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15.◆15


◆15

  我看著屏幕上大牛拱動著的屁股,一使勁就在旁邊形成兩個圓坑,心想這家伙屁股蛋子上都是肌肉,怪不得有股子牛勁兒。屏幕上我老婆正要經歷她今天晚上,同時也是人生中的第5次高潮,整個人已經是半昏迷狀態,騷水汩汩地流出,我看到王大牛那根大肉棍子在這輪快速的抽插過程中有幾次,竟然從老婆的屄裡滑了出去,那根20多厘米的牛鞭熱氣騰騰,青筋暴露,黑紅色的大龜頭翻著肉稜子,硬得跟鐵條一樣,上面全都是老婆的騷水白沫子,顯得健壯威武無比。每次他滑過了屄眼,也不用手扶,挪了挪腰,對準了地方就又猛捅進去。

  「日他娘了個屄……騷逼眼子水兒真多啊……俺全給你日出來!」

  「啊……啊……媽啊……我又要到了」

  「他娘了個屄……真過癮啊……日他娘了個屄……真白啊……城裡娘們就是好……就是好?!日死你咋樣……日死你好不……!」

  「……好!啊啊啊!」

  我老婆在高潮中又抖了起來,手腳亂動,臉紅脖子粗的王大牛哪管這些,咬緊牙關,臉上青筋直蹦。

  「日!跟小嘴兒似的……真會吸雞巴……好屄……俺上輩子……積德啊……」

  話音未落,只見王大牛也不管我老婆還沒有回過味兒來,巨石般的上半身一沉,就把老婆的兩條玉腿壓到了她的胸前,這種姿勢讓老婆的屄整個露在他的面前,真的是他想咋操就咋操。這傢伙喘著粗氣,雙眼通紅,也不管我老婆的死活,就又在她身上使起牛勁兒來。

  我和妻子花一萬多買的實木大床在王大牛渾身蠻力的作用下發出山響,我真怕床塌了。

  「你……你怎麼還不射啊?」

  王大牛狠幹這我老婆的嫩逼,每次進入都用盡全身的力量,每塊肌肉都繃得緊緊的,我知道他已經被性慾控制,這頭野獸要在我老婆身上獲得最大的快感。

  「俺……俺媳婦都說俺是鐵雞巴……俺一定要讓你再尿一次……」

  老婆明顯有點力不從心了,「我受不了了……」

  「日你娘……騷貨……有啥受不了的……樂死你咧!你瞧這水……多的哩……」

  「我受不了啦……饒了我吧……讓我死吧!」

  在大牛暴風驟雨般的猛干之下,老婆被快樂和痛苦包圍,似乎快樂的代價是痛苦,而痛苦的頂點就又是更大的快樂。

  王大牛不管不顧,像沒聽見老婆的叫床聲似的,晃著他那壯碩的膀子,狠狠把自己砸向老婆,房間裡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和大木栓子在膠皮管子裡出入似的粘膩的水聲響成一片。

  我突然有種錯覺,王大牛像是一塊堅硬的磨盤,而我老婆就是泡好的肥嫩黃豆,大牛碾壓蹂躪著我的老婆,而老婆則找到了自己的歸宿,而且還流出了香甜的黃白色汁液……

  「騷娘們……俺讓你死……俺日……日死你!」

  「受不了啦……快活……我死了……」

  「騷娘們……你喜歡俺大牛不!」

  「喜歡……我的親漢子」

  「嘿嘿……嘿嘿……喜歡俺啥?」

  「喜歡你……雞巴又熱又大……」

  「還有……呢?」

  「喜歡……你……壯實……有股牛勁兒……」

  「還有呢?」

  大牛也被快感刺激的臉都變了形,我看他可能也要射精了,這場肉搏般的男女大戰就要終結了嗎?

  「還有……男人味兒……熱烘烘的……一到你旁邊我就腿軟了……」

  「嘿嘿……這味兒?」大牛抬起手臂,把黑毛叢生的胳肢窩露了出來,湊到老婆臉前面。我記得大牛沒有狐臭,不過今天他進行了這麼多「重體力勞動」又沒有洗澡,肯定味道好不了。

  「是……漢子……爺們味兒……真好聞!」

  我懷疑老婆已經精神錯亂了,還是大牛身上的雄性激素真的那麼吸引女人?

  「城裡浪娘們……喜歡不?」

  「喜歡……你全身上下我都喜歡……」這句話讓王大牛像打了興奮劑一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撞擊起我老婆的身體。

  「騷逼眼子……讀那麼多書……有啥用……還不是照樣……被俺……壓著日!」

  老婆如同迴光返照一般在快感中癲狂,雙手胡亂地抓住了大牛的胸大肌,大牛下午剛練過臥推,胸大肌紅通通地充著血,山東大饃一樣,老婆更有意無意地刺激著大牛那兩粒銅錢大小巧克力色乳頭。

  大牛瘋狂了。

  「日你媽的屄……過癮死了……舒坦死了……」

  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喜歡俺的疙瘩肉不?」

  「喜歡……喜歡死了……」

  「王哥有不?」

  「他……瘦得跟干猴子似的……」

  「喜歡他喜歡我?」

  「喜歡你……壯身板……好身板……啊……」

  「騷娘們……俺讓你再尿!」

  說是遲那時快,大牛突然一個猛扎,把那根大鐵雞巴全根沒入我老婆的嫩穴裡,卻不急著抽出來,屁股慢慢挺動,竟然在打圈子。我知道大牛的雞巴能輕鬆頂到我老婆的子宮,這時一定在用那個鐵鑄似的大龜頭磨我老婆的屄芯子。

  他兩隻大手突然抓住老婆正撫摸他壯碩胸肌的手,緊緊地按在自己身上,興奮地哇呀呀大叫,做了一個健美運動員的動作,渾身肌肉凸鼓,汗油閃閃,如同一座肌肉打造的黑色巨塔!

  毫無預兆卻又毫不奇怪的,在肉體和視覺的雙重刺激下,我老婆全身跟打擺子似的,又一次高潮了,可是這次高潮卻和前面幾次完全不同,因為它伴隨著老婆的一聲哭喊:

  「我憋不住了!」

  在電腦前的我目瞪口呆,眼看著我老婆小腹上出現了一行黃色的液體。

  她被王大牛操得尿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