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003.(三)


(三)

  那天夜晚,柳玉潔迷迷糊糊間睡在了兒子的病床上,第二天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蜷縮在兒子的旁邊,不由感到有些窘迫,昨天夜裡她做了一場夢,在夢中有一個陌生男子對她大獻殷情,百般體貼,讓久久未嘗到被男人呵護的她格外的放松。

  在夢中,她們歡快起舞,把手言笑,男人強有力的臂彎和溫柔的淺笑,讓她體會到做女人的快樂與滿足。可是夢境終究是虛幻,當夢醒之後,除了床單上一片被打濕的淚痕外,再沒有一絲可以令心底平安喜樂。

  柳玉潔憂傷的看著一旁毫無知覺的兒子,不由的悲從心來,對於未來她有些手足無措,發了半晌的呆,才緩緩下了床,在衛生間裡洗了把臉,梳理了一下頭發,當推開衛生間門時,正好是早班的護士進來查房。

  看到兒子如同木頭人偶一般的被檢查身體,柳玉潔不忍再看,離開房間,逕直來到值班醫生的辦公室,正巧,值班的是王鑫的主治醫師胡醫師。

  「早,胡醫生。」

  柳玉潔輕聲打著招呼。

  胡醫生聞言看見她,趕忙熱情的站起身,迎接道:「啊,早,柳女士,你怎麼不多休息休息,那天你真是把我們嚇死了。」

  柳玉潔慘然的笑了笑,說道:「不好意思。」

  她一抬眼正好看到牆壁上的日曆,是日期很大,每天撕一張的那種,一看日期,不由微微有些詫異,沒想到自己竟然是昏迷了兩天。

  胡醫生搖搖頭說,說道:「請坐吧,喝水嗎?」

  柳玉潔點點頭說道:「謝謝胡醫生。」

  胡醫生趕忙笑道:「客氣客氣,為病人家屬服務是我們的職責嘛,呵呵。」

  他慇勤的從飲水機中到處一杯熱水,送到柳玉潔面前的茶几上,這一個月來,醫院的同事都看出來胡醫生在柳玉潔的面前慇勤的有些過分,私底下都在暗笑這個書獃子也知道開竅了。

  胡醫生早年留學美國,直到三十出頭才回國,是美國著名醫科大學畢業的醫學博士,雖然人長得普通了點,但在耀眼光環的籠罩下,他依然受到無數女性的青睞,只可惜此人雖然智商高但情商低,婚後不到一年即以離婚收場,然後對女性就敬而遠之,一心撲在事業上,眼看著即將四十出頭,終於是有了梅開二度的心思。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柳玉潔被兒子的事情弄得焦頭爛額,哪裡有心情卻接受一份新感情,而且胡醫生身上濃重的書卷氣息和小男人的氣質也讓她生不起半點漣漪,她喜歡強壯有力,可以保護女人的男人,偏偏胡醫生跟這個形象一點邊都靠不上,注定了他的一腔愛意也只能換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把水放到茶几上,胡醫生靜靜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假裝翻看手中的病例,卻在好似不經意間偷看著柳玉潔,三十七歲的女人,年齡上已經不算年輕,但比起來一二十歲的年輕女孩來說,她們有著獨特的優勢,就是成熟,彷彿是多年窖藏的美酒,醇香濃郁,誘惑逼人,她們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抬足,都彷彿在發出無聲的邀請,撩撥著男人異樣的心思。

  柳玉潔正是其中的極品,雖然歲月在她眼角留下了痕跡,但是在帶走青澀的同時也留下了成熟,她就好似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全身上下都散發著誘人的甜香,美麗的容顏,驕人的身材,在胡醫生第一次見到時就給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跡,不過一來時機不對,二來這個書獃子著實沒有不會討女人喜歡,一個月下來,私下的關係毫無進展,愁得他日夜魂不守舍。

