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004.(四)


(四)

  與華月虹約定的見面時間是通話後的第二天下午,一整個白天柳玉潔都沒有什麼精神,除了照顧兒子以外,就是發呆或者翻看以前的照片,默默的垂淚,完全不知道以後的生活該怎麼繼續,直到約見的時間快到了,她才草草的化了個淡妝,查看了下兒子的狀況,確認沒有問題才匆匆離去。

  「您好,我約了華主任下午見面,請問現在她在這裡嗎?」

  柳玉潔在心裡診療所的前台對服務員說道。

  這個二十出頭的女孩趕忙調出預約記錄,說道:「請稍等,請您提供下預約姓名,我給您查一下。」

  「好的,柳玉潔。」

  「很抱歉讓您久等了,華主任在辦公室等您,請直走在第一個拐彎處向左,第二門就是華主任的辦公室。」

  前台妹禮貌的答道。

  「謝謝。」

  柳玉潔微笑的點點頭,轉身離開。

  「鐺鐺鐺。」

  柳玉潔輕輕叩響了辦公室的木門,在那一剎那,她突然想起一個多月前,自己去兒子學校時的那一幕,不由的心中一哆嗦,竟是不敢再去想。

  「請進。」

  屋內傳來一聲清脆的女聲招呼道。

  柳玉潔深吸一口氣,推門的剎那,竟有一種小時候讀書犯了錯,要進辦公室受罰的緊張心情。推門進去,只見不算太寬敞的辦公室內佈置的僅僅有條,除了一張辦公桌外,就只有牆角有一張功能床,另外還有一些綠色植物做點綴。

  在辦公桌的後面,一名穿著淺色西服套裝麗人緩緩站起,微微的淺笑,招呼道:「柳女士,請坐。」

  柳玉潔點點頭,不好意思的微笑道:「抱歉,路上堵車,來晚了些。」

  「沒事,你喝點什麼?」

  「茶吧。」

  「好。」

  華月虹笑了笑,按了下桌子上的通話器,說道:「小劉,送兩杯茶進來。」

  兩人分別坐定,華月虹仔細打量了下對方,確實是個儀態萬千的成熟美人,那股子風韻不是什麼女人都能有的,很好了展現了她的美貌和氣質,身材也是好得沒話說,豐滿的胸脯,挺翹的臀部,絲毫不顯中年女人的老態,反而是有著不輸年輕女性的動人誘惑力,怪不得那個宅男也為之動了心。

  這種想法讓華月虹心底很是頗有些不忿,對胡醫生更加埋怨了兩分,因為胡醫生就是她的前夫,要知道那個情商為0的笨蛋,離婚幾年後還是第一次打電話給自己,而且一打就是兩通,言語間的關愛瞎子都能看得出來,著實讓她氣悶。

  對前夫,華月虹現在倒並不存在多少愛,或者說是根本就沒愛過,結婚那個時候,她只是個剛剛從醫科大學畢業的大學生,從中學到大學,她都是當之無愧的校花,而且是那種美貌與智慧兼併的稀少女性,追她的人如過江之鯽,這也造成了她選擇性障礙,在無數追求者互相下牽制的情況下。

  她一直到大學畢業都是單身,在實習單位碰到其貌不揚學識淵博的前夫後,對方對自己的美貌恍然無視,反而對自己在工作中暴露出的一些問題毫不留情的指責,這種交往方式,讓一向驕傲的華月虹反而對這個木訥的胡醫生產生了意外的好感,甚至放棄身份倒追,只是婚後的生活實在讓她感到無趣,那個傻瓜根本就是個感情白癡,別說給她買件衣服、首飾什麼的。

  甚至連甜言蜜語都不會說,更別提什麼逛街、旅遊,整日只知道研究醫學,自己這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放在他的面前,不管自己穿著多性感,還是從A片裡學來各種羞人的姿勢,他竟是無動於衷,婚後一年,兩人的性愛次數屈指可數,要不是周圍男性朋友和同事每每看到她時眼神中還跟以前一樣,總是泛著無法遏制的慾望衝動,她甚至會自己是不是結了婚就變得難看了,身形走樣了。

