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019.(十九)終章


(十九)終章

  也許是因為這段時間昏昏沉沉睡得太多,當天剛有些濛濛亮的時候,王鑫就已經醒了過來,他沒有發出聲音,靜靜的聽著耳邊微微的鼾聲,腦海中不禁浮現起,意識恢復後生活中點點滴滴,彷彿是一串璀璨的珍珠,每一粒記憶都顯得如此的珍貴。

  他無法忘記,當察覺到在自己身體上起伏的是自己最敬愛的母親時,腦海中所受到的無比震撼,當聽到母親呢喃呻吟和真情的傾訴,他心裡又是激動又是難過,感動於母親為自己做出的巨大犧牲,心中的愧疚實在是難以用言語去描述,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對和接受這份突如其來的感情。

  甚至都不敢甦醒了,結果昨天機緣巧合,在那種非常尷尬的情況下,暴露了自己已經醒來的秘密吧,把種種遮羞布全部撕了個稀巴爛,母子坦誠相對,沒想到一切都水到渠成,如同做夢一般。想到這兒,王鑫忍不住悄悄抬起了頭,左右一打量,就找到了母親。

  柳玉潔雙目緊閉,睡得香甜,她就靠在兒子身邊,身體微微蜷縮,王鑫緩緩的轉過身子,把面向著母親,癡癡的看著母親沉睡的模樣,慢慢的把頭湊過去,鼻子緊貼著母親的鼻翼,貪婪的呼吸著母親呼出的空氣,彷彿是一種莫大享受,他不敢做太大的動作。

  這些日子讓母親擔驚受怕,難得才能安心的睡一覺,他怎麼都不忍心打擾,而且就是這麼靜靜的看著,聽著母親的呼吸聲,對王鑫而言也是一種莫大享受,心情平靜到了極點,只充滿著淡淡的歡喜和抹不開的溫馨,他的眼神愈發的柔和了,一動也不動,就這麼癡呆的看著母親許久許久。

  時間不知過去的了多久,也許是王鑫的呼吸聲驚擾了柳玉潔,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一雙明亮的眸子溫柔的看著自己,把她嚇了一跳,接著才回過神來,面上頓時現起一股羞澀的微笑,眼神微微有些偏移,低聲淺笑道:「什麼時候醒的?怎麼不多睡會?」

  王鑫微微搖搖頭說道:「睡不著,我只想這麼看看你。」

  柳玉潔聞言又是一陣莫名的嬌羞,輕輕的啐了一口,笑道:「有什麼好看的啊,都老太婆了。」

  王鑫微微一笑,看著母親嬌羞的媚態,好似兩人的年齡掉了個個,母親倒好似撒嬌的少女一般,心情不由一蕩,嘴唇就印上了母親的額頭。

  柳玉潔身軀猛地僵硬了一下,旋即又放鬆下來,輕輕的向兒子懷裡拱了拱,臉頰貼上對方的胸口,一隻手探到兒子的後背,輕輕的撫弄著,說道:「小鑫,我愛你。」

  王鑫也緊緊的將這個女人擁入懷中,這一刻,他忘記了對方的身份,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她是我的女人,聽到母親愛的告白,他俯下頭,貪婪的嗅著母親發梢的味道,激動的說道:「玉潔,我也愛你。」

  柳玉潔有些羞赧道:「喊什麼呢,壞傢伙。」

  王鑫呵呵一笑,說道:「呵呵,玉潔啊,怎麼,老公沒這個資格嗎?」

  柳玉潔輕笑道:「討打,現在就開始欺負媽媽了嗎?」

  王鑫笑道:「怎麼叫欺負啊,我只是在喚我老婆的名字罷了。」

  柳玉潔心底一陣嬌羞,還有一股子喜悅,不過嘴上卻不肯鬆口,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是你的媽媽,不許叫我的名字,不然我會生氣的。」

  柳玉潔嘴裡說的很嚴重,可是她這會兒的神態、語氣渾然讓王鑫掀不起半分的擔心,反倒是十足十的嬌憨模樣,惹得他心中泛起一波慾望,沒有再與母親糾纏於這個稱呼,王鑫的大手從母親的腰肢覆到她渾圓的臀瓣上,輕輕的捏一把,笑道:「好好,我記住了,媽媽,你的屁股好軟好滑。」