  柳玉潔沒有多想面前這個宅男醫生的異樣心思,用冰冷的雙手環握住水杯,輕輕抿了一口,熱乎乎的開水流進冰涼的胃中,讓身體稍稍暖和了一些,看著杯口中蒸騰出的熱氣,她輕聲問道:「胡醫生,我想給我兒子辦理出院手續,今天可以辦嗎?」

  胡醫生心咯?一下,放下裝模作樣的病例問道:「你兒子的病情我們還沒有找到原因,為什麼不再多住院觀察一段時間,如果是經濟方面有困難,我可以幫你。」

  他熱切的說著。

  柳玉潔沒有注意到胡醫生的格外熱情,搖了搖頭說道:「不是錢的問題,我想換一個熟悉的環境,也許會有助於他的恢復,這一個月來,我也跟護士後面學會了打針,就麻煩你給我開點鎮定劑。」

  見女人的去意很堅決,胡醫生雖然很是不情願,但也沒有辦法,只能遺憾的說道:「那好吧,不過安定是屬於管製藥物,我不能給你多開,我先給你開七支吧,每個禮拜你再到醫院來重新開,這是規定。」

  「嗯,好的,謝謝胡醫生。」

  柳玉潔說完就放下水杯站起來,說道:「那我回病房那邊收拾一下,如果有需要我填寫的東西,麻煩請再告知我。」

  「哎,好。」

  胡醫生趕忙站起來相送,看著女人姣好的背影消失在門口,他不由懊惱的摔倒在椅子上,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天花板,滿心都是說不出的沮喪。

  在胡醫生的幫助下,很快就弄好了出院手續,柳玉潔婉拒了護士的幫忙,一個人扶著兒子下了樓,把王鑫安置在副駕駛的座位上,按住他不停擺動的雙腿上幾分鐘,王鑫才停下了行走的動作,安靜的坐在座位上,無神的看著前方。

  柳玉潔見狀心中越發的酸楚,念及實在大庭廣眾之下,終於還是忍住淚水,轉身向醫護人員致謝,這時胡醫生大步走到她的面前,一旁的同事不由的私下驚詫,暗道難道是他打算要表白嗎?結果,這個宅男醫生表情糾結了半天,卻只是掏出了一張被攥得皺巴巴的名片,遞了過去。

  「呃,柳女士,這個是我一個好友的名片,她是心理診療師,我看你最近這段時間壓力挺太大,這樣不好,也許這張名片你用得上。」

  胡醫生結結巴巴的說道,這番話著實讓周圍一群人大失所望。

  柳玉潔接過名片,只見上面印著天華心理治療中心華月虹主任,下方是聯繫電話和地址,點點頭道謝了一聲,將名片收在口袋裡。

  隨著車子緩緩駛離醫院停車場,胡醫生的心也越發沉墜下去,他目送著最後一點影子消失在門口,頭頓時耷拉了下來,邁著沉重的步子緩緩的踱回辦公室,傻呆呆的坐了一整天。

  醫院這邊的事不再提,柳玉潔那邊把車子停在小區的地下停車場內,扶著兒子下了車,走進電梯裡,為了不讓兒子往電梯壁上撞,她背靠著牆,抱住兒子的身軀,王鑫毫無知覺的往前面走動,把母親頂在電梯壁上,雖然因為行動遲緩,撞擊的力度並不大,但是瞭解了兒子對自己有異樣的心思後,這個舉動確實讓柳玉潔有一些難堪。

  但是她又不敢躲開,只能默默的沉受著,心底祈禱著千萬不要有人進來,哪想這個念頭剛升起,叮的一聲,電梯門就再次打開了,兩名年輕男女手拉手有說有笑的正要進來,一見裡面的曖昧不要,不由得呆立門口,窘的柳玉潔真恨不得鑽到電梯的通風口裡,還是那個女孩反應快,趕忙一拉男友閃了出去,電梯門緩緩合上,柳玉潔心底這才鬆了一口氣,好在其後再沒有其他人攔下電梯,直接到了頂樓。