  這樣的生活,華月虹自然是受不了,匆匆一年便離了婚。離婚後她依然非常搶手,不過有過一次失敗婚姻的華月虹這次謹慎了很多,但是過於謹慎的她經歷了幾段感情後,最終還是單身一人,兩年前跨過三十歲的門檻後,正式加入了大齡剩女的行列,曾經圍繞在她身邊的優秀男性一一成了家,她越挑越是不滿意,只是她內心的孤獨卻有誰能懂,每當午夜輪迴半夜中醒來。

  她常常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以往的歲月,對前夫當真是有說不出的恨,恨他耽誤了自己的青春,恨自己幼稚無知,恨歲月蹉跎,可是恨到最後,留有的只有寂寞和空虛,她有時候也很想放縱一下,享受一下一夜情,可是身為醫生,她天性愛潔,對混亂的男女關係可能帶來的性病有強烈的恐懼和抗拒感。

  因此這麼多年下來,她的性情也因此變得越發冷淡,轉而專心撲在工作上,成了一座冰山美人,與前夫更是毫無聯繫,這次他居然破天荒的為了一個女病人特地打電話過來,讓她對柳玉潔感到好奇的同時,也不由的產生了一種敵意,倒並不是因為吃醋,而完全是來自於女人的驕傲,而且通過前夫這桿稱,也充分的證明了自己不如面前這個女人,讓一向自視甚高的華月虹很是有些不忿。

  柳玉潔心中頗為緊張,沒有在意對方上下打量的目光,但這種場合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略微顯得有些侷促,華月虹是心理學方面的專家,哪裡看不出來,放下心中些微妒意,微微笑道:「柳女士,請不要緊張,今天我們第一次見面,首先我需要瞭解一些你的家庭情況,事先胡醫生已經與我說過一些,我還有其他一些問題想要瞭解一下。」

  柳玉潔說道:「好的,你問吧。」

  華月虹的問題很駁雜,從柳玉潔的出身到她的工作生活,問的都非常仔細,一邊問一邊進行記錄,她的提問很有技巧,雖然問題很多但並不會讓患者感到反感,持續了差不多二十分鐘,華月虹面前的紙已經記錄了六七張之多。終於提問停止了下來,華月虹微微皺起眉頭,用鉛筆輕輕的敲打在紙上,仿若漫不經意的問道:「柳女士,如果你的兒子醒不來怎麼辦?」

  柳玉潔頓時緊張起來,說道:「不是還有希望嗎?」

  華月虹見狀趕忙說道:「我並沒有說一定,我是說如果,如果你的兒子醒不來,你的生活還要不要繼續下去?」

  「我……」

  柳玉潔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沉默下來。

  華月虹等了一會,好不容易柳玉潔才輕輕的說道:「我不知道。」

  華月虹說道:「柳女士,造成你目前這種精神不佳的情況,主要原因是來自於兒子的病情,也許我應該去看一看你的兒子,如果他能醒來,你的病情自然會好轉。」

  柳玉潔彷彿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說道:「華主任,你有辦法?」

  華月虹搖搖頭,說道:「這種事情沒有百分百的可能,但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們都會全力去做,不過在這之前,你要明白,治療中的問答是不能有隱瞞的,如果你刻意隱瞞或者無意忘記,都會增加治療難度,你明白嗎?」

  柳玉潔點點頭,說道:「明白。」

  華月虹笑了笑,點點頭,說道:「那好,請你重新回答我幾個問題。」

  柳玉潔沒來由的心咯?一下,猶豫的點點頭。

  「請不要緊張,這裡沒有攝像頭,也沒有語音記錄設備,我們的談話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心理治療是直扎根於心底的治療,所以作為醫生,我需要瞭解患者的全部心理,請不要對我有所隱瞞。」

