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01.一


  小儀和雅琪是國際留學生,但枯燥乏味的學習生活卻讓她們感到無比厭倦。她們更喜歡流連於午夜的賭場。為了慶祝學期的最後一天,她們又來到了最常光顧的賭場。輪盤的一旁,清秀可人的小儀在大喊大叫,大眼睛娃娃臉的雅琪也在一旁緊張地望著色子,家境富庶的她們不需要太擔心金錢。一切只是為了享受。

  自從幾個月前,她們兩個迷上賭博,幾乎每個晚上都在這裡度過。隨著大大的歎息聲,兩個女孩象洩了氣的皮球垂下頭來。這個月的手氣好差。都說生手運氣好真是一點也不假,記得第一個月她們剛來賭場玩,真是逢賭必贏,狠狠地賺了一大筆,可是這個月彷彿衰神臨門,輸到賒帳,貴賓室更是不用想了。

  「都是你不好。」小儀大聲地呵斥雅琪。

  雅琪對此默不作聲。雅琪的父親是個商人,常常有事要拜託小儀做公安局長的父親。雅琪為了父親的生意對小儀總是忍氣吞聲。

  這時服務生走過來,對著她們微微欠身:「兩位小姐,我們老闆想請兩位談談……」

  郊區的一棟豪華的別墅裡,一個三十歲左右的華裔男人正跟倆個妙齡女子閒聊。這人就是華人青龍幫老大的二子——宋哲。他專門負責組織買賣人口。

  這兩個女孩正是小儀跟雅琪,由宋哲開賭場的大哥帶過來。她們兩個在賭場賒了很多的帳。宋哲說還不上錢就要她們賣身。

  小儀靈機一動想起自己的男友,最近經常呆在學校的實驗室,還常誇他的一個女同學漂亮,想起來就讓她生氣。要賣身就賣男友的女同學好了,一舉兩得。小儀跟雅琪完全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們看到年輕有氣魄的宋哲,還幻想能像愛情小說中描寫的那樣得到他的青睞,開始一段轟轟烈烈的異國黑道情緣。

  「宋先生,我倒是認識一個美女,還是知識型的。」宋哲不置可否,小儀只好接著說:「她叫黃鶯,是皇后學院的研究生,比我們強多了,我們連英語都說不利落。」小儀看看表,「估計她現在還在實驗室呢,這時人少,正好下手。」

  小儀的男友晚上還在倉庫打工,聽他說黃鶯每天作實驗到深夜。

  宋哲聽了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叫了兩個手下吩咐了幾句。對宋哲來說,美人越多越好。原來,宋哲剛接到一份定單,要兩個亞裔美女。亞裔挺多,美女難尋,更何況要不露痕跡。留學生最好,失蹤幾天也沒人找。

  已過午夜,皇后大學的解剖室裡,黃鶯還在忙碌著。明天就開始放暑假了,黃鶯洗乾淨最後一個試管,伸了伸僵直的背,鬆了一口氣。

  學醫不是黃鶯的志願,可當年填志願的時候,家裡的人都希望能出個醫生,想當然地認為以後看病就不用愁了。黃鶯幹別的都不行,就學習好。所以也沒有別的選擇,一口氣讀到博士。

  晚歸的女學生是可以讓保安護送回家的。不過很少有人真的去做,像黃鶯時常讀書到很晚,經常叫他們護送太過麻煩,好在這裡治安比較好。

  月下的校園格外寧靜,只有樹影猙獰。穿過幾棵高大的橡樹就到了公路,黃鶯的車子就泊在路邊。

  這時樹後閃出一個壯漢,不懷好意地望著她。黃鶯猶豫了一下,身後又傳來腳步聲,回頭望去,竟然還有一個壯漢,顯然是有備而來。

  黃鶯立刻舉手投降。兩個大漢走到黃鶯身旁,示意她放下手。黃鶯情知反抗也沒有用,白挨打罷了。於是,把手慢慢放下,兩個大漢一左一右將她連拉帶推地丟進路邊的一輛黑色房車裡。黃鶯此時有些怕了,原來以為劫財,現在怕是要劫命。

