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的情人:028.二十八


二十八

  「好呀,那就拜託你了。」是黃鶯的聲音。

  過了一會,黃鶯咯咯地笑了兩聲,「我看他的樣子是不想要的,只是防止萬一他又想要了呢。既然法律上我勝算在握,我就放心了?」

  黃鶯是在跟誰搶東西,為什麼不跟我說,我可以幫她搶?少言想不出個所以然,索性不想,聽她已經掛掉電話,連忙躺回到床上。

  黃鶯剛躺在床上,少言就裝做翻身將她壓在身下,繼續睡了。

  天亮了,兩個人卻都賴在床上裝睡不肯起來。

  「你早就知道自己懷孕了,是嗎?」少言想起她昨天百般推脫不肯驗尿。

  「是呀!」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少言生氣地說。

  「我說了呀,我說『我就跟教授說我懷孕了。』」黃鶯理直氣壯地說。

  少言被氣死了,「你那叫說嗎?根本就是騙人。」

  「那是你自己老是騙人,還偷情,所以才這樣想別人。」

  「這件事我已經道歉了,你不是也原諒了嗎?」

  「我什麼時候原諒了。」

  「你不是撲到我懷裡了嗎?」

  「那叫原諒呀。」

  「那你說怎麼辦。」叫她打兩下出出氣也好,反正也不疼。

  「你說的,不許反悔。」黃鶯一下子滾到少言的懷裡。

  「你們不是都在你爸那裡有房間嗎。你在卓小姐的房間裡裝上針孔攝像頭,連到你的房間。然後你到她的房間,跟她插插。我就可以在你的房間免費看A片了。想想就讓人興奮。」

  「什麼?」天呀,她怎麼比我還變態呀,少言欲哭無淚。

  開始的時候少言雖然很喜歡在別墅虐待那些女孩子的,看著她們號哭,扭動著慾望的身體,很有意思。但是看久了,他就一點感覺也沒有了,反而懷念那種簡單的性交。人是多麼奇怪的動物呀。

  「不同意拉倒。」黃鶯氣呼呼地倒在床上,才躺了一會,少言就聽到拉風箱般的呼吸聲。

  少言彷彿被人按了開關一樣,一躍而起,「好,好,我給你裝。」呼吸聲一下就停止了。

  黃鶯滾到少言身旁,枕著少言的胳膊,「哥哥真好,哥哥的雞巴更好,快給姐姐親親。」

  少言確定卓小姐不在才偷偷溜到老爸那裡去,將設備都裝好,小丫頭恁狠了點,非要裝四個,說是全方位的,還逼著他把電視線改成由少言屋裡的DVD控制。少言雖不情願,但還是很激動,想想自己偷歡的時候,還有另一個自己愛的女人偷看著,少言的肉棒繃得硬梆梆的。

  少言帶黃鶯回來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大家都已經知道他們的關係了,還把黃鶯當成未來的夫人看待。

  宋自傑看著孩子們有說有笑,想到黃鶯又已有了身孕,子孫滿堂的日子不遠了,心裡更是跟喝了蜜汁似的。前兩天,少言這個臭小子居然跑回來苦苦哀求他到黃鶯家提親,聽黃鶯的弟弟霄漢說黃鶯的爸爸是個很老派的男人。自己跑一趟給他們點面子吧。當然,他也聽少言說了,黃鶯根本不同意嫁給他,女孩子嘛,端端架子罷了。這不,今天小丫頭忙裡忙外地非要給大家親手褒個湯,還不是想討好未來的公公。哈哈哈。

  少言覺得今天黃鶯特別的熱情,吃飯的時候不停地摳他的手心。喝了一點紅酒的黃鶯時不時地裝做不剩酒力地往少言身上倒。當著眾人的面,就輕輕地摩挲著他的手臂。好幾次,還故意裝做不小心,按向他的雞巴,他興奮得都快暈了。

  卓小姐望著不停向她挑釁的黃鶯無可奈何。不知為什麼,今天她特別鬱悶,尤其是看到黃鶯媚著眼望向少言,卓小姐就忍不住瞥向少銥。好像懷裡揣了一隻小鹿似的,心兒砰砰亂跳。莫名其妙的,底褲就濕了一片。

  少銥覺得今天的氣氛特別讓人煩躁,空氣裡瀰漫著性交的衝動。對,就是這種衝動讓他無比煩悶。宋哲跟毛毛總是含情脈脈地注視著,少言跟那個小騷狐狸恨不得立刻就扒光了大幹一場。連小卓的眼睛都水汪汪地,勾著他的魂兒,緊繃的褲子都遮不住怒漲的男根。

