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017.(十七)


(十七)

  柳玉潔說到這裡,華月虹點點頭,說道:「當時你可沒跟我說你們已經進展到這個程度了。」

  柳玉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這種事情我實在不好意思對外說。」

  這話聽在華月虹的耳朵裡,讓她竟生出了些許失落感,從一開始柳玉潔邀請自己加入到自己拒絕,然後的冷處理,讓兩人的關係又回到了醫生和病人家屬的位置,自己成了理所當然的外人,不再是參與者,雖然這個結果正是她需要的,但不知為什麼,卻讓她感到難受。

  柳玉潔敏銳的察覺到了華月虹面上的那縷惆悵,不過她沒往自己這邊想,關切的問道:「怎麼了?好像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

  華月虹啊了一聲,撩了撩耳邊的秀髮,輕聲自嘲的笑道:「哦,剛下飛機,時差還沒倒過來。」

  說著這話,心底卻有些異樣,自從主意識重新佔據身體後,總感到心神乏力,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怒哀愁,作為一個心理醫生,自己好似越來越不合格了,想到這兒,她愈發的感到疲倦,懶洋洋的提不起半點精神。

  見到華月虹此刻的精神實在很差,柳玉潔以為她真的是時差沒倒過來,想到對方剛下飛機就趕過來瞭解兒子的病情,心中著實感動,溫柔的說道:「妹妹,我給你安排睡一會吧,晚上別走了。」

  華月虹趕忙搖搖頭,說道:「不行不行,太麻煩了。」

  柳玉潔一把按住她,笑道:「有什麼不行的,不是第一次在這睡,呵呵。」

  此話一出,頓時讓華月虹想到月前的虛凰假鳳,頓時面上一紅,說道:「姐姐,我們不能再那樣的。」

  柳玉潔一愣,接著頓時失聲笑起來,揉著肚子,腸子都彷彿笑斷了一般,說道:「哎唷,笑得我肚子疼,你想哪裡去了,我可是半點心思都沒有。」

  確實,有了真實的肉棒後,她臉華月虹的假陽具都不太愛用了,哪裡還會對一個女人有性趣。

  華月虹鬧了個笑話,尷尬極了,不好再說出拒絕的話,正在這尷尬的時候,樓梯那邊傳來腳步聲,抬頭一看,正是阮玉珠母女面帶羞色的款款走來。

  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這阮家母女依舊改不好害羞的毛病,對柳玉潔還好,面對華月虹這個不常來的客人,總還是有些放不開,至於其他人就更別說了,門都不出,哪裡會見得著。

  華月虹則是再次驚艷於這母女二人的變化,母親豐腴妖嬈,體態風流,女兒身姿搖曳,輕盈可人,不僅沒有半分當初流落街頭的影子,甚至比年前最後一次見到還要美上三分,阮玉珠那裂衣欲出的飽滿酥胸愈發的堅挺鼓脹,隨著她輕輕擺動的身體,不自禁的在胸前上下擺動,寬大的家居服也絲毫掩蓋不住她那傲人的曼妙身材,可惜這裡沒有男人,不然非得流一地的哈喇子不可。

  「華醫生好。」

  「阿姨好。」

  阮草兒怯生生的立在母親身邊,隨著母親打了聲招呼,剛剛她跟母親在樓上收拾哥哥的房間,以免華月虹進去發現三人淫樂的痕跡,這十幾天來,在兩位媽媽的教導下,小小年紀的她已經徹底陷入了亂愛迷情中不能自拔,完全被激發出了淫蕩的體質,這會兒她最希望的就是華醫生離開,這樣她就可以肆無忌憚的纏在哥哥的旁邊,去享受那根神奇的雞巴帶給自己的無窮快樂。

  不過華月虹被柳玉潔說的現在沒辦法走,她對阮草兒笑道:「草兒,過來給阿姨看看,幾天不見,你又長漂亮了好多啊。」

  阮草兒很不情願的湊過去,剛到華月虹的近前,柳玉潔就不禁皺起了眉頭。

  氣味,草兒身上有一股很濃郁的氣味,之前幾人一直膩在一起,倒是沒有察覺,分別了一會兒後,她立刻就分辨了出來,阮草兒的身上有一股混雜這奶香、淫液、精液和汗水的味道,想到這兒,她這才發覺自己身上好像也有這個味道,頓時覺得羞人的很,雖然對華月虹來說這不算什麼秘密,不過依然讓她感到有些窘迫和尷尬。

