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12.十二


十二

  「雅琪,以後還撒謊不?」托著尖尖的下巴,強森問道。

  「雅琪再也不撒謊了。」雅琪羞得垂下眉眼。

  「看著我說。」

  「雅琪再也不撒謊了。」眨著水汪汪的大眼,雅琪撅著嘴輕聲地說。

  「雅琪想不想要大雞吧插小洞洞?」

  雅琪含羞帶澀,欲言又止。

  「算了,我走了。」強森站起來要走。

  雅琪跪在地上一把抱住他的腿,這幾日來只有他對她好,沒有打她,還這樣抱著她,她好舒服呀。「求求你不要拋棄我。」雅琪羞答答地說,「雅琪愛大雞巴。」說著下身更興奮了。

  「真乖。」大手摩挲著雅琪的臉。

  「雅琪要不要大雞巴?」

  「雅琪要大雞巴。」雅琪略帶哽咽地說。

  「親它吧,它是你的了。」強森抖出自己已經腫脹了很久、又軟下去的大肉棒。

  雅琪雖然已經見過小妖和阿寶的,但還是很羞澀。猶豫了一下,用柔軟的小手,握住黑粗的肉棒。

  男人的喉嚨發出沙啞的呻吟。「好好地舔它,一會它就會讓你上天堂。」

  雅琪伸出粉粉的小舌,在肉蟲上舔了舔。肉蟲蠕動著慢慢變大,最後青筋怒漲,漲滿雅琪的小口。

  強森將雅琪的頭按在床上,緩緩地抽插著。雅琪的喉嚨難受極了,小臉憋得通紅。

  男人將陰莖拔出,很失落地說,「不舒服呀,雅琪還要好好地練習呀。卓小姐沒交過你嗎?」

  「不要嫌棄我。」雅琪淚眼汪汪的想著。「我一定要讓主人舒服。」雅琪湊過去,小心翼翼地捧起陰莖,彷彿是什麼珍寶。垂下頭,一遍遍吻著陰莖,然後用舌頭努力的舔弄每一個角落。強森舒服地呻吟了一聲。

  雅琪受到鼓勵,張大嘴巴,將陰莖塞進口裡。可是,沒經驗的雅琪還是讓牙齒碰到了龜頭。「啊!」強森故意誇張地叫了一聲,推開雅琪,「雅琪,你弄疼我了。」

  雅琪自卑地低下頭,「我怎麼連這麼一點小事都做不好。」

  「躺下,把腿劈開。」強森有點不高興地說。

  雅琪見了,急忙討好地將腿分得大大的。強森端起怒漲的肉棒,在陰道口揉擦著。

  雅琪的肉洞緊張地縮了一下,看到強森有點不滿地望著她,連忙又迎上去。

  隨著肉棒的深入,雅琪感到肉洞漸滿,漲得有點痛。

  「痛就算了。」強森說著,將肉棒緩緩拔出。

  「不,不痛。」雅琪努力抬著屁股迎上去。

  肉棒再次插了進來。

  雅琪拚命地忍住痛,雙手死死地抓住強森的手臂。

  「看你好痛的樣子,算了。」肉棒再次緩緩拔出。

  「雅琪不痛,主人。」不可以再讓主人失望了。

  肉棒再次插了進來。可以感到那一層薄薄的膜牢牢貼在龜頭上。太舒服了,看著身下小人被折麼折磨的死去活來,強森的身體裡升起更深的虐待感。輕輕地撞擊這層膜,不可以撞破了,那就沒的玩了。肉洞因為痛楚而抽搐著,好緊呀。

  雅琪痛得幾乎要昏過去了,下面好像要裂開一樣。

  「雅琪,你還好吧。」

  雅琪咬著下唇,滾燙的淚珠大顆大顆地滑下,已經說不出話來。

  肉棒再次緩緩拔出。

  雅琪鬆了一口起。卻看到強森青著臉。

  「求求主人了,求求用力插雅琪的小穴吧。」

  雅琪悲哀地想道,「真是沒有用的身體,不能夠讓主人滿足。還不如插爛算了。」

  「雅琪,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好色的身體,痛成這樣還想要。太淫蕩了。」

  「嗚……」

  不等雅琪答話,強森再次插入,停在薄膜處,故意輕輕地向前蠕動,卻不將它痛破。只折磨得雅琪有出氣沒進氣。才一鼓作氣捅了進出。

  雅琪已經用盡了力氣來忍著痛,再也沒有任何力量來哀號了。

  強森有節奏地律動著,雅琪痛楚漸漸被一種酥麻的舒服感代替。

  就在雅琪漸入佳境的時候,強森越來越快,隨著一聲怒吼,一瀉如洪。

  雅琪的身體迅速的被一陣無法形容的空虛包圍著,渾身搔癢。

  但是當強森大力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說,「幹的好。雅琪。」

  雅琪的心中又被一種暖洋洋的滿足感包圍著。主人不嫌棄我了,太好了。

  「但是,口交還要再練習。」

  「是的。主人。」

  「這個給雅琪帶著。沒有事的時候用它好好練習。」強森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一黑色的粗大的假陰莖。掛在雅琪頸圈的鏈子上,垂在肥嫩的乳房中間,摩擦得雅琪心裡癢癢的。

