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002.(二)


(二)

  窗明几淨的第一人民醫院看護病房內,潔白的床鋪上端坐一名面容清瘦的少年,他相貌英俊身材高大,年紀看起來不大,穿著整潔的病號服,如果不是瞳孔中毫無半點對焦,絲毫看不出是個病人。

  他端坐在床上不知多久,對外界的一切絲毫毫無知覺,如同老僧入定一般動也不動,即便是開門聲也未引起他絲毫注意。

  推門而出的是幾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護士,還有一名容顏憔悴的中年女性,正是柳玉潔,短短的一個月時間裡,她變得形如枯槁,雙頰深深的內陷,眼神飄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她看著床上那名熟悉而又陌生的少年,不禁悲從心而來,這一個月來,她每天都深陷在自責與痛苦中。

  王鑫那天跳湖自殺,很幸運的被兩名散步好心人救起,緊急送往醫院後,搶救及時,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才對,但是很奇怪,雖然他的身體清醒了,但是意識卻好似死亡了一般,醒來後,只保留了人類的一些基本本能,比如可以吞嚥食物,可以自主呼吸,可以在攙扶下進行簡單行走,這是他與植物人最大的區別。

  但是他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身體本能,如果扶著他行走,指向一面牆,他能不停不歇的一直做著前行的動作,一次次的往牆上撞,經過一個月的觀察治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專家是束手無策,通過電腦遠程會診請教了著名的神經外科和腦科的專家,依然是毫無頭緒。

  「對不起,柳女士,我們盡力了。」

  屋內的一名中年男醫生抱歉的說道,他是王鑫的主治醫師,從業近20年,在國內也是首屈一指的專家,可是面對王鑫這種情況,他也實在是無處下手,各種方法都試過了,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此刻王鑫的情況就好似一台沒有操作系統的電腦,他想重裝操作系統,但是電腦拒絕外部訪問。

  柳玉潔聞言心中微微顫抖,苦笑道:「胡醫生,他還有康復的希望嗎?」

  幾個醫生聞言無奈對望了一眼,胡醫生說道:「這種情況我們也無法預估,人類的大腦是我們至今還未完全弄懂的特殊存在,也許他明天就會恢復意識,也許。」

  他沉默下來,沒有再接下去,生怕刺激到這位母親,柳玉潔衣不解帶的照顧著兒子一個月,精神和肉體的雙重壓力已經讓她到了極限,這會兒任何事情都可能會刺激到她脆弱的神經,他可不希望自己出現在明天的報紙頭版上,說某某醫生把患者家屬刺激過度,導致對方猝死這樣的報道。

  柳玉潔深深的吸了口氣,輕聲說道:「我明白,謝謝你們。」

  說完,她閉上眼睛,兩道清淚順著眼角緩緩留下,饒是幾位醫護人員早已見慣了生死,也不禁為之傷神。

  胡醫生抹過頭去,重新給王鑫檢查了一下,身體的各個部位依然無任何的異常,腦波測量儀的數值依舊停留在一個極低的水平,大概跟初生的嬰兒處於同一個水平。

  柳玉潔默默的站在一旁,看著醫生護士忙碌,她的淚水漸漸迷糊了雙眼,兒子的身影在眼中變得越發模糊,她無意識的抬起雙手,緩緩的探向前方,企圖抓住逐漸模糊消失的身影,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栽倒了下去,昏迷的剎那,她感到眼前人影晃動,卻無力去看清那一切,終於昏迷了過去。

  不知多了多久,柳玉潔才從昏迷中醒來,觸目所及,儘是白色。

  「這裡是天堂嗎?」

  柳玉潔腦子還未完全清醒,胡思亂想著,只感到渾身都沒有氣力,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才注意到這裡是醫院的病房內,她只迷迷糊糊的記得自己好似暈了過去,剩下的就完全不知曉,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著,還是穿著昏迷前的衣服,緩緩的翻身下了床,擰開病房的門把手,走廊靜悄悄的,她這才注意到此時已經是深夜。

  柳玉潔生怕驚動到別人,扶著走廊的牆壁輕輕的往前走,看了下病房的門牌號,離兒子的病房並不太遠,過了兩個門就到了。她擰開門把手,輕輕的推開走了進去,在進門的剎那,她心中蹦起一個念頭,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做夢而已,其實兒子一點事情都沒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沒有。

  自己之所以在醫院,只是因為工作勞累而已,兒子還是那個陽光純真的小少年,兩人的關係還是親密單純,可是當她看到病床上直挺挺的躺著的兒子時,頓時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她痛苦的摀住自己的嘴巴,把所有的傷心、悔恨、悲怨都堵在喉嚨裡,無力的癱倒在地上,美麗的大眼睛無法自抑的留著淚水,我見猶憐。