  頂樓是複式結構,僅有一個單元,兩戶人家,隔壁那家常年無人,柳玉潔在這裡住了三年多,沒見過對門開過一次。這間房子面積極大,上下兩層超過400平方,是七年多以前,丈夫還未去世時,兩人按揭買的房子。

  那時候房子還沒有漲得離譜,這間400平米的複式套房連同地下車位,只花了106萬,擱到現在,已經漲到了600萬之巨,四年多前方才交付,裝修後晾了大半年,現在家居擺設還跟新的一樣。

  進門是玄關,然後就是100多平方的超大環形客廳,因為客廳的面積太大了,房屋中間的沙發也是從廠家定做的真皮環形大沙發,比一般賣場中的沙發要大了一倍多,饒是如此,擺放在巨大的客廳中,依然顯得精緻。

  柳玉潔是個很注重生活情趣的人,為了裝扮家裡的氣氛,她著實花了很多心思,各種工藝品和美術作品把客廳點綴的充實而又不顯臃腫,錯落有致。

  回到熟悉的家中,柳玉潔整個人放鬆了許多,兒子不方便換鞋,她就扶著他走到沙發前,讓他仰躺著休息,然後才脫下他的鞋子,輕輕的微笑道:「小鑫,我們到家了,你還記得這裡嗎?」

  王鑫自然是半點反應都沒有,無神的盯著沙發頂上的天花板中懸掛的水晶吊燈。

  見兒子依然不省人事的模樣,柳玉潔慘然的搖搖頭,把兩雙鞋子放到門口,到廚房裡燒了點熱水喝,見家中到處是灰塵,她拿起電話撥通了保潔公司的電話號碼,通知他們下午派人來做保潔,然後又打了肯德基的宅急送,叫了兩份外賣來,因為兒子只能吃流食,午餐主要是米粥和牛奶。

  放下電話,柳玉潔回到客廳中,坐在兒子的旁邊,俯下身子,輕輕的撫摸兒子的頭頂,呢喃道:「小鑫,你還要睡多久?媽媽好累,好辛苦,不光是身體上累,心更累,你知道媽媽有多後悔嗎?是的,我現在後悔了,後悔極了,媽媽不該逼你。」

  「如果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也許就不會有這些事了,你喜歡媽媽,這並不是大不了事情,只是你處於青春期的萌動而已,再過幾年,等你長大了,這些念頭自然而然的就淡了,你為什麼要那麼傻,就算去死,按死得也應該是我,你還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王家還指望你開枝散葉,我還沒有抱上孫子呢,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選擇這條路。」

  柳玉潔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悲憤,滿腔的怨氣爆發出來,面容因此而糾結扭曲,好半晌才平靜下來,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竟用力在撕扯兒子的頭髮,嚇得她趕忙縮手,好在王鑫是一頭板寸,不然真要被母親撕扯下一把頭發來。

  柳玉潔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她沒想到自己剛剛竟然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雖然是在情緒極度激動的情況下,但是著實讓她無法接受,她抱住腦袋,渾身發抖,只覺得人生都彷彿變得灰暗,她一會兒想起兒子一輩子都如同活死人一般,一會兒想起自己變成神經病後的悲慘人生,心底越想越是害怕,把恐怖無限倍的放大。

  突然,她想起了胡醫生送給她的名片,趕忙從口袋裡翻出來,用顫抖的手按起電話號碼,因為手顫抖的非常劇烈,好幾次號碼還未撥完,手機便掉落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撥通了電話,卻是忙音,頓時只覺心力憔悴,手機無力的滑落在地毯上。

  柳玉潔重重的倒在沙發裡,癡癡的望著天花板,雙眼逐漸被淚水打的模糊,朦朧間,天花板好似變成了虛幻的水波,一串串倒影出現在其中,彷彿是兒子童年的回放,從他蹣跚學步到牙牙學語,從他撒嬌的要買玩具到懂事的幫自己提水壺澆花,從他因為貪玩摔了個跟頭把褲子摔破嚎啕大哭到認認真真的讀書,一點一滴的回憶記錄了兒子成長的17個春秋歲月,裡面有歡笑有淚水。

