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28.◆28


◆28

  一推開家門,大牛的反應和昨天一模一樣,兩雙牛眼不知道是盯著穿著清涼的我老婆好,還是盯著滿桌飯菜好。

  「嫂子……」

  「大牛,餓了吧,先吃飯!」

  這頭大傻牛,我老婆一招呼他坐下吃飯,他就馬上胡吃海塞起來,一手抓了一個大饅頭,一手夾菜,風捲殘雲一般。

  等等,饅頭?那我吃什麼?

  「沒有米飯嗎?」我吃不慣饅頭。

  「以後咱家都吃饅頭,大牛是山東人,肯定愛吃麵食。」老婆看都不看我一樣。

  「嘿嘿,嫂子對俺真好,俺就愛啃大饅頭,比米飯過癮多了!」大牛一邊吃,一邊稱讚,完全沒聽出我老婆的弦外之音,「嫂子的手藝真好……會做飯!真香!

  王哥好福氣。「

  「傻樣兒,慢點兒吃,又沒人跟你搶」,我老婆嘴裡罵著,臉上卻都是滿足和欣慰,見他熱得一身汗,老婆又說:「自己家裡,熱就光膀子。」

  我從來都沒在家裡光過膀子,我受到的教育告訴我那是不文明的行為,現在,我眼看著一個山東黑壯漢,嘿嘿傻笑兩聲,把大背心扯下來,光著汗淋淋的大膀子,在我家的飯桌上吃得香。

  這傢伙的食量是我的好幾倍,怪不得他那麼有力氣。

  大牛幾乎吃光了桌上的所有肉菜,包括那盤美味的醬牛肉,這才美美地打著飽嗝,舒服地靠在椅子上,油光滿面。在這個過程中,我老婆也小口小口吃著菜,不時抬眼溫柔地看著大牛狼吞虎嚥,我嘴裡的飯菜味同嚼蠟。

  「大牛,嫂子做的飯好吃不?」

  「香死人咧!」

  「你媳婦做的飯好吃,還是我做的好吃?」

  「嘿嘿,不一樣哩,俺媳婦做的是俺們莊稼人的飯,油鹽多,大碗吃著過癮,嫂子做的飯是城裡的飯,看著就漂亮,吃著更香,要品味道哩!」

  「哼,你媳婦做的飯能有這麼多肉?」

  「嘿嘿,俺們村不算富,不過肉還是能吃上的,俺媳婦買了肉就給俺晚上做,她也不吃,就看著俺吃肉,俺一看她那眼神兒,啥都明白了,俺就逗她說吃了肉俺才有勁頭哩!你猜俺媳婦說啥?」

  「說什麼?」

  「她說俺給你做肉,就是讓你更有勁頭哩!嫂子你還別說,那老話『男人靠吃,女人靠睡』,真沒錯咧!俺吃了肉,有時候能把俺媳婦折騰一宿,叫得半個村子都聽的見,早上起來,炕頭准放著一碗雞蛋,給俺補身子。」

  老婆的臉又紅了,半撒嬌半嗔怒地說:「好啊,想你媳婦了是不?昨天口口聲聲說著喜歡我,早上什麼都不說就走了,現在吃了我做的飯,還想著你的媳婦,把嫂子看成什麼了!」

  大牛一看我老婆生氣了,慌了手腳,看了我一眼,方臉上都是惶恐,連忙對我老婆說:「嫂子,俺把你當成仙女咧!嫂子又漂亮又讀過書,昨天夜裡俺恣兒死了,可是俺媳婦是俺媳婦,嫂子是嫂子。嫂子跟仙女一樣是天上的,俺一個粗人,哪敢想著……早上俺醒了,怕王哥看見……所以才趕快走了。」

  妻子看了我一眼,面無表情,「你沒跟他說?」

  我心裡的失望與歡喜還在做著鬥爭,我甚至還沒來得及想清楚:到底王大牛不來天天操我老婆,我失望個什麼勁兒?可是……昨天晚上的那一幕是多麼刺激啊!

  心亂如麻,我臉上卻也巋然不動:「我說了,他不願意!」

  大牛,你可要守住底線啊!

