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11.十一


十一

  全無惜香憐玉之心,李剛端著火燙的肉棍對準小儀粉嫩的肉洞,狠狠插了進去。雖然已經很濕了,畢竟還是處女。小儀的痛苦嚎叫從嗓子眼擠出,不過聲音已經不是很大了。鮮血從下體汩汩流出。這是他們倆值得紀念的第一次,李剛只感到火熱濕潤的肉洞緊裹著他的雞吧,太刺激了,太刺激了,李剛狂叫著,就射了。

  「媽的。」李剛不由咒罵道。

  從小儀的身上爬起來,垂頭喪氣地看著自己漸軟的小弟弟,一絲恐懼掠過心頭,無數醫學名詞朝他飛來,早瀉,陽痿。不,我只是太緊張了。冷靜,冷靜,他不斷地撥弄著,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小弟弟始終垂著頭。

  氣急敗壞從靠牆的櫃子裡拎出皮鞭,李剛沒輕沒重地打在小儀的胸上。小儀栗色健美的身體不停地在床上翻滾著。

  隔壁的少言看了搖了搖頭。

  打了一會,李剛發現自己又硬了,恍然大悟,原來要這樣呀。李剛再次掰開小儀的大腿,這回他不再心急,將肉棒緩緩插入,太美妙了,好像重新回到了母親的子宮。肉洞裡的肉從四面八方擠壓著他的大棒子。

  他將雙手放在小儀的兩個結實的奶子上,用力地揉著。

  小儀的尖叫也慢慢被呻吟代替。李剛說是她的男友,其實,跟她的傭人差不多,她從來沒想過要嫁給他,更不要說給他第一次了。

  由於剛射精,這一次李剛堅持了很久。在窄小的肉洞裡左突右衝,心中突然升起一鼓躍馬橫川般的豪情。

  小儀也感到從未有過的充實,隨著李剛的抽插,小儀腹部有種癢癢的感覺,身體裡的力量和意識慢慢抽離。她重重地喘息著,全身無力地躺在那裡,任憑李剛為所欲為。

  漸漸地小儀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無論她怎麼忍耐都不行,她不能出聲,渾身劇烈地顫抖著,死握住李剛的手臂堅持。李剛並沒有注意到她的變化,只自顧自插著,突然,一股滾燙的熱流澆在他的龜頭上,受不了這樣強烈的刺激,他又射了。

  怎麼回事,根本沒有意識到小儀居然在陰道內噴出陰精,達到無數女人夢寐以求的高潮。李剛大怒,一味生氣他的高潮來的太快了。

  這樣想著,他又拎起皮鞭抽了小儀一頓。

  小儀無法相信原來百依百順的男朋友竟如此暴力,自己身陷魔窟本來還指望他救自己。可是現在……萬念懼灰的小儀披散著長髮,兩眼發直地躺在床上。

  少言推門而入,李剛連忙提上褲子走出來。

  少言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麼,李剛有些不情願地回到房間。抱起小儀,撥開亂髮,溫柔地說,「你真美,讓我登上了天堂,我真想把你帶回去。」小儀灰白的臉上一下又恢復了光彩。「你等我跟女朋友分手了,我帶你回家好嗎。」

  小儀拚命地點頭,然後又拚命地搖頭。她想說,「我就是你的女朋友,現在就帶我回家。求求你。」

  李剛看到她楚楚可憐的樣子,真想再幹一場,可惜沒有體力了。只好站起來要走,小儀立刻從床上跳下,跪在地上,用臉在他的褲腳上蹭來蹭去,急得團團轉。她拚命地用手去拉口塞,想將它摘掉,卻只摸到一條鐵鏈子。

  李剛蹲下拍了拍她的臉,「等著我啊。」有點遺憾地起身走出去,不知道是遺憾小儀變成這個樣子,還是遺憾自己不能再干一炮。

  小儀無奈地看著李剛轉出門不見了,悔恨的淚一滴滴流下,剛才為什麼要害羞呢。要是沒有口塞,李剛一定認得自己,也就不會被強姦了。看少言還挺重視他的,說不定還能將她帶走。嗚嗚嗚嗚嗚嗚,我怎麼這麼蠢呀。

