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14.◆14


◆14

  大牛說著,突然捉住我老婆的手,又讓她握住了他那根大雞巴。

  「你……真色……」

  「嘿嘿,嫂子,俺要是不色,你喜歡嗎?」

  「誰……誰說我喜歡你了?」

  「嫂子不喜歡俺,幹嘛給俺擼雞巴?」

  我往大牛的胯下一看,那根牛雞巴在我老婆細嫩小手的刺激下,已經又一次站起。這傢伙當真是體壯如牛,射完才10分鐘,就又硬得跟大鐵棒似的了。

  老婆也是一驚,往下一看,更吃驚了,「你怎麼又硬了?」

  「嘿嘿,嫂子的手真嫩,真恣兒。」

  「你可真壯……可是我可不能再……我都讓你……弄腫了。」

  我調過床尾的錄像,看向老婆的下體,經過大牛將近30分鐘的摧殘,老婆的陰唇已經又紅又腫,陰道口還殘留著一些白花花的精液和血絲……

  「嘿嘿,嫂子,俺王哥讓俺來幹活兒,俺不能不幹完啊,這下種子哪有只下一次的,嫂子的地恁肥美,要保豐收就要多下種啊!再說了,」他跪在床上,向我老婆挺了挺那根雄赳赳熱騰騰的牛鞭,「俺說過,要讓嫂子把騷水兒全都尿出來哩!」

  說完,他就撲向了老婆白嫩的身體,大嘴猛吸老婆的大奶子,一隻大手揉著另外一邊的乳房,另一隻手伸向老婆的下身,玩弄著老婆的陰唇和陰蒂。

  我老婆那還有反抗的力氣,只有任他玩弄,嘴裡發出一陣陣呻吟:

  「你的手,真粗糙……」

  「俺……俺的手上……都是老繭哩!嫂子……弄疼……你了?」王大牛一邊吸奶,一邊說話,嘴真忙啊!

  「沒……舒服……啊……」

  我看著老婆的大白奶子在王大牛的大手裡變形,心裡滿不是滋味,我的小手都握不住老婆的奶子,王大牛的大手卻能握個結實,又揉又搓,又有力氣,給老婆的快感肯定比我強百倍。

  王大牛愛撫了一陣我老婆,胯下的雞巴都要脹破了,突然抬起頭,抽回手,給老婆看:「嘿嘿,嫂子,你水兒可真多啊,俺今天要出大力,日得你都尿出來!」

  說著,他抱緊我老婆,挺動雞巴,只聽「噗哧」一聲,張飛進了水簾洞。

  這次兩人都不像上一次那麼生疏,老婆又一次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充實感,干脆攤成一堆爛泥一樣,雙臂攀上王大牛的膀子,無意識地叫道:

  「哎呀……媽呀……脹死我的……你怎麼……這麼有勁兒啊……」

  王大牛撒開蹄子可勁兒猛操,那根牛屌在我老婆的陰戶裡出入,每次出來都幾乎退到龜頭,每次進去都猛地一下頂到底,把我老婆的淫水和他剛剛射進去的精液都擠出來一大股,兩個大黑蛋子在早先射精後一點沒有減小體積,依舊有力地撞擊著我老婆白嫩的身體,他黑亮的陰毛茂盛濃密,從腹部一直長到屁眼,我老婆陰毛和他的一比,只能用精緻文雅來形容,現在兩叢陰毛纏連在一起。

  「俺日……日……日……日你個……城裡小娘們……」

  「討厭……壞死了……鄉下……粗人!」

  「俺日死你……小浪娘們……俺鄉下漢子的雞巴好不好?」

  「好……好死了!」

  我仔細觀察王大牛的雞巴,發現他那龜頭上那翻著的肉稜子,每次出入我老婆的陰戶,都能帶出一大串騷水,而且還有些陰唇旁的嫩肉,好像留戀這根強盜,跟著肉棒的退出被帶得翻出來,然後又跟著這根肉棒被送回去。

  我想老婆一定是欲仙欲死,這根雞巴真是太厲害了。這時王大牛壓在老婆身上,用力挺動著,狠狠幹著老婆,結實的胸肌壓著老婆的乳房,兩雙牛眼死死盯著老婆,鼻子裡喘著粗氣兒。

  「日……騷貨……水兒真多……淹死俺了」

  「就是……淹死你……你個壞大牛……」

  老婆擺動著肥美的屁股,略有些生澀地迎合著大牛的熊腰。

  「日你娘……日你娘……真痛快……真會夾雞巴」

  「夾死你……嗯!」

  老婆沒夾死大牛的雞巴,卻把自己弄高潮了,大牛才不管那麼多,這傢伙比上一次更粗野了,享受完了老婆高潮時給他雞巴帶來的巨大快感,咬緊牙根,憋住那泡濃精,立起身子,把老婆的兩條大腿扛在肩上,猛操起來!

  「日你娘……偷漢子的騷娘們……日死你!」

  老婆屁股騰空,白皙的大腿被大牛死死把住,哪裡經過這樣的狠操。

  「要死了……要死了……」

  「日死你個偷漢子的娘們!」

  大牛一下下使著狠勁,老婆的騷水順著他的睪丸流到床單上,洇濕了一大片。

  這小子真有力量,渾身大汗,一塊塊腱子肉翻翻著,像潑了一桶油,老婆這時睜開迷離的眼睛,眼中的大牛一定如大力神一般。

  「就偷你了……啊……就偷你個壯漢……偷你的大雞巴……偷你的種……」

  「日你娘……日你個騷貨……給你大雞巴……日!」

  「大雞巴……漢子……」

  「叫啥?」

  「大雞巴……親漢子……我的親漢子……」

  「爺們的雞巴好不好?」

  「好死了!」

  「咋個好法?」

  「……硬……」

  「還啥?!」

  「熱!」妻子的面部已經有些扭曲了,這樣的快感對於她來說顯然是陌生的。

  「還啥?!」王大牛不遺餘力地撞擊著,又狠又猛。

  「親漢子的雞巴萬歲!」我老婆又要高潮了,坐在屏幕前的我驚呆了。

  那根粗碩的陽具,強壯的身體,在女人身上雄性的霸氣,最原始的交配,最有效的征服,讓我那含蓄優雅的老婆,喊出了「萬歲」?

  還有什麼可說的呢?我妻子的身體是一片戰場,我被王大牛鐵硬的傢伙戳得一個窟窿一個窟窿的,倒在血泊裡,他贏得了戰利品,贏得了這篇肥沃的土地。

  我被屏幕上王大牛的吼叫喚回:「小騷貨……偷來了俺……壯漢子……俺雞巴上的癮頭大著哩!你得讓俺過足癮!」

  「我……讓你……過足癮……你想怎麼操……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