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魂倚天神雕 第二卷 神雕篇:第433章◆ 夜探光明頂(倚天卷番外)


第433章◆ 夜探光明頂

  一人衝將上來,長劍如虹,疾刺而來,張超群揮棍相迎,那人曉得厲害,劍招忽變,欲以劍身平貼鐵棍,來削張超群手指。張超群應變奇速,內力傳至棍上,使出打狗棒法的「粘」字訣,那人何曾見過這等高明的武功,一呆之下,長劍被挑飛,張超群身形如鬼似魅,手臂一長,將那人抓起丟了出去。

  那人武功不弱,在半空中一個扭轉,穩穩的落地,在張超群震落他劍時,他本以為必死,哪知張超群手下留情,只是將他摔出,心中疑惑,但也說什麼都不肯再上去動手,趁亂退開。

  人越聚越多,張超群又不願傷人太多,卻被蜂擁而上的人以人海戰術推得不住後退。張超群知道這是剷除朱元璋最好的機會,絕不容許失手。但抬頭卻再看不到朱元璋的蹤影,這人狡猾至極,先前就乾脆的放棄了洪水、厚土和烈火三旗,這時若再被他走脫,天知道還會造成什麼樣的損失。張超群咬牙喝道:「全都給本教主退開,若不然休怪本教主無情!」

  哪知道這些人恍若未聞,一個個像是瘋了似的撲上來,張超群下手略重,立時便將一人一棍擊昏,他出手旨在震懾,卻不想那些人竟像是無視生死,歇斯底里的吶喊著,拚命阻擋張超群。

  張超群心中惱怒,暗忖:看來這些人是朱元璋的死忠了,那就沒什麼情面好講了。他長嘯聲中,一棍橫掃,內力所到之處,刀劍槍戟掉落一地,軍士們痛苦慘呼,還未來得及反擊,一股強橫的力量沿著張超群的身周迸發出來,張超群使出乾坤大挪移,瞬間將他們內力反向牽引,往外飛跌出去。

  就在這時,滅絕師太從暗處閃電般殺出,倚天劍出鞘,劍光盪開,刀兵如腐木折斷,劍芒如蛟龍,似要掙脫劍身騰空而去。

  長袖揮舞,劍光閃爍,滅絕師太瞬間斬殺十餘名阻擋去路者,大喝一聲:「擋我者死!」

  峨眉九陽功,再加上後來習練的正宗九陽神功,滅絕師太的武功突飛猛進,當年她的武功尚在武當宋遠橋之下,而現在,卻已將宋遠橋反超,雖然還遠及不上張三豐,但隱然略勝少林空字輩高僧一籌,當世之中,能勝過她的人,已屈指可數。而倚天長劍在手,更加是如虎添翼,擋者披靡,片刻間來到張超群身旁。

  「這裡交給我,你去殺朱元璋!」

  滅絕師太倚天劍斜指於地,內力激盪,遍及全身,袍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凜凜威風,猶如天神一般!

  張超群瞧得目眩神迷,被她凜凜戰意所感,一聲長嘯,人如刀鋒,猛虎般撞進人群。他強悍的內力配合精妙絕世的打狗棒法,當真是如虎入羊群,片刻間便突入進去,滅絕師太跟在他身旁,若遇人攔阻,手下決不容情,沒有任何一件兵器能擋住倚天劍一擊,不是斷手折足,便是直接腦袋飛了。張超群被這種輕鬆的殺戮感染得熱血沸騰,遠遠地見到朱元璋不住的退走,不屑的冷笑。

  忽然,急促的號角聲響起,本來圍攻他們的人如潮水般退開,面前忽然出現密密麻麻的大隊人,足有數百之多,張超群眉頭一皺,隱隱猜到這是明教多變的戰法,忙向滅絕師太出聲示警:「師太,你右我左!緊貼他們!」

  滅絕師太登時會意,身形甫動,只見沉悶的呼嘯聲傳來,兩人原先站立處,層層疊疊的插滿了小斧頭!寒光閃亮!

  張超群暗罵一聲:靠啊!居然抄襲人家斧頭幫!

  張超群和滅絕師太皆是超一等的高手,天地風雷四門雖然皆是精銳之士,也是抵擋不住,兩人切菜砍瓜,遊走於人群之中,屍橫遍地。

  號角聲不斷響起,朱元璋調動四門軍士圍堵散劫,不久,陣勢已成。數百把斧頭砸了出來,張超群和滅絕師太足不沾地,攜手如飛般而去,回頭時,見裝滿毒水的大鐵車也調集過來,知道今日事不可為,索性罷手,飛奔而走。

  經此一戰,大概是朱元璋對張超群的武功極是忌憚,一連多日也不見動靜。

  瓦罐村卻是熱鬧非凡,張超群整編五行旗,人多力量大,沿瓦罐村五里之外,令他們修築堡壘。崑崙山地大物博,石材資源遍地都是,很快便築出高牆壁壘。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門派也都陸續趕來,何太沖這次也很是會做人,二話不說,命人運來糧食補給等物,全部包辦。要負擔五行旗兩千多人的糧草,要承包英雄會上的一切,張超群知道何太沖此次花銷不小,雖然內中不無結好目前如日中天的明教之意,張超群卻還是感激他的,當初自己把人家耍著玩,還拐帶了人家的「五姑」紀嫣然,超群哥感激的同時,也有幾分歉疚,是以揀了一日,把從黃藥師那裡學來的玉簫劍法傳授了給何太沖。崑崙派的鎮派武功原是兩儀劍法的,自此又多了一門精妙的劍法,何太沖雖然算不上絕頂高手,但怎也是一代宗師,見了玉簫劍法的精妙,欣喜若狂。