  華月虹好似沒有聞到這股異味似的,溫柔的將少女攬入懷中,逗弄著少女的小鼻樑,她問十句,草兒往往也只答個兩三句,神情緊張的很,阮玉珠坐在沙發那邊,無奈的對著女兒苦笑,心中歎息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的女兒才能像個同齡女孩一樣,可以無憂無慮的放聲大笑。

  好半晌,華月虹才放開了阮草兒,少女急不可耐的撲到母親的懷中,惹得三個女人低聲偷笑。

  有了這個打岔,華月虹的精神好了許多,在阮家母女去廚房做飯的當兒,她提出想看下這段時間的病情記錄,華月虹猶豫了些點點頭,上樓去取。

  在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的時候,華月虹長長的舒了口氣,先前華月虹的話和身上的味道就給了她極大的衝擊,待到把阮草兒抱在懷裡後,她身上那股濃郁到幾乎化不開的氣味差點讓她窒息過去,那彷彿是一根導火索,將自己身體的引線一點一點的燒著了,這會兒她忍不住在頭腦裡幻想起來。

  這段時間這三人究竟做了些什麼,淫靡的鏡頭在腦海裡閃現,她不停的腦補著,根本就無法停止下來,甚至連柳玉潔回來都沒有察覺,直到對方推了她幾下才反應過來,驚出一聲冷汗,同時感到下體潮濕悶熱不堪,趕忙起身說道:「抱歉,我上個廁所。」

  看著華月虹急匆匆的跑進衛生間,柳玉潔還有些奇怪,但是當她用手摸上華月虹剛剛做的地方時,心中頓時有了一點想法,俯身湊過去聞了兩下,頓時偷笑起來,心中自言自語道:「妹妹,看來你並不是一點想法都沒有啊,嘻嘻。」

  待華月虹一絲不苟的從衛生間出來,柳玉潔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把小冊子遞過去。

  華月虹翻開記錄本,卻沒注意到這本跟之前看的其實已經不一樣了。

  一月十三日,臘月二十五。

  今天事情有點多,年底了,太忙,差點忘了記錄,真是不應該,幸虧有玉珠和草兒幫我照顧小鑫,真是感到有些對不起他,再等兩天,二十七以後,媽媽就呆在家裡陪你,真希望除夕那天你能醒來。

  玉珠口述,今天上午和下午個塗抹了一次藥膏,小鑫的雞巴很硬,而且勃起時間比昨天還長五分鐘,上午是勃起四十二分鐘,下午是三十六分鐘,上午我洩身四次,草兒兩次,下午我洩身三次,草兒兩次,小鑫沒有射精,但依舊與之前一樣,後期有白色的半透明液體流出,我給小鑫餵了六次奶,草兒餵了兩次,這孩子食量越來越大,希望他把這些營養都吸收了,早點醒來。(口述記錄完畢)真是不知道該說她們母女辛苦還是幸福,好想跟她們調換個身份,真氣惱,這孩子每天為什麼就勃起兩次,剛剛我這個親媽辛辛苦苦幫他口交了半天都沒有反應,氣死我了,真的好想你快點醒來,用大雞巴使勁的幹我,我都三天沒見過你那根東西了,好想你。

  臘月二十七。

  這一年終於結束了,昨天下午把工作全部交代了,今天我要好好舒服一下,兒子,媽媽來了,嘻嘻。

  今天上午勃起時間不太好的樣子,只有三十五分鐘,不過真的好硬啊,媽媽很舒服,謝謝你,兒子。

  剛剛太刺激了,我現在手還有點軟,是不是要補償媽媽啊,下午居然勃起了五十七分鐘,兒子,你差點就過了一個小時了,真棒,媽媽愛死你了,太棒了,媽媽都爽哭了,陰道裡都是你那鼓脹脹的大雞巴,真的好脹好舒服。

  華月虹紅著臉繼續翻了兩頁,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依然是記錄了這樣的生活,簡簡單單的幾行字中,透漏出一股撲面而來的淫蕩之氣,讓她感到身體酥麻滾熱,身體裡有一團散不出去的火在熊熊燃燒,不由自主的輕輕扭動身體,以便把這股難以忍受的炙熱感受稍微釋放出一些。

