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29.◆29


◆29

  我話音剛落,大牛伸出鐵棍一樣的粗胳膊,一把就把我老婆摟進了懷裡坐在他腿上,臉上樂開了花兒:

  「嘿嘿,嘿嘿,俺大牛真有福氣,嫂子這樣大美人兒要給俺做媳婦哩!」

  這小子,分明是嚮往已久了!

  我老婆伸出粉白的胳膊,摟住大牛粗壯的脖子,嬌嗔道:「渾身都是臭汗,髒死了!」

  「嘿嘿,誰讓你上趕著要做俺媳婦,俺就要把臭汗都蹭到你身上哩!」大牛說著,三下五除二解開了老婆身上的薄裙,老婆就這樣上身赤裸坐在大牛懷裡,被大牛緊緊抱住,肉挨肉貼在一起,「嘿嘿,昨天還說喜歡俺的漢子味哩!」

  老婆緊挨著他火熱的身子,貪婪地吸著他雄性的汗腥味,臉上儘是享受的表情。

  「嫂子,今天白天,想俺不?」

  「你個大笨牛,你叫我什麼啊?」

  大牛看了我一眼,好像還有點不習慣,老婆馬上就說:「你看他幹什麼?他就是你爹日弄那些小媳婦家裡的沒用男人,管他幹什麼!」

  王大牛被老婆的話挑起了更高的慾火,「王哥,那俺就不客氣了!」

  我點點頭,沒等我想好要說什麼,王大牛三下五除二,解開我老婆的露肩小裙,兩隻鐵鉗子般的粗糙大手,一把抓住了我老婆肥白的奶子,使勁地揉搓著。

  「媳婦,今天想俺不?」

  「想!」

  「為啥想俺?」

  「你是我的親漢子,不想你想誰?」

  「想俺的啥?」

  「想……想……」

  王大牛的手真有力,我老婆的奶子在那雙大手裡不斷變成匪夷所思的形狀,這傢伙真敢使勁啊!我老婆在這個野蠻男人帶來的快感中不斷顫抖。

  「想你的大粗手!」

  「還想啥?」

  「想你的疙瘩肉!」

  「還有呢?」

  「想你的大身板!」

  「嘿嘿,」大牛淫笑著把腰往上一挺,隔著他的大褲衩和我老婆的小內褲,那根牛鞭一定已經頂到了我老婆的陰道門口。

  「還想啥?」

  「想我男人的大根啊……想我親漢子的大耍貨……」

  如果說昨天老婆身體的反應是青澀,那今天,已經成為少婦的老婆已經知道如何釋放自己的快感和挑逗對方,她再無顧忌,在我看來,這與其說是對我的報復,不如說是讓她被壓抑許久的性慾洪水般的釋放。

  我看著妻子靠在王大牛熱烘烘的身上,心裡又是興奮又是嫉妒,實在忍不住了,我站起來在他們旁邊坐下,近距離觀察這個黑漢子如何玩弄調戲我的老婆,他的媳婦。

  王大牛看我坐過來,就是一愣,我老婆馬上就跟他說:「別管他,就當他不存在!」

  王大牛看我一臉頹喪,精神頭就一個字:蔫。就又投入到和「他媳婦」的調情當中。

  「想俺的雞巴是嗎?」

  「討厭……是!」

  「想摸摸不?」

  我老婆哪裡還等得急,一把就抓住了他大褲衩裡的那根傢伙。

  「大不?」

  「大!」

  「熱不?」

  「熱!」

  「真想當俺媳婦,伺候俺?」

  我看到妻子的小嫩手不斷地撫摸著那一團巨大的隆起,急促的節奏讓她的渴望顯露無疑。

  「你壞死了……嗯!」

  王大牛得意之情溢於言表,「那俺要你答應三件事哩,」這傢伙的大手還在揉捏我妻子的奶子。

  「壞……東西……你說!」

  「第一,每天晚上俺練完大塊兒,回到家裡得有牛肉吃!爺們不吃肉,哪能有力氣?」

  「大粗牛,大笨牛!沒問題……」

  「第二,俺想咋日弄你就咋日,想啥時候日就啥時候日。」

  「呼,」我老婆在性快感中起伏,強打起精神道:「你……不是說好了嗎?

  你想咋日就咋日,除了我的經期,你想啥時候日……你想什麼時候做愛,都行!「

  「嘿嘿,這可是你說的,」王大牛笑得狡猾,「還有第三件,就是……」,他又挺了挺腰,把那根被大褲衩包住的牛雞巴往我妻子手裡送了送,「每次日完嘍,你要給俺把這傢伙舔乾淨。」

  我老婆嚶嚀一聲,顯然想起了昨天晚上最後一次的乳交加口交,把頭埋在大牛懷裡不出來。

  「嘿嘿,這有啥哩!老爺們賣了大力氣,媳婦給咱洗洗雞巴有啥哩?你不願意就算了,看來沒把俺當成你男人哩!」大牛這個王八蛋,說著就要把我老婆往下放,起身要走。

  那雙大熊掌可騙不了我,始終捨不得老婆的白嫩乳房。

  我老婆的智商可能比王大牛高很多,但在男女之事上,哪玩得過這個靠動物本性徵服女人的鄉下漢子?連忙使勁攬住大牛的脖子:

  「誰說我不肯,你別急啊!不就是……不就是……」老婆的臉通紅,兩顆可愛的白牙咬著下嘴唇,怎麼都說不出那句話。

  「昨天你不是還給俺……」大牛故意說著。

  「我答應你,每次做愛之後,都給你洗……洗雞巴……」老婆把臉又埋進大牛的懷中,卻又被大牛扶著下巴硬抬起頭。

  「用啥洗哩?」

  「用……用嘴!你壞死了!」

  「嘿嘿,這才是咱的好媳婦!」大牛兩隻滿是疙瘩肉的胳膊把我老婆一夾,站起身來,褲襠裡已經頂起一個大帳篷,「昨天俺悠著勁呢,誰讓你是俺嫂子?

  今天俺讓你知道做俺大牛的媳婦有多美快!「說著一把把我老婆扛在肩膀上,邁開大腳咚咚咚地向臥室走去。

  他媳婦的法定丈夫,我,跟在後面。

  小雞巴硬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