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鄰室的太太關係


去年, 我乘著工作方便, 搬了來此大廈十八樓的這個單位, 過著我的獨居生活, 我們這層共有六個單位, 但鄰社關係只屬一般, 碰面時只限點一點頭便算, 陳生是獨居在我的鄰室, 有少少輕度智障, 街坊和我都知道他的媽媽間中會到來探望他, 從某一天開始, 我發覺陳生家裡多了一個年輕女子出入, 一個很漂亮的操著鄉音的內地女子, 標緻的五官, 長長的秀髮, 均衡的身型, 雖然衣著普通, 但仍掩蓋不了豐滿的上圍, 自此, 我對此女子的身世充滿著好奇心, 但從平日大家見面點頭的時候, 我偶然問起她和陳先生的關係, 我才得知她是陳先生的妻子 – 美儀。

有一晚, 我正在無聊地看著電視的時候, 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拍門聲, 我趕忙開門看個究竟, 原來是鄰室的美儀, 我見她一面神色慌張地說 :“張先生, 可否幫我一個忙, 我先生羊癎症發作…..”, 人命關天, 我二話不說便行往鄰室, 看見陳先生捲著身子地在地上, 我上前察看, 已沒有抽搐現象, 應沒有大礙了, 我和美儀合力把陳先生扶回上床, 為了安全起見, 我向美儀說應馬上送陳先生入醫院作個檢查, 美儀此時已六神無主, 但也認同我的想法, 我們便馬上扶著陳先生乘著的士往醫院去, 經醫生檢查後, 認為陳先生需留在醫院一兩天作個檢查較為適合, 美儀辦個手續後, 輾轉已淩晨二時了, 我們終於可以離開醫院了, 我和美儀一起乘著的士返家, 在車上, 美儀已疲倦不堪地睡著了, 不知不覺她的頭竟枕在我的肩上, 我看著身旁已睡著的美儀, 真的是一個小美人, 我心想為何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 會下嫁一個患有輕度智障的男人, 很快到了家裡樓下, 我拍拍美儀, 她醒覺枕在我的肩上, 一面羞怯的說了聲對不起, 我倆便一同步往大廈乘電梯上樓了。

上天真的太眷顧我了, 美儀竟在慌忙之下忘了帶鎖匙, 我說這麼晚應找不到開鎖工人了, 如不介意, 今晚先待在我家中, 明早才找人回來開鎖吧, 美儀有點無奈, 只好就此作罷, 我請了美儀進入屋內, 她很好奇地視察著我家裡, “想不到你一個男人生活, 但家裡卻執拾得井井有條”, 美儀讚嘆著說, 我著她坐在沙發上, 我的家雖不是很豪華, 但總算下了點心思, 美儀充滿著羨慕的眼神, 我問了她一個想知很久的問題, 就是為何她會嫁給陳先生, 美儀此時有點無奈, 想了一會便說 : “都是我家裡窮, 父母欠了人家很多錢, 我今年才二十二歲, 原本我有一要好的男朋友, 但因父母為了要還債, 聽到陳先生母親想幫兒子找一個媳婦, 說可付一大筆錢給我們, 就此, 我便被迫嫁了陳先生”, 美儀眼中泛著淚光, 我此時坐到她旁邊, 遞了一片紙巾給她, 我發覺美儀身上和頭髮沾了點陳先生的嘔吐物, 我說 : “如妳不介意, 可在這裡洗個澡, 我先給件衣服妳替換, 待清洗後明早應可換回吧”, 美儀也感到一身異味傳來, 說著我便給她找些替換的衣服, 我找了一件比較長身的棉質 V 領T 恤, 對於美儀的身型來說已是一條短裙模樣, 我再想給她找條褲子, 美儀說不用吧, 就這條便可, 說著便進了我的浴室洗澡, 我有點兒餓, 我進廚房弄了兩個即食麵, 很快, 麵已弄好了。

這時美儀亦剛洗完澡, 她穿著我的棉質 T 恤, 我的天, 多麼的美麗啊, 長長的腿子, V 領中露出的深深乳溝, 更要命的是她手上拿著的衣服內還有一個胸罩, 那麼…., 我再看看她的胸前, 果然兩顆蓓蕾微微地從 T 恤內凸起, 我看到入了神, 美儀有點不好意思, 羞怯地轉過身去, 我結結巴巴地說 : “妳的衣服可放進洗衣機去, 洗衣機有乾衣工能, 明早取出便可穿上”, 我指著洗衣機的方向, 跟著我端著兩碗剛煮起的即食麵放在桌上, 美儀大叫著 : “很香啊”, 我示意她坐下來吃麵, 我們吃了一會, 美儀有點感慨地說 : “這麼大個人, 除了小時吃過父母煮的麵外, 未嘗吃過其他人為我煮的麵”, 此時她眼角流著淚, 麵吃完了, 我和美儀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雖然做著戲集, 但我倆卻默默無言, 忽然, 美儀把頭靠在我的肩膀, 面額微微擡起地向著我, 我看著她一雙悠情似水的眼睛, 咀巴微微地張開, 我再也按捺不住, 深深地吻在她的小咀上。