  兒子調情的撫弄讓柳玉潔有些心癢難耐,這可惡的小子一邊摸著媽媽屁股,一邊嘴裡偏偏把媽媽掛在嘴邊,這種亂倫的異樣和刺激讓柳玉潔頗感無奈,又感到無比的刺激和期待,羞澀讓她根本不好意思開口,只能學鴕鳥樣,把頭埋到兒子的懷裡,任那隻大手在自己的臀瓣上遊走,摸捏。

  看到母親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樣,王鑫的心底是樂開了花,昨天晚上因為種種事情,他根本沒有時間與母親溫存,這會兒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上下其手。

  因為一直堅持不懈的瑜伽鍛煉,母親的身體很柔軟,皮膚的彈性更沒的說,她的屁股很大,很圓,而且頗為挺翹,光滑的皮膚滑不留手,輕輕一捏,似乎都能感覺到臀肉上留下了五個指印,在母親的默許下,王鑫肆無忌憚的褻玩著母親肥大的圓臀。

  每一次經過股溝的時候,都調皮的用指甲輕輕劃過,激得母親身體發顫,漸漸地,手指順著股溝來回滑動,當觸及到母親的菊蕾時,柳玉潔在兒子的懷裡低聲抗議道:「那裡不要碰。」

  王鑫點點頭,他目前對肛交並沒有什麼特殊愛好,比起這個,他更迷戀於母親前面的花徑,沿著股溝幾個來回,他的手指很快就探到了母親的大腿中間,胯下早已是泥濘一片,熱氣蒸騰,不堪挑逗的柳玉潔早已洪潮氾濫,不過她始終說不出邀請的話,只能強壓著慾望,靜靜的等待最後一刻的到來。

  王鑫微微有些驚訝於母親的身體反應,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輕聲說道:「媽媽,你下面好潮,是尿褲子了嗎?」

  柳玉潔聞言一陣羞赧,又覺得慚愧,自己的身體竟然如此敏感,僅僅是撫弄就已經讓她感到支撐不住,陰道內瘙癢難耐,只想著兒子的大雞吧快點插進來,渾然沒有一點抗拒的心思。

  王鑫見母親羞於說話,性趣頓時湧上來,用兩根手指撐開母親的大陰唇,輕輕的在陰道口研磨,笑問道:「舒服嗎?媽媽。」

  柳玉潔迫不及待的扭動著臀部,表達著抗議,說道:「不要這樣,媽媽好難受。」

  王鑫笑道:「哪裡難受?是我力氣用大了嗎?是不是弄疼你了?」

  柳玉潔從兒子的懷裡鑽出來,用力的瞪了他一眼,撅起嘴巴埋怨道:「翅膀硬了,會欺負媽了,是不是。」

  看著母親露出的小女兒模樣,王鑫心中的慾望頓時難以遏制,他貪婪的嚥了一口口水,直勾勾看著母親那自然而然的嬌憨與嫵媚,柳玉潔看到兒子眼神中的貪婪與慾望,心中說不開心那是假話,與兒子確定關係之後,她變得有些患得患失,生怕自己年老色衰惹得兒子不喜,見到他那副色中厲鬼的模樣,頓時放寬了心,嬌笑道:「傻樣。」

  王鑫嘿嘿一笑,猛地湊過去,叼起母親柔軟的嘴唇,舔唆起來,柳玉潔熱情的回應起兒子的唇舌,兩人交纏在一起,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攀到兒子的胯下,把那根猙獰粗壯的陽具從睡褲中釋放出來,用大拇指和中指圈成一個圈,順著龜頭套弄起來,他的雞巴粗壯的嚇人,環扣的圈只能勉強箍過來,根本探不到根部,讓柳玉潔心頭一陣火熱,下體似乎更加泥濘不堪,迫切的想要兒子的撫慰。

  可是王鑫偏偏不讓媽媽如意,他似乎沉迷在激吻中不能自拔,一遍又一遍的吞吐著母親的靈舌,弄得柳玉潔毫無辦法,只能迎合著兒子的舔弄,盼著這個小鬼趕緊把前戲做完,好大軍揮進。

  王鑫在母親溫柔的套弄洗下,陽具愈發的硬挺,也是頗有些期待進入母親的身體裡好好發洩一番,可是他這會兒下了個決心,如果母親不主動邀請,他就這麼一點點的磨,絕不插入,定要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將母親征服在慾望之下,以免以後再起波折。

