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21.二十一


二十一

  少言走了半個鐘頭才搭到便車,折騰了一個多鐘頭才回到別墅。先詢問黃鶯在哪裡,大家都說沒有看到。少言只好打黃鶯的手機。

  「嘿,沒玩夠呀,小子。」

  「黃鶯呢?」

  「她死了。」

  「閉嘴,你要是敢動她……」

  少言冷冷地望著嘟嘟做響的手機,會不會是黃鶯跟她的同學搗鬼?

  這時傳來敲門的聲音。

  「進來。」

  「二哥?」少言皺著眉看著宋哲。

  「黃鶯呢?我找了一天了。」

  「我也在找她。」

  「找到她讓她到我這裡來一下。」宋哲青著臉要走。

  「是給毛毛看傷嗎?」

  「不是?」

  少言疑惑地看這宋哲。

  宋哲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這個騙子跟毛毛說,想試探我的真心就弄個第三者,第四者。」

  「什麼?」少言吃驚的喊道。

  「不可能,那毛毛也用不著被你打成那樣呀。」少言覺得太離譜了。

  「她說的,打的越狠說明愛的越深,還說以後要是結了婚,我就會很內疚。就會聽毛毛的話,這個混蛋。」

  少言覺得黃鶯這次玩笑開的太大了,費了好大的勁才忍住沒說——你家毛毛也未免太傻了。

  「少言,你的脖子怎麼了?」宋哲此時方注意到少言的頸上滿是紅痕。

  「啊?!沒什麼,那個,你有沒有派人出去找?」

  「哈哈,誰家的小野貓?哥哥給你出氣。」看到臉色迅速鐵青的少言,宋哲識趣地溜了。

  第二天,少言收到了一個郵件。是一盤錄像帶,都是昨天性交的場面,看的少言怒氣衝天。錄像帶的下面還壓著一個信封,打開一看是幾張照片。才看到第一張,少言的心就涼了。

  照片上的黃鶯被人捆在椅子上,驚恐地望著鏡頭。第二張,黃鶯的頭上身上不知道被人淋了什麼東西。第三張,火舌舔食著黃鶯的身體,黃鶯還不斷地掙扎著。

  少言抖著手拿出最後一張,已經認不出人了,只剩一小截黑糊糊的焦炭。

  「不!」一聲狼吠般的咆哮讓別墅裡的人多年後還再津津樂道。少言彷彿燙手般摔掉照片雙手抱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照片翻了個身落在地上,露出背面,一行打印的字,「快結束你們的狗生意,滾蛋吧。」

  黃鶯的計劃如果不考慮意外的話可以說是完美的。在黃鶯很小的時候,大概小學三年級吧,她就開始看武俠小說。她最喜歡的情節就是裡面一些狡詐的俠客用的金蟬脫殼,為了惡整少言順便擺脫他們,黃鶯可說是不惜血本,連只剩半年的書都不念了。

  黃鶯的父親在七十年代是個警察,為了能跟資產階級小姐結婚,他放棄了最衷愛的職業。刑偵的夢想只能通過看各種推理小說來排解,卻使得女兒黃鶯成了箇中的佼佼者。

  昨日一戰幾乎動用了黃鶯全部的知識,連號稱無書不讀,有字就要看的黃鶯都不禁發出書到用時讀已遲的感慨,但是黃鶯認為這一切值得。也許是武俠小說看的太多了,也許是遺傳自父親,幼年的黃鶯心中有股子江湖意氣,主要表現在士可殺不可辱上。如果一定要加一條,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不讓小人得志。長大後,書讀多了,又認識到明哲保身更重要。她用自己的道理游離在兩者之間。

  剛聽到少言追問黃鶯的下落,黃鶯著實內疚感動了好一陣子。不過很快她就將它拋到腦後了,順手將手機也拋了。從那天開始,黃鶯就窩在租的房子裡,再也沒有出去過,連飯菜都是外賣。這對她並不是很難,她自信可以在悶房間裡讀十年的書。不過,黃鶯的計劃也沒那麼長,她想先躲個一年半載,再到別的城市把書念完。

  宋哲和少言研究了幾個小時的照片,也叫來別人看,看來看去都覺得不像電腦合成的。因為照片本來就不是合成的,而是利用化學原理象拍電影一樣用的特殊的火焰和保護措施。

  對於綁架者,少言能提供的信息就更少了,他說不出什麼實質性的特徵。也可以說太實質了,一點表象的認識都沒有。這一時之間成了他們的懸案。

  要不是李剛多事,這件事可能真的就一直懸下去了。原來黃鶯他們每個學期最少有三四次的演講,一次,李剛錄了自己的演講,還剩了一點錄像帶就將黃鶯的演講也錄了下來。此時獻寶地給了少言。

  不出所料,少言如獲至寶,如果說綁架他的人給了他肉體上的不同享受,黃鶯給他的就是完全不同的精神交流。她的想法就像流星,一下子擦亮天空,彷彿一切都給少言看的很清楚,然後又恢復黑暗,讓少言如墜雲霧之中。