  「嫂子,俺真的不能就把嫂子當成媳婦哩!俺鄉下還有個媳婦哩!」

  妻子把臉轉向大牛,溫柔地看著他,「大牛,那你昨天晚上最快活的時候,為什麼叫我『媳婦』?」

  我知道老婆說的是那句:「媳婦,給我生兒子吧!」大牛昨天晚上射了三次,也喊了三次這句話,那是唯一的時候,他叫我妻子「媳婦」,沒想到老婆記住了。

  王大牛一張黝黑的臉泛紅,看了看我,說:「那是俺習慣了,俺和俺媳婦親熱的時候,要放慫……要射……射精的時候,俺就這麼喊哩!」

  「除了和我,和你媳婦,你和別的女人也這樣嗎?」

  「俺……不咧……」大牛似乎想起了什麼,「俺和別的女人倒真沒這麼喊過,可能是和嫂子在一起……嘿嘿……太舒服了。」

  妻子站起身來,坐到大牛旁邊的凳子上,摸著那張黑臉,「大牛,你一個人在濟南住,有需要還要找那些拖泥帶水的女人,不如住到嫂子這裡來,嫂子像媳婦一樣給你做飯,給你洗衣服……伺候你……」

  大牛汗出的更多了,在燈光下他肌肉凸鼓的身板閃著光,兩塊厚實的碩大胸肌上,一隻大手習慣性地摸搓著,他緊張地看了看我,「嫂子,可是……」

  我老婆巧笑嫣兮,面若桃花,紅唇輕啟,「嫂子要你把嫂子當成自己的媳婦,想咋日就咋日,嫂子還要給你生兒子。」

  王大牛氣喘如牛,飯桌擋著我看不到,不過我估計他那條大褲衩已經快要被頂破了。

  王大牛,你要堅守底線啊,我可不想戴著長期綠帽!我腦子裡一個光著屁股的我,拎著公文包這麼大喊著。

  王大牛,上啊,你小子這還忍得住?干死我老婆,當我家裡真正的男人!我腦子裡另一個衣冠楚楚的我這樣喊著,手卻插在西裝褲裡一動一動。

  大牛呼哧帶喘的,怕是努力在克制著把我老婆按住猛干的慾望,「可是嫂子,俺王哥,那不是太可憐了嗎?」

  老婆掃了我一眼,突然說:「王成,你過來。」

  我想過去,可是我站不起來,我的下體恥辱地硬著。別問我為什麼,我不知道!

  妻子一看就明白了,眼裡被鄙視裝的滿滿,轉頭對大牛說:「你知道你王哥為什麼不敢站起來?因為他下面硬了!」

  王大牛轉頭看我,「啥?為啥?」

  「因為他就喜歡看著我和你親熱,大牛,你可能不知道,你王哥把昨天晚上咱倆在一起的事情都錄下來了,早上還對著那個錄像……自瀆呢!」

  「啥是自瀆?」

  「就是,」老婆的臉紅了紅,「就是你說的擼管兒。」

  大牛一臉驚訝地看著我,難以置信地問:「王哥,真的啊?」

  我只好點點頭,否認有意義嗎?我的下面更硬了。人生中我第一次,徹徹底底地鄙視我自己,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慾望,這慾望是如此邪惡,它需要我被侮辱,需要我的妻子被別人姦淫才能滿足!

  「俺真不明白,今天王哥去找俺俺就想不通,還以為他被俺倆的事氣糊塗了呢!這世上咋還有老爺們喜歡……喜歡看媳婦被別人日弄的咧?」

  「大牛!」我老婆把自己的小手放進大牛蒲扇般的大手裡,眼裡含淚,「你嫂子我苦啊!你王哥,」老婆看了看我,就像我是一個不相關的陌生人,「你王哥真不行,嫂子昨天晚上才知道,做女人還能那麼快樂,嫂子心甘情願和你好,給你在濟南一個家!嫂子不會破壞你的家庭,不會不讓你和你媳婦團聚,只要你在濟南的時候,都住在這裡,把嫂子當成你媳婦,疼我,愛我,我就滿足了!」

  「俺……」大牛看看秀色可餐的妻子,又看看我,在胯下動了好久之後,他的心終於也動了,「那俺住在這裡,王哥怎麼辦?」

  「你王哥睡書房,對外我們還是夫妻,家裡我就是你的媳婦,還有,咱們做愛的時候要讓他看著。」

  大牛長大了嘴巴,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又是性慾高漲又是再一次的驚訝,「啥?王哥還要看?」

  「對,他喜歡看,就讓他看個夠!」

  「王哥,你……你真的心裡不吃憋?」

  我趴在桌上,眼前不斷浮現出我的父母,我美麗的母親和瘦弱的父親,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這個我生活轉折性的最低點,我看到了他們,我感到我的家,過去的父母家、從前的兩人小家、再到現在,都是不完整的,我感到王大牛能讓我的家完整,這是為什麼?我不明白。

  我又看到高中同學聚會時大家對我羨慕的眼神,那些拍著肩膀送來的恭維,我是他們中間混得最好的。我不能失去這一切,不能!

  「大牛,照你嫂子說的做吧,王哥不行,只有請你拉幫套了。」

  我聽到自己說出這樣的話,它來自我的慾望,我的本能,我自己都理解不了的心的最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