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03.三


  雅琪微張著小口,瞪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一時還無法消化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沒有注意到站在宋哲身邊的卓小姐提了一個九尾鞭走到她跟前。

  「站起來!」

  卓小姐的聲音軟綿綿卻充滿威嚴。雅琪早已嚇的渾身發軟,如何站的起來。

  啪!

  啪!

  卓小姐的皮鞭毫不留情地打在雅琪的身上,白皙的肌膚上頓時留下了兩條血痕。雅琪一聲尖叫,連忙爬起,就在撅起屁股的瞬間,白嫩豐滿的臀部又挨了一鞭。

  「從今天起我是你的調教師,你要服從我的話。否則……。」毫無預警,卓小姐在雅琪的乳頭上狠狠地抽了一鞭。

  「還不快說『是,卓小姐』。」卓小姐揮了揮手裡的皮鞭。

  「是,卓小姐。」雅琪怕再挨打,忙不迭的說。

  似乎對雅琪的態度很滿意,卓小姐沒有再打她,而是繞著她走了一圈。雅琪的身材小巧卻有一對大奶子。一大圈粉紅的乳暈烘托著尖尖的乳頭。纖細的腰彷彿一手就能掐斷,雪白滑嫩的肌膚,在燈光下發出象牙般的光澤。

  「叫什麼名字?」

  「雅琪。」雅琪小小聲音地說。

  「大點聲。」皮鞭打在雅琪的背上。

  雅琪的身體一抖,想也沒想就喊到,「雅琪!」

  「多大了?」

  「十九。」

  「是處女嗎?」

  雅琪剛一猶豫,皮鞭就像雨點般落下,打的雅琪四處逃竄,大聲喊,「是,是。」

  「是什麼?」

  「是處女。」雅琪含著淚水,忍著屈辱說。

  卓小姐也沒有再難為她,「小妖」卓小姐示意助手小妖將雅琪捆在椅子上。

  小妖將雅琪按在椅子上,把左腿抬起跟頭平齊捆在椅背上,然後如法炮製右腿。由於椅子的靠背很寬,雅琪的雙腿被大大地分開,上面擠出一對大奶子,下面露出可愛的肉縫和大半個白屁股,菊花穴因為緊張一張一合的。雅琪的肉洞附近只有稀疏少許的陰毛,粉紅的肉縫看的很清楚。也許是看了剛才少言跟小儀表演,雅琪的小洞洞早就流出了好多的淫液,掛在稀疏的陰毛上。

  「笑一個。」卓小姐嫵媚地說。

  雅琪愣了一下。

  卓小姐的皮鞭又無情地打在雅琪大腿上。痛的雅琪呲牙咧嘴,連忙微笑。

  「太假了。」兩記響亮的鞭打聲,雅琪的乳房和胳膊上有多了兩條紅痕。

  雅琪嚥下眼淚,對著大家露齒一笑。這時鎂光燈一閃,卓小姐的助手搶拍下這誘人一笑。如果只看她的臉,那真是完美的一笑,讓人心神蕩漾。可是,當彎彎的大眼睛,向上翹的嘴角,還有臉蛋上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配著赤裸的乳房,流滿淫水的下身,撅出來的屁股。這畫面說不出的淫穢,下流。一旁的男人們恨不的立刻就掏出他們早已腫脹充血的肉棒插到她的嘴裡。

  雅琪發現有人拍照,無比的羞恥地扭動著身體。

  卓小姐用皮鞭在雅琪的臉上輕輕地摩擦著,鞭梢拂過雅琪的肌膚,搞的雅琪渾身癢癢的。當鞭梢拂弄雅琪的鼻子時,雅琪的呼吸變得沉重。原本躲避皮鞭的動作也變成追逐。皮鞭滑過雅琪的耳朵、脖子。

  雅琪輕輕地呻吟著,剛才在一旁看小儀被少言折磨的欲仙欲死就讓已經她興奮不已。

  皮鞭不停地在她的乳尖上掃過,乳頭脹的硬硬的,在皮鞭下抖動著。接著皮鞭緩緩滑過小腹,雅琪感到腹部有一團火焰在升起,她的身體彷彿要然燒。雅琪粗重地喘著氣,泛著淫穢光澤的粉紅肉洞和菊花穴隨著她的呼吸蠕動著。

  突然,卓小姐在她的腿上抽了一鞭,雅琪哀號著,痛的一下子清醒過來,肉洞也因痛楚猛地收縮,一大股淫水流出,掛在菊花穴的上方,癢癢的。雅琪扭動身軀想要擺脫這種瘙癢。卓小姐高高地掄起皮鞭向她的另一條腿打去,雅琪緊張地繃著腿部的肌肉,扭著腰肢躲閃著。沒想到卓小姐的皮鞭中途改變了方向打在她的胸上。雅琪再次尖叫。