  少言一遍遍地看著錄像,這是個完全不同的黃鶯。她衣著大方得體,信心十足,意氣風發地在講台上侃侃而談。觀眾時而大笑,時而沉思,完全跟隨著黃鶯的思路。

  少言上癮了,他四處尋找黃鶯的其他的演講。一個多月後,居然給他找到黃鶯在語言學院演話劇的錄像,少言興奮極了,比看色情錄像帶還高興。

  第一個話劇講的是二十世紀初英國青春期的女孩步入社會的故事。也許是為了配合背景,黃鶯講著一口倫敦英語,少言知道早期大陸教的都是英式英語,也不覺得奇怪。黃鶯演一個美麗自信卻幼年喪母的女孩,電視裡的黃鶯真的是光彩照人,又有幾分楚楚可憐。少言覺得黃鶯應該去當演員。

  可是當他看到下一個講聖誕節的錄像時,一個西部牛仔口音的男孩,吸引了他。很明顯這是女孩反串的,少言定格了錄像,趴在電視上仔細地研究了一會。

  別墅的人們再次聽到了一聲憤怒的嚎叫。這個男孩居然是黃鶯,少言怒不可扼,先砸了電視洩憤。

  少言這時才發現黃鶯在這裡幾乎沒怎麼講英語,有時還要人翻譯。這個臭婊子,少言每天都到健身房對著沙袋念著黃鶯的名字,狠狠地打上兩個鐘頭。

  如果說從前還有點疑惑,現在也沒有了,所有的人馬都根據分發的相片,四處搜尋黃鶯。黃鶯成了本年度江湖最紅的人物,因為,江湖追殺令也找不到她。她銀行卡裡的錢早就取光了,信用卡也有一個多月沒用了,她好像真的從世界上蒸發了。

  但是,也不是一點收穫都沒有的,少言查到了黃鶯的父母和她的弟弟。可惜他們回國探親的探親,出公差的出公差。等了半個月才見到黃鶯的弟弟黃霄漢。

  黃霄漢是個很秀氣的年輕人,跟黃鶯長的挺像,在一家大公司人事部工作。兩個人打了招呼後,黃霄漢就直截了當地說,「說吧,我姐又闖什麼禍了。」

  少言本來想旁敲側擊一下,這下倒不知道講什麼才好了。說自己被黃鶯強姦了,肯定不行。

  「她騙我二嫂去騙我二哥,她跟別人通姦。害我二嫂差點被打死。」

  霄漢看了少言半天,表示自己沒聽懂。少言詳細地解釋了一下。

  霄漢撇了撇嘴,「你們想要多少錢。」

  「我們不要錢,就想讓她給大家解釋一下,她這樣做的原因。」

  「你不會跟我說她又失蹤了吧。」

  少言點了點頭,他現在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好像黃鶯是個嚴重問題兒童。

  「那你等著吧,她跟家人吵架就會躲起來,過兩天就會出來了。」

  「已經一個多月了。」

  「不會就這麼點事吧,她不會殺人了吧。」

  「哦,沒有,沒有。」少言聽了這話嚇了一跳,連忙否認。

  「沒事,反正這是遲早的事。我都有心理準備。」

  「她從小就不正常,估計是武打小說看多了。小時候跟別人打架都很拚命,拎著斧頭追著砍人是常事。」

  「我爸不管她,還說,兩兵相交勇者勝。」

  少言使勁地眨眼睛,我們談的是同一個人嗎。

  「長大了,她學聰明了,開始玩陰的。我爸以前抓的一個犯人回來報復,就是我姐給弄死的。我爸還說她是自古英雄出少年。」

  少言看著他半天,覺得他不像是騙人。但是在遇到黃鶯之後,他已經不怎麼相信自己的感覺了。

  「你不信,去大陸查查,可有名的案子了,十幾年前的事了。」

  望著少言遠去的背影,霄漢暗暗想到,「姐,我可都按你交代的說了,以後的事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一晃又過了半個月,大家都四處躲著少言。只有盡釋前嫌的宋哲和毛毛整天不分時間不分地點不分場合地眉來眼去,尤其喜歡在少言的眼前。

  少言實在受不了,想到已經很久沒到自己的公司,不如去公司看看。

  坐在會議室裡,少言心不在焉地聽著一個網管的報告。

  「很多用戶使用代理服務器登陸網站。由於他們的IP地址是虛擬的,如果他們違規,我們就很難抓到他們。」

  少言的眼前一亮,興奮的連散會都沒講就向外衝去。黃鶯用過書房的電腦,她肯定有自己喜歡的論壇,有自己的用戶名。她肯定還在訪問他們。

  回到家,少言將整台電腦搬到自己的房間,仔細的研究。

  「混蛋。」少言罵道,半年內的記錄都被刪光了,裡面什麼都沒有。

  少言一面抽煙,一面來回焦躁地走著。

  備份,還有備份,少言跑到自己那台電腦,很快找到兩三個月前的東西。

  「就是它,臭丫頭,看你還往哪裡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