  「好吧。」

  「第一個問題,你和你兒子的關係好嗎?」

  「還好。」

  「還好是多好?你們的關係親密嗎?他會跟你分享心中的秘密嗎?他如果交女朋友,會不會跟你說?你們是以朋友的身份相處還是上下級的關係?」

  柳玉潔想了想,說道:「這很重要嗎?」

  華月虹點點頭,說道:「很重要。」

  柳玉潔答道:「他不會跟我所太秘密的事情,我也不會去追問他,我很尊重孩子的隱私,平時相處,因為我工作比較忙,所以可能關心不太夠,不過這孩子很努力很爭氣。」

  「他成績很好嗎?」

  「是的。」

  柳玉潔點點頭。

  哪知話音剛落,華月虹就放下手中的筆,歎了口說道:「柳女士,請不要在心理醫生的面前撒謊好嗎?我是希望能幫助你,如果你故意隱瞞某些東西,那你兒子甦醒的可能會很小。」

  柳玉潔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我,我沒說謊。」

  華月虹鏡片後面的一雙漂亮的丹鳳眼變得有些無奈,冷冷的盯著對方,這個眼神很快就摧毀了柳玉潔的精神防線,她囁囁喏喏的說道:「以前是很好,只是最近這段時間有些下滑?」

  華月虹重新拾起筆記錄了下,接著說道:「下滑的厲害嗎?」

  柳玉潔點點頭。

  「有多厲害?」

  「很厲害,他以前是年級前幾名,現在在班裡都是倒數。」

  柳玉潔無奈的低下頭說道。

  「你知道原因嗎?」

  華月虹追問道。

  柳玉潔半晌都沒有說話,華月虹也不急,沉默的等待,房間內的氣氛登時變得凝重、沉悶,讓人幾乎無法呼吸。

  好一會兒,柳玉潔才揚起頭,盯著華月虹說道:「我說了,你真的能幫助我們嗎?小鑫真的能甦醒嗎?」

  華月虹不置可否的答道:「我不能保證一定,但是我會盡力,請您放心。」

  柳玉潔深吸了一口氣,用力止住淚水,張口欲說,但是努力的幾次都無法說出口,突然只感到天旋地轉,整個人從椅子上跌下來,昏迷了過去。

  華月虹大驚,趕忙上前扶起她,掐捏她的人中,好在沒什麼大問題,柳玉潔很快就醒了過來,但依然是覺得四肢無力。

  華月虹扶著她躺在功能床上,略微檢查了下,說道:「應該是心力損耗過與巨大,你的身體太虛弱了,得好好調理。」

  「對不起,醫生。」

  柳玉潔虛弱的答道。

  「沒事,每個人都有無法訴說的事情,我明白的,要不今天的治療就到這裡吧,如何?」

  華月虹扶了扶眼鏡說道。

  柳玉潔點點頭,抱歉的說了一聲不好意思,華月虹微笑著搖搖頭,把柳玉潔喝水的杯子拿過來遞過去。

  柳玉潔輕抿了一口,深深的歎了口氣,雙眼無神的盯著水杯發呆,飄柔的長發輕輕的灑落在胸前,顯得她無比的嬌柔而虛弱。

  華月虹看了她兩眼,轉過身走回到辦公桌後面,拿起鉛筆在紙上寫著東西,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床那邊有動靜,一抬頭就看到柳玉潔緩緩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眼神變得鎮定了許多,彷彿是做下了什麼決定,讓她不由的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柳玉潔緩緩的張口說道:「華醫生,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希望你能救救我的兒子。」

  「一定。」

  華月虹堅定的點點頭。

  柳玉潔長歎了一口氣,表情越發的淒苦,眼神飄忽不定,好似又神遊物外,就在華月虹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柳玉潔終於把兒子對自己的非分之想說了出來,話語不多,但她語速很慢,斷斷續續講了差不多十分鐘,說也奇怪,剛說出口的時候心中是無比的尷尬、羞愧,但是說完以後,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壓抑的精神彷彿找到了宣洩口,內心深處多了幾分期盼。

  華月虹聽完,沉默了兩分鐘,然後輕輕的搖頭說道:「柳女士,在我們心理學上來說,你兒子應該是進入了自我封閉的狀態,因為無法面對,但是又必須要克制,所以選擇了自我封閉,對外界的刺激不予反應,這是一種非常嚴重的精神疾病,在歷史上來說,成功喚醒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萬不足一,希望你要有心理準備。」

  柳玉潔的心頓時揪起來,急忙問道:「難道就沒有好的治療方法嗎?國外行不行?不管花多少錢,只要能就醒小鑫,多少錢我都願意出。」

  華月虹苦笑了下,說道:「這不是錢的問題,這種精神疾病不是靠吃藥或者是手術就可以解決的,如果患者本身沒有甦醒的意願,那不管我們在外面怎麼施加壓力都是無用功,你明白嗎?」