  心底這麼想著,手裡的活自然不放鬆,在陰部的手指不停的撫弄著母親充血的陰唇,不時的用手指輕輕捻著珍珠大小的陰唇,這些手法都是柳玉潔和阮玉珠親身教的,她們以前沒少用王鑫的兩隻手來自瀆,朦朦朧朧間,王鑫也學會了這招。

  柳玉潔被兒子弄得渾身如同著了火一般,慾念把神智都燒得有些不清不楚,她雙腿用力夾緊胯下那作惡的大手,用力的套弄起兒子的雞巴,呢喃道:「啊啊啊……好熱,小鑫,媽媽受不了,快幫幫媽媽。」

  王鑫舔著母親滾燙的面頰,輕聲笑道:「媽媽,怎麼幫?」

  柳玉潔氣惱的瞪了兒子一眼,看到兒子眼神中的希冀和戲謔,她頓時就明白過來,兒子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存心想要自己出醜,去哀求他,可是她偏偏怎麼也生不出火氣,兒子剛剛醒來,她對王鑫的寵溺已經到了極點,不管他做什麼,都根本沒辦法生氣,只歎了口氣,說道:「你非要讓媽媽這麼丟臉才開心嗎?」

  王鑫聽出母親聲音中的哀怨,頓時覺得自己可能做得太過分了些,不由的有些訕訕,輕輕攬過母親,在她的唇邊吻了一下說道:「媽,對不起,我不是存心想要讓你難堪的。」

  柳玉潔哀怨的看著兒子,說道:「那你想做什麼?」

  王鑫頓時有些尷尬,難以啟齒,他總不能說自己希望母親被自己征服於胯下吧,囁喏了半天,只能尷尬的看著母親。

  柳玉潔歎了一口氣,伸出手指在兒子的額頭上點了一下,自嘲的笑道:「壞東西,剛醒來就使壞,還不如。」

  頓了一下,把下面一句吞下去,說道:「你的心思我還不明白,唉,你這點倒是跟你爸一模一樣。」

  王鑫頓時來了興趣,摟住母親的腰肢,恬著臉笑道:「是什麼樣?」

  柳玉潔羞惱的瞪著兒子,見對方一副嬉皮笑臉的撒嬌模樣,無奈說道:「問那麼多幹嗎?」

  「說嘛,說嘛,媽媽,我和爸爸哪個比較好。」

  王鑫追問道。

  柳玉潔愣了愣神,苦笑道:「現在還說這個幹嗎,我們現在做的事,哪裡對得起他。」

  王鑫卻是不以為然,自有一番歪理,說道:「怎麼對不起了,我是爸爸的兒子,媽媽你把我照顧好,作為王家人,他一定會感謝你,而我代替老爸,保護媽媽,呵護媽媽,他一定也會感謝我,說我懂事。」

  柳玉潔被兒子的歪理逗得撲哧一聲笑出來,說道:「什麼歪理邪說啊。」

  王鑫笑道:「對啊,歪理斜著說不就是正理了。」

  「貧嘴。」

  柳玉潔笑罵了一句,在兒子的嘴角上輕吻了一下。

  王鑫心癢難耐的繼續追問道:「說嘛,我和爸爸你比較喜歡誰。」

  柳玉潔被兒子的插科打諢弄得沒辦法,沉吟了下,說道:「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王鑫苦笑道:「只要是實話就行。」

  柳玉潔溫柔的笑了笑,撫摸著兒子的鬢角,說道:「這個沒什麼好比較的,你爸爸對我很好,有他在的時候,我每天都過得非常開心。」

  感覺到兒子情緒有些失落,她再次吻上兒子的嘴唇,說道:「不過你跟你爸爸不一樣,你是我的兒子,是我把你生到這個世界上的,你從小到大,成長的每一天都清晰的刻在我的腦海裡,直到我死的那一天都無法忘記,你的爸爸是我的愛人,但是你卻是我最珍貴的寶貝。」

  母親娓娓的話語打動了王鑫的心扉,他突然發現自己其實並不瞭解媽媽,在她那看似柔弱的身體裡,卻隱藏著無窮的力量,那就是母親,這股力量支撐著她一路走來,不管是孤身撫育自己,還是自己出事後,頂住巨大的悲痛照顧自己,更甚至是為了救自己,放棄了一切的人格尊嚴,所有的這一切,都是無窮的母愛所賜予的力量。

  相比之下,自己的心思就邪惡骯髒的多,在耀眼的光芒中,他心底的陰暗面完全暴露在陽光下,迅速消融,對母親的感情再次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王鑫失神的看著母親,眼角不由自主的落下淚來,他虛弱的笑了笑,說道:「對不起,媽媽,是我錯了。」

