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與祝英台


梁山伯與祝英台

告別了父、母親後,祝英台和丫鬟銀心不覺已來到了錢塘道上的草亭旁,可

能是時間還早,錢塘道上行人也不太多。

  “銀心,我們就在這歇歇腿吧。”祝英台回過頭對在後抬著行李的銀心說。

  “好的小姐,我可真累死了!”銀心一邊擦著汗一邊說。

  “唉!你怎麼還叫我小姐呢!”

  “對不起!對不起!相公。”銀心笑著說完後,就走到了路邊的樹下休息。

  “相公,這兒離那尼山書院到底還有多遠呀?”突然有把聲音在草亭那邊響

起。

  “大約還有十八裡,歇會兒吧!”接著另一把聲音回答著。

  望過去,只見草亭內正有一位年約十七、八歲的書生坐著,身穿青藍色的布

衫,頭帶淺黃色方巾,面如撲粉,齒白唇紅,雙眼有神,英俊中帶有一點憨直的

正氣。

  剛才發問的那個人正坐在亭外的行李擔架上,一看就知是那書生的下人,雖

然也長得眉清目秀,但眉宇之間看上去總給人一種淫邪輕浮的樣子。

  “看人家三五成群的,咱們就兩人,要是有個伴多好啊!咦?相公你看前面

有兩個人,可能也是到杭城去,我過去問問看。”這書僮說完後就跑過去銀心那

邊:“喂!你們到哪去啊?”

  銀心見他這麼無禮,就別過臉去不理他。

  “喂!你是個啞巴嗎?”邊說邊推了銀心一把。

  “你才是啞巴呢!”

  “唉呀!原來你會說話呀!對不起,對不起!恕我冒失了,對不起!”

  “好啦!好啦!”銀心說。

  “我叫四九,我們是從會稽白沙岡來的,我家相公到杭城尼山念書去的。”

  “那好極了,我們也是去尼山念書的。小姐……”

  “小姐明明在家,你提她干嘛!”

  “我是想小姐如果能跟我們一起出來念書,那該多好啊!”

  “哦!是呀!”草亭裡那書生這時也走了出來,向著祝英台說:“敢問,兄

台也是到尼山去的嗎?”

  “是的。仁兄也是嗎?”

  “是的。請問尊姓大名?”

  “小弟姓祝,草字英台。”

  “喔!祝兄。在下梁山伯,我們中途相逢,真是三生有幸。”

  梁山伯和祝英台相遇後,因年齡相約、說話投機,大家一見如故,就結拜為

兄弟,一路同行,好快的就到了尼山書院。

  光陰如箭,很快的梁山伯和祝英台在尼山書院念書已過了幾個月。這天正好

是中秋佳節。晚飯後,所有學生都去後花園賞月,吃月餅、喝酒,大家都很開心

的在吟詩作對,天南地北的瞎聊著。

  梁山伯今晚的心情也特別興奮,可能是喝了點酒的關系,心內泛起了絲絲欲

念,下面的陽具有點不受控制的硬了起來,但尼山書院除了師母和師母的十三歲

女兒丁香外就沒有別的女人(他還未知祝英台和銀心是女子),只好又拿四九消

消欲(當時的書僮,除了陪伴少主讀書外,有時少主旅途寂寞,也要獻上後庭給

少主解解悶)。

  他拉了四九向祝英台說:“賢弟,愚兄可能喝多了酒,有點不舒服,先回房

休息了。”

  一進入房間,馬上就把褲子脫了,只見陽具漲得通紅,約有七寸來長,龜頭

圓大,陽具粗壯堅硬得往上的曲翹著。他將四九的褲子脫了,將他身體彎低向前

傾,趴在台面上,翹起屁股。四九雖然是個下人,但是皮膚非常光滑,屁股圓圓

的翹起。梁山伯將他的屁眼掰開,弄了點唾沫塗在陽具上,就將他的龜頭大力的

插進四九窄窄的屁眼中。

  四九痛得大聲的叫了起來:“呀……!相公,你慢點可以嗎?你想要了我的

命啊?”

  梁山伯將整個龜頭都插進入了後,就開始慢慢的抽插著,同時將雙手撓過四

九的腰,抓住四九的陰莖,一邊抽插,一邊套弄著四九的陽具。

  “啊……啊……啊……”四九因為陽具給套弄著,而且梁山伯的雞巴流出的

分泌潤滑了屁眼,也開始舒服的叫著。

  梁山伯插得越來越過癮,興奮得加快用力抽插著,將整根陽具插入、抽出,

插入、抽出的做著活塞的動作,一邊大聲叫著:“好爽……好爽……啊……好緊

……啊……好……爽!好……爽!啊!……我……要射了!要……射……了……

啊……!”

  當他們正在做得快活的時候,突然聽見房門被推開的聲音。

  “梁兄,你好點了……”祝英台和銀心一推開房門,見到眼前的景像馬上就

呆了:“你……你……們在做什麼?你……你……們怎麼可以……?”

  梁山伯一聽見房門被推開的聲音時就停止了抽插,和四九一起來轉過身來,

望向祝英台和銀心。

  祝英台和銀心呆呆的站著,雙眼望著梁山伯和四九。只見梁山伯的陽具還在

流著少少的精液,因為剛剛在四九的屁眼內射出,就聽見祝英台和銀心進來,現

在還半軟半硬的垂著,一些精液正沿著龜頭滴在地上。而四九的陽具因為還未射

精,剛才受到梁山伯套弄,約九寸長的陽具還在充血中,棒身青筋畢露,龜頭紫

紅發亮,硬直的維持挺立狀態,指向著祝英台和銀心,在微微的抖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