  「明白。」

  柳玉潔跌坐在椅背上,艱難的說道。

  「目前這種心理治療也是處於摸索階段,因為這種病症沒有針對性,也沒有可比性,幾乎每一個病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症狀,而且有一些病人即便是甦醒,也是因為外界刺激過度導致產生了第二人格。」

  「從記憶角度來說,這種甦醒的病人等於是一個全新的人,他過往的記憶、生活、思想都完全與前一個人格不同,而且容易復發,最終形成多重人格,也就是精神分裂症,所以在治療方面,需要格外注意,國外比我們走的遠不了多少,而且陌生環境可能會對患者的潛意識產生不可預知的後果,所以我不建議去國外進行治療。」

  華月虹總結道。

  柳玉潔怔怔的看著華月虹說道:「那就是說,沒有辦法了嗎?」

  華月虹想了想說道:「在還正式接觸前,我不能做任何決定,我需要進行觀察,然後才能做一些針對性的治療,如果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會全力以赴的,放心。」

  柳玉潔沉默的點點頭,怔了一會兒,緩緩站起來,說道:「謝謝你啊,華醫生,今天麻煩您了,賬單請寄到我的地址,謝謝。」

  華月虹見她有些精神恍惚,說道:「我送你吧,你現在狀態不好,我怕你路上出危險。」

  「不用麻煩了,我沒事。」

  華月虹卻已經起身,拿起一件大衣搭在手上,說道:「別客氣,下班時間也到了,我正好也要回家。」

  見對方還要推辭,她接著說道:「你是單親家庭,如果你再不小心出事的話,誰來照顧你兒子。」

  聽華月虹這麼一說,柳玉潔也無法再堅持,遂道謝。

  兩人下到地下停車場,上了華月虹的座駕,一輛天藍色的大眾甲殼蟲,柳玉潔坐在副駕駛上,一路望著窗外光熙熙攘攘的街道,冬季的夜幕降臨的很早,此時天已經擦黑,快車道上滿是下班的車輛,燈光在城市裡紛紛亮起,把城市點綴的光彩奪目。

  華月虹開著車,與柳玉潔閒聊了幾句,見對方並沒有接話的意思,只能止住話頭,無聊的跟著堵車大軍一點點往前蹭。

  到了柳玉潔住處的樓下,柳玉潔道謝道:「華醫生,你要是不忙的話,要不要上來坐一坐,喝杯茶再走。」

  華月虹笑了笑,說道:「如果你只是客套邀請的話,那我就不上去了,如果你是有話想跟我說,或者讓我看看病人,我就上去。」

  柳玉潔輕拍了下額頭,笑道:「對不起,那請上來坐坐吧,希望你能幫到我們。」

  華月虹點點頭,把車停到車庫,兩人坐上電梯直達頂樓,饒是華月虹家境不錯,但是一進入柳玉潔的家,看到如此寬敞大氣的客廳,也不由的由衷讚歎。

  兩人寒暄了幾句,柳玉潔就帶著華月虹上了樓,女醫生檢查了下王鑫對外界刺激的反應度,檢測結果很是令人氣餒,這個男孩的五感似乎都被封閉了,滴水不進,她皺著眉頭翻看了一遍柳玉潔拿來的病歷,從上面的記錄看來,身體機能並沒有什麼問題,更加認定了是精神方面的問題。

  「華醫生,情況怎麼樣?」

  柳玉潔焦急的問道。

  華月虹搖搖頭,說道:「不樂觀,自我封閉強烈到如此程度的情況,在心理學的案例中非常少見,比重度自閉還嚴重,眼球連外界的光感刺激都沒有反應,與植物人的臨場症狀非常相似。」

  柳玉潔聞言,一顆心頓時沉到了谷底,一屁股坐到床頭,輕輕的撫摸起兒子的臉蛋,淚水撲簌的滾落下來,嬌柔無力,哪有半分商界女強人的風采。

  華月虹見狀安慰道:「只要是病狀,就一定會有治好的可能,你太過傷心於事無補,你有他有一本日記本,能拿給我看下嗎?」

  柳玉潔聞言抹去眼淚,點點頭,說道:「稍等。」

  然後就匆匆的走了出去。

  華月虹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安靜躺著的少年,心中也是感到有些無奈,心理治療最怕就是碰到這種完全不配合的病人,好似老鼠拉龜無從下手,如果找不到一個切入點,那就無法瞭解患者的內心,從而找到其中的病因,心理治療必須要找到病因,然後通過催眠或者是藥物輔助的方式,讓患者自己驅散心理上的頑疾,從而達到一個治癒的效果。