  她還清楚的記得七年前丈夫去世的之後,兒子含著淚水堅定的保證自己一定會好好照顧媽媽,這七年來,兒子的乖巧、聽話、懂事,都讓她甚感欣慰,無比自豪,他就是她的驕傲,是她生命延續下去的唯一希望。

  天花板中的影像逐漸消失,柳玉潔眼中的神情逐漸變得清明起來,她從自己的記憶中,清楚的讀到了自己對兒子的不捨,這份不捨給她重新站起來的勇氣,她側過臉,看著呆若木雞的兒子,慘然的笑了笑,說道:「小鑫,只要有一線希望,媽媽就不會放棄,我一定要治好你,一定。」

  自我催眠對臨近崩潰的人來說,確實是有著不錯的療效,柳玉潔感到四肢的氣力在逐漸恢復,但是她半點都不想動,躺在沙發上發呆,過了好久,電話進來的鈴聲才把她驚起,原來是宅急送到了。

  給送外賣的小伙子結完帳,柳玉潔拎著盒子放到茶几上,把兒子扶正靠在沙發上,用勺子緩緩的將米粥送到他的口中,王鑫吞嚥的很慢,待他吃完後,柳玉潔那份已經涼了,她懶得再去加熱,隨便吃了一點,便扶著兒子上樓休息,在二樓的走廊稍微猶豫了一下,將兒子引到自己的房間。

  柳玉潔的臥室面積有七十平方左右,差不多抵得上一套普通二居室的面積,牆壁上是一部超大的56英吋液晶電視,臥室靠外一側呈弧形,沒有牆壁,全部是由強度超高的落地鋼化玻璃組成,表面做過特殊處理,可以充分過濾紫外線的同時還不影響采光,另外,從外面也無法看到屋內的任何情況,牆角有跑步機和一些小的健身器械,屋內有獨立的衛生間和衣帽間,極盡奢華之典範。

  整個房子的裝修花掉了140多萬,這些錢都來自於這些年經營連鎖超市的收入,丈夫去世後,柳玉潔一心撲在工作上,事業方面不僅沒有退步,反而更是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開出了二十幾家連鎖店,擁有兩家大型旗艦店,算是本市中相當有份量的超大型超市,在商界算是相當有名氣的鐵腕女傑。

  最終更是以現有資本並入全國某大型連鎖超市,經過辛苦的談判,最終獲得了一千兩百萬現金和4。35%的股權,成為該超市在本地區的副總經理,雖然不是做老闆,但是收入比以前要翻幾翻,每年的股權分紅,就可以獲得五六百萬的收入,足夠她們母子幾輩子衣食無憂。

  給兒子掖好被單,柳玉潔環抱著雙手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熙熙攘攘的都市,不由的想起當初和丈夫兩人背井離鄉獨自在外打拼,吃過千辛萬苦,抵擋住各種誘惑,終於有了一個溫暖的家,可是丈夫先是死於意外,兒子又變成了活死人,好似這世上所有的倒霉事,都落到她一個人身上,不由的讓她對自己產生疑惑,難道我是個天生的剋夫克子命不成?

  柳玉潔想出了神,直到保潔公司的電話響起才將她驚醒,前前後後忙碌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十餘名保潔員將房間清理的乾乾淨淨,一塵不染,讓一向愛潔的柳玉潔心理舒服了許多,待眾人離開後,她慵懶的伸了個懶腰,上樓上的房間,只覺得倦意上湧,渾身疲憊,打算去沖個澡,好好休息一下,抬頭一看牆上的鍾擺,想到該是給兒子導尿的時間了。

