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001.(一)


(一)

  「鐺鐺鐺。」

  輕輕的敲門聲在高二語文辦公室的門上響起,在辦公室中工作的幾個老師從寫字檯後面抬起頭,只見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婦人正站在門口,她穿著一件米色的中長風衣,帶著一條小碎花的長絲巾,黑色的高領毛衣和淺褐色的中裙,腿上是肉色的打底褲襪,穿著平跟的紫色皮鞋,打扮的很是有成熟女性的韻味,而身材也是好的沒話說。

  黑色的毛衣無法掩蓋住豐滿的胸部,小腹平坦,絲毫不像其他中年婦女那邊有發福的模樣,露在裙子外面的兩隻小腿,更是筆直纖細,惹人遐想,容貌秀麗嫵媚,眼睛很大,眉毛很細,櫻桃小嘴,堅挺的鼻樑,畫著清談的素妝,堪稱絕色。

  「請問,高二(4)班的凌老師在嗎?」

  中年美婦輕聲問道,她的聲音悅耳動聽。

  一個頭髮凌亂的年輕男老師趕忙站起來,趕忙招呼道:「我就是,您是?」

  他是才接手四班的代班老師,臨開學時,四班原來的班主任語文老師華老師遭遇車禍,不得不臥床幾個月,學校沒有辦法,只能臨時安排了才招來的新教師給他們班代課,兩人只在開學的家長會上見過,不過那時人太多,雙方都沒太深的印象。

  面對這個中年美婦,凌老師反倒有些不安,好在很快就說到了重點上,交談也順暢了許多。這中年美婦叫柳玉潔,幾年前,她丈夫因出差坐飛機出了意外,她就接管了兩人辛苦創立的連鎖超市,家底相當殷實,這些年獨自帶著兒子一個人過,她兒子叫王鑫,是高二(4)班的副班長,成績一直非常優秀,而且活潑好動。

  在學校的各項體育比賽中都是佼佼者,在學生中很有威信,只是不知什麼原因,自開學以來,成績直線下滑,上課注意力不集中,整個人也每天無精打采,凌老師找他談了兩次也沒有結果,所以這次把柳玉潔喊來,想問問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事。

  聽完老師的話,柳玉潔很是疑惑,幾年前丈夫去世時,兒子確實沮喪了好一陣,但是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不該還會有這種情況啊,而且兒子每天在家裡表型的很正常,沒有什麼特異之處,只是自己一向相信兒子的努力,這兩年,從來不過問孩子的學習,免得給他太大的壓力,可是當她看到凌老師遞過來的作業本時,面對滿夜的紅叉,她簡直羞得要暈過去。

  離開學校,柳玉潔一路精神恍惚,在過紅綠燈時差點被車撞到,回到家中,她無力的坐倒在沙發中,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門口傳來開鎖聲,柳玉潔依然是頭也不回,只聽一個在變聲期的少年聲音說道:「媽,你回來的時候怎麼鑰匙也不拔,好餓啊,今天最後一節是體育課,我連封了六班7個籃板,真爽。」