  華月虹想得出了神,連柳玉潔回來都不知道,直到被對方驚醒。看到遞過來的日記本,她抱歉的接過來說道:「不好意思,在想一些事。」

  柳玉潔點點頭,說道:「拜託你了。」

  華月虹點點頭,翻開日記本,仔細的翻看著文字,這些文字赤裸裸的暴露出日記所有人對女性的渴望,言語暴露,後面充斥著強烈的性幻想,她一邊看一邊思索,眉頭不由的皺起,這份表情讓一旁的柳玉潔感到十分緊張,生怕對方會因此勃然大怒,這種不要臉的秘密讓別人知曉,不由的就將自己母子二人放到了非常不利的境地。

  終於,華月虹合上了日記本,看到一臉緊張和憂愁的柳玉潔,不由的微笑安慰道:「柳女士,你不要總是這麼緊張,你放心,這個事情不會有其他人知道,其實,你們這種事情雖然不常見,但也不罕見,尤其是在單親家庭中,因為缺少父愛,有的男孩會變得女性化,有的則會變得非常男性化,你的兒子就屬於後一種。」

  「通過你先前的描述,他是個能幹,聰明,有責任感的男生,這種男生其實現在很少,大部分男人到三十歲還依然顯得幼稚無知,過度成熟導致你的兒子對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發生了認知錯誤,沒有把自己放在了孩子的角度,而是過早的成為了家庭的男性,作為唯一的女性,我猜你平時穿著或者生活習慣並不是太在意吧。」

  柳玉潔想了想點點頭,說道:「是,我平時穿著是比較隨意,我一直當他是個孩子,所以並沒有特別在意這些,而且因為他很早就失去了父親,我不想他覺得我疏遠他,所以也有些刻意不避諱。」

  說到這兒,她不由的想起過往的種種,天氣熱的時候,她常常只穿一件長款的男士襯衫在家裡走來走去,裡面僅有胸罩和小內褲,有時甚至連胸罩都不戴,而且每次兒子給自己按捏肩膀的時候,自己好似也沒有特意的去遮掩胸口,自己的奶子怕是早就被兒子收在了眼底,還有自己有時候會趴在寫作業的兒子身上跟他說話,那種姿勢怕也是有影響。

  「這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害得他,我是個不稱職的媽媽。」

  柳玉潔的心中不由的升起這個念頭,身體微微的顫抖。

  華月虹見狀趕忙拉住她的手說道:「停,不要胡思亂想,我現在看出你是個精神特別敏感的人,你兒子顯然遺傳了你這點,你這種性格的特點是仔細,缺點就是容易失控,你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明白嗎?」

  柳玉潔強忍著心中的劇痛,艱難的點點頭。

  華月虹又說道:「在認知發生錯誤後,他的潛意識裡是對你有想法的,其實很多男孩第一個性幻想對象都或多或少的有母親的影子,不過絕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沉陷在其中,因為這種幻想畢竟只是一個假象,很多人根本發覺不了,即便是有所察覺,待年紀稍長一些後,自然會被其他女性所吸引,所以亂倫這種事情,在社會上非常罕見。」

  「從生理學上來說,人總是會被美的事物所吸引,年輕漂亮的陌生異性更容易吸引年輕人,不過也存在例外,有的人有戀母癖或者是戀父癖,喜歡比自己年齡大的異性,這種事情也很有,你兒子的情況感覺並不屬於這一類,他的日記本中所流露出的並非是戀母癖。」

  「而是對漂亮女性赤裸裸的佔有慾望,很不幸,你身為他的母親,是他最接近的女性,而且你長得非常成熟美艷,所以他對你有性衝動,而家庭地位的認知錯誤,讓他對你有強烈的佔有慾望,當性慾和佔有慾同時上湧時,卻被道德所束縛,所以他只能選擇自殺,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在入水的剎那,受到了外界的刺激,讓他放棄了一切求生的慾望,認定自己已經死了,所以就出現了現在這個狀況。」

