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12.◆12


◆12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大牛一鼓作氣使勁撞擊著妻子,妻子就如同風暴中的小船,快感如潮水般湧來,她終於放開了,她終於不管不顧了,她終於伸手攬住了大牛的膀子,叫起床來:

  「哎呦……大牛你可真有勁兒啊……大雞巴……真硬啊……操我……操死我……大牛……牛雞巴……真壯啊……肌肉真棒……操死我了……我喜歡壯漢……有勁兒……啊……操到屄芯兒裡了……大牛……你真是好漢子……你是真漢子……真男人……大牛……使勁……」

  大牛嘴裡也不閒著,這個粗野的山東漢子,一邊喘著粗氣使勁拱著我老婆,一邊粗話連篇:

  「嫂子……騷娘們……俺日死你咧……俺日死你……真緊啊……真會夾雞巴……王哥……真沒福氣……男爺們……還是得有個壯身板……和大雞巴……要不……白來世上……走一遭!」

  「你真壞……日著別人的老婆……還說別人的壞話……」

  「嘿嘿……嫂子你說……俺說的不對?」

  「哎呦……你……對……操……我」

  「嘿嘿……嫂子……俺的龜頭子磨得你的屄芯子美快不?」

  「快活……死了……我又要尿了!」

  「嘿嘿……嫂子……俺一會兒就這麼一邊磨你的屄芯子……一邊往裡面尿雞巴水,保證你懷上!」

  我癱坐在電腦椅上,聽著王大牛和老婆的淫詞浪語,手裡攥著我濕漉漉的小雞巴,射精後的喘息中,心情複雜。

  「唉……唉……」錄像裡的我老婆這時已經狂亂了,手腳亂動,大牛卻如同一塊堅硬的磐石,壓住老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說女人越被壓越快活了,男人越強壯,女人就越樂。

  這時,老婆的手如同找到了一塊浮板似的,攬到了大牛的背上,男人壯實肌肉的熱量和手感讓她在快感的浪潮中感到了一絲安全。我看著臥室頂部攝像頭的錄像,看著大牛城門般寬厚的虎背上,出現了老婆細嫩的雙手,在無意識的抓撓,大牛的背闊肌非常發達,脊背上的肌肉隆起硬實,上面都是汗水,如高山大川,老婆的小手無助地抓著,撫摸著,我感到一種陰與陽的完美結合,這才是男人和女人。

  大牛感覺到了老婆的高潮又要到了,又說了起來:「嫂子……俺日的你舒服不?」

  「……舒服死了……」

  「你叫俺啥?」

  「我的男人……老公……啊……丈夫……好老公!」

  「嘿嘿,嫂子……你們城裡人那套……俺聽不慣……被俺日過的……都叫俺親漢子哩。」

  「我的親漢子……快操我……啊……我要死了……我的大公牛」

  「俺日……日你個小騷逼……日爛你個小騷貨……日死你……日!」

  大牛也性起了,他越來越使勁地拱動那個黑色的肌肉屁股,就如同一輛肌肉坦克一樣碾軋著我老婆,伴著老婆的淫水聲兒,是肉體撞擊的啪啪聲。

  「日你娘……小騷貨……喜歡俺的大雞巴不?」

  「喜歡……大雞巴是我的天啊……我的天……!」

  「想給俺生兒子不?」

  「我要給我的男爺們生兒子啊……」

  「咋生啊?」

  「讓親漢子的雞巴……大雞巴……給我下種!」

  「為啥不讓你的小男人給你下種?!」

  「我老公的雞巴不夠大……不夠硬……頂不到我的屄芯子……」

  王大牛這時候渾身如同水撈出來一樣,雞巴上的快感傳到週身,渾身熱騰騰的肌肉疙瘩磨蹭著老婆細白的肉體,那個大板寸頭爽的搖來晃去的,方臉上牙關緊咬,牛眼通紅喘著粗氣,使著牛勁。我知道他也到了最後關頭。

  「咱的雞巴夠大哩……咱的雞巴夠硬哩……俺把你日弄得好不?」

  「好……」

  「俺的大鐵犁犁得你好不好?」

  「鐵雞巴……漢子……」

  「俺這頭大牛有勁兒不?」

  「有勁……大蠻牛……日死我了……」

  「要生兒子不……」

  「要……」

  突然老婆緊緊抱住王大牛的背,又一次高潮了,這次高潮比上次更猛烈,老婆全身抽動,翻著白眼,可以想像到陰道裡王大牛的那根牛雞巴,一定是到了天堂一樣。

  「日……俺的雞巴……真痛快……小嘴兒似的……老子日爛你的小騷屄!」

  王大牛最後使盡全力挺動了兩下,只見插在我老婆屄裡的那隻大雞巴,猛然暴脹,青筋直蹦,像一把軍刀刺破敵人的心臟一樣用力地全根而入。只聽他大吼一聲:「日你娘……媳婦兒……給老子生個大胖小子!」

  王大牛的屁股繃得緊緊,兩個大睪丸突然提緊,猛然收縮又放鬆,收縮又放松,可以看到他的雞巴一翹一翹的,正在往我老婆的陰道裡射精。我特意回放了這一段錄像,數著他射了多少桿。

  「日……日死你……」

  在王大牛的嘶吼聲中,我看到他的雞巴挺了30多下,射了快1分鐘,我當然知道有些可能是空槍,但我依然震驚不已。

  而與此同時,在神智不清的吼叫聲中,老婆被王大牛死死地抓住大奶子,被他的精液燙得又高潮了一次。

  老婆第一次和王大牛上床,在第一回合中被他操到了三次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