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25.二十五


二十五

  少言也不在意,摟著黃鶯的香肩躺下,盡情地享受水流的按摩,這丫頭真懂得享受呀。

  「叫哥哥。」少言不知怎地腦子裡一下閃過這個詞。

  黃鶯吃驚地瞪著眼睛,這孩子莫不是瘋了。真的說起來少言比霄漢還要小兩個月呢。扭過頭,才不理你呢。

  少言看她無視自己的要求,心中大喜,一雙大手向黃鶯的腹部摸去。

  黃鶯身子一弓,偎進少言的懷裡。兩雙手腳一陣撲騰,激起一片水花。

  「好好,我叫。別亂摸了。」黃鶯仰著小臉看著少言,「咯咯。」

  少言滿意地揚起唇角,「這才……」

  「噠!」少言的乖字還沒說完,竟然聽到了一聲噠,揚起的唇一下子垮下。

  黃鶯還不怕死地又叫了一聲,「咯咯噠,咯咯噠。」

  真是老虎不發威,你當他是病貓。

  少言濕漉漉地站起來。

  黃鶯見他有點兒不高興,急忙裝做哭天搶地般地喊著,「救命呀,不要欺負我,大色狼,大流氓。」一面喊一面抱著少言的大腿不讓他走。

  遲了,少言心裡想著,推開黃鶯走了出去。

  等少言拿著手拷和口塞還有一袋東西回來的時候,黃鶯可憐兮兮地望著他。一見少言,黃鶯立刻撲上去,「主人,我錯了,我乖乖的,你不要再欺負我了。求求你了。」

  只要是人看著她無限真誠的眼睛和楚楚動人的神情,都會心軟的。

  少言又上當了,「那你叫哥哥。」少言撫著她的頭。

  「為什麼一定叫哥哥呢,叫主人多好呀,你是主人,而我是你腳邊的一隻老鼠。」

  少言不明白為什麼黃鶯死活不肯叫哥哥。尤其當黃鶯說自己是老鼠的時候,那麼自然地,還齜出倆小板牙,搞的少言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少言不再理她,跳進水裡,先堵住黃鶯的嘴巴,拷上黃鶯的手。然後突然將黃鶯的上身支出浴缸,露出黃鶯緊繃的小屁股。

  黃鶯意識到什麼,奮力拍打著水面。

  少言還是將針管推進了屁股,打進了滿滿一袋灌腸液。然後又將黃鶯丟進水裡,一會兒,就見黃鶯仰著臉,淚眼汪汪地看這少言。按摩浴缸裡的水流還在不停地按摩著黃鶯的身體,黃鶯已經無法享受了,她渾身都在顫抖著。

  少言看著手錶,好像真的有潔癖呀,這麼久還忍著,少言打開口塞。

  「拉屎,狗狗要拉屎。主人,狗狗要拉屎。」黃鶯一面說,一面眨了一下眼睛,眼淚一下子滑了下來。

  「真?呀,叫哥哥。」

  黃鶯咬著嘴唇不說話。

  少言沒辦法,將她抱出來了。放到馬桶上,黃鶯看了他一眼。

  少言想了想還是走了出去,順手帶上門。

  少言不信邪,又灌了她兩次。還威脅她,如果不說就一直灌到天亮。但是,如果她就是不說,他也還真沒辦法。

  少言苦思冥想,不知道到她為什麼堅持不叫哥哥。

  最後,黃鶯已經渾身無力地癱在浴缸裡了,心想實在不行就叫吧。

  摟起黃鶯,少言坐在馬桶,讓黃鶯坐在自己的腿上,輕輕地撫摩著黃鶯的屁股,一根手指頭有意無意地插進了洗的乾乾淨淨的菊穴,黃鶯的腰一麻,立刻叫起來,「插錯了,插錯了,洞洞不在那裡。」

  少言本來是不怎麼喜歡肛交,緊的讓人發疼,松的還不如插穴呢。但是看到黃鶯反應這麼劇烈,少言又在手上抹了些潤滑油,將食指小心地插了進去。黃鶯嚇的渾身發抖,臉死死地抵在少言胸口。少言能感到溫熱地淚水在胸膛上滑落。

  少言插了一會,又加了些潤滑油,伸進去兩個手指頭。如此,加到三個手指頭。

  黃鶯頭一次一言不發,哆哆嗦嗦地在少言的懷裡。

  少言將黃鶯上身按在浴缸沿上,摟著黃鶯的腰,將塗滿潤滑液的雞巴抵在菊穴上。

  黃鶯已經無法站立,全靠少言支撐。

  當少言的龜頭插入時,黃鶯的嘴裡發出細微而嘶啞的呻吟聲。

  少言忍著痛,硬是將雞巴整個抵入。

  「哥哥,哥哥,不要了,痛痛痛呀。哥哥,我叫還不行嗎。」

  黃鶯哽咽地哭喊著,少言有心停下也不行了,只好堅持著抽插了十來下,太緊了,他也受不了地射了出來。

  黃鶯拷在身後的手捂著屁股,還在哇哇哭個不停。

  「再叫兩聲哥哥,快點。」

  「哥哥,哥哥。」

  變態呀,插人家的屁股,黃鶯滿臉掛著淚水,憤憤地想著。

  這聲哥哥可真難得呀,少言捂著自己還有些發疼的雞巴想著。也許正是因為這份難得,少言突然感到這聲哥哥對黃鶯也許意義非凡。現如今居然被自己硬給搶到,一絲絲從未品嚐過的甜蜜湧上心窩,搞得他喜滋滋的。

