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02.二


  溫柔的手掌在小儀的腹部停住,然後緩慢而堅定地畫著圓圈。毫無性經驗的小儀忍不住輕輕的呻吟。

  「真是淫蕩的身體呀。」少言在她的耳畔輕輕地說。

  小儀一時羞的無地自容,卻又無處可逃。少言將一隻腳插入小儀兩腿中間,將兩腿踢開。小儀的身體立刻左搖右擺,掙扎了半天才用腳尖支撐住身體。

  少言抬起小儀的左腿,蹲下去撥弄著小儀的陰唇。阿寶馬上過來吊起小儀的左腿。小儀的下陰濕漉漉的,都是她自己的淫水。連茂密的陰毛都被打濕,在雪亮的燈光下泛著淫蕩的光。少言輕輕地撥開她充血紅嫩的陰唇,阿寶立刻蹲下打開一個手電,向小儀的肉洞照去。

  小儀感到非常的難為情,那樣的地方連自己都沒有那麼認真地看過。現在被兩個陌生的男人這樣仔細地研究著。

  「真漂亮呀!」阿寶喃喃道,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

  「是呀,多艷麗的玫瑰紅呀。」少言和道。

  粉紅的肉洞裡不停的流著淫水。薄薄的一層膜,在手電的強光下晶瑩剔透。男人們忍耐地嚥下了口水。

  「是處女呀!」少言故意地大聲地說。然後站起身一手攬住少女的柔軟纖細的腰肢,一面將手指緩慢地插入小儀已經滾燙的肉洞,「真濕呀,」少言淫穢地說,拔出濕淋淋的手指給其他的人看。

  少言的手指好像靈巧的小蛇,再次滑進濕潤的肉縫。少女的陰道火熱而有力地吮吸著他的手指,

  小儀將臉扭到一邊,淚水象斷了線的珠子,順著臉頰滑落。可是少言身上散發的男人的氣息和強壯的肩膀都使得她愈加意亂情迷。

  少言不停地轉動手指在肉洞裡扣弄,抽插。小儀再也忍不住,口裡咿呀不清地呻吟著。

  少言感到手指被越夾越緊,尤其是當他向外抽出手指的時候,本來就已經狹小的肉縫彷彿要將他的手指夾斷。這個小小的肉洞彷彿嘗到了天下最好的美食,像一個貪吃的孩子不停地追逐著少言的手指。

  黃鶯看著此時的小儀,實在不能把她跟之前那傲慢清高的形象連接起來。她似乎跟A片裡的女主角差不多。

  少言注視著小儀的表情,仔細地在肉壁上搜尋著。

  突然,小儀的浪叫聲變大,不停地擺動頭部,少言也感到有個突起的硬核在自己的指下顫抖。少言的臉上漾起殘忍的笑容,手上卻更加溫柔緩慢。

  小儀拚命地哭喊著,瘋狂的扭動著身子,收縮著腔內的肌肉,希望身體內的突起能夠接觸到少言的手指,再多一些,再重一些。少言彷彿知道她的心意,卻仍舊不急不緩地煎熬她。小儀的兩個奶子不停地抖動著,整個身體彷彿被通了電一樣地顫抖著。

  隨著一聲尖叫,小儀的下身飛濺起無數的水花,持續了幾秒鐘,慢慢轉成水滴。

  「用了多久?」少言問阿寶。

  「五分鐘,是很敏感的身體。」少言示意助手將小儀放下。

  解開所有的繩子,將她雙腿分開,露出陰毛跟陰唇。當助手將小儀的陰唇也分開的時候,小儀禁不住又呻吟了一聲。接著阿寶拿起一個數碼相機,對著小儀不停地變換著角度,照了有二十來張照片。小儀有心無力的躲閃,只是使照出來效果更有動感。

  眾人不禁讚歎少言好伎倆,整個過程那麼從容,沒有猛烈的衝擊奴隸身體,卻達到了更高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