  「那麼喜歡他,放心吧,他還會來的。」

  少言的話給了她希望,「對呀,下一次,下一次!他不是也說下一次帶她走嗎。」小儀打起精神,「我還有希望。」

  雅琪則被卓小姐帶給一個粗壯的中年漢子,雅琪自被綁架以來,第一次見外人,害羞的不得了,伏在地上,不敢抬頭。

  卓小姐說聲慢慢享用就離開了。

  這個被雅琪稱做「主人」的人,名字叫強森。是個溫柔成熟的男人。

  他先是拉起雅琪,讓她站在面前一米左右。

  「叫什麼名字呀?」

  「雅琪。主人。」雅琪已被告知要這樣稱呼主人。

  白嫩的美肉被盯的顫抖,肥大結實的乳房莫名地漲了起來。雅琪已經很久沒有站著了,她垂著頭目光不知落到那裡好,小小的下巴輕輕摩擦著自己的皮膚,心頭如小鹿亂跳。

  「把頭抬起來。雅琪。」

  雅琪迎著男人火熱的目光,欲拒還迎的樣子彷彿剛熟的桃子,甜美又有些清脆。男人上下打量了她很久,站起身向她走過來。

  當他的手臂觸到雅琪的手時,雅琪覺得要暈倒了。身體不受控制地被強森擺佈著。

  強森將她拉到身邊讓她坐下。

  雅琪被他的身上的男人味熏的暈暈忽忽的。

  「雅琪幾歲了?」

  「十九。主人。」

  「雅琪喜歡男人的大雞巴嗎?」

  「嗚。」雅琪害羞地別過臉去。不要這麼直接呀。

  「雅琪喜歡男人的大雞巴嗎?」見她不回答,強森靠的更近了。還用粗粗的大手環住她的細腰。

  「不。主人。」雅琪從嗓子眼發出蚊子般的聲音。腰上一鼓暖流傳便全身。

  「撒謊可不是個乖女孩。」強森的大手向上移動著。

  下體的瘙癢使雅琪輕輕地扭動著腰肢,沉重地呼吸著。

  「雅琪是個色女孩對不對?」溫熱的大手摩擦著雅琪乳房的下方。

  「不。主人。」雅琪輕輕搖著頭,心中卻想,「怎麼辦,好難過。」

  「雅琪說謊。」手掌輕飄飄地略過乳尖。

  「啊!」乳頭象過電一樣,一下子就漲大,翹立著。

  「雅琪想要大雞巴了,是嗎?」強森的手在乳房地邊緣輕快地畫了個圈。

  「啊!」雅琪的心,不,雅琪的所有內臟彷彿被翻了個個。「好難過呀。主人。」雅琪的頭向後仰著,圓滾滾的胸挺得高高的。

  「快說吧,說你想要男人的大雞巴。」強森按下雅琪的頭,「看看你好色的身體吧。」

  雅琪吃驚地望著兩個大乳頭,和漲的發痛的乳房。難道我真的那麼好色,雅琪悲哀地想道。

  「這麼淫穢的身體,還說自己不好色。」強森鬆開手,沿著乳溝,向上輕拂著。

  雅琪仰著頭,當手指撫摩到雪白的脖子是,喉嚨裡發出嗚咽。

  大手在下巴上畫了個圈,雅琪的頭也跟著搖了一下。

  粗粗的手指一下撫摩著紅唇,在雅琪微張的嘴唇上滑過。雅琪迷離的雙眼含著薄薄的水霧,雙唇追逐著手指。

  手指彷彿一不小心掉進了雅琪的嘴裡,撥弄著她粉紅的小舌頭。雅琪嘖嘖地吮吸著,美味的手指慢慢地抽離著,雅琪拚命地吮著。「不要呀!」

  「嗚嗚嗚嗚嗚。」嫩嫩的紅唇被毛茸茸的大嘴吞沒,美麗的大眼睛吃驚地瞪著。然後被粗糙的大手合上。

  「嗯,嗯……」

  「自己真是個淫蕩的賤貨,被陌生人這樣拂弄,還這麼興奮。可是,好舒服呀。」雅琪情不自禁地想著。「還想要更多呀。」

  手掌滑過小腹,小心翼翼地向那兩片嫩肉進軍著。

  「快點,快點呀。」雅琪心中想著。

  「要快點嗎?」強森望著懷裡小人火紅的臉蛋,溫柔地問。

  「嗯……」雅琪的心事被說中,想也沒想就嬌啼著。

  「求我。」手指在洞口徘徊著,似進不進,揉擦著那源源不斷的淫水。

  「求你了,求你了。」雅琪張著小口,喘息著,哀求著。

  「求我幹什麼。」手指輕插進洞口,又緩緩地抽了出來。

  「啊!」雅琪愉快地叫著。卻伴隨著更加巨大的失落。

  「求求你了。」雅琪垂下頭,拉起強森粗粗的手指向自己的洞裡捅。好像要呀,忍不住了呀。

  大手輕柔但堅定地收回了。

  雅琪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可憐地望著強森。

  強森將濕粘手指在雅琪的穌胸上一抹,「這是什麼,雅琪?」

  雅琪低頭不語,「好淫蕩呀,流了那麼多水還被人發現了。」雅琪紅著臉想道。

  「流了這麼多水,雅琪是不是個淫蕩的壞女孩。」

  「不。」怎麼辦呀,丟死人了,雅琪的眼睛裡閃著水花。

  「說話呀!」洪亮的聲音突然像炸雷一樣在雅琪耳邊響起。

  「是。」雅琪嚇的渾身一抖,心中想的事一下子溜出,頓時羞得無地自容。

  「雅琪是什麼?」大手很狠地捏緊她的下巴,「看著我,說雅琪是淫蕩的壞女孩。」強森厲聲說。

  雅琪嗚咽著,扭動著,終於擠出。「雅琪是淫蕩的壞女孩。」

  「大點聲。」手上的力度放輕。

  「雅琪是淫蕩的壞女孩。」雅琪嘶喊著,放聲痛哭。身子一鬆,淫水橫流。

  強森將她攬進懷裡,「乖,不哭。」

  雅琪靠在他寬闊的胸膛,號啕大哭,幾日來受的種種委屈,像決堤的河水,宣洩著。

  強森拂著她的頭,耐心地等她平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