  「是,主人。」不知道是興奮還羞臊,雅琪的臉上一抹緋紅。

  「今天,雅琪做錯了一件事。」強森嚴肅地說。

  「……」雅琪被這嚴肅的氣氛嚇壞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為什麼撒謊。」

  「雅琪沒有,主人。」雅琪慌張地回答。

  「你再想想。」

  雅琪低想了半晌,理不出個頭緒。不由垂下頭,卻看到黑粗的假陰莖。突然想到剛開始強森問她喜不喜歡雞巴,她先說不喜歡後來……

  天呀,怎麼辦呀。

  雅琪急忙跪到地上,「主人,雅琪再也不敢了。」雅琪紅著眼圈小聲說。

  「不敢什麼?」

  「主人,雅琪不敢撒謊了。」

  「雅琪撒什麼謊了?」

  「說。」

  雅琪身體劇烈地抖著,一對大奶子也跟著可笑地晃著。幾乎是哭喊著,「雅琪是淫蕩的壞女孩,雅琪最愛大雞巴,卻騙主人說不愛。」

  「做錯事,就要接受懲罰。」

  「是的,主人。」為什麼我老是讓主人生氣呢,現在要被懲罰了。突然想到卓小姐的鞭子,雅琪的身體不有自主地顫抖,乳尖也跟著立了起來。

  強森將她拉起,讓她橫趴在他的大腿上,屁股撅的高高的。「一會兒,我懲罰你的屁股,你要數著,希望你不要連數都數不清。」

  這個羞辱姿勢強烈地刺激著雅琪,「我在主人的眼裡真是沒有用呀,連數都數不清。」

  「啪!」鮮紅的五個指印印在血白的大屁股中間。

  「啊。」又羞又痛的雅琪失聲尖叫,忘記記數。

  「為什麼不記數。從新再來。」

  「啪。」手掌下肥大屁股劇烈地抖動著。

  「一」,好痛呀。

  強森彷彿在回味,很久都沒有打第二下。

  怎麼還不打呀,雅琪的屁股恐懼地扭動著。

  「啪。」

  「二」,一鼓酥麻的電流穿過雅琪的身體。

  接著溫溫的手掌輕拂著滾燙火紅的屁股。雅琪在也忍不住放聲痛哭。

  「啪」

  ……

  「九」

  「你這個苯蛋。你又記錯了。你還能幹什麼。」

  「嗚嗚。」雅琪已經糊塗了。她的大乳房漲的鼓鼓的,淫水不停地從肉洞流出。痛楚和歡娛的哀叫混在一起,已經分不出記數的聲音了。

  「重來。」

  又打了十來下,強森才住手。

  「做個乖孩子,以後不許撒謊了。」

  「是的,主人。」雅琪已經哭得沒有聲音,渾身不住地抽搐著。

  「今天不錯,我很滿意。」強森叫人送進了很多美食。

  雅琪的眼睛放著藍光,死死地盯著這些美味卻不敢亂動。

  強森將食物倒在狗食盆裡,雅琪連一絲猶豫都沒有,撅起屁股,將臉埋進盆裡,舔食著。主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

  那一天,別墅裡的每一個人都看到一個可愛的母狗,撅著通紅的大屁股,陰戶裡流著亮晶晶的淫水,嘴裡叼著一個巨大的陰莖,昂著頭爬行著。她停在每個人的面前,仔細地表演了一便舔假陽具,包括下面的蛋,然後溫順地請求指教。

  當小儀再一次看到雅琪的時候大吃一驚。雅琪的臉上,煥發著得意洋洋的光彩,還不怕醜地叼著一個醜陋的大陰莖。

  小儀原本想得意地告訴雅琪,李剛今天來了,說不定能把她們救出去,看了這情形又忍下了。

  雅琪蹲踞在籠子裡,不住地吮吸、舔弄那個大傢伙,有時還嘖嘖有聲。小儀的心裡癢癢的,很想問她都發生了什麼,可是又不願意讓她更得意。

  女孩的中間埋藏了兩個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