  王鑫失去意識後,排泄也成了一件需要人幫助的事情,不然就得洩在褲子上面,好在他每天吃的不多,排泄次數也非常準確。柳玉潔絲毫不在意的解開兒子的褲腰帶。

  在醫院裡她已經習慣了,雖然剛開始的時候,看到那條軟趴趴的長蛇讓她有些羞澀,但是時間長了,她也就習慣了,而且在醫院那種環境下,她也很難興起多大的羞恥心,這種事情一般都是由病患的家屬負責,王鑫只柳玉潔一個親人,她不上誰上。

  熟練的褪下長褲,露出裡面的黑色內褲,鼓鼓囊囊的一坨,柳玉潔微微笑了笑,扶起兒子,說道:「小鑫,該尿尿了,媽媽扶你去,你動作慢點。」

  王鑫木訥的跟著母親起了身,在柳玉潔的攙扶下進了衛生間,柳玉潔脫下兒子的內褲,長蛇軟趴趴的垂在胯下,粗壯的有些嚇人,饒是已經見了很多次,依然讓她感到驚歎,她死去的丈夫本錢就是極為渾厚,兒子繼承了這一優良基因,勃起以後怕是不遜於乃父,想到這兒。

  柳玉潔不由的想起丈夫在世時兩人的床第之歡,那種侵入骨髓的高潮快感,讓她有些意亂情迷,多少日日夜夜,她只能在夢境中回味著那逐漸逝去的記憶,可能是因為環境的變化,在這個私密的空間裡,只有她和兒子兩個人,而且兒子還是無意識的狀態,這讓柳玉潔的膽子頓時變得很大,邪念頓生。

  她顫抖而堅定的伸出手,握住兒子的軟蛇,以往是為了方便兒子排泄,但今次,她鬼使神差的握住了棒身,輕輕的揉捏,來回緩緩的在手心裡抽動,雖然動作與以往並無太大區別,但是心境卻完全不同。

  柳玉潔沒有像以往那般別過頭,而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兒子的陽具,金黃色的尿液緩緩排出,陽具也略微有些堅硬,她不由自主的吞嚥了下口水,心理火燒火燎的慌亂,她如此的聚精會神,以至於都沒有發現自己的下體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濕潤成了一片澤國。

  王鑫很快就尿完了,但是柳玉潔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她緩慢而用力的搓弄著兒子的陽具,看著碩大的龜頭在包皮間來回進出,呼吸逐漸急促起來,兩頰泛起了紅潮,她不由自主的蹲下身子,把臉頰湊得更近一些,貪婪的呼吸著少年胯下所散發出的氣味,即便是有一些難聞的尿騷味,她也甘之若飴。

  實在是飢渴了太久,這份飢渴猶如洶湧的洪水,在經過一個月的擔驚受怕之後,勢如破竹的衝垮了她苦苦堆砌了幾年的大壩,她這會兒什麼都不願意去想,清醒的意志退居二線,身體完全被飢渴的本能所控制。她的另一手顫抖的撫摸上少年的睪丸,用溫熱的掌心輕輕的撫弄,臉上呈現出病態的慾望渴求。

  柳玉潔不知把玩了多久兒子的陽具,雖然心底一直有一個聲音在誘惑她張開嘴含住面前這個誘人的東西,用那種粗暴的滿足感填充自己內心的空虛,但是最後的道德防線擋住了慾望的大洪水,在洪水漸漸退去後,柳玉潔的慾望也得到了一些發洩,醒覺到兩人身份,她趕緊放下手中的陽具,起身扶住一旁的洗臉台,低著頭劇烈的喘著粗氣,猛地一抬頭。

  看著鏡中的自己,面頰通紅,髮梢凌亂,一臉慌張,不由的痛恨起自己來,低聲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賤貨,你剛剛在想什麼,在幹什麼,他是你兒子,是你親生骨肉啊,就算你出去隨便找個野男人,哪怕是睡在垃圾堆裡的乞丐,也不能找他啊,你是瘋了嗎?」

