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27.◆27


◆27

  我站在健身房門口不一會兒,大牛就出來了,和昨天一樣,大褲衩子,大背心,人字拖鞋。

  我站在他身後,看著他東張西望的找我,突然發現這傢伙走路和別人不一樣,扇呼著大膀子,橫來直去的,由於背闊肌和三頭肌太過發達,粗碩的手臂不能緊貼在身體兩側,向外咋呼著。兩條腿走路的時候也不像我一樣並得很緊,而是像兩邊分得較開,大腳板有點外八字……我突然想到大牛腿間那一坨巨碩的東西,頓時明白王大牛走路往外叉著點腿,不單單是因為腿上肌肉發達,太過粗壯,還因為他那架種牛的大炮,體積太大,不叉著腿走路,會擠到兩個大卵蛋。

  王大牛走路,橫衝直撞,霸道十足,一個人站兩個人的地方,像一座城牆在移動。

  「大牛!」

  他回過頭來,看著我憨憨地笑了笑,「王哥,找俺有啥事?嫂子……沒事吧?」

  「你嫂子沒事。」

  「那……」

  「咱們邊走邊說」

  我和大牛沿著與昨天同樣的路往家裡走去,只不過這次,是並排而行。

  「大牛,你嫂子做了晚飯,要謝謝你。」

  大牛的臉騰的紅了,「謝……謝啥哩?」

  我看著夕陽下我倆的影子,像兩個英文字母,一個是鐵打的X型鋼架,中間細兩頭粗,一個,則是一個小寫i。

  「大牛,我也謝謝你。」

  「王哥……俺……」

  「大牛,我還要請你幫個忙。」

  「王哥,啥忙哩?只要俺能做到……」

  「我要你住到我家裡去。」

  「啥?」

  「我要你把我老婆,當成自己的媳婦一樣。」

  「王哥,你咋了?你說啥呢這是?」

  「我要你把你嫂子,當成自己的媳婦一樣,睡在一起,吃在一起,住在一起!」

  「王哥……你這是咋了?王哥,俺昨天不該答應你,把你逼成這樣了都……」

  「王大牛,你聽好!」

  王大牛一臉驚訝,不敢相信的看著我,像看一個瘋子。

  我沒有瘋,我沒瘋,我心裡有些話要對大牛說,這些話是妻子讓我說的?……不,這些話似乎也是我深藏在心底的慾望要說的,它來自那些最黑暗的角落。

  為什麼要順從妻子呢?我真的一點辦法沒有嗎?我……

  這些話還是脫口而出:

  「我沒瘋。」

  「你嫂子喜歡你。」

  「你嫂子說你才是真正的男人。」

  「我要你到我家裡來,做我家裡的丈夫,做我妻子的男人。」

  「王大哥,那咋行呢?你和嫂子要離婚?」王大牛這傢伙憨厚的靈魂裡,包夾著獸性十足,現在,他的臉上都是誠懇的關心和歉疚,而胯下的大褲衩卻被頂起了一個大帳篷。

  「我們不離婚,對外我是她的丈夫,但在家裡,你才是她的丈夫,我只睡書房。」

  我低頭看著王大牛那根威風凜凜的大傢伙,把褲衩頂的老高,似乎要脹出來了,那顆大龜頭隔著棉布都能看出輪廓,比核桃還大。幸虧我們是在一條小路上,人少。

  「大牛,你不同意嗎?」我嘲諷地看了看他的臉,又朝他下身努努嘴。

  大牛的黑臉透出紅來,手隔著褲衩撥弄了下那根大貨,「王哥,你別笑話俺,俺一聽你這麼一說,不知咋地就硬了……可是王哥,俺不能做這種事情哩!」

  「你不喜歡你嫂子?」

  「嫂子……是俺見過最美的女人咧!俺……做夢都想……想和嫂子過日子。」

  「那不就得了?我現在給你個機會。」

  「可是不行哩,王哥,那也太欺負你了!俺可不能這麼幹,缺德哩!」

  我還能說什麼呢?我總不能說:「欺負我吧,干我老婆吧,霸佔我的家吧,那樣我才有性快感?那樣我就還能拿著高薪,繼續當個白領!求求你了,長著大雞巴的強壯男人!」

  「走吧,咱們先去吃飯,你嫂子等著呢。」

  我邁開步子,心裡是隱隱的歡喜:王大牛不答應呢!可是為什麼,又有隱隱的失望?變態!我暗罵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