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23.◆23


◆23

  我看著顯示器上大牛調戲著我老婆,說著葷話,講著葷段子,心裡無限失落。

  卻不忘手裡握著小雞巴,我的陽具今天非常執著,雖然硬不起來了,但它似乎得到了無比的快感,保持著半軟不硬的狀態,非得索要我手指的逗弄……

  我聽到身後有響動。回頭。

  老婆站在門口,手裡握著手機對準我,不知道多久了。

  應該先穿褲子還是先關顯示器,這是個問題。

  「好看嗎?」

  「老婆,你……」

  「王成,昨天晚上那個粗人折騰了我三次,其中兩次把精液射進了我的陰道,你滿意了嗎?」

  「老婆……」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家裡安監視器嗎?你以為我多傻?這個家的裝修我親力親為,一件件東西都是我自己親手買回來的!」

  「我……」我腦子裡嗡的一聲,老婆原來知道家裡有攝像機,那她昨天晚上……

  我心裡湧上一陣歡喜:「老婆,你昨天晚上說那些話,做那些……是為了故意氣我,對不對?對不對?」你靠在他懷裡和他調笑,你說要做他媳婦,你後來那麼配合他,你是為了故意氣我對不對?

  對不對?

  妻子笑了,眼裡卻閃著淚。

  「王成,你真不是男人,你也就會動動這種小心眼。對!我昨天剛開始時是有報復你的心,可是後來……」

  「老婆……」我發現妻子使勁眨著眼睛,想要忍住淚水。

  「可是後來我躺在他身邊,聽他講那些胡話,突然就覺得……和他在一起,比和你在一起,有意思的多!靠在王大牛身上,心裡都是暖和的,靠在你身上,連腳都是冷的!」

  老婆激動了起來,我黯然:「老婆,你冷靜點,王大牛算什麼……」

  「你又算什麼,王成!我問你,王大牛剛才跟你說什麼了?」

  「王大牛?他……」我糊塗了,看了眼表,都9點多了,幸虧今天是週日!

  等等,我5點多醒的,現在9點多……

  王大牛這混蛋,在我老婆身上拱了將近4個小時!我不得不再次感慨:真他媽是一頭種公牛!

  「老婆,王大牛不是……不是在床上嗎?」我想起了臥室裡妻子摟著王大牛睡得香甜,那一幕我這輩子都會記得。

  「他不在,他走了。」

  「走了?」走了?招呼也沒打?

  「王成!你請別人來家裡糟蹋我不說,還把過程都錄下來,你真不是東西,你王八蛋!」家教良好的老婆很少罵人,從來都輕聲細語,我知道王八蛋這三個字已經是老婆罵人辭典裡的最高級別了。

  剛剛有點平靜的她忽然又激動起來,我心裡隱隱覺得這和王大牛的不辭而別有關,難道妻子是在為他傷心?我的心又一沉。

  「老婆,你聽我說,我是想搜集證據,說明這個男人是知情而清醒的狀況下和你……親熱的,以防以後有什麼法律糾紛!」

  「你……胡說!你們這些臭男人,怎麼這麼壞,就知道出賣我們女人……嗚……嗚……老公……你可真捨得,把我讓別的男人糟蹋!」老婆總算哭了出來。

  我心裡亂如一團,我以為老婆昨天晚上挺享受的,原來開始是為了氣我;我以為老婆是為了氣我才配合王大牛,看來後面是真的動情了;我以為她對王大牛動了情該不怎麼計較我把她拱手讓人,哪知道她還是記恨著我。女人啊,真是讓人摸不透!

  「老婆,我錯了,我……咱們以後再也不幹這種荒唐事了!」估計也用不著干了吧,大牛這傢伙射了那麼多濃呼呼、臭哄哄的精液在我妻子身體裡,不懷上才怪!

  「啪!」我挨了一個嘴巴。臉不疼,心裡疼,想著王大牛的種子在我老婆子宮裡,雞巴竟然也硬了。這他媽是什麼感受?矛盾。

  「王成!」我妻子抹了把眼淚,「我告訴你,你前天晚上一提要找男人借…

  …借種,我的心就死了!「

  「雨婷,我愛你啊,我也是被逼無奈啊!」

  「你愛我?你愛我會裝上攝像頭錄下我……?你愛我會允許別的男人碰我?

  你愛我會看著別的男人和我的錄像自瀆?「老婆纖白的手指隔空戳向我,那力道好像恨不得把我捅個窟窿。

  「王成,」老婆深吸一口氣,似乎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臉依然漲得通紅,「昨天我一直在等,直到王大牛坐在飯桌前,咱們倆在廚房裡的時候,我都在等,我在等待,等待一個你愛我的證據,一個你珍惜我的證據,等待你說『雨婷,咱們不幹了,咱們試試試管嬰兒吧,咱們去領養一個也好!』」

  「老婆,我真的沒有辦法啊,你知道我爬到這個位置有多麼不容易,我不能讓人家知道我不行,我不能讓流言蜚語毀了我的事業啊!老婆!如果你愛我,你就應該支持我,你就應該也愛我的事業啊,老婆!」

  「我愛著你的時候,為你的事業付出夠多了,王成。」妻子不再流淚,身體微微顫抖。

  「老婆……」她這是什麼意思?她真的不願意原諒我?

  「可你不愛我,王成,從來不愛。你只愛你自己。」

  「雨婷!」

  「我不愛你了,王成,不是從昨晚才不愛,而是我昨晚才發現。」

  「不,不,雨婷,我們會有個孩子的,我們會忘掉這一切的……」我感到心力交瘁,不知道如何勸說老婆,不知道如何讓她原諒我。

  妻子的臉忽然變得煞白,呈現完美S型曲線的腰身繃得筆直,好像下定了好大決心似的說:

  「王成,你去把王大牛找回來,讓他住在咱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