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淪陷之引牛入室:032.◆32


◆32

  我在旁邊興奮的直喘,忽然想到應該英雄救美嗎?我剛把手放到大牛汗濕濕的肩上,大牛一胳膊掄過來,那房梁一樣粗的手臂輕輕一甩,我幾乎是飛到了地上。

  「日你奶奶……俺教訓俺媳婦……關你個小雞巴啥事?」

  我勉強從地上爬起來,看到大牛眼睛通紅,大屌狠狠地肏著我老婆,一點也沒被她的眼淚嚇住,「你個小娘們……是不是騷貨?!啪!」一巴掌拍下去。

  「我……我是騷貨……」

  「是不是有個浪逼眼子?」

  「我……我有個浪逼眼子……」

  「你屁股咋長這麼肥這麼圓哩!啪!」

  「為了勾引男人……」

  「浪貨……勾引啥男人?!啪!」

  「勾引……大牲口……壯漢子」

  「日你娘哩……俺日你娘哩……你是俺媳婦不?啪!」

  「是……我是你媳婦……你的女人……」

  「日下的女人……套下的馬……任咱騎來任咱打……,你認不?」

  「認!你想騎就騎……想打就打!」

  「騷貨……騷媳婦……真浪哩……俺想日你娘哩!你娘也有個大屁股吧!」

  「有……大屁股……」

  「俺想日俺丈母娘哩!啪!」

  「好……我們娘倆一起伺候你……壯漢大蠻牛……」

  「日你娘哩……你娘浪水多不多……」

  「多……和我一樣多……」

  「你娘也是個騷貨哩……啪!」

  「我們娘倆都是騷貨……都要大雞巴……!」

  「日死你哩……欠日的貨!啪!」

  「我和我媽一起伺候你!」

  「俺讓你倆都給俺生兒子!啪!」

  「……你霸佔我們全家女人吧……日死我們……」

  「日你娘哩……老子日死你娘……再叫老子!啪!」

  「大雞巴親漢子……大雞巴好漢子……」

  「俺日過你娘哩!該叫俺啥?啪!」

  「大雞巴爸爸……大雞巴親爹……爹……」

  「日你奶奶個熊……騷貨!」

  「我又要飛了,我又要飛了!」

  我看著老婆又一次全身抽搐,早就不再哭泣,反之,她雙手死死抓住大牛的胳膊,指甲深深嵌入肉裡,抒發著她無與倫比的快感。看著她已經被拍紅的肥屁股,我百感交集。

  屈辱和暴力,女人最不願意面對,最害怕碰到。卻最容易被之征服。

  莫非這就是兩性之間,墨菲定律的體現?

  如果有什麼壞事可能會發生,那它就一定會發生。–墨菲定律

  如果有什麼事情讓你在床上感到羞恥,那它一定能讓你高潮連連。–王大牛定律

  我胡思亂想著,注意到老婆的屁股雖然紅通通的,卻沒有卻沒有很嚴重的腫起來,大牛這個傢伙,始終不是家暴分子,這點相人之術我還是有的:一個足夠強壯、陽具足夠堅硬、有著很強男性自尊的男人,是不需要用暴力使女人哭喊來獲得性快感的,大牛拍老婆的屁股,只不過是小小的情趣,聲音大,很刺激,但沒真使勁。

  真會征服女人,我不得不說。

  大牛這時候渾身大汗,把雞巴死死頂入我老婆的屄眼,享受著老婆高潮中陰道的收縮:

  「日你娘哩……又吸又夾……小嘴兒似的……真是好屄……俺今天餵飽您這張屄嘴!」

  「媳婦……你想要俺的慫水不?」

  我老婆已經被連續的高潮擊攤在床上,喘著粗氣,話都說不完整了,可是這個表面純潔內心淫蕩的女人,依然被內心最深處渴望被灌溉的本能所左右,胡亂地說著:

  「要……要……親漢子……慫水」

  「嘿嘿,」王大牛臉上全是淫笑,不慌不忙地慢慢把雞巴從我老婆的陰戶裡抽了出來,當那個大龜頭擺脫陰唇束縛的那一刻,只聽啪的一聲,鐵棍子一樣的黑傢伙彈到了大牛的肚子上,黑紅色的龜頭和莖桿上都是白色的騷水,雄赳赳氣昂昂地顯示著男子漢的力量。

  我老婆不願意了,充實感的消失讓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向下抓去,想要握住那根牛雞巴,再繼續放回自己的體內,可惜那雙小白手被大牛一隻手就攥住了。

  「嘿嘿,媳婦,俺不過癮哩!咱換個姿勢。」

  「臭漢子……換……換什麼姿勢?」

  大牛一手抄過我老婆的腰,一手握住我老婆的屁股,就要把她從仰臥翻成俯臥,我老婆渾身癱軟哪抵得過他?一瞬間就趴在了床上。

  「這樣……怎麼行……」我老婆不明白,這樣怎麼插入。

  「嘿嘿,媳婦,你得跪著哩,把屁股撅給我。」

  我老婆書香門第,大學碩士,被王大牛撲在身子底下,大手揉著屁股,意亂情迷又羞愧無比。

  我飛快地打著手槍,看王大牛讓我保守白嫩的老婆主動撅起大屁股。

  「臭流氓……羞死人了……我不要!」

  「媳婦,你是俺的女人哩,俺的女人俺想咋日就咋日!」

  「羞死了……」

  「有啥哩!日你娘!快!俺憋不住了!啪!」大牛又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打了一掌。

  「流氓,你壞死了!」老婆慢慢用雙肘撐床,把屁股撅了起來。