  說了半天,見母親沒有回應,王鑫走到母親的身體,雙手按上母親的肩膀,輕輕的捏了捏,說道:「怎麼了,媽,出了什麼事?」

  柳玉潔終於是有了點反應,勉強坐正身子,對兒子說道:「我有話問你,坐到對面去。」

  「哦。」

  王鑫已經很久沒聽過母親這麼跟自己說話了,趕忙乖乖的坐過去。

  柳玉潔仔細的看著熟悉的兒子,他的眉眼、鼻樑、身形骨架,完全跟自己的兒子一模一樣,可是不知為啥,她突然感到兒子有點陌生。

  「你最近成績如何?」

  柳玉潔盯著兒子看了很久,才緩緩的問道。

  王鑫眼神中閃過一絲慌亂,高大的身軀不知為何輕輕抖了一下,低聲說道:「還好。」

  柳玉潔見狀心下更是悲憤,說道:「我從小就教育你,要做個誠實的孩子,你就是這樣誠實的嗎?」

  王鑫默認的低下頭,沒有說話。

  柳玉潔長舒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你這是承認學習有問題嗎?」

  王鑫沉默了一下,慢慢的抬起頭,看著母親說道:「你今天去學校了?」

  柳玉潔重重地點點頭。

  王鑫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媽,其實這個這是週期性的成績波動,你不用太擔心。」

  「還騙我,你在作業和考卷全部都答得亂七八糟,那是普通的成績波動嗎?你到底遇到了什麼事,跟媽媽說,這世上沒有過不去的坎。」

  柳玉潔說道。

  王鑫低著頭,沒有說話。

  柳玉潔停了停,說道:「凌老師說你上課精神不集中,是不是心裡想著什麼事?或者什麼人?」

  王鑫連忙說道:「沒有。」

  這種孩子式的狡辯無疑坐實了柳玉潔的猜測,她繼續追問道:「你是不是早戀了?」

  「沒有啊,媽媽,你相信我。」

  王鑫仰起臉哀求道。

  柳玉潔氣道:「那是什麼原因,你總的有個原因吧。」

  「我這麼大,難道就不該有點隱私嗎?」

  王鑫大聲的說道。

  「不行,在我面前,你不能有隱私。」

  柳玉潔的聲音比兒子的還大,頓時把兒子震住了。

  王鑫呆立了半晌,突然扭動衝進自己的房間,「彭」的一聲把房門關上了,把柳玉潔氣得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終是沒忍住,伏在沙發靠墊上哭了起來。

  不過哭了多久,傳來房門打開的聲音,柳玉潔傷心到了極點,依舊是埋頭大哭,過了一會兒,她感到身後有人,兒子的手搭上自己的肩頭,輕輕的幫自己揉捏肌肉,一切都像是沒有發生一般的平靜。

  在丈夫去世後的這幾年中,柳玉潔忙裡忙完,每天回家後,懂事的兒子都會這般幫自己舒緩臂膀的酸痛,一晃就是七年,為了這個家,她獨自堅守了七年,女人的一生中能有幾個七年,當年丈夫去世時,她才三十歲,正是風華正茂的年齡,雖然帶著一個十歲的兒子,但是追求她的人依然是多得數不勝數,連廠裡的領導也接著各種機會表達曖昧或者是乾脆上手揩油。

  她忍無可忍後才辭職做起了小生意,因為怕兒子接受不了新爸爸,她一直沒有再婚,也沒有找男朋友,苦苦的壓制女性的身體需要,一切都是為了兒子,盼著他長大,讀好書,找份好工作,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可是今天在學校得知的消息,徹底摧毀了她自己編織的美夢,整個人哪裡受得了這個打擊,頓時虛弱了下去。

  感受到肩膀處傳來的觸感,柳玉潔的心中在流淚,她慢慢的止住了哭聲,說道:「小鑫,難道媽媽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嗎?」

  王鑫看著母親梨花帶雨的模樣,心都快碎了,連忙說道:「不,媽媽你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

  「那為什麼你不願告訴我真相呢?媽媽會幫你的。」

  王鑫痛苦的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說道:「媽媽,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不能說。」

  「為什麼?」

  「因為,我怕失去你。」

  「不,不會的,兒子,你是媽媽唯一的親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媽媽都不會拋棄你的。」

  「媽媽,我知道你對我的好,我也是從心底敬佩你,愛戴你,如果發生了危險,我就算是拼著性命不要,也會維護你的安危,可是這件事情,我真不能說,求求你,不要再逼我了好嗎?」

  柳玉潔奇怪到了極點,兒子的這番話,絕對是發自內心的,但是有什麼事情是他不能說的呢。她抹去臉上的淚水,轉過身子,仔細看著兒子的眼睛,說道:「好,既然你不想說,媽媽也不再逼你,但是你打算怎麼辦?」

  王鑫眼神有些黯淡,說道:「我有自己的考慮,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能處理好。」

  柳玉潔只好點點頭,看了看壁掛鐘,已經12點半了,趕忙站起身,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去做午飯。」

