叫道:「快看,有人過來!」

  張超群一凜,就見從光明頂方向傳來整齊的腳步聲,震得地面簌簌的響,忙下令戒備。

  陣勢未成,忽然從黑暗中發出火光,緊接著火光四起,無數火團呼嘯而至,宛如隕石墜落,砸在人群當中,那火團帶著強烈的石油氣味,沾到人身上,立刻燃燒起來,軍士們登時炸了蜂窩,慘嚎著逃竄,有些火團落在地上,兀自不熄,張超群氣沉丹田,大聲約束他們撤退。

  這三旗軍士均是精銳,倉促間受到襲擊之後,便有小隊長等小頭目約束,往後撤退。張超群在火團中躲閃著,一邊要他們向瓦罐村撤。說話間,就見月色之下,十幾輛鐵車並行衝來,每一輛鐵車都有六至八個人推著前進,速度飛快,號角聲「嗚嗚」吹響,從車廂的頂端鑽出人來,手持噴筒,對著正在整隊的厚土旗軍士,水柱激射而出,來不及逃走的軍士登時慘叫倒地,空氣中瀰漫著嗆人刺鼻的氣味,皮爛肉腐的軍士們被這腐蝕毒水射中,一時不死,淒厲慘呼,宛如人間煉獄。張超群毛骨悚然,竟然連生化武器也用上了!

  這水柱射程甚遠,頃刻間死傷慘重,整個厚土旗七百多人幾乎全軍覆沒,好在烈火旗和洪水旗距離遠,走得及時,已然拉開了距離,張超群恨得牙根癢癢的,卻也不敢以身犯險,只得逃遁。那十幾輛鐵車一番掃射之後,並不急著前進,想來是因為那些毒水太過霸道,他們也不敢上前。當鐵車停止攻擊之後,後方奔來一隊人,提著一布袋沙土,拋灑開來,後方大隊人馬這才繼續前進。

  中途,滅絕師太和三位掌旗使已經趕到,張超群要他們接管敗兵,撤往瓦罐村。厚土旗掌旗使顏垣見部屬只餘下六十多人,不禁落淚。

  張超群勸慰了他一番,顏垣告訴他,這是天地風雷四門的部屬,原本是聽從楊左使命令,楊逍閉關之後,交給五散人掌控,沒想到今日卻用在了對付自家人身上。張超群細問了現下明教的勢力情況和朱元璋在明教中的地位。

  他始終想不通,為什麼彭和尚彭瑩玉、鐵冠道人張中、布袋和尚說不得、冷面先生冷謙、周顛他們會一直不出現,本來自己已到了光明頂山下,五散人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他現在很是擔心他們的安全。

  彭瑩玉是個熱血漢子,最熱衷推翻元朝統治者,在明教中功勳卓著,明教在各地掌控著的多支義軍,都是由彭瑩玉帶出來的。鐵冠道人為人豪爽,在五散人之中人緣最好。布袋和尚是五散人中輕功最高的,他和彭瑩玉一樣,也是個滿腔熱血之人。周顛此人最是神奇,說話顛三倒四,但往往一語中的,一鳴驚人,周顛也是張超群最覺不可思議的人,看上去跟周伯通似的瘋瘋癲癲,但卻像是大智若愚,擁有大智慧的人。而冷面先生冷謙,是五散人中最為鐵面無私的人,明教上下,不怕楊逍者大有人在,但不怕冷謙的,卻是很少,若是有教徒犯錯,他是從不講情面的,而且,冷謙的武功在五散人之中最高,張超群對他的信任,甚至在楊逍之上,然而朱元璋和王哲等人屢次提到他,說到是聽從冷謙的命令,張超群卻是九成不信。

  然而,五散人是否真的投向朱元璋,朱元璋在他們面前究竟是何地位?顏垣卻是說不清楚,他仍只知道五散人對朱元璋青睞有加,至於更多的,他也不清楚。

  說話間,天地風雷四門兵士已然趕到,張超群不願滅絕師太陪他冒險,要她和顏垣兩人追上敗兵,但滅絕師太不允,堅持留下,僵持間,追兵愈發的近了,張超群不得已只好叫顏垣先走,把倚天劍還給滅絕師太,道:「待會兒你別出來,先行埋伏,待那些鐵車通過之後,再從中殺出,讓他們無法使用毒水攻擊。」

  滅絕師太雖沒見到鐵車的威力,但剛才也聽那些敗兵談虎色變,知道逞不得英雄,肅然點頭。張超群和滅絕師太尋了個地方潛藏身形,不多一會兒,二十多輛鐵車先行於前,緊接著是大隊的軍士,幾乎每人都穿著正規的皮甲,胸口亮晃晃的護心鏡,頭上和五行旗教眾一樣都紮著頭巾,只不過,這些人的頭巾之上都繡了紅色的聖火標記,與五行旗不同。