  柳玉潔一直在旁邊觀察著華月虹的神色,見到女醫生這副情動的模樣,心中不覺有些好笑,不過她依然不動聲色,安靜的坐在一旁,等待著。

  翻到下一頁,記錄的是大年三十。

  今天是大年三十,往年都只有我和小鑫兩個人,今年多了兩個新的家人,我很開心,小鑫,你如果能感覺到,一定也很開心吧。

  早上勃起了四十八分鐘,是個很不錯的記錄,草兒今天很勇敢,把小鑫的雞巴吞進了一半,真難為她這個小姑娘了,我看著有些不忍心,最後她哭了出來,不過我看得出是因為太舒服了的緣故,這孩子遭難了這麼多年了,剩下的這幾十年,就讓她快快樂樂的開心生活下去吧,有小鑫這麼厲害的丈夫,相信她以後的日子一定能過得很好。

  下午三點多,早早的結束了年飯,我有些迫不及待了,玉珠也是,只有草兒有些鬱悶,呵呵,沒辦法,誰叫她早上弄得自己現在陰道都腫了,真可憐。

  我們三個人圍成一團,幫小鑫口交,很快他就硬了,計時開始,希望這次能突破一個小時,早上是我先上的,現在輪到玉珠了,她的模樣很開心,看著小鑫的神情也好溫柔慈愛,好像是真的把小鑫當成自己的兒子了,唉,這讓我有點小小的嫉妒,她的奶子比我的大,小鑫醒來後,可能會愛她多過愛我吧。

  玉珠中午喝了不少紅酒,她很喜歡喝,記得一開始時,她還覺得有些苦,但是現在已經到了每天都要喝上一瓶左右才行,今天中午她喝了差不多三瓶,天,真不知道她怎麼喝進去,她喝醉的模樣真是風騷又可愛,呵呵。

  草兒現在應該是有些嫉妒吧,因為玉珠輕而易舉的就坐到了根部,這點我也做不到,她做愛的時候,喜歡揉自己的奶子,看著她一上一下,快活呻吟模樣,我也好想快點坐上去,兒子,淫蕩的媽媽已經迫不及待想要你的大雞巴了,快,快呀,快點把那個騷貨送上高潮,然後再把我這個騷貨也送上去,媽媽想你想得好難受,好想快點給你。

  兒子,你真的是太厲害了,你知道你這次勃起了多久嗎?整整一個小時零十二分鐘,我和你乾媽都軟了,而且,你最後射精了,第一次射精,好多,好濃,好稠,可惜,不是射在媽媽的身體裡,也不是你乾媽的身體裡,而是讓你老婆占了個便宜,呵呵,草兒這丫頭待我們都沒勁的時候,幫你口交,誰也沒想到。

  你居然在她的嘴裡射了,把她嚇了一大跳,最後是我幫你口交清理雞巴的,你的精液有點鹹,不過媽媽喜歡,如果以後你喜歡這樣,可以每次都把精液射到媽媽的嘴巴裡,我會當著你的面全部吞下去,對了,你乾媽說,她也願意,草兒也道歉了,說剛剛是因為被嚇倒了,並不是不願意讓你在她的嘴巴裡射精,讓你別生氣,呵呵,你聽了應該已經不生氣了吧。

  看到這兒,華月虹紅著臉喘著粗氣問道:「小鑫已經射精了?」

  柳玉潔微笑的點點頭,指了指對方手中的本子說道:「你繼續看,後面的記錄還有,很奇怪,從那天第一次射精後,大概每隔兩三天,小鑫都會射一次,而且勃起的次數也多了,不再限定是塗完藥膏以後的一個小時內,只要是接受到持續性的刺激,雞巴就會勃起,時間也沒有限制,我和玉珠母女試過一次,我們三個不停的刺激了他差不多兩個小時,直到我們都沒氣力了,雞巴才軟下去。」

  華月虹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哦了一聲,似乎有什麼想法。

  柳玉潔急忙問道:「妹妹,是不是有什麼進展?」

  華月虹笑了笑說道:「你別急,還需要繼續觀察才能有結果的。」

  說完,她繼續翻看其手中的記錄。

  正月初七。

  今天我們三個沒和小鑫做,昨天弄得太狠,結果我們三個都腫了,討厭的壞傢伙,昨天兩個小時都不射,今天卻僅僅是用口交和乳交就讓你射了一回,氣死人了,難道乳交比性交還舒服,那怎麼之前都不見你射。

