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15.十五


十五

  後面的節目,黃鶯一直處在恍惚中。一直到結束的時候,少言給了她一杯冰水,她才鎮靜下來。

  此時,客人們圍坐著一個小小的舞台,音樂如水般想起,黃鶯迷茫了。她對音樂瞭解不多,但是這個經常聽到的古典音樂她還是知道的。為什麼放「蘭色的多瑙河」呢,黃鶯不解地望向少言。少言只是示意她認真觀看。

  隨後出來四個雪白的美肉,屁股後塞著個白絨球,踩著節奏掂著腳尖旋到舞台的中間,其中豁然就有雅琪和小儀,另外的兩個女孩黃鶯不認識。由於小儀在這個月幾乎沒怎麼曬太陽,皮膚也變得白皙。

  她們都挺著大肚皮,跪在地上,同時抬高右腿,伴著音樂開始撒尿。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表演撒尿,女孩們又羞澀有興奮。

  當節拍到了,她們立刻就停止撒尿,站起來隨著音樂變換姿勢。這一次,女孩圍成圓圈,拉高右面人的腿,再尿。

  黃鶯看得瞠目結舌。

  四個女孩不停地變換著優美曼妙的舞姿,每變一次,就小解一下。這時變換的燈光就會照到她們的尿上,映得時高時低,時左時右的尿柱五顏六色。

  舞蹈結束時,黃鶯已經香汗淋漓了,彷彿那些尿都尿到了她的身上。

  場上爆發起雷鳴般的掌聲,女孩們一遍一遍撅著屁股謝幕,當第三次謝幕時兩個女孩挨著蹲下撅起屁股,另兩個站著,也撅起屁股,四個白嫩的大屁股緊緊地貼在一起形成一個環行,彷彿綻放的玉蘭花。

  雷鳴般的掌聲再度響起,女孩突然拔下白絨球,繽紛的灌腸液向空中飛濺。

  黃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離開那裡的,她一直處在恍惚之中,彷彿種種酷刑都是加諸在她的身上。她的內褲被蜜汁打濕,好在少言有那麼多的客人要招呼沒有再糾纏她。

  ************

  快開學了,也該讓她們回去了。少言伸了一個懶腰,臨走前留個什麼紀念好呢?

  「你們來這個國家是來學習的,說兩句英語我聽聽!」

  小儀和雅琪面面相覷,臉憋得紅彤彤的,也沒講出一句。

  「就用英語說想買香草冰淇淋吧。」

  「雅琪先來。」雅琪緊張得直吞口水。最後只吐出個「冰淇淋。」

  小儀結巴了半天,少言皺著眉聽了半天,完全不知道講什麼。

  如果讓她們寫或者讀的或許還能好點。

  「你們怎麼這樣蠢?」

  「算了,我好人做到底。」

  少言,拉起她們的奶頭,搖了半天,告訴她們哪個是奶子,哪個是奶頭。又給她們講了陰蒂,小穴的各種講法,最後還講到屁股洞。

  一面講一面撫摩她們身上相應的部位,可惜兩人興奮得一會就忘記了,少不了一頓暴打。

  學完了女人學男人。竟然慢慢都記住了。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帶她們出去玩玩。」

  小儀換了一件淡粉色薄紗連衣裙,曼妙的身材若隱若現,沒有胸罩保護的乳頭被輕紗拂弄,一下子就立起來,在薄紗下婉若成熟的葡萄。當陽光照下,下面鼓鼓的陰戶也略見輪廓。

  雅琪則被硬擠進一個小小的粉色緊身短上衣,乳頭的痕跡隱約可見。上衣剛剛蓋過乳房,深深的乳溝,下面還有一小坨乳肉時隱時現,煞是誘人。配上低腰露臍的短裙,露出淺淺的屁股溝,一個風騷妖嬈的女子,含羞地站在大家面前。

  彼此對望一眼,有些怕又有些激動,很久都沒有看到外面了。

  阿寶和小妖將小儀和雅琪推進七人坐的大車。

  「現在帶你們到成人用品店,你們去買……」阿寶故意頓了一下,說了個單詞。看她們沒懂又說了一遍。

  女孩一聽要到成人用品店,大驚失色,那裡還有心聽後面。

  到了街邊,小妖在她們的小洞裡各塞了個小小的震盪器。打開車門,將她們拉下,這是一條成人用品街。吩咐小儀去對麵店裡,雅琪就在這邊,買到了就回來,空手回來的,他們就地就當場把她脫光。阿寶似乎怕她們記不住,又囑咐了一遍。看女孩不停地重複了幾遍才放手。