  眼瞧著他們一個個肅然通過,除了腳步聲,再無其他聲息,張超群心中愈發的忌憚,先是五行旗,再是天地風雷四門,明教的中樞力量,他朱元璋竟能隨意調動!這也太恐怖了。張超群對朱元璋起了強烈的殺意,他讓張超群有了很重的危機感,此人若不及早除去,實在是危險。

  一列一列的軍士過去,滅絕師太悄聲道:「超群,我先衝出去,給他們來個橫著一刀切,等我殺到另一邊的時候,你再突然衝出去,讓他們首尾不能相顧。」

  張超群拉住她手臂,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等看到朱元璋,我們再合力殺他!只要除了此人,其他的狗腿子就不足為懼了。」

  滅絕師太點頭道:「有道理,我聽你的。」

  張超群笑道:「那當然,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小華你是我的人,當然要聽我的了。」

  滅絕師太一怔,正渾身殺氣的時候,被他這麼插科打諢,竟是削弱了幾分,滅絕師太不禁好笑,沒好氣的瞪他一眼,道:「你敢娶我?」

  張超群本就和她伏在山石之後,身體靠得極近,鼻中嗅到她吐氣如蘭,心神一蕩,伸出手去,在她腿上輕輕撫摸,笑道:「怎麼不敢?你敢嫁給我這個魔教大魔頭,我就敢娶你這個峨嵋派掌門。」

  滅絕師太被他摸得癢癢的,嗔道:「別胡鬧。你既然知道我是峨嵋派掌門,又是已經出家做了尼姑的人,你怎麼娶我?」

  張超群一本正經的道:「欠債還現金,和尚娶尼姑,天經地義,為了娶師太,我先去剃度當和尚吧!」

  滅絕師太反手在他正摩挲著自己大腿的色手拍了一記,道:「褻瀆佛祖,你膽大包天。」

  張超群嘻嘻笑道:「小華,你別轉移話題好不好,我正很嚴肅很正經的跟你談和尚娶尼姑的事呢!」

  滅絕師太道:「還鬧?」

  張超群連聲道:「真的不是鬧,我是真的要娶你的,你不嫁給我,我可不答應。」

  一隻手摸上滅絕師太的翹臀,充滿了彈性,滅絕師太臉紅了起來,罵道:「還要不要殺出去?你還在胡鬧!」

  張超群正想再調戲調戲師太,忽然眼前一亮,只見王哲和七、八個人簇擁著朱元璋,騎在一匹馬上,向著前方緩行,不時的和身旁的人說著什麼。張超群抽回手來,握緊了鐵棍,低聲道:「正是良機。小華,我先上去殺一陣,你伺機上,目標就只有一個,看到那個身穿鑲著金邊青色袍服的人麼?他就是朱元璋!」

  滅絕師太凝神望去,點頭道:「行!我知道。」

  那朱元璋忽然在馬上感應到有目光的窺探,停下交談,四顧看去,說了一聲什麼,他周圍的人全部抽出了武器,齊聲大喝著,一隊手持弓弩的軍士快速上前,向道路左右兩邊做出了防禦和探查的準備。

  張超群心中一凜,朱元璋竟有這等了得,居然能感應到自己跟滅絕師太的殺氣!眼瞧著那些弩手小心翼翼地向藏身之處而來,若再不出去,連滅絕師太都會被發現,張超群拍了拍她手臂,長身而起,揮棍搶出。

  弩手驚呼著,弩箭激射,弩的近距離威力不容小覷,張超群沒有托大,身形輾轉閃避,遇到避不開的,便揮掃鐵棍,一一格擋下來。弩手上機括是需要時間的,這些弩手倒也訓練有素,毫不遲疑的棄弩拔刀,排出一個半圓的小型陣勢。

  這讓張超群大訝,他們沒有像想像當中那樣莽撞的衝上來,而是迅速的組成陣型,張超群實在不知怎麼形容天地風雷四門中的武士了,這種戰鬥素質,幾乎就具備現代軍隊的特工素質了。張超群對這些「好苗子」又恨又愛,竟是捨不得出手。略一遲疑,眼見朱元璋身邊的人愈發的多了,知道這個時候不是愛心氾濫的時機,一聲長嘯,硬生生的撞入戰陣,施展打狗棒法,竟是視敵為無物,這種陣型,對付一般的高手倒能發揮作用,對付張超群這種真氣化元級數的高手,簡直就只能用「摧枯拉朽」來形容,頃刻間,這些弩手已是手足斷折,慘嚎著倒地,張超群輕而易舉便衝出了防禦圈。

  一聲暴喝:「朱元璋!納命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