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020.(二十)尾聲


(二十)尾聲

  十幾年後,加拿大溫哥華。

  一間高級公寓的臥室內,兩具赤裸的肉體正在享受著性愛帶來的樂趣,女人豐滿的屁股高高抬起,一聳一聳的向後晃動,白皙的股溝間,一條粗壯的陽具正在不停的被吞吐,這是一個亞裔少年,看起來最多不過十五六歲的模樣,容貌還有些稚嫩,但動作卻異常的嫻熟。

  他嘴角帶著壞笑,揉捏著女人豐盈的臀肉,忽深忽淺的把雞巴在女人的屁眼裡來回穿梭,撩撥著身下這個女人的情慾愈發高漲,他熟悉她的每一處敏感點,深知如何才能讓她徘徊在高潮的邊緣卻始終無法滿足。

  女人被撩撥的實在難受,不禁哀求道:「OH,babay,再用力點,再深一點,OH……」

  她瘋狂的搖擺著臀部,套弄著插在屁眼裡雞巴,那種說不出的脹痛感和滿足感,讓她舒服到了極點,可是身後的傢伙始終不來臨門一腳,把自己送入極樂的巔峰,讓她內心焦急的如同貓爪一般。

  少年嘿嘿的壞笑起來,用很不熟練的中國話說道:「可是媽媽,我現在已經很舒服了,OH,你的屁眼真緊,爽死我了,媽媽,如果你答應以後把肛交作為日常做愛手段的話,我現在就送你到高潮,怎麼樣?」

  女人這會哪還有談判的籌碼,只能連連點頭,大叫道:「我答應你,寶貝,快點,快點,肏死我吧,我要死在兒子的大雞巴下。」

  少年也早已是憋得難受,終於是得到了母親的授權,頓時心滿意足,雙手抱緊母親的屁股,大吼一聲:「我要肏死你這個勾引兒子的騷貨媽媽,肏死你,肏死你。」

  一邊說,一邊用力的把雞巴捅到屁眼深處。

  饒是已經事先使用了潤滑劑,但是當整根雞巴完全插入屁眼後,那種撕裂的痛也差點讓女人昏厥過去,她忍不住捅哼道:「啊啊,疼,好疼,你這個畜生,快拔出來,啊,好疼,身體要裂開了。」

  可是少年根本不放手,他緊緊的箍住母親微微有些發福的腰肢,屁眼的緊窄遠遠超出他的想像,比母親那有些鬆垮的陰道不知妙出多少,依稀記得數年前第一次插入母親陰道時的緊迫感也沒有這般強烈,把雞巴停在母親的身體裡。

  身體舒服的微微發顫,伏在母親的身上,雙手探到母親的胸前,抓住那對倒垂的豐滿圓乳,細細的把玩,這對奶子從小玩到大的,卻怎麼也玩不膩,雖然彈性方面不如年輕的女孩子,但勝在又軟又綿,用這對奶子玩乳交那可是相當的舒服。

  腦海裡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下體頓時反應更強,女人剛緩過一口氣,就感到龜頭在屁眼裡一抽一抽的做著小動作,不由的哀求道:「baby,你先等等,讓我歇一下。」

  少年哪裡還能等,輕輕的小幅度抽動起來,笑道:「好,你歇你的,我會小心一些的。」

  女人無奈,只得努力迎合起兒子的動作,隨著十幾下的抽插,那種火辣的疼痛逐漸消退,取而代之的一陣陣異樣的快感,惹得她的呻吟從小到大,越發的嘹亮,嘴裡又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啊……啊……好疼,又好爽,唔唔,好爽啊,兒子,你好厲害,媽媽太舒服了,啊,身體好燙,好像要被捅穿了,被兒子的大雞巴捅穿了,啊啊啊,太粗了,好脹啊,再用力一點,啊,對,就是這樣,媽媽愛死你了,大雞巴兒子,媽媽愛你,啊,大雞巴兒子,好棒,啊,大雞巴兒子,大雞巴老公,大雞巴弟弟,快點把姐姐捅死吧,啊……」

  少年聽著母親的淫詞浪語,胯下也是激動的不行,半蹲起身體,居高臨下的捅著母親的屁眼,閉著眼睛急促的喘著氣,陰囊一抽一抽的,已經到了發射的臨界點,終於是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往下一捅,將母親死死的按在床上,母親頓時感到身體彷彿真的被硬生生的撕開了,疼痛、腫脹,在一瞬間化成了無與倫比的快感,兩人都嘶吼起來,渾身顫抖著攀上極樂的巔峰。

  良久,少年終於把所有白稠的精液盡數噴進了母親的身體裡,渾身的氣力都彷彿被抽得一乾二淨,無力的趴在母親的後背上喘著氣。

  女人從高潮的餘韻中回過神來,感到兒子的雞巴還硬挺挺的插在自己的屁眼裡,不由的一陣恍惚,微微側過身子,露出一張精緻但並不年輕的臉龐,年輕的時候定然是一個風華絕代的佳人,即便是現在也是風韻猶存,那股從骨子裡散發出來成熟嫵媚的氣質,對很多男人而言,就是無法抵擋的致命誘惑。

  隨著身體的扭動,兒子愈來愈軟下來的雞巴從屁眼裡滑出,整個人也滑落到母親的懷抱著,兩人相視而笑,情不自禁的的吻了起來,感覺到兒子的雞巴在激吻中逐漸復甦,母親很自然的抬起腿,把陽具引入潮濕不堪的陰道內,輕輕的挪動下屁股,把雞巴深深的吃進去,這才心滿意足。

  少年聳動了兩下屁股,笑道:「怎麼?還不滿足嗎?媽媽。」

  母親毫不猶豫的賞給兒子一暴栗,笑道:「怎麼說話呢,我就算是在床上,也還是你媽媽,你得尊敬我。」

  少年用力的一挺臀部,頂的母親啊的一聲呻吟,嬉笑道:「是嗎?我好像是你的大雞巴老公,大雞巴弟弟啊,不僅僅只是兒子吧。」

  母親羞澀的瞪了兒子一眼,沒有說話,將他的手挪到自己的屁股上,按著自己的屁股向前湊。

  兒子笑嘻嘻把玩著母親的臀肉,埋下頭去含起母親的一枚奶頭用力的吮吸,屁股不停的聳動,開始了新一輪的歡好。

  母親眼神愈發的迷離,如果有人在這個時候近距離觀察她的眼睛,就會發現除了那份性愛的迷離外,在更深的地方,還隱藏著無盡的思念……

  風輕輕的從窗戶外吹進來,吹動著隔壁書桌上的書本嘩嘩作響,一本很薄的作業本被吹到了扉頁,在name一欄的後面,寫著三個中文音譯的英文名字:「xiaotianHua」。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