  王鑫看著母親走進廚房的背影,那苗條的曲線和被裙擺緊緊包裹住的翹臀,忍不住下身的蠢蠢欲動,他只能在心底念叨:「我親愛的媽媽,我又怎麼能告訴您,我愛的人是你啊。」

  王鑫的戀母情結由來已久,父親一直很忙,直到去世,父子倆的關係也說不上多融洽,父親去世後,母子倆相依為命,關係自然更進一步,不過那時候,王鑫並沒有太過淫穢的想法,只是喜歡和母親呆在一起,尤其是她身體散發出的那股誘人的成熟體香。直到今年暑假的時候,幾個同學在某人家裡打電動,一個同學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印刷粗劣的小說。

  一看之下,原來是黃色小說,男生在一起,嘻嘻哈哈的看完也就算了,偏偏王鑫最其中的戀母章節始終念念不忘,回到家中,看到美艷的母親時,更是不由自主的把角色往裡面套。柳玉潔是個愛美的女人,這麼些年來,她對自己的要求很高,不僅飲食控制,而且鍛煉也不間斷,尤其是瑜伽術更是每天勤練不輟,緊繃的瑜伽服把她火爆的身材展現的一覽無餘。

  她的乳房非常豐滿,佩戴的胸罩是36E的驚人尺碼,臀部更是豐挺圓潤,加上她對兒子根本沒有戒心,還把他當成小孩子,平時在家裡穿著比較隨意,只要舒服就行,夏天的溫度本就高,往往就是一件胸罩,外面套一件寬大的真絲睡袍,每次王鑫給她按摩肩膀的時候,兩團肥膩白皙的大奶子簡直就像是送到他眼前似的,讓他大過眼癮。

  如此這般,幾天下來,王鑫開始夜裡發起春夢,每次在夢裡,自己和母親就好像是黃色小說中的男女主角一般,胡天胡地的亂搞一通,隨意揉捏著母親的大奶子,用自己粗大的雞巴捅著母親的陰道,最後甚至夢到母親雙乳中都是奶水,每天自己連飯都不用吃,醒來就抱著母親的乳房狂喝奶。當夢醒後,第二天見到母親,王鑫總是忍不住回想起夢中的一切,忍不住湊近母親。

  而寵溺兒子的柳玉潔絲毫沒想到兒子腦海裡齷齪的想法,只以為兒子是跟自己親暱,兩人每次身體接觸,都讓王鑫陷入如癡如醉之中,他瘋狂的迷戀上母親的肉體,可是他的理智又告訴他,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慾望和理智像兩道洪流一般在他的腦海中作戰。

  因此這段時間,他的精神極度反常,注意力不集中,甚至是寫作業時,作業本上都會浮現出幻想中的母親裸體,哪裡還能學習,已經快要到了崩潰了邊緣。

  很快,飯菜就做好了,平常歡聲笑語的兩人,這頓飯吃得格外壓抑柳玉潔並不知道兒子對自己有異樣的心思,察覺到兒子的隱瞞,她又是傷心又是好奇,傷心是覺得兒子與自己疏遠了,好奇是到底什麼事才能讓他覺得說出來就會破壞兩人的關係,她實在想不到能是什麼事,就算是兒子殺了人,那也是自己的兒子。

  結果迷迷糊糊間做的飯菜自然是糟糕至極,不過兩人都是滿腹心事,也沒吃幾口就結束了,王鑫早早的就出了門,柳玉潔則昏頭昏腦的睡了一下午,待醒來的時候已經快七點了。

  她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起身下床,走到梳妝台前擰亮了檯燈,在明亮的光線下,鏡中映射出一張略顯憔悴的臉龐,輕輕的摸上眼角,雖然平常很注意保養,但是那裡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布上了幾道淡淡的魚尾紋,時刻提醒她已經不是大姑娘了。

  想到這兒,她有些恨恨,臭兒子,老娘為了你,把寶貴的七年就這麼給耽誤了,你就這麼回報我,哼。柳玉潔越想越氣,狠狠的握緊手中的梳子,但是轉眼看到梳妝台旁自己與兒子的合影,心下頓時又軟下來。