  卓小姐的皮鞭準確而有節奏地落在雅琪的大腿內側,臀部,胸部,手臂,甚至連腳心都不放過。房間裡迴盪著鞭打聲和雅琪的哭喊哀求聲。鎂光燈也不停地閃著。

  黃鶯在一旁看的心驚膽戰,整個人堆在地上,縮成小小的一團。

  卓小姐開始鞭打小穴和屁眼的菊花,每一下都沉穩有力。

  雅琪的肉洞和菊花穴隨著皮鞭的節奏不停的蠕動收縮著,越來越快。突然,隨著一聲嘶喊,雅琪的小穴汩汩地湧出清泉。

  卓小姐也停止了鞭打。示意小妖解開繩子將雅琪放在地上。雅琪根本無法坐下,只有跪爬著,撅著屁股。小妖將她的頭按下,爬在她的屁股後又照了幾張。

  然後,將相機拿給卓小姐,卓小姐看了大笑不已。

  「這張不錯,有她的臉還有屁眼和她的小騷穴,放大給她父母寄去。」卓小姐嚇唬到。

  「不要,不要。」雅琪聲嘶力竭地喊著。

  小儀此時恢復了體力,出於害羞遮擋著身體,仇恨地望著宋哲和少言他們。

  少言跟宋哲嘀咕了一會,笑嘻嘻地走了過來,跟阿寶和小妖交代了幾句,就拉著卓小姐走到宋哲身邊。

  兩個助手從各自的手提箱拿出一個大號的針筒,又剪開一個口袋,從裡面抽出滿滿一針筒的液體。阿寶走到小儀的身後,向下按住小儀的頭想讓她跪下,小儀拚命地掙扎,小妖見狀走過來,按住小儀的肩膀,將她上身壓下,阿寶毫不費力地掰開小儀的屁股,將針筒插進去。一股冰涼的液體緩緩地流入小儀的屁股。

  注射完畢,他就將小儀拖到屋子正中間的那個下水口放好。

  小儀不安的扭動著屁股,肛門被不知名的液體充滿著,越來越熱。

  雅琪被打的渾身無力,又不能坐,撅著屁股正好方便了小妖在她的屁股裡也注入液體,然後拖到小儀的身後。小妖將兩個人背對背擺在一起。

  不一會,兩個人都開始喘著粗氣,身上也冒出了細密的汗珠,她們不停的移動著屁股,想要壓抑住大便的衝動。

  黃鶯突然猜到那是灌腸液,她以前臨床實習的時候給患者用過。她知道她們堅持不了多久。

  兩個女孩度過了一生中最漫長的一分鐘。她們渾身顫抖著,一雙眼睛水汪汪的望著眾人,乞求著。

  雅琪因為屁股有傷最先熬不住,可憐巴巴說,「求求你們,我要上廁所。」

  「上廁所幹什麼?」阿寶笑瞇瞇問。

  「我,我要大便。」雅琪幾乎要哭了,咬著嘴唇,嚶嚶地說。

  「好可愛噢。」

  「是拉屎嗎?」

  「是。」雅琪帶著哭腔哀號道。

  「那你要說清楚。」

  「我想要拉屎。」小儀突然大聲的說。

  哈哈哈,滿屋的哄堂大笑,「美女要拉屎了。大家睜大眼睛看呀。」

  「阿寶,小妖準備好照相機給她們拍下人生第一個拉屎的照片。」

  「是。」阿寶跟小妖故意大聲地說,還誇張地蹲著馬步準備給她們照相。

  「男人們,怎麼那麼殘忍!」卓小姐幽幽地說。

  「你們學兩聲狗叫就帶你們去洗手間。」

  兩個女孩不挺的扭動著屁股,按著肚子。彼此無意中的觸碰,更增加了這種便意。

  「好難受呀,求求你們了。」

  「不學狗叫,那就在這裡便好了。」

  小儀和雅琪已經不能夠在忍受。

  「汪汪汪。」雅琪含著淚水叫道。

  「好小聲音呦,沒有誠意!」

  「汪……汪……汪。」

  「你叫有什麼用,你的朋友也沒叫。」

  雅琪淚眼汪汪的望著小儀。

  小儀緊緊抿著嘴唇。

  雅琪怨恨地轉過頭,搗著肚子。

  「汪汪汪。」小儀終於也忍不住了,輕輕的叫了三聲。

  清脆的笑聲在房間裡響起,真是兩條可愛的小母狗。卓小姐看了看腕上的手錶,胸有成竹地一笑。她知道兩個人現在一觸即發。

  「小妖還不快帶兩個美女去洗手間。」

  「起來吧,還等什麼。」

  女孩的臉都憋的通紅,她們一動也不敢動,因為她們已經忍不住了,她們的肛門拚命的收縮著,淫水也因為緊張不停地流出來。

  只聽「噗嗤,噗嗤,噗嗤」的聲音,金黃的糞便從肛門噴出,全都濺在小儀的身上。

  小儀受此刺激,再也忍不住,張開屁眼,將一肚的屎噴在雅琪的身上。阿寶和小妖的相機也不停地閃著。

  「美女的大便真臭呀!」眾人故意大聲捏鼻羞辱二人。

  兩個女孩因為在眾人面前大便顏面盡失,不由的放聲痛哭,心理防線徹底摧毀。

  阿寶提起水喉對著兩個人猛烈的噴水,一會就將地面跟兩個女孩的身體沖刷乾淨。

  經過這一切,兩個女孩身心俱疲,癱倒在地。

  阿寶和小妖將兩個小巧鐵環扣在兩個女孩的脖子上。鐵環有5厘米寬很像古代奴隸帶標誌環,粗細跟女孩子的脖子差不多。又在上面掛上鐵鏈,牽到她們的房間或者說是狗籠裡。

  一行人說說笑笑品評著剛才的兩個女孩向房間外走去。

  「卓姐,第一次就這麼勁爆,她們能不能行呀?」

  「不行?哈哈,不行就把她們送廚房蒸了吃也不錯。」

  黃鶯蹲在那裡打了個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