  柳玉潔搖搖頭,說道:「傻孩子,誰都沒有錯,媽媽做這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其實也怪我,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我還扭捏什麼呢,呵呵。」

  說著,她輕輕摸上兒子的臉頰,湊上嘴唇吻了起來。

  王鑫溫柔的回應著母親的唇舌,良久才分開,兩人的嘴角連著一條晶瑩的絲線,不由的相視而笑。

  柳玉潔再次套弄起兒子略有些軟下去的陽具,輕聲媚笑道:「小鑫,媽媽想你,想得難受,你幫幫我好嗎?」

  王鑫趕忙點點頭,他再也不敢耍什麼心眼去試圖征服媽媽,現在兩人的關係無疑是最合適的方式,她是自己的媽媽,永遠都是,即便是在床上也是,自己只需要在必要的時候成為一個男人就可以了。

  翻身騎在母親的身上,兩人四目相交,王鑫粗壯的陽具在柳玉潔的引導下,順利的抵在陰唇上,輕輕的研磨著腫脹的陰蒂,隨時都可以插入,就在他準備挺腰進入時,柳玉潔突然笑了下,說道:「剛剛你是不是想要媽媽向你哀求。」

  王鑫尷尬的點點頭,說道:「對不起,媽媽,我現在才發現,在你面前,我就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傻瓜,差點辜負了媽媽的深情。」

  柳玉潔媚笑道:「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夫妻之間耍點手段能增加情趣的。」

  王鑫驚訝的看著母親,顫聲問道:「媽,你剛才說,那個,夫妻之間……」

  柳玉潔看著兒子目瞪口呆又驚喜若狂的模樣,這足以看出自己在兒子心中的地位是多麼的聖潔高貴,心中頓感甜蜜,輕笑道:「得意了吧,臭小子,媽媽已經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給你了,你可不要辜負了我。」

  王鑫連連點頭,說道:「我一定會好好的孝順媽媽的。」

  柳玉潔笑道:「怎麼孝順,說來聽聽。」

  看著母親臉上淫蕩的媚意,王鑫心頭火熱,輕笑了一聲,腰部猛地一用力,碩大的龜頭毫無阻攔的就插進去了母親的陰道內,腫脹感讓柳玉潔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聲。

  「好粗,好脹啊。」

  柳玉潔輕聲叫道。

  王鑫笑起來,說道:「這樣的孝順可以嗎?」

  柳玉潔滿臉春情,拉起兒子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輕聲笑道:「還不夠,還可以再深一點,老公,用你的大雞吧,用力的肏我,好不好。」

  王鑫從來沒想過一向高貴大方的母親竟然能說出如此風騷露骨的花,刺激的他差點就忍不住想要射出去,好不容易忍住這股突如其來的快感,他不再猶豫,猛地用力一挺,龜頭再次往深處滑輪,粗大的棒身把母親的陰道塞得滿滿的,淫水撲哧一聲被壓得四處飛濺,母親的陰道壁彷彿有無數的小手一般,緊緊的箍住粗壯的陽具,那種美妙讓他情不自禁的的呻吟起來。

  柳玉潔也是突然就被頂得心花怒放,瘙癢難耐的慾望得到了大大的緩解,陰道裡傳來的充實感和腫脹感被化成一道道快感,迅速傳遍四肢百骸,全身上下都彷彿沒有半天氣力,猶如在大海上飄零著的小船,上下起伏,根本沒有著力的地方,隨著一陣陣快感如潮水般湧來,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跟著一起扭動,把兒子的大雞吧一點點的吃進去更深。

  快感再也無法壓抑,柳玉潔從哼哼聲發展到啊啊的呻吟,嘴裡念叨著:「啊啊,啊……啊,不行了,好粗啊,好脹,兒子,你的雞巴真粗。」

  王鑫喘著粗氣,他已經來沒有精力去說任何話了,母子亂倫的快感和抽插母親肉體的快感,讓他整個人都輕飄起來,他不停的把自己硬邦邦的雞巴拔出再插入,深深插入母親火熱潮濕的陰道中,聽到母親的讚美,他更加興奮,快速的聳動著屁股,終於是整個雞巴都塞進了陰道深處,兩人的胯下相互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響,聽起來分外淫靡,更加讓兩人感到興奮刺激。