  柳玉潔罵著鏡中的自己,不停的在心底懺悔著,罵了好一會才停下來,憤懣過後,只留下滿心的空虛,淚水不自禁的順著臉頰流淌下來,對著淚眼婆娑的自己,她無力的坐倒在地上,捂著臉哭了起來。

  一旁的王鑫依然如同木頭人一般站在馬桶旁一動不動。

  抹乾眼淚,柳玉潔給兒子穿好褲子,扶著他去床上躺著,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內衣褲竄到浴室裡,三下五除二將身子脫得光潔溜溜,這才發現內褲上已經滿是陰液打濕的痕跡,她深吸一口氣,將內褲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裡,邁步滑入浴缸中,溫熱清澈的水將她包裹著,讓她感到一絲溫暖,她固執的將鼻孔以下都沉到水面下,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浴室的牆壁發呆。

  雖然剛剛已經自我反省了一次,但是不知怎麼地,此刻腦海裡竟然還是忘不了剛剛發生的一幕,兒子的陽具不停的閃現在她的腦海裡,怎麼也無法忘卻,越想越亂,頭痛欲裂。

  嘩啦一聲,柳玉潔光著身子猛地坐了起來,豐滿的乳房在空氣中微微顫抖,渾圓飽滿,白皙如玉,顫巍巍的雙峰沉甸甸的向四周傳遞著壓迫力,她的胸口劇烈起伏著,嘴裡微微呻吟,身軀微微扭動,從水面看下去,才發現罪魁禍首原來是兩根纖細的手指。

  「對不起,小鑫,請你原諒媽媽,媽媽實在受不了了。」

  柳玉潔?症般喃喃自語,食指與中指在自己的陰戶裡來回進出,動作非常熟練,這幾年來,她就是靠著手淫來緩解身體的飢渴,此刻與之前唯一的不同就是手淫的對象發生變化,由死去的老公變成了自己的兒子。

  她的手指在陰戶間進出的速度越來越快,無名指也加入了戰團,空著的另一只手攀上自己的乳房,使勁揉捏著豐滿的右乳,不由自主的呻吟著:「輕點,再輕點,媽媽快受不了了。」

  她完全陷入了性幻想中不能自拔,先前給兒子手淫的一幕清晰再現,那根軟趴趴的長蛇彷彿變得如同鐵棒般堅硬,狂風暴雨般插弄著自己的陰戶,巨大的手掌覆蓋住自己的奶子粗暴的揉捏,自己完全陷入愛慾的狂潮中不能自拔,徹底拜服在兒子的胯下,放下了所有的母性尊嚴,無怨無悔的奉獻出肉體供兒子發洩。

  「小鑫,媽媽是你的,只要你能醒來,媽媽願意為你做任何事,你在日記上記錄的東西媽媽都可以為你做,你喜歡媽媽的奶子,媽媽隨時可以讓你摸,你喜歡媽媽給你口交,媽媽就天天幫你口交,你喜歡和媽媽做愛,媽媽就撅著屁股讓你幹,只要你能醒來,媽媽什麼都答應你。」

  柳玉潔在心底哀求著,這一刻她真的完全陷入了癡狂的狀態,悔恨、自責、愛慾、憐惜等等情緒紛湧踏來,一遍遍的沖刷著她的神經,在這種意亂情迷下,她許下了無數的承諾,每做出一個承諾,心緒都輕鬆了幾分,彷彿是卸下了什麼重擔一般,而身體也愈發的敏感,終是在不斷的承諾和悔恨中攀上了高潮。

  高潮的餘韻緩緩散去,柳玉潔無力的趴在浴缸的邊沿,眼神迷離渙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抑或者是什麼都沒想,只是單純在發呆,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起身,用浴巾拭乾身上的水滴,高潮後的女體呈現出一股有異於往昔的動人魅力,她看著落地鏡子中赤裸女體,慘然的笑了笑。

  自嘲道:「柳玉潔,你努力保養這身子又給誰看,你這般愛美珍惜容顏又是為了誰,哎,如果你不注重這些,做個中年發福,慵懶邋遢的中年婦女該有多好啊,你這般辛苦當真是何苦來哉。」

