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19.◆19


◆19

  「嘿嘿,真那樣就好了!和那些小寡婦俺就是湊合一下,俺喜歡的是嫂子這樣的女人!」

  「嫂子是什麼樣的女人啊?」

  「嫂子才是真正的城裡女人,知書達理,讀過大學,家裡這乾淨,做飯俺也愛吃,還有,身上白嫩嫩不說,還香噴噴的。」

  大牛耿直的回答透出一股粗魯的誠懇,讓老婆很是受用。我明白:受過良好教育的她,深知文質彬彬的謊言如此之多,她寧願要赤裸裸的真誠。

  我又忽然想到,我就是一個從早到晚說著文質彬彬謊言的人。

  老婆笑了,這發自內心的笑容我好久沒看到了,我知道,她被打動了。

  王大牛這傻瓜這時候卻湊過來,在我老婆耳邊小聲兒說道:

  「再說了,俺的那些相好們,在炕上都熟練的不行,就嫂子你,和俺新娶的小媳婦兒似的,奶子大屁股也大,那個肉眼子也又緊又嫩,叫俺親漢子也特好聽,唱歌兒似的!」

  老婆又羞又窘,摀住大牛的嘴,使勁擰他的肩膀,「我叫你說……叫你說粗話……」

  大牛也不躲,含糊著說:「哎呦,俺再也不敢了,嫂子你饒了我吧!」

  我老婆鬆開了手,大牛緊接著一句:「嘿嘿,也不知道誰剛才哭著喊著要給俺生兒子呢!」老婆正要去揪他的耳朵,被大牛一個熊抱,緊緊地摟在了懷裡。

  大牛把老婆抱在懷裡,粗糙火燙的皮膚緊貼著我老婆幼滑細嫩的肌膚,臉上頓時湧上天堂般的表情,咧開大嘴叉子,又說起來葷話來:

  「俺剛來城裡的時候,在一個大學裡的工地幹活,一到傍晚俺就蹲在路邊看那些女學生,那些小娘們,抱著書,頭揚的高高的,看都不看俺俺一眼。晚上俺就想著她們的奶子,雞巴硬得跟鐵棍子一樣。沒想到今天,俺真的日弄了一個城裡的讀書女人,嫂子,你可真好!」

  大牛粗手捏著我老婆的奶子,一邊親著老婆一邊說:

  「嫂子,炕上這樂子,我看你是真不知道咧,要不,今天咋能被俺……」

  我老婆趕緊捂上那張大嘴,她知道大牛要說的是「日出尿來」。

  「嫂子,俺王哥是真不行啊?在俺們那村子裡,王哥這樣的就要找個人拉幫套哩。」

  「拉幫套?什麼是拉幫套?」妻子顯然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拉幫套,就是家裡男人身子骨弱或者有病啥的,找個壯實的爺們幫著干家裡重活,養活那兩口子,就是……」

  「就是什麼?」

  「就是那家裡的媳婦,晚上得陪著拉幫套的壯實爺們睡覺咧!」

  「你壞死了,你的意思是,你是你王大哥請來拉幫套的?」

  「嫂子,俺一個粗人,你跟仙女兒似的……俺今天一看到你的照片渾身就跟著了火似的,俺從來沒對哪個女人有這感覺哩!俺今天把你日了,跟做夢一樣,是上輩子積德哩,哪敢再想那些?」

  「大牛,你不是在做夢,你是我丈夫請來的……」

  「俺剛才全身快活死了,一輩子都沒這麼舒服過啊,俺媳婦都沒給過我這麼好,壓著嫂子俺啥也不想,就跟飛了似的,所以俺才完得那麼快。」

  我一聽這話鼻子都氣歪了,這頭大蠻牛第一次在我老婆身上??狠幹了快半個小時,第二次將近一個小時,這還叫快?!這傢伙是上帝派來玩兒我的吧!

  王大牛的這段表白又粗俗又野蠻,但看得出老婆受用的很,卻沒有馬上回應。

  「大牛,你剛才……就是……咱倆一起的時候,說的話怎麼那麼粗魯啊……

  不好。」

  「嘿嘿,嫂子,你不知道,俺一起了性,腦子裡就一團漿糊,啥都是咋過癮咋來,俺們那兒的男爺們干重活兒的時候愛罵髒話,俺也是,習慣了。」

  「原來和我好,跟干重活一樣?」

  王大牛楞楞的,「咋不一樣哩?都要老爺們賣大力氣咧!沒膀子好力氣,哪裡拾掇得好女人!」

  「大蠻牛!」

  「嘿嘿,俺就喜歡小娘們叫俺大蠻牛哩,小娘們這麼叫我,多半是想俺日弄她哩!」

  「厚臉皮!」老婆罵著,卻乖乖被大牛摟在懷裡,輕輕地撫摸著他一座座山巒般的疙瘩肉。

  「大牛……」

  「唉……」

  「你和你妻子……你媳婦在一起的時候,也這麼野嗎?」

  「嘿嘿,更野哩,野多了!俺媳婦洞房那天就被俺日服貼了,俺想咋日就咋日,除了她來紅的日子,俺想啥時候日就啥時候日!」

  「哼,吹牛,你一年才在家倆月,什麼想啥時候就啥時候,」老婆笑道,「你下面有那麼長嗎?」意識到自己說了個葷笑話,老婆的臉又紅了。

  「嫂子,你可愛害臊了,臊起來特好看,俺特喜歡!」大牛嘿嘿笑著,在我老婆臉上「啵」了一大口,說道:

  「就那兩個月裡,俺剛回去時總有幾天吧,把火爐子燒得旺旺的,把孩子都讓俺爹媽帶著,俺根本就不讓俺媳婦穿衣服哩,光著屁股給咱做飯伺候咱,俺也啥都不穿,雞巴硬了就給她日進去,那才叫痛快!」

  「大牛……」

  「唉……嫂子」

  「你把我當成你媳婦好不好?」

  我驚得從電腦椅上差點坐在地上,我做夢也沒想到我的妻子,我的碩士學位妻子,我的書香門第妻子,會對一個山村裡來的,干力氣活兒起家的,粗俗不堪的,包工頭說出這樣的話!

  我和妻子坐在校園的銀杏樹下……我們爬上北京的香山……我們在外灘的燈火輝煌中散步……我們一起去吃麻辣燙……岳母把妻子的手放進我的手裡……

  這一幕幕,像幻燈片一樣出現在我腦海裡,我的心好像碎了,我有種預感,我和妻子,我們的愛情終結了,我熟悉的生活,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就一去不復返了。

  我簡直不能相信,這怎麼可能,我精心設計的人生,一個粗人怎可以就這麼輕易讓它出軌!

  我更加不能相信的是,我的下體,竟然又慢慢硬了起來!我真是越來越搞不懂,我性奮個什麼勁?我不是該一躍而起,去隔壁殺了王大牛嗎?!

  顯示器裡的大牛也一樣震驚,嘴巴張了老半天,不過我開始瞭解這個傢伙了,我把床尾攝像機的圖像也調了出來。

  果然,那根老實了好一會兒的黑牛雞巴,正在慢慢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