  王鑫快活的不能自已,深深為與母親做愛而感到興奮,卻沒有感到半分的罪惡感,他相信此刻的母親,定然也是舒服到了極點,從她那迷醉的表情,呢喃的呻吟,還有那不停拱起的美臀,都可以看出母親已經是意亂情迷,化身為一頭追逐於美妙性愛中的雌獸,多年的孤寂和這段時間的放縱,已經將她以往的堅持徹底摧毀。

  看著母親淫蕩騷媚的模樣,王鑫的心中油然升起一絲得意,這一刻,他的心中充滿了無法言語的滿足感和征服感,暫緩動作,慢慢的伏下身子,看著母親緩緩蠕動索求的身軀,輕笑起來,在母親耳邊說道:「媽媽,舒服嗎?」

  柳玉潔喘著粗氣,媚眼如絲的看著兒子,她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答案,而且現在也確實是舒服透頂,用力的點點頭,她溫柔的笑道:「舒服,非常的舒服,這個答案你還滿意嗎?」

  王鑫自嘲的笑道:「我是想聽真話,又不是哄小孩子玩。」

  柳玉潔用一隻手撐起頭顱,微微傾側下身體,屁股一抬,把雞巴又吞進去兩分,舒服的呻吟了一聲,媚笑道:「我說的就是實話,小鑫,媽媽真的好舒服,謝謝你。」

  王鑫見狀也用力的一挺腰,把剩下的小半截陽具用力捅了進去,那份緊窄與火熱讓他舒服的瞇起眼,手掌大力的揉捏起母親的豐乳,快活的說道:「我也好舒服,媽媽,現在我們是親密無間的母子了,哈哈。」

  柳玉潔俏臉微紅,滿臉春意,仰起胸部,把乳房送到兒子的手心裡,讓他褻玩,順手在兩人交合的部位摸了一把,輕笑道:「是啊,連一絲縫隙都沒有,這下你滿意了吧。」

  王鑫嘿嘿的笑了笑,把玩起手中的玉乳,在自殺之前,他一直對母親的身體充滿了好奇,更是被母親的胸部所吸引,現在他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好好把玩一番,自然是不會放過,比起阮玉珠的碩大,母親的乳房顯然要小得多,不過這也是E罩杯的巨乳。

  王鑫的一隻手根本握不過來,雙手小心翼翼的捧住兩邊,將白皙的乳肉向中間擠壓,鬆軟的如同兩團棉花糖,卻又有著驚人的彈性,嫣紅的乳頭如同兩顆紅櫻桃般矗立在雪峰上,分外誘人。

  王鑫看著母親的乳房,心中泛起一陣陣旖旎,手中不停的揉捏這兩團柔膩,看著它們在掌心中變幻著形狀,只覺口乾舌燥,直恨不得咬上一口。

  柳玉潔哪裡看不出兒子的心思,輕笑道:「傻孩子,想做什麼就做吧,下手輕點。」

  王鑫連連點頭,他哪裡捨得傷害到這對寶貝,連忙俯下身子,用雙手環起一枚乳房,輕輕的揉捏,伸出舌頭舔著奶頭,一邊舔還一邊觀察著母親的神情,只見母親一臉的寵溺與放縱,心底不由的一暖,吮吸起來,他的動作很輕,溫柔的在乳頭和乳暈上打著轉,長久以來的念想在這一刻終於得到了釋放,心中的那份激動著實難以言表。

  柳玉潔斜倚著身子,看著兒子伏在自己的胸前舔弄自己的乳房,那份輕柔比小時候喝奶還要輕些,不禁讓她產生了對比,物是人非。

  現在的兒子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躺在自己懷中牙牙學語的嬰兒了,而是長成了一個可以讓自己依靠的男人,而且男人最重要的器官還插在自己的身體裡,一想到這兒,她頓時感到腹部發酸,陰道無規則的蠕動起來,一陣陣愈發猛烈的快感衝破了慾望的極限,她伸直脖子,口中低鳴著竟在這幻想中攀上了高潮。

  王鑫感到母親的陰道裡彷彿憑空生出了一股子吸力,陰道一下子變得緊窄許多,緊緊的箍住龜頭和棒身,大力的蠕動著,他快活的呻吟了一聲,吐出母親的奶子,一把將她按倒,蹲起身子,接著這股吸力,再次用力抽插起來,一次一次又一次,他清楚的感覺到龜頭正撞擊在母親柔嫩的陰道深處,一股熱流從深處湧出,沖刷著龜頭的敏感點,讓他感到無比的舒服。