  那是前年的暑假,在天目山旅遊時所拍,那時兒子已經有了一米七十五的個頭,比自己還要高出半個頭,眨眼兩年過去,他的個頭已經竄到一米八,臉上的稚氣也消減快看不見了,只有偶爾撒嬌的時候,才能感覺的出。

  柳玉潔的手輕輕的劃過相框的玻璃表面,腦海中不由的想起兒子成長的點點滴滴,對兒子的些許痛恨很快就被寵溺所填滿,忽地想起已經這麼晚了,怎麼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來不及梳理,柳玉潔快步衝到客廳,推開兒子的房門,果然是空蕩蕩的,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她頓時驚恐起來,顫抖的拿出手機,撥通兒子的手機號,隨著彩鈴的聲音越來越長,她的心也一刻不停的往嗓子眼裡冒,終於在經過漫長的等待後,電話接通了。

  「媽。」

  聽到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柳玉潔忍不住哭出聲來,哽咽的問道:「你在哪呢?現在都幾點了。」

  王鑫握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顫抖,他靜靜的聽著聽筒中傳來的母親哽咽的聲音,徘徊在眼眶中的淚水終於忍不住,無聲的流下來。

  「媽,對不起。」

  王鑫默默的哭著,對著電話說道。

  察覺到兒子語氣中的異樣,柳玉潔問道:「你在哪裡?我擔心死了。」

  王鑫看了看四周,茫然的說道:「濱湖公園。」

  柳玉潔心理咯?一下,就在前兩個月,濱湖公園剛死過人,是一個高三畢業生,因為沒考上理想的大學跳湖自盡,想到這個可怕的事情,她趕忙說道:「你不要做傻事啊,小鑫,成績不好沒關係的,媽媽不在乎,求求你,不要嚇媽媽,快點回來。」

  王鑫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湖面,精神有些恍惚,緩緩的說道:「媽,你中午不是一直在追問我為什麼事情而分神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感覺到兒子一副說遺囑的樣子,柳玉潔簡直要瘋掉了,她對著電話大喊,哭道:「不要,我現在不想知道,我不關心,隨便你以後怎麼樣,媽媽都不會再指責你了,求你了,小鑫,快回來,快回到媽媽的身邊,媽媽不能沒有你。」

  聽到母親的哭聲,王鑫更是心痛不已,他幾乎忍不住要拔腿跑回家,可是雙腿如同灌了鉛似的,怎麼也無法移動,他的理智已經完全佔據了上風,只有自己死才能令他們母子得以解脫。

  「媽,請你不要哭,聽我說,首先,我要對你說,我愛你,是你養育了我,教我長大,給我一個溫暖的家,我一直都過的無比的幸福,真的,謝謝你。」

  柳玉潔在電話那頭捂著嘴,用力壓制住聲音,淚水已經把胸前的衣服完全打濕了。

  「其次,我還要對你說,我愛你,這次不是一個兒子對母親的愛,而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愛,我知道你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覺得我瘋了,是的,這段時間以來,我的確是發瘋了,我竟然愛上了自己的母親,而且是那麼無法抑制的愛,我嘗試過無數次想要放棄,但是我做不到,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要硬生生的把靈魂分割成兩半一樣的痛苦。」

  「對不起,媽媽,你養育了我這麼多年,結果我沒有給您絲毫的回報,而且還讓您這麼傷心,對不起。」

  柳玉潔聽到兒子的表白,當真是如同五雷轟頂,驚得整個人都呆住了,聯想起中午兒子的話,怪不得他死活不願意說出原因。

  「這些年,你為了我吃了太多的苦,父親剛去世的時候,我還小不懂事,不願意讓陌生人當我的爸爸,這幾年我長大了,才知道一個人扛起一個家是多麼的痛苦,因為我的自私和不懂事,讓你苦苦的熬了七年,您連一個抱怨的話都沒有說過,而我現在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在褻瀆這份母愛。」

  「所以,媽媽,我只能選擇最後也是唯一一個能夠報答你的方法,沒有我的話,你應該是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媽媽,再見,我愛你,你真的很美。」

  說完,王鑫立刻掛斷了手機,閉著眼睛從橋面上跳了下去。

  「不!」

  柳玉潔嘶聲裂肺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