  不知過了多久,淚水終於是流乾了,柳玉潔扶著牆壁緩緩站起來,身子搖搖欲墜,好不容易恢復一點氣力,她顫巍巍的移動到床邊,俯視著兒子的面龐,他的眼睛依舊是圓睜,按照醫生的說法,他已經喪失了控制面部肌肉的能力,睡眠也完全是靠針劑來維持,每天晚上一針鎮定劑才能讓他入睡,即便是腦部進入了休息,眼睛也始終是這般睜著,如同活死人一般。

  柳玉潔輕輕啜吸著,顫抖的手撫摸上兒子的臉頰,雖然明知道徒勞無功,卻依然試圖將他的眼皮合上,當然沒用,好不容易控制住心緒,終於是停下了這個無意義的動作,她輕輕的握住兒子的手。

  將他的手抬起放到自己的臉頰上,衣服袖子緩緩滑落,露出結實的小臂,借著微弱的燈光,可以清晰的看見上面有數道白色的傷疤,柳玉潔心中不由顫抖,這是在兒子入院後才發現的秘密,他的手臂上有十幾次刀疤,有蓋子還未脫落,有的還未完全癒合,顯然都是最近才造成的。

  看著這些疤痕,柳玉潔不由自主的想起在兒子席夢思床墊下發現的日記本。

  王鑫從小就有記日記的習慣,出於尊重兒子的隱私,柳玉潔從未翻過兒子的日記,因為王鑫的日記本並未如同一般小孩那般,藏得很嚴實,只是放在抽屜裡了,柳玉潔自然是知道封皮是什麼樣,但是床墊下的這本卻是從未見過。

  封皮是一抹黑色,什麼圖案花型字一個都沒有,充滿著一種異樣的神秘感,翻開的第一面,竟然是一張柳玉潔的鉛筆素描,畫著她托起腮幫凝視前方,雖然只有簡單的幾筆,但是卻把那溫柔可親的眼神勾勒的淋漓盡致,彷彿是一氣呵成的,沒有絲毫修改的痕跡,柳玉潔不禁心中一酸,顫抖的翻開了第二頁,輕輕掃過,頓時呆住了。

  7月21日,天氣,晴。

  今天去王偉家玩電動,三點多的時候,劉翔也來了,還神秘兮兮的從書包裡拿出一本舊書,我沒想到那竟然就是黃書,隨手翻了翻覺得很無趣,言語粗鄙無聊,呃,也不全是,其中有幾篇文章,為什麼我看完之後覺得很奇怪,好像心底有一股火要冒出來,裡面的情節全部都是描寫單身媽媽和兒子的亂倫故事,這不就是我們家的情況嗎?

  裡面的母親全部都是獨守空閨很多年,最後慾望衝破了道德的束縛,我的媽媽也很寂寞嗎?應該是吧。不行,不能再看了。從王偉家回來,我總是忘不了其中的情節,鬱悶。

  晚上,我又習慣的去給媽媽按摩肩膀,哦,天哪,從我的角度完全能看見母親的乳房,好大好白,母親剛洗完澡,她甚至沒有戴胸罩,我實在忍不住,悄悄的把她的睡袍往旁邊移了移,她根本沒有發覺,我甚至能看到那一點點黑黑的乳頭,不行,我不能這樣,我想閉上眼睛,可是怎麼也合不上,我一定要把這個忘掉,堅決忘掉。

  不行,怎麼也忘不掉,我要把它寫下來,像小時候一樣,不愉快的事情寫在日記裡,心情就會輕鬆了,我要換個日記本,就那本黑色的吧,一直很喜歡沒捨得用。

  7月22日,天氣,晴。

  早上起來的時候,我感到褲襠有些難受,翻開一看,原來是遺精,把整條內褲都弄得皺巴巴的,昨天晚上夢到媽媽了,可是,實在是羞恥,我竟然像小說中的情節一樣,和母親上床了,什麼情節我已經不太記得了,只記得母親那對豐滿的乳房在我的眼前晃蕩,晃蕩,不行了,想想我就硬了,雞巴好難受,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實在太不舒服了,我要忍,我要忍。

  7月23日,天氣,暴雨。

  昨天夜裡下起了暴雨,到早上也沒有停,昨夜又夢到了母親,早上起來又遺精了。暴雨的時候,媽媽一般都不去超市,今天也不例外,看到我把換下的內褲扔到洗衣籃裡,媽媽似乎笑的有點奇怪,難道她發覺到我對她的想法了,不,應該不會的,可能是她覺得兒子長大了吧。

  媽媽今天在家裡依然穿得很少,她一貫如此,好像從來沒有把這個兒子當成男人,可是我已經十七歲了,你應該多少注意點啊,媽媽。怕在不留意間露出馬腳,我刻意的避開她,吃過飯就去房裡寫暑假作業,可是,根本一個字都寫不下去,腦子裡亂轟轟的,一個早上半面都沒寫完,太痛苦了。