  王鑫的屁股就好似裝了發條的打樁機一般,一刻不停,柳玉潔舒服的快要死掉了,她從來沒有體會過如此兇猛而有綿延的高潮,在兒子不停的抽插下,高潮根本沒有結束的跡象,強烈的快感沖刷著她敏感的神經,她突然有點擔心,會不會真的就這麼被兒子給肏死啊。

  就在柳玉潔胡思亂想的剎那,只聽兒子大聲說道:「啊,太爽了,我不行了啊,媽媽,我要射了。」

  柳玉潔沒有多想,也大聲叫道:「射吧,射吧,射到媽媽的身體裡,啊,我的寶貝。」

  強烈的刺激讓她忍不住大聲哭起來,但是在兒子強有力的抽插下,哭聲斷斷續續成了嗚咽。

  王鑫感到身體都似乎要爆炸開來,深埋在母親身體裡的大雞巴硬的發脹,到了噴發的邊緣,他再也無法忍住,大吼一聲,屁股用力一挺,只覺好像頂穿了什麼柔軟的東西,進入一個異常緊窄的地方,那個地方如火爐般炙熱,而且窄的要命,讓他再也無法忍受射精的衝動,大吼道:「我來了,媽媽,我要肏死你。」

  話音未落,就感到龜頭一陣抽搐,也不知有多少濃稠的精液射進母親的身體裡。

  柳玉潔這會兒已經連哭喊的氣力都沒有了,兒子最後一下,竟然頂穿自己的宮頸口,碩大的龜頭完全抵進了自己的子宮內,她清楚感覺到一股股異樣抖動,那是兒子射精時雞巴的抖動,所有的精液盡數射在子宮裡。

  王鑫無力的伏在母親的身體上,高潮後的餘韻讓他感到有些疲憊,同時也有無限的自豪,他輕輕的擁住母親,輕吻著微微有些冰涼的臉頰,笑道:「媽媽,剛剛我是不是有些太粗暴了些?」

  柳玉潔好不容易才回復一點氣力,用臉頰湊著兒子的臉頰廝磨了幾下,這次喘了口氣說道:「不,我喜歡,啊,剛剛媽媽真擔心被你弄死,你那東西實在是太長太粗了。」

  王鑫略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說道:「如果媽媽不喜歡,回來那剪刀把它修剪修剪。」

  柳玉潔被兒子逗得一樂,輕笑道:「那可不行,它現在可是屬於我的東西,你沒權處置它。」

  王鑫裝作有些鬱悶的聲音說道:「啊,那多不公平啊。」

  柳玉潔瞪了兒子一眼,說道:「我把自己都奉獻給你了,你還不知足啊。」

  王鑫親暱了吻著母親,低聲呢喃道:「知足,媽媽,我太開心了。」

  柳玉潔心中泛起一陣暖意,回吻著兒子,低聲道:「我也是。」

  兩人相互輕吻愛撫,還停留在柳玉潔身體裡的陽具頓時又復甦起來,變得堅挺有力,柳玉潔不由大驚失色,經過剛剛的那場激烈性愛,她這會根本沒有能力再戰,感覺到兒子的屁股已經在小幅度的抽插,她趕忙摁住,哀求道:「小鑫,啊,別,先饒過媽媽吧,我現在半點力氣都沒有。」

  王鑫猶豫了下,面有難色的點點頭,雖然心中非常的想,但是他不能不顧及到媽媽的感受。

  見到兒子鬥敗公雞的模樣,柳玉潔輕笑道:「傻孩子,這裡除了我,你忘了還有誰?」

  王鑫頓時想起來阮家母女,不過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去找阮玉珠,媽媽會不會生氣。

  柳玉潔看出兒子的心思,輕笑道:「放心吧,我不會生氣的,趕快去,你干媽看了這麼長時間,肯定是忍得很難受,要做個孝順的孩子,快去,呵呵。」

  得了母親的允許,王鑫心思頓時活泛起來,看了看另一側的乾媽,卻見阮玉珠媚眼如絲的看著他們這邊,滿臉羞意,一隻手塞在大腿之間,不用問都知道她想要的是什麼。

  王鑫有些訕訕的撓撓頭,把雞巴從母親的身體裡拔出來,頓時帶出了一大灘淫水,讓柳玉潔十分的不好意思,見母親害羞的模樣,他卻感到格外的自豪,嘻嘻一笑,說道:「我去啦啊。」

