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24.◆24


◆24

  「王成,你去把大牛找回來,讓他住在咱們家。」

  我腦子一片空白,盯著老婆的嘴,卻完全不知道她說了些什麼。

  「王成,我要王大牛住在咱們家,反正他在濟南也一個人住。」

  「王成,我要大牛和我睡臥室,以後你睡書房的客床吧。」

  「王成,……」

  我像遭到電擊一樣汗毛直豎,一個激靈醒過來,從來沒有過這麼憤怒!

  「你放屁!你這個賤貨!你給我戴一頂綠帽子還不夠?還想天天給我戴?!」

  「騷婊子,賤女人!你他媽是被王大牛的大雞巴操傻了吧!說什麼夢話!」

  我老婆出人意料的平靜。

  「王大牛讓我知道了女人原來可以這麼快樂,從前我只知道沒有生育過的女人是不完整的,昨天晚上我才發現,沒有……沒有性高潮的女人更加不完整!」

  「你滿足不了我,你連我最基本的需求都不能滿足,我離不開王大牛了,我要和他在一起。」

  「短短一晚上,我才知道男人的身體應該是火燙的,而你卻總是陰冷的,在王大牛懷裡我被愛惜也被擁有,而你沒有愛我的能力,從情感還是器官上,都沒有。」

  我看著老婆的臉,那張臉和平常的她不一樣,不再透出象牙塔內清純女生般的白皙與稚嫩,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紅暈而滿足的光彩,這樣的光彩,我曾經在街上那些牽著丈夫的手散步的女人臉上見到過,那是少婦的光彩,是被一個男人充分滋潤後的光彩。

  結婚三年了,我還是第一次在妻子臉上看到這樣滿足的光彩。我妒火中燒,王大牛奪取了我老婆那麼多第一次,讓她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女人,現在,他還要奪取我老婆的心!

  但又一次,不知為什麼,我胯下在憤怒中剛剛軟下去的陽具,又開始慢慢抬頭了,我突然悲哀的意識到,我真他媽是變態,我真他媽窩囊廢,我受到奇恥大辱,卻從這種羞辱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性快感。

  「你休想!告訴你,這個家裡的丈夫是我!我們的婚姻是受法律保護的,要和王大牛在一起,除非和我離婚!」

  老婆看了我只穿著小內褲的胯下一眼,發現了那裡的醜態,臉上寫滿了鄙夷和厭惡,語調卻出人意料的平靜,「好,那我現在就走,我會懷孕,十個月後我會生下一個孩子,我會帶著那個孩子和他與你的親子鑒定書出現在你們總公司,」

  妻子把臉伏低,一字一頓,「讓你的下屬們,你的上司們,你的敵人們,你的朋友們,讓欽佩你的人,仰視你的人,羨慕你的人,憎恨你的人,嫉妒你的人,讓你們公司的所有人都看一看、聽一聽,王成,你這個衣冠楚楚的地區總經理,是如何主動申請到一頂綠帽子的。」

  「那只能證明你自己是個偷人的賤貨!」我感到冷汗從頭頂冒出來,我甚至能感覺到就在這短短的幾秒鐘,大滴的汗珠從我臉上劃過,冰涼。

  「別忘了,我手裡還有這個,」妻子晃了晃手裡的手機,「我剛才把你醜惡的那一幕都拍下來了,發到了我的郵箱裡,設置了定時發送郵件給所有我認識的你的朋友,你的同學!」

  「定時發送時間是今天下午4點,你要是答應了我,下午4點以前,我就去把發送時間改到明天下午4點,我以後天天都會這麼改,今天改明天,明天改後天,你想要你的事業,你的名聲,就要付出代價!

  「昨天,那代價是我,你的妻子!今天,這代價依然是我,只不過……」妻子眼裡都是決絕,看我好像在看一個仇人,「只不過,期限是永遠!」

  我感到從頭到腳冷得不行,癱軟在電腦椅上,我要失去她了嗎?永遠地失去她?

  「你下午去找王大牛,把他帶回來。你不要我,他要我,我是你飛黃騰達的代價,卻是他求之不得的女人!既然你……把我拱手讓給別人,就別再妄想我還能是你的妻子!」

  我沒有選擇,為了我的事業,為了我的錦繡前程,我必須讓這件荒唐事永遠成為秘密,可條件是:和別人分享我的妻子。

  「還有,你跟王大牛說,你同意他叫我他的媳婦,讓他像對他媳婦一樣對待我。」

  不是分享我的妻子,而是拱手把我的妻子完整地讓給別的男人。

  「王成,他昨天晚上不肯叫我『媳婦』,是因為你,所以你要跟他說清楚,」

  妻子湊近我的臉,「跟他說,讓他把我當成他媳婦,想怎麼日就怎麼日!」

  這是報復嗎?是復仇嗎?還是你真的想被那個粗人在胯下蹂躪?我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我的小雞巴卻硬得像要戳破內褲。

  妻子站起身來,看了看我的褲襠,像看一條狗一樣看著我:「要是你趴在我身上的時候,有看到王大牛趴在我身上的時候一半硬,王成,我們不用借種。」

  「我去超市買菜,」她走到門口,想起什麼似的又回頭,臉上全是鄙夷和輕視,「王成,瞧你剛才對著顯示器自瀆的樣子,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以後我和王大牛親熱的時候不關門,你不許看攝像頭的畫面,」

  她轉過頭,出了書房,留下的一句話讓我胯下一熱,不由自主地「啊啊」射了出來。

  「我要你站在我們床前仔細觀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