美儀領著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 一雙充滿彈性的乳房被我揉捏著, 吻了不久, 她主動脫去身上的 T 恤和內褲, 跟著為我解去身上的衣服, 我倆已回復到大自然的模樣, 我倆赤條條地步進房間, 我擁著她吻著, 美儀此時握著我已充著血的硬物輕力地上下搖動著, 我也不讓雙手空閒, 我抓住她一對完美的雪白乳房揉捏著, 繼而伸手向下撫弄著她的陰唇, 摸了一會, 她把我推到在床上, 她伏在我的身下, 握著我的陰莖細意欣賞, 繼而用她的小咀吻著我的莖部, 慢慢地吻到頂處, 小咀開始吞噬著我的冠部, 我感到她用舌頭舔著, 我的陰莖此時已充塞在她的咀裡, 我看著這小美人在享受著我的陰莖, 此時, 我示意她轉換一下姿勢, 好讓我也為她服務, 美儀仍在吻著我的陰莖, 但她下身開始轉到我的上身, 她把右腿提起跨過我的身體, 這時, 她的陰戶已朝向我的面前, 稀疏的毛髮佈滿在兩片陰唇的四周, 我用手指撥弄著她的陰唇, 唇肉微微地脹大得變紅了, 晶瑩剔透的愛液亦開始從縫中滲出, 我媛媛地伸出舌頭向著兩唇之間舔起來, “啊 ……….”, 美儀被我舔得叫了起來, 跟著我們便各自享受著為對方的口舌服務。

我開始按捺不住, 我拍拍她的臀部, 示意她睡在床上, 美儀睡在床上, 張開兩腿準備迎接著另一種感覺, 我看著這完美的嬌軀, 我忍不住再次擁著她深深地吻著, 她亦急不及待, 一邊吻著我, 一邊伸手握著我的陰莖領到她的穴口位置, 她把我的莖頂不斷磨著她的縫隙, 我也被她磨得興奮異常, 我感到我的陰莖從沒如此堅硬過, 美儀不等我的進攻, 她把纖腰向上一挺, 雙手壓下我的臀部位置, 我的陰莖已沒入她的陰道裡去, 美儀此時閉上眼, 咀巴張開地發出長長的呻吟, 我開始發動攻勢, 進出的動作在她洞穴內進行著, 這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感覺, 衝刺了一會, 我把她的身體弄側, 我擡起她的右腿, 雙腿夾在她的小腹和臀部位置繼續抽送, 這姿勢令我插得更深入她的體內, 也令我可以很清楚地看著我的抽送過程, 小穴已被我抽送得有點紅腫, 大量的愛腋沿著洞穴口流到床上, 此時, 美儀再一轉身伏在床上, 她雙手向後把兩邊的臀肉拉開, 再用手指把屁眼瓣開, 我知她是示意我進攻這位置, 剛才的穴水亦已把屁眼弄得濕潤一片, 我抽出陰莖, 朝著已瓣開的屁眼頂著, 我一下一下地的深入, 美儀亦一下一下的拉開著配合著, 臀部亦向上微微掀起, 慢慢地, 我已深入這更壓迫的另一通道, 美儀皺起眉頭, 鼻子的呼吸聲亦顯得比較大, 我開始慢慢抽動著, 這也是我第一次探索這通道, 通道果然十分壓迫, 抽插了一會, 她也有點吃不消, 跟著轉回正常的姿勢地睡在床上, 我握著她雙腿高舉地分開著, 我再次從正面刺進入她的陰道, 我不斷抽送著, 美儀已顯得有點疲態, 我開始加快速度, 她亦被我抽插得猛烈搖動著, 忽然, 她捉緊我的手臀, “啊 ~ 啊, 我要來了”, 我感到她的身體開始顫抖著, 跟著雙手緊抱著我的背部, 我聽到她不斷地喘著氣, 跟著很快便精疲力竭地躺著, 我繼續抽動著我的下身, 美儀瞇著眼地看著我微微一笑, 跟著她伸手往她的穴邊摸著, 這樣她的手指亦可摸著我抽動著的莖邊, 慢慢她的手伸到我的旦旦處, 她把我的旦旦輕輕地揉捏著, 另再用手指輕輕在我的屁眼處掃著, 這感覺真的舒服死了, 手指撩著我下身的刺激傳到腦裡, 一股爆發的衝動使我的精液如排山倒海地射進她的體內, 美儀再次擁著我, 她享受著我留在她體內的暖流感覺, 我倆一動也不動地相擁著, 一會兒, 我的陰莖亦開始軟下來, 慢慢地從她體內滑出。

此時, 我倆亦已筋疲力竭, 我們顧不了床上仍從體內流出的汙穢, 我倆緊緊地相擁著地睡去, 第二天早上, 我們一起洗澡過後, 我為美儀找來開鎖師傅弄開大門後, 跟著她便要往醫院探望和照顧陳先生, 但自此, 當有合適的機會, 美儀便會過來我處和我作些親密的鄰里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