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13.◆13


◆13

  一切歸於平靜,老婆和王大牛急喘一陣後,終於恢復了說話的能力。

  「你可真沉。」妻子依然被山東漢子壓在身下。

  「俺200斤哩」

  「你看起來不像」

  「都是疙瘩肉,比都是肥肉重哩。」王大牛得意的說。

  妻子臉紅了,摸著他胸脯上饅頭一樣的胸大肌說,「剛才你……射精……的時候,臉紅脖子粗的……全身的肌肉繃得跟鐵蛋子似的。」

  「嘿嘿,你不喜歡俺壯實?再說了,」王大牛把黑臉盤子湊近我老婆的嫩臉,小聲說道:「俺那不叫射精,俺那叫尿雞巴水兒,放慫水,叫下種也行!」

  老婆臉更紅了,不依地掐著打著他,他也不躲,只是憨乎乎地繃緊了肌肉塊,老婆哪裡掐得動打得動。

  一會兒,老婆不動了,小聲兒問他:「你怎麼還不出來啊?」

  王大牛嘿嘿一笑,貪婪地看著老婆嬌羞的小臉:「俺的啥沒出來啊?雞巴水兒都出來了啊!」

  「你壞死了!你知道是什麼!」

  「嘿嘿,剛才喊著親漢子的是誰啊,這都說不出口了?」

  老婆猶豫了下,還是說了出來「你的……雞巴……怎麼還不出來?我那裡脹得慌」說完羞澀地側過了頭。

  王大牛哈哈大笑,「嫂子,俺來這裡是下力氣的,活計剛幹完,不能沒有服務,俺現在就是拿粗雞巴堵住你的屄眼子,省得俺剛下的種湯湯都流出來,這樣能保證你肯定生出個大胖小子!」

  看老婆的表情,顯然是被他粗野的回答刺激得又羞又興奮,王大牛則繼續把那根半軟不硬的牛雞巴堵在老婆的陰道裡。

  我想到平常我射完精,雞巴都是馬上就滑出了老婆的陰道,王大牛射了精,雞巴卻還能被老婆夾得緊緊的,這都是因為他的雞巴軟了也有小雞蛋的粗度。想到我和他一比就像是小太監和嫪毐,我的小雞巴又讓人不解地抬了抬頭。

  過了一會兒,王大牛說:「行了!」從老婆身上起來,雞巴抽出來的時候發出「啪」的一聲,老婆又「哎呀!」地叫了一聲,我一看床尾的攝像機,乖乖,紅的白的混在一起,像放倒的瓶子被拔開了瓶塞子一樣,幾乎是噴射而出,老婆的陰唇已經從我熟悉的淺紅色變成了深紅色,而且不正常的肥大,老婆的屄被王大牛操腫了!

  「哎呀,怎麼這麼多啊!」老婆一看自己下身,「怪不得我剛才那麼脹,都是你……射了這麼多!」話一出口,老婆自知粗魯,馬上不好意思地去抽紙巾。

  王大牛躺在床上得意地說:「嫂子,這說明王哥有眼光,不瞞你說,俺媳婦都說,俺尿雞巴水的時候跟撒尿似的,一股又一股的,還特濃!」

  我老婆胡亂扯了幾張紙巾,擦了擦床單,又上了床,靠在王大牛的旁邊,王大牛伸手摟住她,老婆卻一點也不反感。

  我心裡又氣又急,這才一次肌膚之親,我老婆竟然就習慣了王大牛的懷抱?

  這難道不應該僅僅是一次借種嗎?老婆,你難道不應該把王大牛就此趕出家門嗎?

  忽然,我又想到,如果王大牛現在就走,屏幕前的我,會不會和妻子一樣失望呢?我糊里糊塗地想著,宿醉的勁兒還沒過去,我實在搞不懂剛才我下體快感的原因是什麼。

  錄像裡兩個人在打情罵俏。

  「你怎麼那麼壞啊!」

  「嘿嘿,跟你說,嫂子,俺20歲那年和俺們村的小伙子們來濟南打工,半夜裡睡不著覺,一幫生?子壯小子還能幹啥?」

  「幹什麼?」

  「幹啥?比雞巴唄!比來比去,俺們那群小子20幾個人裡,俺的雞巴是最大的。」

  「你壞死了,說點兒別的!」我老婆又把手放到了臉上,紅暈從沒遮住的細白面頰中露出。

  王大牛才不管:「嘿嘿,後來他們不服,你知道比啥?」

  我老婆裝作生氣不理他,我卻覺得我老婆的沉默其實是一種默許:她想聽這個粗野的漢子講下去。

  「他們要和俺比雞巴吊水瓶,就是在雞巴上掛一個裝滿水的大可樂瓶子,看誰掛的時間長。」

  「……」

  「他們最多的一個掛了1分鐘,俺把雞巴擼硬了,掛了三個大水瓶子5分鐘!」

  「……」

  「他們還是不服,說比尿雞巴水兒,誰的慫射的遠誰最牛。俺們就開始擼雞巴,最後,俺嗷嗷的把慫漿子尿了3米多遠,又濃又多,他們誰也沒能射過2米,一個鄰村大專畢業來城裡找工作的,那晚上和俺們住一起,比俺還大3歲哩,雞巴水是流出來的,都砸腳面上了。」

  「怪不得……」

  「嫂子,怪不得啥啊?」

  老婆的手依然擋著紅臉,小聲說:「怪不得你剛才射精的時候,我覺得都射到我嗓子眼兒了,就……就又到了一次。」

  「嘿嘿嘿,嫂子,俺大牛讀書不行,但就是有力氣!剛才俺頂著你屄芯子尿慫水,一定能給你種上兒子!」

  「討厭……你怎麼知道一定是兒子?」

  「嘿嘿,結婚前俺爹跟我說過,讓女人尿騷水的次數越多,越容易生兒子,讓俺可勁兒日弄俺媳婦兒,俺娘後來知道了,直罵俺爺倆大牲口。嫂子剛才痛快了好幾次,肯定生個帶把兒的。」

  老婆又羞得不說話了。我卻知道這個觀點有一點道理,性高潮過後女性的子宮頸管會分泌強鹼性液體,更利於生男孩。

  我胡思亂想起來,更粗大的陽具就意味著更容易讓女性高潮,讓女性高潮後又更容易生出男孩,莫非這就是自然選擇:讓大雞巴的基因流傳下去?那為什麼人類繁衍生息這麼久了,還會有我這樣的人……?

  「嫂子,」錄像裡,大牛看著我老婆桃花般的紅臉,忍不住用那張胡茬大嘴在上面啵啵地親起來,「你知道俺跟那幫小子比賽擼雞巴的時候想的是啥?」

  「誰知道你這個壞傢伙……」老婆被王大牛摟在懷裡,小聲說道。

  「嘿嘿,俺當時剛來濟南,走在街上就看著城裡的小娘們那叫一個白,一個個又肥又嫩,穿的也騷浪,俺就想要是能娶一個做媳婦,天天都日弄,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