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30.◆30


◆30

  王大牛把我老婆一把扔在床上,兩隻大手都不閒著,一隻扒我老婆的小褲衩,一隻脫自己的大褲衩,幾乎是一瞬間,兩個人就赤誠相見了。

  王大牛爬到我老婆身上,雙手支住自己的身體,壯碩的黑雞巴早就挺得老高,頂在妻子的小腹上蹭來蹭去。我老婆早就不再羞澀,雙手往下一撈就攥住了那根大貨,白皙的小手根本握不過來,大牛爽快地倒吸了一口冷氣,黑屁股不由自主地慢慢拱動著。

  「嘿嘿,媳婦,來,親個嘴兒!」

  說著王大牛就用他那張大嘴堵住我老婆的櫻桃小口,舌頭勇往直前,霸道地伸進了妻子的口腔,掠奪般橫衝直撞。這是王大牛和我老婆第一次接吻,在我的印象裡,老婆的吻是輕柔而香甜的,在我們戀愛的那些日子,我甚至會回味著我老婆的吻,想著那吻有些花香。

  現在,牛正在嚼牡丹,王大牛粗野蠻橫的接吻方式和他床上的風格統一:使勁!我老婆哪受過這般狂風驟雨似的吸吮,沒過一會兒就發出嗚嗚的聲音,嘴角不斷地流出口水。

  王大牛直到老婆使勁用手掐了一下他那根騷玩意才鬆開我老婆的嘴,我老婆就像剛剛憋過氣一樣,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才緩過勁來,嗔道:「你個臭大牛,要憋死我啊!」

  「嘿嘿,媳婦,親嘴兒的時候要拿鼻子過氣哩!」

  「呸!我不知道拿鼻子喘氣?你那根大舌頭在我嘴裡攪來攪去,下死力氣吸,我哪裡還想得到喘氣?」

  「嘿嘿,媳婦你這是被俺嘬懵了,許是以前沒人這麼和你親過嘴兒哩!跟你說,把舌頭跟俺的纏在一起,看俺的舌頭有勁還是你的,可痛快了,咱再來一次!」

  我回想和老婆的接吻,我從來都是文質彬彬地輕掃而過,甚至從未進入老婆的口腔深處。媽的,我老婆的陰道深處和口腔深處都被王大牛這傢伙率先霸佔了,我老婆雖然不是處女,可王大牛享受到起碼的也是九成新處女啊!

  王大牛和老婆熱吻著,我站在臥室門口觀賞,他們這次起碼吻了5分鐘,粘膩的聲音不斷從他們嘴嘴相接處傳來,終於,他把舌頭抽了出來。

  「嘿嘿,俺贏了。」

  「臭大牛,你以為是拔河啊?」

  「媳婦,俺的味道咋樣?」

  「討厭……臭臭的,醬牛肉味兒!」

  「嘿嘿,俺是臭男人嘛,媳婦你的味道可香了,有股奶味兒!」

  說著王大牛低下頭,吸住了我老婆的乳房,把那顆粉嫩誘人的奶頭叼在嘴裡,使勁吸吮,用舌頭研磨。

  「啊!好……真好……」

  我老婆身體一弓,快感從嘴邊洩出。王大牛這傢伙還把一隻手伸向老婆的胯下,摳著老婆的屄眼。

  「嘿嘿,媳婦兒,都這麼濕了?咋這麼騷呢?」

  我老婆的水蛇腰開始扭來扭去,雙手死抓著王大牛那根黑紅色的巨物,可勁地擼。

  「我……我受不了了!」

  「嘶……」王大牛也被老婆玩命的猛擼惹得快感連連,大龜頭擠出了一大滴前列腺液,「啥受不了了?咋受不了了?說!」

  「可舒服了……淌出來了……癢,特別癢!」

  癢?我只在黃色小說上看到過女人情慾高漲時候陰道內會癢,老婆可從沒說過她有這樣的感覺。難道被大牛開墾了一晚上,妻子的處女地就熟透了?我心裡火起,褲襠裡更是火起,手伸進短褲,使勁打著手槍。

  王大牛一聽這話,身上跟著了火似的,兩隻胳膊一掄,我老婆的兩條大腿就架在了他的腰間,這小子還是不用手扶,壯腰動動,對準了地方也不急著進去,就用那個鐵蛋一樣的大龜頭在我老婆的騷逼門口磨蹭。

  「媳婦,你漏水了,俺給你堵上咋樣?」

  「好……快……快堵住……快塞住!」

  我老婆一隻手攬住王大牛的脖子,另一隻手死命扽著那根鐵棍子往自己屄裡塞。

  「嘿嘿,媳婦,別急啊,扽折了俺的大傢伙,沒人給你止癢哩!」

  「你壞死了!」

  「癢不?」

  「癢!」

  「要俺的大耍貨日你不?」

  「要!」

  「要什麼?」

  「要我老公的大雞巴!」老婆真是慾火焚身。

  可惜,這句話讓王大牛一下想起,這胯下的南方女人還有個「老公」!

  他馬上抬頭往旁邊看,一眼看見我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倆,估計感覺到特別尷尬,不知所措起來。

  我老婆一看到手的止癢大柱子要飛,急了,粗話什麼的一湧而出!

  「王大牛,我的親漢子,我的老爺們!你看他只會看著咱倆擼雞巴,他不配做我的男人,你才是男子漢,你才是我的男人!」

  「他腰還沒你大腿粗呢!」

  「他腳板還不如你的手大!」

  「他身上都是涼的,哪有你火燙!」

  「快日你媳婦,快日給他看!」

  「教他怎麼才能把女人日服帖了!」

  王大牛被我老婆的葷話挑得跟老牛一樣喘著粗氣,那根玉米棒子一樣的傢伙又脹了一圈,他又轉頭看了一眼我,看到我手伸進褲襠裡不停地抽動,眼裡有了些不屑。

  他起性了,他征服了另一個男人的女人,把她壓在身下,當著那個男人的面,因為他的強壯,那男人不敢反抗。沒有一個正常的男人會不為此興奮。

  「媳婦兒,你要誰的雞巴?俺的還是那個小男人的?!」

  「我要你的雞巴,你的雞巴是英雄雞巴!」

  「為啥不要他的雞巴哩?」

  「他的雞巴還沒有你龜頭大!」老婆被王大牛的龜頭磨得淫水汩汩湧出,什麼都不管不顧了,只想要過把癮,我想昨晚那充實的感覺像烙印一樣留在了她腦中。

  「你的雞巴是爺爺,他的雞巴是孫子!」

  「我要親漢子的雞巴!」

  大牛熊腰一沉,只聽「噗滋」一聲,我老婆終於如願以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