  清冷的月色下,一輛黑色房車絕塵而去。

  黃鶯不敢多問,努力地回憶防狼指南。據說被強姦的時候,屎尿屁齊下,可降低色狼的性趣。

  「讀書的人就是沒品,小儀小姐這麼美,你的男朋友還有心在外面打工?」宋哲笑瞇瞇地望著小儀。

  小儀不禁有些得意,卻裝做很害羞的樣子:「宋先生說笑話。」

  這時有手下進來,附在宋哲耳邊輕聲說:「二哥,貨到了。」

  只見宋哲點了點頭,轉頭對小儀和雅琪說,「貨到了,不如兩位跟我一起去看看。」

  地下室,黃鶯盡量縮在屋角呆呆地看著房間裡僅有的幾把木頭椅子。這真是一個奇怪的房間,除去旁邊的角落有一個下水口,跟一個水喉,就只剩下雪亮的燈光。整個房間顯得明晃晃,空蕩蕩的。

  這時有人輕呼:「二哥,」房門被人打開。

  黃鶯望著宋哲帶著小儀和雅琪走進來。黃鶯仔細地打量他們希望能從記憶中尋出些蛛絲馬跡來解釋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那個精壯的男子看來是主謀,長的中等身材,短髮的前端時髦地打上著哩水。一張國子臉繃的緊緊的。

  後面兩個女孩,一個甜美可人,一張娃娃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許是兩個小酒窩的原因,臉上的笑顯得很稚氣。及肩的短髮,削剪的很有層次。後來黃鶯知道她叫雅琪,另外一個女孩叫小儀。她看上去很傲慢,窄窄的瓜子臉,細細的眉毛幾乎與發跡相連,略微上揚的下巴,薄薄的嘴唇緊緊地抿著。

  接著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子也走進來,旁邊的打手馬上鞠躬道:「卓小姐。」

  被喚做卓小姐的女子眼都沒偏一下,直走到宋哲跟前,膩膩地叫了聲:「二哥。」

  卓小姐長的很小巧,翹翹的小鼻子,小小的嘴唇沒有塗口紅,卻像鮮嫩欲滴的玫瑰,讓人情不自禁想要一親芳澤。如果不是她戴了一副黑墨鏡,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踩著細高跟的黑涼鞋,出現在這麼一個古怪的地方,黃鶯會把她當作某個電影明星。她的身後還跟了一個助手,一個肌肉發達的強壯男子,拉個一個小行李箱。

  這麼多人,房間裡竟然靜悄悄的。

  這時聽到宋哲說:「少言,你也到了。」黃鶯估計又有人來了。

  果然,一個英俊的年輕男子踱到前面,看來不過二十三四歲,面無表情,看到宋哲跟卓小姐也只是冷冷地點了個頭。他的身後也跟著一個大漢,拉著一個小行李箱。看著說不出的詭異。

  小儀望著黃鶯了,心理不平,什麼美女助教,看來不過如此。一定是她男朋友故意讓她吃醋。

  黃鶯望著著一切,一時理不出個所以然,只好鼓起勇氣戰戰兢兢,結結巴巴地說:「是,是誤會了吧。」

  宋哲面無表情地望著她。房間一下子又變的靜悄悄的。

  黃鶯很想讓他們給自己解釋一下,嚥了好幾次口水,也沒敢發出聲音來。只好自己估計一下形式。那個面沉似死水的男人應該是主謀。他眼神彷彿能剝光她的衣服似地在她的身上看了看,眸子裡射出讓人不寒而慄的目光。