  下午我依舊躲在房間裡,媽媽端了一杯水送進來,她彎腰的時候,我偷偷瞟了一眼,媽媽的身材真好,我怎麼今天才發現,不行,雞巴硬了,我在想什麼東西,該死。

  7月24日,天氣,晴。

  上午媽媽不在家,我躺在床上發呆,不知怎麼地的就想到了媽媽,我沒有控制住,把媽媽套入了黃色小說中的角色,我閉著眼睛做著白日夢,好像媽媽的奶子近在咫尺,我抱著被子,彷彿這是媽媽的身體一般,瘋狂的親著,雞巴越來越來難受,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感到渾身舒服,連忙翻身下床,內褲已經被我的精液弄得黏糊糊濕噠噠。

  下午的時候,我又在床上翻來覆去,那種感覺太舒服了,過了好久,雞巴又射精了,真爽,我想我離不開這種感覺了。

  7月25日,天氣,晴。

  好熱的天氣,下午同學約打籃球,我不是很想去,不過拗不過,只得去了,回來的時候,沒想到媽媽已經到家了,正在客廳的地板上做瑜伽,見我進來,母親衝我了笑,我當時就被暈了,媽媽的奶子被緊繃的瑜伽服凸顯的淋漓盡致,又大又圓,隨著她的動作,奶子輕輕的晃動,實在太誘人了,我不敢多看,趕緊沖回房,拿了換洗衣服就衝到浴室。

  對著浴室的鏡子,我看到自己的雞巴已經漲得又粗又長,應該算是很大吧,目測了下,大概有二十一二厘米的長度,不禁想到小說中的情節,裡面的兒子都有一根又粗又大的雞巴,靠著這根大雞吧征服了飢渴的母親,也許我應該現在沖出去,像小說書中那樣,把母親摁倒和她做愛,然後媽媽就會愛上我,像服侍丈夫一樣服侍我,那種感覺一定非常棒。

  不過我不敢,那不過是小說中的情節罷了,我要是真那麼干了,媽媽一定會很生氣,我只能在腦中幻想著媽媽的模樣,手握住雞巴快速擼動,這叫手淫,以前在衛生生理課上聽老師講過,沒想到我也會用到,真舒服。

  7月26日,天氣,大雨。

  天氣預報說,這幾天會有連續的大雨,可能會形成局部洪澇,看來這幾天媽媽都會在家裡,真讓人受不了。

  媽媽似乎察覺到我這幾天的冷淡,我只能裝作沒事,盡量避免和她的身體接觸,我怕我會忍不住自己。

  一天終於過去了,真難熬,媽媽真的是太美了,我愛你媽媽。

  7月27日,天氣,大雨。

  今天和媽媽做了很多事,一起打掃家務,一起包餃子,出去買菜的時候,媽媽和我手拉手,她的手心好軟,捏著好舒服,我有點捨不得放開。在家裡,她還是穿著短褲和小背心,只有當母親背對我的時候,我才敢偷偷的看她,結果又多了一個發現,媽媽的屁股好圓,肉呼呼的好想摸一摸。

  其後的日記,就是每天記錄了和母親點點滴滴,其中既有溫情的實錄,也有兒子的性幻想,柳玉潔看得是滿臉做燒,心慌亂不已,說不清是驚訝還是惆悵,越到後面,兒子的描寫越暴露,柳玉潔寡居多年,心底的慾望被些暴露的文字撩撥的一縱一縱的,下體都在不知不覺間濕透了。

  8月19日,天氣,陰。

  早上在床上手淫了三次,真爽,媽媽的奶子又大又軟,摸起來真舒服,她的乳房又白又嫩,奶頭卻烏黑發亮,看起來性感極了,我的手很大,可以單手抓起一個籃球,可是卻依然無法單手握住媽媽的奶子,我雙手各握住一枚大奶子,把奶頭放到嘴裡來回吮吸,好舒服,實在是太爽了。

  8月23日,天氣,大雨。

  討厭,媽媽今天又不去超市,不行,我忍不住了。躺在媽媽的大腿上,她微笑的看著我,真好看,她上身穿著我最喜歡的黑色胸罩,小小的布片勉強只能遮住奶頭附近的一點地方。

  我催促著母親快點給我餵奶,媽媽笑著答應,她直接把胸罩抬到乳房上面,兩團沉甸甸的奶子登時彈跳出來,我按耐不住,抬頭就咬住一枚奶頭,母親低下身子,溫柔的給我餵奶,讓我隨便玩弄她的奶子,真是我的好媽媽。