  柳玉潔點點頭,把頭扭到一邊,輕鬆的舒了口氣,終於可以好好歇歇了。

  王鑫有些羞澀的爬到乾媽的身旁,見到阮草兒也已經醒了,不覺有些尷尬,不知道等下要做的事是不是合適,正想著是不是放棄或者讓草兒去隔壁的房間,卻看到少女羞澀的坐起身,低聲喚了一聲:「哥哥,早。」

  王鑫趕忙點點頭,說道:「妹妹,你也早。」

  他這副緊張結巴的模樣頓時惹得母女倆一陣輕笑,草兒突然覺得這個哥哥好像一點都不可怕,心中頓時安定了許多,偷偷的打量著對方。

  察覺到少女的目光,王鑫有些害羞的摀住胯下的陽具,又是惹得母女倆一陣輕笑,這笑聲把柳玉潔都引了過來,見狀也是不禁莞爾,笑道:「小鑫啊,別捂了,你妹妹比你都要清楚那地方是什麼模樣。」

  這話一出口,感到羞澀卻只有王鑫一個人,阮氏母女毫不在意,阮玉珠點頭笑道:「是啊,小鑫,你昏迷的時候,草兒一直都忙前忙後的照顧你呢。」

  王鑫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感激的衝著少女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你啊,妹妹。」

  阮草兒害羞的搖搖頭,接著她做了一件完全出乎王鑫意料之外的事情,只見她伸出纖細的小手,拿開王鑫摀住胯下的手,羞澀的笑了笑,一把握住半軟不硬的雞巴,熟練的擼動了兩下,說道:「哥哥,我幫你清理下。」

  王鑫頓時羞紅了臉,他完全沒想到,這個看起來異常內向害羞的妹妹也有如此彪悍的一面,卻是不知草兒的對人情世故倫理道德根本一竅不通,渾然不覺得自己做的是多麼淫蕩的事,在她的心目中。

  只有兩種人兩種事,好人和壞人,好事和壞事,待自己和母親好的人,就是好人,比如柳玉潔,現在再加上個王鑫,讓自己感到快樂的事情就是好事,比如和哥哥的做愛,以及兩位媽媽的表揚,所以她根本就沒有自己在做不好的事情的覺悟。

  看著少女湊過來俯下身子,王鑫趕忙攔住她,說道:「不,不,不需要這樣的。」

  阮草兒疑惑的看著哥哥,又轉頭看看自己的母親,再轉頭看向王鑫的時候,眼眶中已經蓄滿了淚水,雖然一句可憐的話都沒說,但是整個人看起來就是那種委屈可憐到了極點,讓人我見猶憐。

  王鑫趕忙抱住少女的嬌軀,也不知如何安慰。

  草兒在哥哥的懷裡感到鼻子發酸,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哽咽道:「哥哥啊,是不是草兒哪裡做的不對,讓哥哥討厭了。」

  王鑫趕忙解釋道:「怎麼會,我一見到你,就喜歡的不得了。」

  頓了頓,他又補了一句:「就好像我親妹妹一樣的喜歡。」

  可是他這番話算是說給聾子聽,阮草兒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正常的兄妹關係。

  聽到王鑫的話,阮草兒情緒頓時好了很多,止住哭聲,小聲問道:「真的?哥哥一點都不討厭我嗎?」

  王鑫連連點頭,可是還沒等他精神鬆懈下來,就感到雞巴再次被少女握在掌心中,暖暖的,軟軟的手心給他莫大的刺激,在輕微的撫弄下,雞巴又硬幾分,讓他好不尷尬。

  一旁的柳玉潔要被這個時而大膽時而迂腐的兒子弄得啼笑皆非,見兒子似乎還想囉嗦些什麼,不由搶過話頭,說道:「傻小子,真是受不了你了,草兒這孩子心思單純,你要老是這麼拒絕她,她搞不好就真以為你討厭她了。」

  王鑫急道:「可是她還是個孩子啊。」

  阮玉珠歎了口氣接口道:「唉,其實草兒已經不小了,她所受的罪比一般人都要多得多。」

  王鑫聽了頓時沉默不語,他心底也琢磨出了兩三分,如此年幼的少女,卻有乳汁,不用多說,定然有一段不堪的過去,見少女純潔如斯,他心底泛不起半分的厭惡,只有弄弄的憐意,不由自主的輕輕撫摸起少女的肩胛,無言的安慰。

