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玉和春魂


翠玉和春魂這對姐妹分別是王南和張華的妻子。她們同住在一座房子。這一

天,她們正在化裝,準備去見一個客人,幫丈夫促成一單大生意。一番打扮之后,

她倆美若天人,真是有沈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姿!

陰雨后的晴朗,這氣氛的轉變,顯得特別舒暢,尤其是人逢喜事,神彩一爽,

她倆這份喜悅、高興,心里泛出了難以言喻的快感來!

笑容,使她倆增添了美麗!蕩漾出嬌柔醉人的冶豔!王南瞪目一對玉美人,

使他意亂情迷,不能自禁。他再也按捺不住,他也不管春魂在旁,一把摟住翠玉,

像香趐蜜糖一樣的吻著,翠玉尖聲叫道:“南哥!老實點嘛!不要弄壞了我的發

型呀!”

春魂吱吱的笑了!她妙語如珠的說:“二姐!你太美啦!二姐夫怎熬得住呢?”

“三妹壞死了!南哥你別聽她胡說。”翠玉抛著媚眼說道。

王南目燃欲火,他一瞥春魂,見她美豔矯嫩,便逗笑的說:“魂妹!你更美,

要不是華弟的關系,我會把你吃下去呢!”

春魂咯咯的笑了,她花枝招的推著王南說道:“二姐夫!你還是去吃二姐吧!

反正時間還早,給翠玉煞煞癢去吧!”

不要嘛!南哥哥!“翠玉氣籲急喘的叫了起來。春魂推著他倆,一陣掙扎,

她的手兒一偏,正好碰在王南的胯間那根挺直的陽具,她手如觸電,泛起一陣羞

澀之惑!

王南借勢拖曳著翠玉,翠玉半推半就的被擁進臥房,王南就著床沿,扯下她

的三角褲,就坐在床邊大干起來。

春魂站在門邊看了進去,只見翠王雙腳高舉,臀部一個勁的扭動。王南又黑

又粗的肉棒在她的小肉洞里拔出插進,“漬”“漬”之聲,和翠玉哼叫的浪語,

彙成一片春色無邊的浪漫畫面,她的心也隨之砰然跳動。

欲的情調,和肉的刺激,在一般人的心理上,都認爲偷聽比實際來干有意思,

看表演又比偷聽更有味道。春魂看到男女兩方性交的表情,那顫動的大腿、陽具

在陰戶中進出,這些扭動,抽插,有色有淚,有光有熱,看得她上咽下流,恨不

得也滾進這個洶湧的波濤里一齊翻騰!

一陣高潮之后,王南拔出陽具,也帶了一股白漿,回頭一看春魂那紅潤的臉

彈,他淫笑的說:“三妹你也好壞!也敢看我們玩,當心你大哥的雞巴狠起來,

可不認人!”

翠玉坐起來,她赤身裸體地擰著春魂的耳朵說道:“三妹太調皮了!南哥!

不要管那麽多,過來弄弄她!”

王南笑著說道:“看在華弟的面上饒了她吧!”

翠玉道:“你怕什麽,我的小肉穴,還不是華弟高興抽就抽個痛快。”

春魂道:“二姐,你快去化裝吧!時間不早了!”

王南一面擦著精水,一面對春魂做個鬼面,地淫淫的說道:“三妹!你老公

經常偷我太太,等那麽一天,我也得玩你個痛快!”

春魂雙眼嬌媚地向王南一抛,笑著說道:“姐夫!不要急,你還怕吃不到我

嗎?”

黃昏的時恢,大家都一齊到了美麗華酒家。一桌豐盛的酒席,大家圍坐著由

張華一一介紹、春魂偷看了那位客人俊文,他西裝筆挺,人極溫和,她有了一種

仔感!

俊文舉起酒杯,以抱歉的口吻,向春魂和翠王敬酒,大家都喜氣洋洋的談笑

風生。

女人天生的媚態,不迷自醉,春魂和翠玉成了賓主中的寵兒,她倆笑語如珠,

打在每一個男人的心弦上,發出顛倒的韻律!男女之間,不能發生好感,一有好

感,則容易滋長愛苗,因爲王南張華雙雙在座,不然春魂翠王都會雙雙倒在俊文

的懷里,因爲她倆心底下,對對他出聲愛欲的意念!

她們借著酒興,又舉行一個舞會,另外招來一個舞女,正好成雙成對!

禮貌上春魂伴舞俊文,于是四對男女欣然起舞。燈光時明時暗,春魂貼進俊

文的懷里,溫柔纏綿,滿眼懷春,欲醉欲癡的騷浪,撩得俊文心猿意馬,熱火燒

心!

春魂淫聲浪語地說:“俊文哥!你真帥,看見了你我就愛,你是我的好哥哥!”

俊文也說道:“小妹!不要怕!我喜歡你兩姐妹,今天能看到你們我也甘心

了!”

春魂探手俊文胯下硬挺的東西,她詐嬌的一聲說:“我的大哥!癢死我了,

不是我丈夫在這里的話,找要一口把你這寶貝吞下去哩!”

說著,春魂軟軟地扒在俊文的懷里發抖!

俊文緊緊摟著她道:“寶貝!不要急,急壞了我心痛呀!”

春魂又說道:“俊文哥,你喜歡我姐姐嗎?”

俊文道:“當然喜歡啦!”

春魂低聲在俊文耳邊說道:“那麽明天上午,我和姐姐在九龍塘翠園別墅等

你,好不好呢?”

“一言爲定!”俊文摟得她更緊了。

歡樂的時間容易過,不知不覺中,夜已深了,地們各自驅車分手,每個人的

心里都感到泰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