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31.◆31


◆31

  我叫王成,今年30歲。我老婆叫作陳雨婷,今年26歲。我們都是復旦大學的碩士。為了讓妻子懷孕而又不留下話柄,精子數太少的我只好請來一個生殖力看來很好的男人來我家借種,可是誰知道,僅僅一個晚上,這個叫做王大牛的山東壯漢就征服了我的老婆和她受傷的心,成為我家裡真正的男人。

  現階段家中情況如下:

  我老婆被壓在大牛的虎背熊腰下,被他的大陽具狠狠地操干。不時發出滿足的呻吟:

  「啊……舒服……好燙啊!」

  大牛則是一貫地不惜力抽插,使勁撞擊著我老婆:「媳婦兒……解癢不?」

  「脹死了……我男人的大東西……脹死我了……」

  「嘿嘿……媳婦……你的小嫩逼夾著俺的屌……真暖和啊!」

  「臭大牛……親漢子……」

  王大牛一下是一下地狠命拱著屁股,全身的肌肉塊泛著油光,寬大的肩膀上我老婆的小手不停地抓撓著。

  「嘿嘿……媳婦兒……你的屄還腫著哩!」

  「壞蛋,還不是你昨天……幹的好事!」

  「嘿嘿……沒事,俺會治哩!」

  「怎麼……治?」

  「嘿嘿……俺要天天給俺媳婦的屄吃牛鞭哩!」

  「臭流氓……」

  「俺媳婦的騷逼吃多了牛鞭……就不腫了哩!」

  「臭流氓……流氓……」

  「嘿嘿……」王大牛使勁拱著,那個黑壯屁股上不時鼓起壯碩的肌肉線條,忽然,他深深地挺入,不再抽動,而是上下左右轉著那根大雞巴,這傢伙又在用他那個雞蛋大的龜頭磨我老婆的屄芯了。

  「俺是臭流氓不是?」

  「啊……我要到了……我要飛了……」

  「不想吃臭流氓的牛鞭,那俺走了」

  王大牛甚至還沒做出抽出雞巴的動作,我老婆雙腿一夾,死命夾住大牛的粗腰,淫詞浪語脫口而出:

  「吃……吃牛鞭……我的小騷逼天天都要吃大牛鞭!」

  王大牛得意的看了我一眼,顯然為自己胯下之物的強悍頗為自豪。他死頂著我老婆的屄芯,大雞巴全根而入,又狠狠地研磨起來。

  我知道他已經不是那個憨厚的漢子,他不會考慮我的感受,在床上,他是雄性動物而已。我生氣嗎?我擼著雞巴,已經沒有一點怒氣,這太刺激了!我正在近距離觀看老婆被王大牛操!錄像哪比得上現場!想到以後這一幕天天都會發生,我就興奮得要暈倒。去他媽倫理,去他媽規矩,去他媽結婚證書,媽的……真爽啊!

  開始肏逼不到10分鐘,我老婆高叫著高潮了,細白的大腿用力盤在大牛腰上,不停搓弄著,有時還會蹭到大牛的大腿上,被茂密的粗毛刮紅了一片。

  我不由自主地走到床旁邊,仔細看著大牛和我老婆交尾的部位,那根黑紅的大根像一根木樁,死死搗著我老婆的屄,騷水不斷被大龜頭上的肉稜子刮出來,又在不斷抽插的過程中變成白沫子,讓牛雞巴更加威武。

  大牛一看我走近了看,更加興奮了,「媳婦,尿了吧?快活不?!」

  「快活……死了……」

  「騷水真多哩!」

  「臭……蠻牛……真會玩女人……」

  「嘿嘿,媳婦你說……男爺們啥最重要?」

  「討厭……你又使……壞!」

  王大牛朝我努努嘴,「俺大牛讀書不行哩……又不是有錢人……俺媳婦為啥跟我哩?」

  「你……讓我……好痛快!」

  大牛得意洋洋地顯示著如牛的體力和粗大的男根,像我無比自豪地炫耀,「咋……痛快哩?!」

  「你……讓我飛了一樣……」

  「男爺們最重要的……」大牛呼哧帶喘地使著勁,「依俺看……是能讓女人尿騷水哩!」

  「啊……對……我的親漢子……舒服……你是男爺們……你是男子漢……」

  「嘿嘿……」大牛往下一看,我老婆的屄就像趵突泉,往外不斷地流著騷水,他的牛雞巴就像取水的長竿子瓢,一進一出水聲陣陣,浪水順著兩顆黑卵蛋流到床單上,已經打濕了一大片。

  「日你個娘哩……水兒真多!」

  大牛把我老婆的腿扛到肩上,那兩條白皙的長腿靠在大牛粗黑壯實的肩膀上,就像白玉筷子靠在大黑石墩上,不成比例。

  大牛開始猛操,嘴裡也開始吼葷話。

  「日你娘……發大水似的……真他媽浪啊!」

  「騷逼……使勁夾老子的雞巴……好好夾!」

  「日……俺日……老子日死你個騷媳婦……」

  「啪!」,一聲脆響伴隨著我老婆的驚叫,王大牛粗手落下,我老婆細皮嫩肉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個大掌印,馬上紅了起來。

  我老婆從小到大,是家裡的掌上明珠,學校裡的美麗校花,老師眼中的聰明學生,同學眼裡的小小公主,她雪白粉嫩的屁股,哪裡挨過打?

  「啪!」又是一聲,王大牛黑黝黝的大膀子摟著我老婆的腿,把她的屁股抬離床面可勁兒拱著腰,一隻手又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留下了紅印。

  「臭男人……不許打我的屁股……」老婆又疼又爽,不知道怎麼反應才好。

  我在旁邊看著差點射了,王大牛調教我老婆,打她的屁股–結婚三年,我可是小巴掌都沒敢在她身上落過!

  王大牛瞪著牛眼,看著我老婆雪白屁股上的大手印,雞巴硬得能把我老婆挑起來,咬牙使勁操著。

  「小騷貨……老子管教你哩!浪水這麼多……說尿就尿……叫俺啥?」

  「臭男人……」

  「啪!」「啪!」「啪!」「啪!」

  「嗚……嗚嗚……別打我的……屁股……」在羞恥與快感之中,老婆竟然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