  宋哲突然轉向小儀,狠狠地揪住她的頭髮,冷冷地說:「兩個小姑娘是看我的兄弟太閒了吧?」

  「不是的!」小儀痛的眼淚都流出來,連忙辯解。

  「這就是你說的美女嗎?」

  「好痛,放手!」小儀尖叫著。

  「救命呀,放開她!」雅琪也跟著撕扯起來。

  「這樣吧,我是不能做賠本的生意的,你們都這麼美,一個就夠還錢的了,只要你們有個願意犧牲一下。怎麼樣,誰願意留下來還錢?」

  兩個女孩面面相覷。

  「混蛋,放開我!」小儀生氣地喊道。

  黃鶯終於有點明白,看著兩個女孩子,心想:「看他們好像黑社會的,到手的肥肉還能讓她們跑掉,只是不知道他們怎麼處置自己。」

  正想著,宋哲陰鷲的目光在黃鶯的身上瞄了一下,嚇的黃鶯打了個冷戰。

  「我很難選擇,不如這樣。」宋哲鬆開了手,頓了一下。

  兩個女孩停止哭鬧,望著他。

  「你們誰先把對方的衣服脫光,誰就可以自由。」

  「你放我走,我可以籌錢給你。」雅琪大聲地說。

  雖然說兩個女孩大膽前衛,霸道,叛逆,可是當著眾人的面脫朋友的衣服還是……

  宋哲冷冷一笑,一把撕掉雅琪衣服的前襟,露出淡紫色的胸罩。

  「現在開始十分鐘,沒脫完就全部都留下。」

  雅琪嚇得臉都白了,立刻用手護住胸。眼淚幾乎要落下來。

  小儀聽了宋哲的話,咬了咬牙,不再猶豫,衝到雅琪面前就去扯她的外衣。一時間兩個扭做一團。

  小儀雖然先下手,卻因為穿的是低腰短裙,被雅琪絆倒後,內褲先被扯掉,露出茂密的黑毛,和粉嫩的肉縫。不過小儀身材略微高壯,很快掀起雅琪的外衣纏在雅琪的雙臂上。

  趁著雅琪雙手受制,小儀成功地剝掉了雅琪的長褲,淡紫色的內褲,緊緊包著雅琪兩半白嫩的臀部。雅琪甩掉衣服,撲到小儀的身上,撕開她的外衣。

  兩個人撕扯,扭打著。隨著,宋哲的「時間到」。兩個人突然意識到,她們的身上已經一絲不掛。

  小儀堅實小巧的乳房暴露在涼涼的空氣裡,不合適宜地挺立著。雅琪的兩顆大乳房隨著她急促的呼吸顫抖著。然後,幾乎是同時,兩個人尖叫著,用雙手遮住自己的乳房蹲在地上。

  黃鶯在一旁看的心驚肉跳。

  早有大漢在一旁準備好繩子,就地按住她們兩個。小儀一面掙扎一面尖叫,大漢在她的脖子上套了個活扣,大手一抖,勒的小儀喘不過氣起來。接著鎖緊雙手,拉到背後,從脖子上的繩子上穿過,為了呼吸順暢,小儀不得不拚命挺胸,縮短脖子跟手的距離。

  雅琪則剛好相反,手背相對,手心向外,在胸前捆好,拉高吊脖子下面,彷彿雅琪擁著自己碩大乳房給人看一樣。

  兩個人被捆好堆在地上,淚眼汪汪。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們白嫩的肌膚上。好想透過放大鏡的陽光一樣,灼燒著兩個人的肉體。兩個人的臉變的紅紅的,扭動著身體想要躲避那灼人的目光。

  五分鐘過去了,兩個人覺得有一個世紀那麼長。

  「二哥,今天的貨不錯呀。」

  「是呀,看那個小妞的乳頭好像熟頭的櫻桃,真想咬一口呀。」

  「那就去咬呀,雅琪小姐捧出來,就是想我們咬的吧。」

  「不知道還是不是處女。」

  「下面一定已經濕漉漉的了,哈哈。」

  打手跟宋哲幾個人開始污言穢語羞辱兩個小姑娘。

  「一群人渣,我爸會把你們都槍斃的!」小儀嘶喊著

  雅琪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這時那個叫少言的青年,走過來提起小儀的繩子,小儀受不住痛,脖子又被勒住,叫聲頓止。少言轉過頭看著雅琪,彷彿說要不要也試試。雅琪嚇的忍住哭聲,小聲嗚咽。

  少言將小儀的下巴抬的高高的,仔細的觀察她的皮膚和五官。

  「今天的貨真的很不錯,皮膚細膩,還是很健康的栗色。」少言瞇著眼一邊看一邊評論著。

  小儀聽了也不禁流下屈辱的淚水。只見少言用力地捏緊小儀的下巴,小儀不由的張開小巧的嘴巴。

  少言看了看,「阿寶,她的牙齒不夠整齊,也不夠白,明天約牙醫來都給拔掉。」

  小儀一聽嚇的兩個眼睛都圓了,拚命地搖頭。站在一旁叫阿寶的助手,馬上記下少言的要求。

  少言拉高繩子迫使小儀站起來,小儀拚命的挺胸,使自己能夠呼吸。他身邊的助手從行李箱拿過一根長繩搭在天花板的鐵鉤上。再穿過小儀脖子上的繩子,然後慢慢收緊,小儀不得不翹起腳跟,用腳掌撐地。

  這時少言望向了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小巧玲瓏卻結實富有彈性,少言一隻大手剛好能夠握住,那滑膩的手感讓他不由得要揉捏擠壓。粉紅的乳頭向上翹著,像微微綻開的花蕾。少言不斷地輕輕撫摩著這兩個可愛的柔軟的乳房。

  少女的身體是敏感的,小儀的呼吸慢慢地變的急促,紅紅的臉蛋,迷離的眼神,卻還是扭動著身軀試圖躲避那雙大手。可惡的大手彷彿知道她心意總是若有似無的粘她的身上。在場的男人無不感到血脈賁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