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16.◆16


◆16

  老婆突然尿床了,性高潮來得太猛烈,對神經系統的刺激讓老婆尿道口的肌肉也放鬆了下來。

  我只能這麼解釋。

  當然,還有那頭大蠻牛的功勞。

  老婆低聲啜泣著,多半是出於害羞,一個第一天認識的男人面前,被他操,被他操出高潮,被他操得喊了很多自己想都沒想過的話,被他射精在裡面,最後,還被他操出了尿來。

  我在屏幕前搖頭歎氣,老婆書香門第,幾代家裡都是讀書人,或為官,或從商,或出國,或作學問,從小嬌生慣養卻家教嚴格,哪裡知道這人世間,還有讓女人愛死恨死恨不得揣在懷裡過一輩子的種牛雞巴。

  我知道,今天晚上,老婆會記一輩子,我這一生的性愛,和今晚相比,結果都只會是個無窮小。

  王大牛這小子,正在發今天的不知第幾次楞,他猛瞪著老婆小腹和床單上的淡黃色尿液,氣喘的跟拉車的老黃牛似的。我從床尾攝像頭中清晰地看到這小子的兩顆大牛卵提了幾下,充分說明他有多性奮。

  果然,這小子馬上又開動了。

  「日你個媽咧……真是個嫩屄……俺媳婦也沒被俺日出過尿來哩……」

  他以更快的速度,更猛的力道撞擊著我的老婆,臉上全是征服的慾望和自豪,相信他的雞巴也前所未有的硬。

  「真是個好屄哩……大閨女似的……水兒多……又緊!」

  老婆此時像個機器人一樣,已經完全被大牛所操縱,她已經淪陷,她是他的女人。

  「壯漢子……好漢子……我的親漢子……我要給你生兒子……」

  大牛一聽,拉過老婆的一隻手,摸到自己的卵蛋上:

  「想生兒子……給俺揉卵蛋……揉舒服了……尿的雞巴水兒才更多更濃咧!」

  老婆的白皙小手摸到了大牛運動中的一對牛睪丸,上面全都是她自己的騷水。

  「真大啊……真熱乎……」老婆歎息著。

  王大牛終於忍不住了,他發瘋一般用肌肉發達的身體碾磨著我的妻子,渾身的汗水雨點般落到她的身上,嚎叫著衝向頂點:

 「日他奶奶地熊……大學生給俺揉卵蛋子哩……城裡小媳婦兒給俺揉卵蛋子

  哩……俺日給你……俺日給你!」

  「我的親漢子……我要給你生兒子!」

  「日……俺日……」

  「啊……」

  「媳婦兒……給俺生個大胖小子!」

  王大牛嘶吼著,屁股上的肌肉繃得石頭一樣緊,蠻牛一般撞擊著我的老婆,被老婆揉摸著的大卵蛋有力的地收縮,把濃稠的精液拱動出來,王大牛嗷嗷叫著,臉都變了形,如同憋久了的尿液全都放出來了一樣,快意、得意,全寫在臉上。

  他這次依然射了有50秒,比一泡尿的時間還長,我真是心如死灰,我怎麼可能跟這樣的男人競爭?我比他聰明,比他英俊,但是,在床上,在這片男人最重要的戰場上,我和他就像一隻小漁船對決一艘航空母艦。

  屏幕上老婆的雙眼無神地看著天花板,在王大牛射精的時候,我知道她又來了一次小高潮,一個能射精三米遠的雞巴把滾燙的精液射進女人最敏感最隱秘的地方,一桿一桿跟大水槍似的,沒有一個女人會不為這種力量而折服。

  我知道我的妻子已經不屬於我了,我沒想到在人類文明誕生了一萬年之後,在我自己的臥室裡,我竟然依然輸給了最原始的力量、強壯和生殖力。

  「航空母艦」從老婆的身上下來,一把摟過老婆,這次倒是不再拿雞巴堵我老婆的屄眼了,老婆的騷水帶著這小子的濃精不斷流出來,我能看到那些精液確實粘稠而濃厚,在幻覺中,我似乎看到一個個小黑壯漢在精液的河流中向我招手。

  「嘿嘿嘿嘿,真舒坦!真過癮!」這傢伙傻乎乎地笑,滿臉都是滿足,突然跳下床,打橫抱起我老婆,「嫂子,咱去洗洗。」

  老婆這才想起自己剛才尿床了,害羞地把頭靠在大牛的胸膛上,點點頭,忽然又搖搖頭:

  「不能洗……萬一……」

  「萬一啥哩,嫂子?」

  我老婆臉上一片紅暈,「萬一……把你射進去的那些壞水……洗出來怎麼辦?」

  大牛嘿嘿一樂,臉上露出不常見的狡猾表情,這種表情透著淫邪,散發著強壯的雄性動物挑逗雌性時的主宰感和自豪感。

  「嫂子,別怕!」這大牛,竟然手臂一翻,讓老婆挾坐在他的右胳膊上,就像單手抱小孩的姿勢,我看著他房梁一樣的大膀子,塊塊小山一樣隆起的肌肉,不得不承認,單手就抱著一個成年人,這傢伙真他媽有勁兒,我射了一次精以後就累的跟殘廢了一樣,這小子恨不得射了有半瓶子濃精,怎麼就一點也不腿軟呢?

  王大牛要幹什麼呢?我看著他單手抱著老婆穿過客廳,走進了廚房,可是廚房裡沒有安裝攝像頭啊,看不見他倆,我急得火急火燎,只聽到冰箱開啟又關上的聲音,過了不長的時間,這小子又抱著我白赤精光的老婆出來了,把她放在客廳沙發上,媽的,就在醉倒的我的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