  唉,你還是比較喜歡乾媽的奶子,對吧,媽媽廢了半天勁,你都沒有射,最後全射在了你乾媽的奶子上,我們可沒有浪費一滴哦,呵呵,我和草兒趴在玉珠的奶子上舔了半天,奶水加精液的味道還挺不錯的。

  正月初九。

  好開心,今天是小鑫第一次射在媽媽的身體裡,暖暖的,熱乎乎的,好脹,媽媽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感受了,謝謝你,兒子,媽媽愛你,唉,如果可以的話,媽媽真想把你的精液留在我的身體裡,讓他們和我的卵子結合。

  然後給你生個孩子,如果是女孩,等她長大了,嘻嘻,可以讓你干哦,如果是兒子,嘻嘻,就讓你們父子一起幹我們,幹你的親媽,幹你的乾媽,幹你的老婆,幹你的妹妹,好不好?他是你兒子,你應該不會吃醋吧。

  啊,我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啊,我居然在腦海裡想這種無恥下流的事情,兒子啊,請你快點來懲罰我吧,用你那粗大的雞巴狠狠的幹我,處罰我這個淫蕩的女人,求你了,兒子,快點來干我吧,媽媽是條欠肏的母狗,是兒子永遠忠實的性奴隸。

  正月十二。

  痛苦的第二天,經期到了,唉,我們三個都是昨天來的,抱歉了,兒子,媽媽今天只能幫你口交了,真是讓人羨慕啊,玉珠還會肛交,天,受不了,看她快樂呻吟的樣子實在是讓我心癢難耐,她說肛交不適應的話很痛,我很猶豫啊,到底有多痛,兒子,你的雞巴太粗了,我怕我受不了啊。

  正月十四。

  明天經期就結束了,到時候我一定要快快活活的爽一把,不,是好好的伺候你,我的乖兒子,嘻嘻。

  看完最後一天的簡短記錄,華月虹合上本子,心中覺得分外古怪,這記錄的有些不太對勁,好像跟之前的記錄風格迥異,倒像是日記一般,想到這兒,她突然又打開本子,看了看前面,頓時羞意上湧,怒視對方,只見柳玉潔一臉無辜的看著華月虹說道:「怎麼啦。」

  華月虹羞紅臉把本子扔過去,說道:「這本子不對。」

  柳玉潔笑嘻嘻的翻了兩頁,說道:「哎呀,不好意思,我拿錯了,這個是詳細版,是打算留作紀念的,對不起,對不起。」

  嘴裡說著對不起,面上卻渾然沒有半點對不起的意思,滿臉的促狹。

  華月虹也不好與之繼續爭辯,氣氛尷尬了幾下,這時阮草兒跑過來喊她們去吃飯,華月虹僵著臉坐過去。

  四人落座後,柳玉潔端起一杯酸奶,衝著華月虹敬了一杯,說道:「別介意啊,妹妹,我跟你開個玩笑嘛。」

  華月虹歎了口氣,端起酸奶說道:「下次可不許了。」

  「一定。」

  柳玉潔笑道。

  華月虹輕啜了一口,發覺味道與平時喝的酸奶不太一樣,略顯清淡,卻多了幾分甘甜,不由自主的咂咂嘴問道:「這是什麼牌子的?跟平時喝的不一樣。」

  柳玉潔看了一眼阮玉珠,咯咯笑道:「妹妹,這可是花錢都買不到的特殊飲料。」

  華月虹見到對方的眼神瞟向阮玉珠,心中頓時一緊,果然接著聽到柳玉潔說道:「阮家妹子奶水足,倒了也浪費,這喝不完的我用酸奶機做成酸奶了,味道我覺得很不錯,而且衛生,絕不含防腐劑、添加劑,營養好的綠色食物,妹妹,你覺得如何。」

  華月虹被柳玉潔弄得很無語,不喝吧怕傷了阮玉珠的心,以為嫌她髒,喝吧又覺得怪怪的,正在左右為難的時候,卻聽到阮玉珠滿含歉意的說道:「那個,華醫生,如果喝不慣的話,我給你倒點紅酒吧,我們鄉下人,奶水裡的土腥味太重了。」

  聽了這個話,華月虹趕忙說道:「哪有啊,味道很好,我很喜歡喝,只是有點不好意思。」

  說著,急忙喝了一大口,差點嗆到氣管。

  還別說,這味道還真不錯,嘴巴裡沒有絲毫的澀感,放下芥蒂後,華月虹倒是有點喜歡上這個特殊的飲品。

  不過這種東西量不是很多,待酸奶喝完後,幾人開始喝起紅酒來,連阮草兒都分到一杯,這酒桌上的感情特別容易累積,幾人各自聊起往昔的生活,在酒精的作用下,華月虹再次想起了死去的弟弟。