  柳玉潔見狀,說道:「小鑫啊,我忘了告訴你,草兒雖然是你名義上的乾妹妹,但是她也同樣是我內定的媳婦兒,你可得記清楚。」

  王鑫頓時語氣一塞,結結巴巴對著母親說道:「啊,這個,這個,也是需要啊,妹妹同意才可以吧。」

  話音剛落,就聽到阮草兒在自己的懷裡小聲說道:「只要哥哥待我們好,我就願意的。」

  王鑫有些訝異的低頭看看懷中的少女,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秀髮,問道:「你確認自己明白什麼叫媳婦兒嗎?」

  阮草兒仰起頭,眨了眨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有些疑惑的搖搖頭,接著又點點頭,小心翼翼的說道:「雖然我不是很明白,但是我會努力做好的。」

  王鑫頓時莞爾,差點失聲笑出來,兩位媽媽則毫無顧忌的善意的笑起來,笑聲讓草兒一臉茫然,看了看四周,難得的做出一個生氣的表情,微微撅起小嘴,倔強的說道:「我一定會做好的。」

  說著,她脫開哥哥的懷抱,猛地俯下身子,向往常一樣,吻上了哥哥的龜頭。

  王鑫感到一股血液迅速湧向雞巴,異樣的快感從龜頭傳來,低頭一看,那視覺的衝擊更是無與倫比,嬌小的少女雙手環握住粗壯的棒身,艱難的往嘴裡送,小巧迷人的雙唇努力含住碩大的龜頭,一點點的吞進去,渾然不在意上面精液和淫液混合的怪異味道,神情堅毅,好像在做一件非常非常偉大的事情。

  見到少女這般認真的模樣,王鑫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輕輕的撫弄著少女的脊背,溫柔的說道:「慢點,別嗆著,唉,哥哥好舒服。」

  得到了哥哥的肯定,阮草兒心裡當真是如同吃了蜜一般的香甜,更加起勁的用靈巧的舌頭裹著健碩的龜頭,直到實在吞不下,才緩緩的來回抽動頭部,服侍起哥哥來。

  王鑫憐憫的看著少女起伏的頭顱,輕聲說道:「草,哥哥不會辜負你的。」

  阮玉珠看著王鑫一臉溫柔的模樣,心中也是頗為觸動,既感動又高興,終於是給女兒找了個好歸宿,雖然只跟王鑫接觸了很短的時間,但是她看得出,這個少年並不是那種始亂終棄的人,反而是非常重情意,只要自己娘倆好好服侍他,定然不用擔心未來的生活。想到這兒,她也有些按耐不住了,討好的媚笑著坐起身子,湊到王鑫的身邊,把睡衣脫去。

  王鑫看著乾媽暴露在空氣中的兩團肥膩爆乳,不由的笑了笑,吻上對方的嘴唇,良久才分開,笑道:「乾媽,我愛你。」

  阮玉珠羞澀的笑著,笑得那麼的開心,那麼的歡喜,她不敢回應的說自己也愛他,她覺得自己太骯髒了,根本沒有這個資格,只能在心底不停的喊著:「我也愛你。」

  「我也愛你。」

  她的眼神變得迷離,臉上的春意氾濫,將少年攬在懷中,枕在自己的臂彎裡,輕笑著托起一枚碩大的巨乳,輕輕的將乳頭送入少年的口中,她一邊撫摸著少年的鬢角,一邊微笑著給他哺乳,那份安詳的神態,讓柳玉潔都看得有些癡了,她欣慰的點點頭,轉身下了床,這會兒,她想留給這三人一點小小的私密空間,讓他們可以盡情的享受這靜謐安詳的時光。

  闔上門後,柳玉潔依靠在門框上獨自傻笑了幾聲,面上的神情有無奈,也有哀傷,但跟多的是一種劫後餘生的喜悅。

  用力的甩甩頭,下了樓,走到華月虹的房門前,輕輕的敲了幾聲,卻沒有人回應,她隨意的擰開房門,卻見到屋裡空無一人,柳玉潔疑惑的四下打量了下,卻再也沒半分發現,待走到大門口,才發現華月虹的鞋子已經不見了,她玩味的笑了笑,什麼也沒說,轉身向廚房走去。

  新的一天已經開始,籠罩在心頭的陰霾逐漸散去,不管將來會發生什麼,我們的心中已經再無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