  砰的一聲車門關上。小儀和雅琪突然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眼淚都要落下。

  直到阿寶搖下窗戶,對她們暴喝一聲,她們才各自朝著自己的方向走去。

  此時,正是繁華的時候,街上人來人往,小儀低著頭,覺得所有的人都望向她。腦子裡一片空白,阿寶要買什麼來著,是什麼單詞。怎麼記不得了,又不敢回去。小穴裡也惱人地不停震動著,只好拚命地夾緊。

  店門很小,僅容一人。裡邊也很昏暗,人在外面張望也看不大真切。小儀顫抖著鬼祟地東張西望,看沒人注意,一下子閃進成人用品店。

  很快就適應了暗淡的燈光,小儀的腔內一緊,流下了一大堆淫水,按摩棒也滑下一截。一個巨大的陰莖,有小孩的手臂那麼粗,豁然擺她的面前,小儀眩暈著。

  店主見她兩眼發直地盯著這個假陰莖看,連忙上前招呼,將陰莖取下遞給小儀,還不停地推薦它的好處。小儀幾次張口說不是要買這個,又表達不清,實際上她也已然忘記要買什麼了。

  本來說英語就讓她很緊張,在這樣周圍都是各色性玩具的情況下,小儀就更緊張了。

  店主不管三七二十一給她包好,小儀暈暈地刷了卡,簽了字。

  當阿寶和小妖看到這個巨大的陰莖時,狂笑不不已。

  「我看你是想雞巴想瘋了,拿回去,退了。」

  按小儀的意思是絕對不會回去的,只是她的意思現在沒有任何意義。

  小儀乞求地望著小妖和阿寶。這時雅琪也回來了,她買了一個皮鞭。

  雖然不對,小妖和阿寶還是留下東西,讓她再去買。

  雅琪腳步不穩地向回走去。走了一會兒,她突然蹲下,飛快地伸手將馬上要掉下的按摩棒,捅了回去。

  小儀見了,也連忙蹲下,將自己的按摩棒也往回塞了塞。

  提起口袋,剛要往回走。

  小妖將她叫住,將陰莖取出遞給小儀,把口袋留下。

  小儀低著頭,捧著大陰莖,紅著臉心頭狂跳不已。不要給人看見,不要人看見。

  明知所有的人都望著她,小儀還是忍不住,左瞄右瞥。人們那詫異的目光使得小儀升起莫明的興奮,肉洞也不停地收縮著。當她回到店裡時,已經興奮得不能再忍耐,一下噴出陰精,力量之大,將按摩棒都射了出來。

  老闆本來不想給她退,見她神情恍惚怕出亂子,就退了,但一定要買他別的東西。

  小儀說不清楚,努力地回憶模仿阿寶的發音,無奈老闆都聽不明白,小儀隱約還記得早上少言教過的單詞,此時也都跟阿寶說的混在一起。

  店老闆也看出名堂,站在她身後,不停地摩擦她的香肩追問她要什麼。

  小儀結結巴巴地說,「乳房!?」

  老闆還是不懂,「乳房?」伸出蒲扇般的大手按在小儀的乳房上。

  小儀剛剛塞回去的按摩棒又掉出一截。

  小儀無計可施,她每說一個單詞,店主就在她的小穴或者乳房上亂摸一氣。後來,更將她的小手覆在他那堅硬的突起上,這也實在不該怪老闆,小儀自己說的,「雞巴。」

  挑了一個皮內褲,向裡又捅了桶按摩棒,小儀付了帳。她並不知道這是貞操帶,更不知道這個東西會讓她哭泣無數個夜晚。

  最後,無論小儀和雅琪買回去什麼,阿寶和小妖都搖頭。

  直到路上行人漸少,才允許她們上車。

  沒等阿寶和小妖命令兩個人脫光衣服,兩個女孩就愉快的脫掉所有拘束物,拚命地搖著屁股向阿寶和小妖求歡。

  看著兩個人濕漉漉,光溜溜的陰戶,阿寶和小妖不禁直吞口水。

  兩個人先幹了一炮,才興高采烈地開車回家。

  少言看著豐富的戰利品,「真是兩個好色淫蕩的騷貨呀。」

  小儀和雅琪羞澀地扭擺著屁股。小儀發現雅琪也買了一個跟她的內褲一樣的皮內褲。

  「那麼就拿她們買回來的東西,給她們一一試過吧。」

  「這可都是你們精心挑選的呀。」

  這一夜的地下室,尖叫之聲此起彼伏,兩個性感的美肉忘情地品嚐著所有的性玩具。高潮不斷。她們不知道,從那天開始,她們將有一個漫長的飢渴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