  被插了屁股的黃鶯一臉沮喪,胡亂衝了個涼,浴缸也沒洗就一瘸一拐地回臥室了。少言還回味無窮地品味著那聲哥哥,跟著也沖了沖,主要是將雞巴好好洗了洗。

  看著縮在大床那一頭的黃鶯,少言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子。黃鶯心不甘情不願地挪了過來,被少言緊緊地摟著,彷彿摟著什麼寶貝怕人偷了搶了似的,「叫哥哥。」

  神經病,有完沒完呀。生氣歸生氣,還得叫,黃鶯縮在被子了,蚊子般地叫了聲,「哥哥。」

  「剛才比這聲小多了。要不再來一次。」

  「哥哥!」咋不震死你,黃鶯憤憤地想著。尖尖的下巴一下子被捉住,臉被扭向少言。

  「看著我的眼睛,叫。」

  黃鶯的目光四處亂串,突然感到一隻大手按在屁股上。目光彷彿一下子被少言鎖住了,一顆心也跟著砰砰亂跳。「哥哥。」

  這一聲哥哥叫的象醇厚的酒一樣,一下子將少言灌的迷迷糊糊,他從來不知道哥哥可以叫的這麼酥,這麼麻,這麼有味道。

  少言是笑著睡著的,還打著巨大的鼾聲。不知道做了什麼樣的美夢,不時露出牙齒呵呵傻笑著。

  黃鶯則折騰到半夜才睡著,幾次想溜開,都被少言摟的更緊。

  沉重的關門聲驚醒了黃鶯,回頭看少言已經不在身旁,太好了。撲通,黃鶯從床上跌落在地上,這時黃鶯才發現自己被捆得跟個粽子似的。眼前還有一個小紙片,「黃鶯,要是我回來看到你不在床上的話……」

  黃鶯看了看地毯,又看了看床,根本就是設計好的。

  黃鶯的手被交疊捆在身後,跟綁好的腳緊緊連在一起。沒有乳房的胸也被少言好笑地捆成八字,一頭跟脖子連在一起,一頭跟下體繩子系成的丁字褲連在一起,兩條腿在關節處都被仔細地捆好。

  黃鶯掙扎了幾次都不能夠拱到床上去,反倒是下體的黏液不停的往下流。身上的騷癢一會就蔓延到心裡,少言,混蛋,你去哪裡了。黃鶯在心裡罵著。

  黃鶯不知道少言什麼時候才能回來,更不知道回來以後會怎樣折磨她。她又怕又渴望地胡思亂想著,想著少言回來後,會怎樣地插她也許還要打她,想著想著她更濕了,彷彿少言已經開始插她了。

  黃鶯開始啜泣,一聳一聳的胸脯使得麻繩勒的更緊了。嵌在肉縫裡的繩結緊緊地咬著她的嫩肉,吸吮著她的蜜汁。

  「少言,少言,救救我。」黃鶯失神地喃喃著。

  就在黃鶯不能自持的時候,門外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黃鶯興奮極了,彷彿久盼丈夫的妻子一樣。可是隨著少言腳步聲的臨近,黃鶯又害怕了,自己已然到地上了,他一定會懲罰自己的。

  黃鶯緊張極了,少言的腳步慢慢地逼近,在客廳處徘徊了幾次。每當少言的腳步落下,黃鶯的身體就緊縮著顫抖著。

  當少言歡天喜地推開臥室門說,「小寶貝,吃早點了。」

  黃鶯高潮了,不可抑制地高潮了。

  黃鶯有羞又怕,瞄見少言板著臉蹲下。

  「我聽見關門聲就嚇醒了,然後就從床上掉下來了,我不是故意的。」黃鶯抽泣著努力解釋著。

  「你不要生氣了,我,我,我好害怕呀。」

  「你,你,你,該叫什麼,忘記了。」少言撫摩著黃鶯的屁股,「這裡我是插一千遍也不厭倦的。」真是近墨者黑呀,這麼快撒謊就不用眨眼睛了。

  「哥哥,哥哥,我一個人在房間裡好怕呀。」黃鶯嗚咽著說。

  少言將下身的繩索解開,解到肉縫的時候,突然大聲說,「哎呀,怎麼這麼濕。真是的,地毯都搞髒了。」

  黃鶯羞紅了臉,不敢抬頭。

  「先吃飯吧。」

  少言沒有解開上身,而是抱起黃鶯放在自己的腿上。一隻手不停地捻弄著黃鶯的陰唇,一隻手夾菜給黃鶯吃。

  黃鶯這頓早餐吃的可謂辛苦至極,下面給人這樣蹂躪,上身時時在少言的衣服上摩擦。幾次想要少言不要吃了,去作愛吧,又不好意思講。

  少言看著黃鶯欲言又止羞人答答的樣子,突然覺得她美極了。

  吃完飯,黃鶯圍著少言走來走去。

  「寶貝,到床上去,把腿劈開。哥哥刷刷碗就去陪你。」

  黃鶯敢怒不敢言,只好躺在床上等少言。

  少言回來後,看到黃鶯乖的跟個小貓似的高興極了。

  這一次,他們做的非常默契。黃鶯很聰明,很快就掌握了少言的節奏,兩個人一起旋轉著到達巔峰。

  後來的日子,都是在作愛和吃飯中度過,也許是體力消耗太大了吧,黃鶯吃的跟頭豬似的。

  一個星期後的一天,黃鶯突然扭扭捏捏地說,以後我們兩天做一次吧。

  少言問她為什麼,黃鶯開始還吞吞吐吐,後來搪塞說,她歲數大了,一天一次吃不消。

  少言會意地笑了,心裡暖暖地,知道疼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