  大半個月之後,五行旗教眾已修了大量的房舍出來,有厚土旗在,這些工程並不算太艱辛,加上人數又多,瓦罐村的規模愈發的大了,隱然成為一座小鎮。

  然而,除了最早到來的崑崙派和附近的一些小幫派,中原六大派和丐幫竟然還未抵達,這令張超群感到隱隱的不安,他想起朱元璋也在同一日派出了人去派發邀請函,難道竟是朱元璋從中搗鬼了?只不過,先不說少林、崆峒等派,至少武當派是決計不會不到的,自己是張三豐的閉門弟子,武當八俠之一,武當念同門之誼,也決計不會不到,難道是送信的人未能抵達?

  終歸只是猜測,二十日之後,張超群和滅絕師太、何太沖等幾個幫派掌門商議,再派人前去各地接應和探聽消息,派出去的人走了十餘日,卻始終沒有傳回任何消息。正自驚疑不定,光明頂竟派人發來請帖,邀請崑崙派掌門何太沖、峨嵋派掌門滅絕師太,以及前來的幾個小門派的掌門赴會,卻隻字不提張超群。

  張超群早已憋得狠了,幾乎就想立刻衝上光明頂去抓住朱元璋扭掉他脖子,可是他也知道,朱元璋這個時候送請帖來,定然是一切盡在掌握之中了,武功高並不意味著就天下無敵,自己雖然武功強過那朱元璋極多,但智謀上卻是遜色了不止一籌,細細思量之下,張超群決定不赴邀約,朱元璋不是省油的燈,倘若只是自己一人倒也罷了,直接潛進光明頂,伺機行動,那也未嘗不可,但如應邀,何太沖等一眾掌門人全去了光明頂,五行旗似乎群龍無首,這不正是調虎離山麼!倘若再派一支奇兵預先埋伏,出其不意,殲滅五行旗,到時候,自己就獨木難支。

  不行,決不能被朱元璋牽著鼻子走!……

  當天晚上,一隊擔任斥候的銳金旗教眾出了瓦罐村巡視,在歸來時,卻少了一人。

  光明頂山腳,一人隱藏於暗處,換上一套夜行衣,朝光明頂秘道疾奔而去。這人就是隱藏在斥候中的張超群。朱元璋的請帖是約定明日,張超群自然不能按常理出牌,於是安排妥當之後,趁夜摸上光明頂秘道。這個秘道已經有三四年沒有來過了,張超群也不是太放心,畢竟朱元璋這廝陰險狡詐,很有可能不會遵守教規,他若早已將禁地封了的話,那就只好冒險從正面上山了。

  他帶著倚天劍,一路疾行,很快便找到秘道的入口處,所幸此處還未被發現,他按照當年的記憶,進入了明教禁地之中,約摸半個時辰之後,來到通路出口,他知道這若出去便是當年楊不悔的閨房,現在楊不悔去到了神雕世界,卻不知外面的房間會是誰的。

  輕輕一推,那扇暗板微微一動,張超群正欲推開,忽聽得外面傳來腳步聲,張超群皺了皺眉頭,暗道:千萬別是有人躺下來才好。

  有個沙啞的聲音在外面說道:「重八兄,你說那些人會不會明天來赴約?」

  重八就是朱元璋的原名,張超群聽得一愣,忙屏住了呼吸,難道這房間成了朱元璋的居所?

  「哈哈哈,那人曾是本教的教主,自恃武功高強,目空一切,我若發請帖去,他又如何能不來?對了,我吩咐你去做的事,準備妥當了沒有?」

  說話的,正是朱元璋。

  「重八兄,你對我還不放心麼?都已經安排好了,保管叫他們有來無回。重八兄,明日就是你登上教主寶座的好日子,楊逍和冷謙那邊談好了沒有?」

  聽到這裡,張超群不禁張大了嘴,登上教主寶座?原來明天的邀約,是朱元璋要謀奪明教!楊逍和冷謙難道真的和這賊徒同流合污了麼?

  朱元璋笑道:「他們若是不肯,殷天正和韋蝙蝠還有彭瑩玉那幾個老傢伙都要死!我朱元璋加入明教雖然時間尚短,但本教在外的大軍,超過半數都牢牢的控制在我手裡,由不得他們不答應,哼,那姓張的何德何能,異想天開居然要回來跟我分一杯羹,我朱元璋豈是為他人作嫁衣的人?等我明天當上教主,那些不聽話的將領,一個個的剷除了他們,到時候,滅了那些元狗,這錦繡江山還能逃得出我朱元璋的手掌心?范右使,將來你是願意繼任第三十六代教主,還是願意封侯拜相,只看你一句話!」

  范……范右使?

  張超群呆住了,怪不得這個略帶沙啞的聲音聽著耳熟,竟然是范遙麼!

  「哈哈哈……」

  沙啞的聲音大聲笑了起來,「如此,那就多謝了,明教教主我沒興趣,到時候重八兄別忘了今日答應我的就行了。」

  張超群腦子裡轟轟作響,又驚又怒,范遙他竟會背叛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