  她苦笑著甩了甩濕漉漉的頭髮,也沒心思吹乾,穿上淺藍色的胸罩,半罩杯完美的凸顯出她豐盈的胸部,聚攏效果讓原本自然狀態就很緊密的雙乳形成了一道更加深邃的乳溝,她不自禁的在鏡子面前扭轉了兩下身軀,雖然她剛剛還說不該愛美,但這份天性其實已經深入她的一舉一動中,哪裡是輕易間可以扭轉的想法,滾圓的兩瓣臀肉把小內褲繃得緊緊的。

  長久保持的瑜伽和運動,讓她的臀部還如同年輕女性一般挺翹結實,絲毫沒有鬆弛的跡象,唯一讓她感到有些遺憾的是,她覺得自己的臀部有些過於豐滿,以前每每跟丈夫抱怨的時候,丈夫總是用力的將她掀翻在船上,用粗壯的陽具從背後插弄著她的陰道,那雙充滿了魔力的大手總是不停在自己的屁股上遊走,拍打,還一邊笑罵自己不知道這兩瓣屁股是多麼的誘人。

  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久,柳玉潔都有些忘記,自己到底是真的覺得屁股太大而抱怨,還是為了勾引自己的丈夫而故意抱怨。她的手隔著輕薄的面料,輕輕游走在屁股上,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從心底升起,好似是丈夫在自己的身後,調皮的撫弄自己的臀部,想著想著,她的嘴角浮現出一股虛弱的微笑,臉頰上又不知不覺間出現了兩道淚痕。

  穿上浴袍,緩步走了出來,柳玉潔一眼就看到床上安靜躺著的兒子,心下微微歎了口氣,甩甩腦袋,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思想拋開一旁,輕輕的坐在床頭,憐惜的看著兒子,雖然她努力的想要保持作為一個母親的尊嚴。

  但是安靜的房間裡,只有她們兩個,這份略顯壓抑的安靜讓她的思想總是無法控制,眼神總是無意識的往兒子的胯下瞄去,終於,她坐立不安,起身找到自己的手機,翻到通話記錄欄,再次按下了通話鍵,她明白,自己是非得看心理醫生不可了。

  「嘟……嘟……嘟。」

  這次沒有忙音,很快電話就接通了,對面是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聲音清脆、幹練、簡潔。

  「喂,我是華月虹,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頭的女聲平靜的問道。

  在一片寂靜的環境中,這個聲音讓柳玉潔聽到安心了不少,她輕輕的說道:「華醫生,我叫柳玉潔,是第一人民醫院的胡醫生介紹我給您打電話的。」

  電話那頭的女人立刻想起了下午胡醫生給自己打的兩通電話,讓自己好好接待一個叫柳玉潔的人,應該就是她吧,沒想到那個書獃子也會有發情的一天,這讓華天虹既意外又好奇。

  兩人簡短的交流了幾句,約定了見面的時間,放下電話,柳玉潔覺得身心輕鬆了許多,裹著睡衣躺在兒子的旁邊,倦意上湧,在胡思亂想間沉沉睡去。

  同時在這個城市的另一個端,一棟窗明几淨的辦公寫字樓的辦公室內,一名冷艷明媚的女人也放下了電話,用左手把玩的鉛筆在紙上迅速勾勒了幾筆,很快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女人形象。

  然後再臉的部寫了一個問號,嘴角笑了笑,將鉛筆仍在一旁,轉開旋轉椅,緩步站起來,身材高挑勻稱,肉色的絲襪包裹著美得驚心動魄的筆直雙腿,黑色的短西裝和短裙完全展現出其完美的身材比例,後腦盤著的紅棕色的長髮更顯其成熟與幹練的氣質。

  「柳玉潔,不知道那個呆子喜歡上的會是什麼樣的人?呵呵。」

  女人看著窗外逐漸濃郁的夜幕,輕輕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