  卓小姐才說了句,我要回去休息了,其他的人立刻附和著,作鳥獸散。

  宋自傑看著忙著造人的孩子們,高興呀,今天連少銥看起來都有點情慾的味道了,這孩子要是能放下心理負擔就好了。宋自傑怕孩子們放不開,就沒回房,去了游泳池,游泳去了。

  卓小姐回到房間,飛快地脫掉衣服。打開電視,聲音開得大大的,好掩蓋一會兒自己手淫的呻吟聲。

  沒想到電視裡,傳來巨大的呻吟聲,「啊,啊,嗯,插死妹妹的小洞洞了。啊。插爛妹妹的洞洞吧。」卓小姐嚇了一跳,心兒砰砰亂跳,腰上一麻,淫水不停地流。關了幾次都關不掉電視,「啊,妹妹的肉洞癢死了,嗯,嗯,用力。好哥哥,親哥哥,肉哥哥。」卓小姐的身子一軟做在沙發上,再也忍不住,一隻手開始摳弄自己的小穴,另一隻手大力地揉捏著乳房。

  「太棒了。」少言的房間裡,黃鶯的小臉紅撲撲的,「臭女人,騷女人,癢死你,看你還敢不敢勾引我的男人。」

  少言打了個冷戰,本來以為該到他上場了。聽了黃鶯的話他突然不敢動了。

  黃鶯衝出去,輕輕將卓小姐的門拉開了一個縫。跑回來拿起電話,學著卓小姐的聲音,「大哥,我是小卓呀,到我房裡來一下。」不待少銥回答,就掛了電話。

  少言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他好像又上當了。

  少銥正焦躁地在房裡走來走去,衣服都脫光了,還沖了個冷水澡,怎麼還這麼熱。

  黃鶯可給他的湯裡放了兩倍的媚藥,怎麼可能沖個涼就解決了呢。

  胡亂披了一件睡衣,少銥推開了卓小姐的房門,怎麼把色情錄像放這麼大聲音,少銥嚥了嚥口水,想退出去,腳卻不聽使喚地邁了進去。

  看到少銥進去,黃鶯立刻跑出來,用少言偷的鑰匙將卓小姐的門反鎖。事實證明這是多此一舉。

  少銥看見兩條雪白的美腿高高地舉起,襯著黑色的皮沙發無比妖冶。

  「少銥,大哥,啊,插死妹妹吧,妹妹癢死了。洞洞好癢呀。」

  少言跟黃鶯兩個小腦袋擠在一起緊張地看著少銥一步一步向沙發靠近。

  沙發裡,卓小姐甩著肥美的白乳房,一面叫著少銥的名字一面將中指深深地插進火熱的小穴裡,「啊,啊,嗯,插爛我的騷穴吧,受不了了,少銥,少銥,好難過呀。」

  少銥的衣服不知道怎麼搞的掉到了地上,鏡頭裡出現他青筋暴漲的肉棒子。少言連忙撲上去擋住黃鶯的眼睛。

  黃鶯飛起一腳將他踹到一邊,握著小拳頭,「再過來扁死你。」

  「啊!」卓小姐發現少銥一聲尖叫。

  「快,操她,操死她的爛穴。」少言聽黃鶯的話了幾乎快崩潰了,連忙將自己的衣服和黃鶯的一起扒光。

  黃鶯不停地推開他的手,只見,少銥一把拉開卓小姐的大腿,濕漉漉的陰戶和肥嫩的兩片美肉暴露在眼前。

  一股騷味鑽進少銥的鼻孔,趕走了他最後殘留的理智。他伸出粗壯的手指捻開兩片陰唇,露出火紅的肉穴,彷彿剛剝了皮的石榴一樣。

  「啊!」卓小姐的腰上一陣酥癢,乳頭都立起來,奮力地挺起肉洞向少銥迎去。

  少銥也挺起雞巴戳進滾燙的美肉。兩隻大手握住卓小姐的大乳房,用力揉捏著。

  「小卓,啊,太美了。」房間只剩下咿呀的呻吟聲,和劈啪的撞擊聲。

  「插,插呀,用力插。」黃鶯還在不停地給少銥加油。

  少言已經伏下身子,吮住黃鶯的陰蒂用力吸著。

  「啊!」黃鶯渾身顫抖地尖叫著。

  這是黃鶯製造的怎樣的一個淫亂的夜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