  8月31日,天氣,晴。

  明天就上學了,媽媽答應陪我一起睡,我第一次在母親的臥房裡過夜,她的身體好光滑,我們整晚都摟抱在一起,互相親吻愛撫,媽媽的奶子被我舔了一遍又一遍,卻沒有絲毫的不耐煩,看我雞巴漲得難受,母親主動幫我手淫,她的手心真舒服,那晚我射了三次,每次都射到母親的乳房上,實在是快活。

  9月2日,天氣,晴。

  糟糕的一天,拿到小考的試卷前,我就知道死定了,我昨天考試的時候,根本沒辦法專心,老是想起媽媽,試卷都沒寫完,果然,一向成績前三名的我,第一次到了三十名以後,真是恥辱。

  媽媽托著奶子靠在我的床頭,我忍不住的想要過去,不行不行,我現在是在寫作業,不行啊,我快要瘋了,媽媽的奶頭在我嘴裡變得硬硬的粗粗的,不行,瘋了。

  9月6日,天氣,陰。

  今天班主任又找我談話,這是第二次了,朋友都問我是不是生病了,不然為什麼下課都趴在桌子上,我當不然不能說我是雞巴太硬不能動,現在的症狀越來越重了,隨時隨地都會幻想到與媽媽做愛的情景,硬起的雞巴被牛仔褲勒的疼,昨天還在上課的時候沒忍住射了精,真丟臉,我必須要擺脫。

  好疼,啊,刀片真是好東西,我現在似乎真的能集中精神學習了,哦,不,為什麼作業本上也有媽媽的影子,刀片呢,刀片呢,啊,好疼。

  9月18日,天氣,晴。

  早上對著鏡子的時候,感覺自己好憔悴,昨夜又沒忍住,手淫了兩次,老天爺,求你原諒我,我不是故意違約的,實在是睡不著,難受啊。媽媽很奇怪的問我,為什麼天氣這麼熱還穿長袖襯衫,我只能解釋說是學校規定,不然讓她看到手臂上的劃傷更難解釋。刀片感覺已經沒什麼用了,我也許該用些新東西。

  柳玉潔看著看著,眼淚再也抑制不住,傷心的抱著筆記本痛苦,從字裡行間中,她深刻的體會到兒子糾結的內心,那種被壓抑的衝動,他只能通過自殘來緩解這種背得的衝動,讓做母親的她看的心酸不已,心中那點因為看到兒子對自己性幻想而產生的怒火,隨著心酸一併化為烏有。好不容易止住內水,日記本已經被打濕,柳玉潔顫抖的手,費了幾次工夫才分開粘在一起的紙張,翻到下一頁。

  9月23日中午,天氣,陰。

  好幾天沒寫日記了,因為心情實在不怎麼樣,媽媽今天去學校了,嘿嘿,我其實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一切都該結束了,她追問我是什麼原因導致成績變差,我能怎麼說,我能告訴她,因為我瘋狂的愛上了自己的母親!這幾天我已經冥冥的感覺到會有大事發生,也許這就是第六感吧。

  母親這七年來,為什麼活得這麼辛苦,答案只有一個,就是我,如果沒有的話,也許母親現在會重新有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還好,還不算太遲,以的母親的美麗一定能找到一個愛她呵護她的人,祝你幸福,媽媽。

  日記到這裡就結束了,最後的文字寫的筆法凌亂,顯然是在心情極度跌宕的心情下落筆,在旁邊的一頁上,有一副極簡單的素描,畫著兩個人的頭像,其中一個是柳玉潔,她親暱的靠在旁邊的人肩膀上,不知什麼原因,王鑫沒有畫上男人的面孔,只勾勒了一條微笑滿足的嘴角。

  兒子隱秘的日記本,給柳玉潔帶來的衝擊是巨大的,她第一次真正的走進了兒子的內心,發覺到他心中不為人知的痛苦與憂傷,柳玉潔看完日記後,從來不解、憤怒、傷心、悲痛的情緒中,變化出悔恨、愛憐、痛心、迷惘,她不知道一旦兒子醒來,自己將如何與他相處,在倫理與道德的束縛下,而王鑫選擇了自我毀滅。

  從這點上來說,他成功的用死亡對自己進行了救贖,即便他之前犯了再大的錯,他也已經用生命洗刷了那些罪惡,而柳玉潔則因為日記本的發現,開始審視兒子和自己的關係,當剝離了倫理道德之後,她看到了那顆無比熱烈愛慕自己的真心,一個男人為了自己,甘願放棄自己的生命,那這份愛是何等的珍貴,在照顧兒子的這一個月中。

  每每看到他手臂上自虐的傷痕和無神的眼睛,柳玉潔心底的柔軟之處就被刺痛一次,一個月下來,心底早已是遍地鱗傷,再沒有半點對兒子意淫自己的怨恨和痛惜,只盼著他能醒過來,如果這世上真有背德的煉獄,她願意永陷煉魂的業火,燒盡自己的靈魂,以換取兒子再親口呼喚自己一聲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