  柳玉潔聽完對方的分析,呆了半晌,沉默無語。

  華月虹見狀,深吸一口氣,欲言又止,但終於是沒忍住,試探的問道:「我有一個問題,不知道當不當問。」

  柳玉潔沉默了數分鐘,緩緩開口道:「華醫生,你問吧。」

  華月虹點點頭,說道:「從病歷上看,他是完全沒有意識,那麼他的排泄是你幫忙完成的嗎?」

  柳玉潔沉默下點點頭,她的腦海中不由的想起昨晚幫兒子把尿,結果忍不住把玩起兒子陽具的事情,不由的臉上發燒。

  這份細微的變化並沒有逃過華月虹的眼睛,她追問道:「那他的身體有沒有變化?」

  「啊。」

  柳玉潔訝然道:「什麼變化?」

  「任何變化。」

  華月虹盯著對方的眼睛問道。

  柳玉潔被對方看得心中惴惴不安,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昨晚發生的一幕好似又清晰又模糊,但是就是想不起來兒子有什麼變化。

  見柳玉潔眼神變得迷惘起來,華月虹只得進一步問道:「就是那個,有沒有勃起?」

  說一說完,她也有些臉紅,畢竟她只是心裡醫生,又不是肛腸科之類的醫生。

  柳玉潔被問的面紅耳赤,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我記不……清楚了。」

  華月虹有些氣餒的說道:「這個很重要。」

  見柳玉潔眼神中的不解,她接著解釋道:「我需要一個治療的切入點,如果他那裡有反應,那就表示精神與外界還有聯繫的入口,這樣解釋你能明白嗎?」

  柳玉潔想了下點點頭,急忙說道:「那我現在試下?」

  華月虹嗯了一聲,說道:「我迴避一下。」

  說完,趕緊起身走出門去。

  柳玉潔見對方一走,不敢遲疑,連忙脫下兒子的外褲,內褲被撐得鼓鼓囊囊的,看著那團碩大的隆起,她竟然有種微微的期盼,以治療為借口,內心的罪惡感竟然異常的輕減,她心底默默念著這都是為了治病,然後輕輕的扒下兒子的內褲,熟悉而又陌生的茂密黑色陰毛中,靜靜的棲息著一條猙獰的大蛇,她喘著粗氣,俯下身子貪婪的呼吸著兒子胯下所散發出的濃郁男性氣息。

  雙手顫巍巍的握住粗壯的陽具,輕輕的撫弄,龜頭在包皮間來回進出,毫無遮攔的暴露在她的眼前,她不停的吞嚥著口水,以緩解心中的緊張和興奮,她太久沒有男人了,以至於身體緊緊因為這點微不足道的刺激而微微發顫,有過昨晚的經歷,她不用摸也知道,自己的下體已經潮透了。

  柳玉潔緩緩的擼動著兒子的陽具,一絲不苟的眼神緊緊盯著這條大蛇,生怕漏過一點點勃起的徵兆,可是一直擼了十來分鐘,半分反應都沒有,這時,門外傳來華月虹的聲音問道:「有反應嗎?」

  柳玉潔仰起頭,大聲說道:「沒有啊,一點反應都沒有。」

  華月虹回道:「你不要使太大的勁,要溫柔一些,再跟他說說話,看看有沒有反應。」

  柳玉潔犯了難,說道:「我要說些什麼?」

  華月虹想了想說道:「就說一些能刺激到他的話。」

  柳玉潔想了想,轉頭看向兒子,努力平復下心情,說道:「兒子,你快快醒來,你可知道,媽媽是多麼擔心你,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嗎?你曾經說過,長大以後要帶媽媽去環遊世界,你都忘了嗎?嗚嗚嗚。」

  說著說著,就雨淚俱下,想到這麼多年的辛苦成了一場空,心中悲苦到極點。

  華月虹在門外聽到鬱悶,趕忙出言指點道:「這樣說不行,現在是要刺激他的情慾,你要換一種說法。」

  柳玉潔止住眼淚,疑惑的問道:「換一種?」

  說完,她立刻就領悟到對方的意思,不由的面紅耳赤,問道:「真的要說嗎?」

  華月虹在門外猛點頭,發覺對方看不見,趕忙說道:「當然要說,一切都是為了治病,你不要有心理負擔。」

  柳玉潔紅著臉點點頭,氣息越發的混亂,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兒子,就在華月虹都等得有些焦急的時候,她終於張開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