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21.◆21


◆21

  我老婆雙手握住自己嫩白的乳房,夾住山東壯漢的雞巴,嘴裡含著大龜頭,上下套弄起來。

  大牛一聲粗吼,眼睛又紅了,全身油亮亮地又出了一身汗,身上的牛腱子肉繃得緊緊的,兩隻大手捧住我老婆的頭,用力挺著腰。

  「日他娘哩……嫂子的奶子夾著俺的黑棍子哩!」

  「嫂子真好……嫂子的奶子真白!」

  「俺上輩子……積德咧……城裡娘們給俺叼雞巴……」

  「嫂子真會叼……嫂子的奶子真軟和……」

  「嫂子……俺日死你……讀書人給俺叼著雞巴哩……」

  「大白奶子夾著俺的雞巴哩!」

  我老婆的技術也許生疏,但是老婆的身份和青澀更讓王大牛興奮,他粗氣呼呼,看著自己的胯下,老婆在他的黑毛粗腿間捧著大奶子,夾住他撒尿的玩意兒,嘴裡還含著那個大頭兒,乳房上有剛剛被他掐出來的青紫,奶頭已經興奮的挺起來,和乳暈一樣是粉嫩的淡紅……

  這傢伙又瘋狂起來,死命地往上頂著屁股。

  「做爺們真好……」

  「生了根大貨真好!」

  「雞巴上的樂子……快活……」

  「過癮!……」

  「日死你個騷娘們!」

  「日死你!我日!」

  我老婆的姿勢,我老婆的碩士學位,我老婆被他日過之後的順從,此時都讓王大牛的牛雞巴鐵硬鐵硬,冒著熱氣,他的男性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我來山東之前就聽說北方男人都有點大男子主義,我老婆卻說那樣的男人才性感呢,沒想到她這麼快就領略到了這種性感,以肉貼肉的方式。

  像王大牛這樣從山溝溝裡出來的漢子,又一身蠻力,肯定更加為自己男性的強壯而自豪,這自豪的最佳表現和最大原因,都是他那根戰無不勝的大粗屌。

  在屏幕前我感到,我老婆和王大牛,他們都找到了自己最滿意的性伴。我老婆要一個真正的男人,王大牛是男人中的男人;王大牛要一個讓自己有征服感的女人,我老婆是知識社會中的翹楚,卻是王大牛男性胯下的僕婦。

  那我呢?我在哪裡?我是什麼?

  王大牛吼叫著,我老婆努力著,多和諧的一幕。老婆的口水從大牛的陰莖上一直往下流,直流到那兩顆碩大的睪丸,再被老婆肥大的奶子擠壓卵蛋的時候沾到乳房上去……這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性交,但在老婆奶子和王大牛那根大鋼筋之間,依然發出了水聲……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倆人就這麼搞了20分鐘,王大牛終於受不了了,這個姿勢讓他前所未有的興奮了。

  「大學生給俺叼雞巴哩!」

  「白奶子夾著俺的黑棍棍哩!」

  他滿身大汗,嘴裡就這幾句,好像老婆的知識女性身份和這下賤的姿勢讓他特別興奮。王大牛嘴裡爽快地哼著,粗聲大氣,兩隻大手死死地按著我老婆的頭,把老婆的嘴和奶子當成了陰道。老婆也全身是汗,累得夠嗆,不過還是堅持擠著自己的乳房,把大牛的雞巴夾得更緊了。

  終於,大牛要射精了。

  「日你的騷逼……日爛你的騷逼……」

  如同一頭在土地上使著蠻力的大公牛一樣,王大牛渾身的黑疙瘩肉拱的跟鐵塊一樣,黑錚錚紅通通散發著金屬的光澤,屁股往上狂頂,狂亂的大吼一聲:

  「媳婦兒……給俺生兒子!」

  他把濃精射進了我老婆的嘴裡。

  在大牛漫長的射精過程中,這條山東大漢爽得哇哇亂叫。

  「過癮……尿死你……騷娘們」

  「俺把雞巴水尿在大學生嘴裡啦……」

  「喝俺的慫水……痛快死俺了……」

  王大牛兩條大粗腿亂蹬,板寸頭搖來晃去,兩隻牛卵子脹大又縮小,像兩個拳頭在握緊又鬆開一樣,充滿了力量,我知道,這次的快感太強烈了,這快感主要是心理層面的,老婆的乳房和小嘴自然不如屄緊,但是老婆的小嘴可比逼要高貴太多了–王大牛這個粗魯的農民,看著一個高高在上的城裡女人,像他的小媳婦一樣叼著他的黑雞巴,在心中的仙女姐姐小嫩嘴裡射出了子孫。

  這可苦了我老婆,腦袋被王大牛使勁按住,掙脫是沒戲的,只有乖乖接受他噴泉似的精液,噎得她發出嗚嗚的聲音。

  王大牛這次射精比前兩次時間都長,等他好不容易放開我老婆,我老婆趴在他肌肉鼓鼓的肚子上,大奶子還壓著那根軟下來的黑屌,倆人都回味著、喘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