  心中的壓抑讓她感到傷感,借酒澆愁愁更愁,她開始絮絮叨叨的說起自己和弟弟發生的那段不倫情感,這件事,柳玉潔知道,阮家母女倒是不清楚,她們沒有打斷華月虹的絮叨,靜靜的在一旁聽她說,聽她哭。

  得到宣洩口的華月虹越喝越多,她的酒量原本不算太差,紅酒又不易上頭,結果不知不覺就喝了很多,待到酒勁上湧的時候,她已經完全扛不住了。

  看著醉倒在餐桌上的華月虹,阮玉珠小心翼翼的說道:「大姐,你是不是想把她和小鑫撮合在一起?」

  柳玉潔撲哧一聲笑道:「幹嗎那麼小心翼翼的,我早絕了這個心思了,這種事情得你情我願才行,現代人跟古代人不一樣,我就算是把她脫光了,扔到小鑫的懷裡,難道她就會對小鑫死心塌地了?」

  說著,她頓了頓,笑道:「換句話,就算是她最終也加入我們這個家庭,難道你怕她會搶了你們的位置,進門分先後,她就算是進門,也得喊草兒一聲三姐才行,呵呵。」

  阮草兒趕忙擺手說道:「不可以不可以,華阿姨那麼漂亮,我不要跟她爭,只要她不趕我就行。」

  柳玉潔笑道:「傻丫頭,哪裡會有人趕你走,這就是你的家啊,你還能往哪去。」

  阮草兒激動的點點頭。

  華月虹醉倒後,倒是解決了她們三人的後顧之憂,今天好不容易經期結束,下午剛玩了一會兒,還未盡興,結果華月虹就來了,弄得三人雞飛狗跳,慾火難耐,現在終於是可以毫無顧忌的享受性愛了。

  把華月虹送到阮家母女的房間睡覺,反正這段時間,她們母女倆都和柳玉潔睡在樓上的主臥,稍後自然又是一番翻雲覆雨,飢渴了許久的母女三人,使出渾身解數,終於是痛快淋漓解放了一把,王鑫也很給面子,最後乖乖的把濃稠的精液射進了阮玉珠的子宮裡,三人這才盡興的在疲憊中呼呼睡去。

  深夜,柳宅中靜悄悄的沒有半點聲響,突然,一聲輕微的開門聲打破了這絲靜謐,在昏暗的夜燈中,一道身影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了下來,他的腳步很輕,明顯是赤著腳,這道黑影走到客廳的中間,長長的舒一口氣,扭動著脖子和手腕,輕輕的舒緩筋骨,好一會兒,才甩甩頭沖衛生間走去。

  當他進入衛生間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裡面有人,一個女人,從窗外照進來的月光打在這個女人的臉上,讓她在沉睡中帶著驚心動魄的美麗,凌亂的頭髮不僅沒有讓她顯得邋遢,反而有種狂野的誘惑美,上身只穿著一件淺米色的半透明薄衫,兩團乳房鼓鼓的聳立在胸前,堅挺飽滿,乳頭若隱若現,分外誘人,下身只有一條褪到了膝蓋的內褲,那雙修長筆直毫無瑕疵的美腿,美得渾然不似這凡間的俗物,讓人捨不得離開眼神。

  黑影站在門口,呆呆的看著月光中這仿若美神雕塑一般聖潔女體,整個人都呆住了,也不知看了多久,忽見著美女因為坐在馬桶上睡著了,時間太久,身子像一旁摔倒,他毫不猶豫的衝過去,一把抱住她,待暖玉入體,他才忽然想到萬一對方醒來怎麼辦,只能心中祈禱她千萬別醒。

  可是,也是他是上輩子不敬神佛的緣故,懷中的女人在迷迷糊糊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兩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的容貌,黑影沮喪的在心中痛哭,早知如此,在樓上上個廁所不就好了。

  就在他做好了心裡準備,等待這個女人大叫的時候,卻驚訝的看到這個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竟然在對著自己淺淺的笑,笑得很含蓄,笑得很開心,只見她輕輕的抬起手,摸上對方的臉頰,柔聲說道:「弟弟,好久不見。」

  說著,她仰起頭,帶著滿嘴的酒氣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