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26.◆26


◆26

  「奎子哥,今天練的真過癮哩!」

  20分鐘以後,我坐在更衣室裡,偷聽著王大牛和光頭的對話。

  「肏,你是過癮了,俺最後那下沒站起來。」

  「嘿嘿,俺讓你昨天晚上悠著點咧,你偏要日弄到凌晨兩點。」

  「肏,主要是那小娘們,我肏……那叫一個騷,水白粉嫩地,一口一個大奎哥叫著,把俺的存貨全掏光了,喝了俺4次慫,後來說她都飽了。」

  「奎子哥,俺爹一早就告訴俺,卵蛋子裡那東西別掏空了,特傷身子。你瞧,今天最後沒舉起來吧!」

  「肏,你得瑟個啥!你個牛雞巴見了小嫩娘們忍得住啊你?和上次那個大了肚子的斷了,你憋犢子都多長時間沒開炮了?看母豬都成貂蟬了吧你個牛肏的!」

  「嘿嘿,你還別說,昨晚上俺就真睡了個貂蟬哩!」

  「吹吧你就!」

  「真地,大學生呢!還啥碩士,城裡人,白嫩著呢!」

  「肏,你就瞎白唬吧!」

  「騙你就不是俺爹日的。」

  「人家一個城裡大學生,能讓你那個大黑貨杵噠了?」

  「她男人不行,找俺借種哩!」

  「真的?」

  「可不真的!她男人找的咱!」

  「肏,咋沒人找老子借種!俺和俺媳婦兒那也是一整就一個啊!」

  「嘿嘿,人家一瞅你,就知道你一肚子壞水,一瞅俺,就知道俺老實。」

  「肏,你也就長得憨厚,俺還不知道你!見了漂亮娘們就走不動道兒,要真憨厚,把你那根大牛子割了再說!」

  「嘿嘿……」

  「那娘們兒咋樣?啥感覺?」

  「真嫩,她男人不行,那屄眼子都沒捅開敞呢,俺一進去,美死了,又緊又濕又暖和。」

  「肏,眼紅死俺了!生讓你個牲口操了一大閨女啊!」

  「嘿,俺也覺得,就是她不經肏,俺就尿了三次慫就不敢碰她了。」

  「肏,你小子真他媽有福……」

  我躲在銹跡斑斑的儲物櫃另一側,聽著大牛,這個在我老婆身上耕耘下種的男人,和他的把兄弟,一個同樣粗野的傢伙,討論著我老婆身體的細節–結婚三年後,我都不知道的細節。

  我沒有出現阻止他,我怕被那個叫大奎的光頭知道原來我就是那個沒用的丈夫,我害怕他鄙夷的眼光,害怕又一個陌生人知曉我光鮮的衣著與頭銜下,最可恥的秘密。

  「日他娘,現在想起來俺雞巴都鐵硬,真過癮啊,可惜……」

  「可惜個啥?」

  「可惜俺今天練了深蹲,晚上雞巴肯定硬得慌,卻見不到那女人嘍!」

  「為啥?」

  「還能為啥?人家是知識分子哩!俺一個粗人,就是去下把力氣,還能讓俺整天摟著睡覺?」

  「哈哈,肏,瞧你這揍性!跟死了人似的。要不,跟俺一起去那小寡婦家?

  和上次街上遇到的那個小媳婦一樣,咱倆一前一後,把兩個浪洞洞全給她堵上,讓她叫咱親爺爺!「

  「不中,你自己去吧,俺和仙女兒睡過了,那些爛桃子還真沒勁頭再觸噠。」

  「肏,那俺走了,俺去肏俺的爛桃子去了,俺的爛桃子逼不緊,可水兒多啊!總比你今兒夜裡一個人擼雞巴強!」

  「滾犢子吧你,個驢雞巴!」

  大光頭蹬蹬蹬地出了更衣室,我走到王大牛身後。

  這小子又光著屁股,黑屁股上的兩瓣子肌肉好像也充血了,看著就硬邦邦的。

  我要完成任務,把這個腱子肉大屁股請回去長期在我老婆身上有力地拱動。

  「大牛。」

  王大牛一愣,回頭一看是我,很是吃驚,「王哥,你咋……」

  我咋又來了呢?一個不瘋不傻的人不是應該領著自己的老婆趕快去開始新的生活,和老婆那個姦夫離得越遠越好嗎?

  「大牛,你穿好衣服就出來,我有話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